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十八节 我把你当作朋友
    你觉得我很好?”叶枫避开她咄咄逼人的目光,望着,上面还缠着纱布,“我感觉可不好。”

    “你这个马中赤兔,人中吕布也会受伤?”春若兰的咄咄逼人听起来和林黛还有些不同。林黛那种咄咄逼人是由于无知无畏,她的咄咄逼人却恰恰是因为太了解叶枫。

    “你可别说这么说我。”叶枫看起来和春若兰的确很熟,“吕布反复无常被戮白门楼,赤兔马却是忠烈之极,以死相报知己。我没有吕布那么反复,也没有赤兔那么忠诚。”

    “都说玉可碎而不可损其白,竹可破而不可毁其节。”春若兰突然敛起锋芒,叹息一声,“叶枫,你已经黑白不分,爱恨不明,但怎么说,气节还在。”

    叶枫伸手指着一旁的沙发,笑了下:“若兰,就凭你这句话,你可以坐下来和我好好谈谈。”

    春若兰摇摇头,“我来不是和你长谈,我只想问你几件事。”

    叶枫轻皱眉头,“哦?”

    “我可以问?”春若兰无视千千从身后走来,只是凝望着叶枫,叶枫却已经向千千介绍,“春若兰,千千你应该见过。”

    “我当然见过。”千千只能苦笑,“我若是不知道春大小姐的脾气,也不会放她进来。”

    “叶枫,我给你的东西你收到没有?”春若兰没有废话,直接发问。

    叶枫点点头,“我没有必要骗你。”

    “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心意?”春若兰眼眸中有些黯然,却还是单刀直入。

    “那要看哪方面的心意。”叶枫叹息一声,“我一直都把你当作是朋友。”

    当作是朋友的话,可以名列男女恋爱交往杀伤力指数颇大的一句话,仅次于我把你当妹妹,我当你是哥哥的杀伤指数。叶枫这么说出来,看起来的确很绝。

    “我们的婚事,是沈爷的意愿。其实说句实话,在那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你这个人。”春若兰面不改色,“我不认为我会喜欢你,我也想不到你会拒绝。”

    叶枫咳嗽一声,喃喃自语,“我多希望你能坚持自己的想法。”

    “你很狂,也很傲,你是不是觉得,天下所有的女孩子,都会以得到你的宠爱而骄傲?包括你身边的这个千千?”春若兰脸上怒气上涌。

    “可不能这么说,”叶枫叹息一声,“这世上怎么说,还有你这样的奇女子视我为粪土,说句实话,这种感觉,很新鲜。”

    千千想笑,却又不敢,只是因为她多少明白这个春若兰的背景。她认得春若兰,也知道春若兰的确是沈爷为叶枫选择的女人,好像比苏菲公主还要背景雄厚。

    别的不说,只是凭借沈爷老奸巨猾的经验,能为叶枫找了这么个媳妇,就已经说明她的与众不同。

    白晨蓓是叶枫的母亲为他选择,原因不言而喻,她虽然不在叶枫的身边,但是她还是希望叶枫的好。千千却是叶贝宫为叶枫的选择,他的目的看起来很明确,他找了一个玉龙雪山出来的孤儿,从小培养,显然是想让她认可叶枫,保护叶枫,无怨无悔。方竹筠却是叶枫自己的选择,他选择了方竹筠,不如说他选择了一种生活,一种他向往的平静的生活,里面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算计机心,有的只是爱和理解,更多的却是平淡!

    可叶枫是沈门的人,他的背景已经注定了他的不能平淡!他一出生,已经注定了他的肆意妄为和不由自主!

    这是一个命运,叶枫想要摆脱的命运,但是很显然,轻易被摆脱的已经称不上命运!

    沈爷为叶枫选择了春若兰,道理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门当户对!

    门当户对看起来很土很俗很被人唾弃,但实际上,就算是开放再开放的现代,也是占有婚姻的很大比例。

    豪门选择千金是一种门当户对,贫贱夫妻何尝不是另外的一种门当户对?

    沈爷为叶枫选择了春若兰,很显然,他是认为春若兰能够给沈门带来利益。至于能给叶枫带来什么,那就不是沈爷想要去考虑的事情。

    沈爷只需要两个方面,一个是钱,另外一个就是权!不过千千知道的倒也不算太多,只知道的是,当年这个春若兰,就算沈爷八十大寿的时候,都亲自接见了一面。

    千千听到叶枫的拒绝想笑,春若兰却是一丝笑容都没有,“叶枫,你是不是觉得我缠着你,很贱那种?”

    叶枫咳嗽了一声,“你觉得自己高贵就高贵,你觉得自己低贱就会低贱。”声音变的有些凝重,叶枫突然板起脸,正色道:“若兰,你就是你,无需去考虑别人的看法。”

    春若兰一怔,若有所思,良久才道:“其实三年已经过去了,我都不明白对你的感情,但是我知道我很想你。我问过伯父你去了哪里,可他竟然说也是不知道。我一直以为你死了。”

    她并非诅咒,说的有些伤感,叶枫有些感动,低低的声音,“多谢挂念。”

    “沈孝天说你还在的时候,我那一刻,感觉就和要爆炸了一样。”春若兰缓缓道:“我并没有马上去见你,只是不明白你为什么那么绝情,足足三年,渺无音讯。我托沈孝天带个东西给你,只是希望你明白我的心意,可是你竟然说丢就丢,我想问你,难道你心中,从来没有过我这个人?”

    叶枫这次没有去摸鼻子,只是缓缓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明白你的心意,但是我不能接受。”

    春若兰那一刻的表情很古怪,那不是痛恨,厌恶,愤懑,更不是伤心欲绝,她有的竟然是诧异和惊奇,她看着叶枫很久,扭头望了千千一眼,“千千,我可以单独和叶枫说几句话?”

    “不用,”叶枫断然拒绝,“你可以和我说的,千千就可以听。”

    春若兰的眼神更是古怪,却只是望着千千,眼神中竟然出了恳求。千千心中一软,“叶枫,我想出去一趟。”

    叶枫只能苦笑,摇摇头,却不再说什么。

    等到千千开门出去后,春若兰说了一句,如果千千听到,多半拔刀相向!

    她说了一句,“你想背叛沈爷?!”

    背叛沈爷是个很大的罪名,对于能看穿叶枫这种想法的人,千千显然不会容忍她能活在世上!

    叶枫懒洋洋的叹口气,“你的想法很奇特。”

    他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脸上更是不动声色,实在算是山崩面前而色不变。他不是没有变色的时候,但他就算变色,多半也是在演戏给对方看而已。

    春若兰又凝望了叶枫很久,目光如同x光一样,看起来想要看穿叶枫,“我们之间的事情,是沈爷定下的联姻,当初你和千千订婚的时候,我就很奇怪。我不清楚叶贝宫为什么那么做,但是我知道他不是那么鲁莽的人,他知道轻重,他应该明白,你和千千结合,什么都得不到!事实上,沈爷绝对不会同意,所以你和千千订婚,是你自己提出来的?”

    叶枫只是沉默。

    “叶枫,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春若兰忍不住的幽怨,“我可以说是最了解你的人。我知道你被这个身份压抑的太久,几乎不能喘息,这和我差不多的性质,我也是如此。我的身份让我不能轻易去找一个平凡的男人,你在这个时候进入了我的视线,可以说,你很多地方不能让我满意,但是你已经很优秀,你比那些我一见就想吐的男人已经好了很多。”

    叶枫的表情看起来像吃坏了肚子,“所以你觉得矮子里面找将军,我娶你,也不错?”

    “不错。”春若兰点点头,“因为除了你,其余的人选中,我看到就恶心。你怎么来说,我还看的比较顺眼。你也一样,你的身份决定你可以找无数的女人,但是你娶的女人,一定要对沈门有利。叶枫,你说我算不算了解你?”

    叶枫点头,“你比我肚子里面的虫还厉害。”

    他好像是讽刺,春若兰却笑了起来,“你别的地方我看着都不顺眼,可就是这张嘴,总能说出让我开心的话。我就不明白,既然你我都是彼此了解,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执意要娶千千,你娶千千是不是已经暗示,你三年前,就要背叛沈爷?”

    春若兰说的很轻很淡,但是显然已经击中了叶枫的要害,也说出了很多人根本没有想到的地方。叶枫坐在床上,良久才道:“你的确是太了解我。但是我想,我更喜欢和个不了解我的人在一起。怎么说呢,或许是你太强,或许是我觉得你危险,也或许是,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个念头!”

    春若兰看起来有些黯然,“看来你真的从未喜欢过我!?”叶枫沉默。沉默有的时候,就代表默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