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十七节 阴魂不散
    枫认真的在听,听完了又想一会儿,想完了拿起了报。

    千千不知道应该好气还是好笑,“叶枫,你真的一点不做准备,你真的不在乎。别人想要你的性命,你也不在乎?”

    叶枫看了千千半晌,“你认为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当然是通知二爷。”千千毫不犹豫。

    “然后呢?”叶枫又问。

    “去找沈爷评理。”千千其实已经想了很久。

    “说什么?”

    “说三爷派杀手杀你呀。”千千看着叶枫好像看个白痴。

    叶枫望了她半晌,又拿起了报纸,“证据呢?”

    “啊?”千千愣了下,有些跺脚,“四叔做的不对,他为什么要放走柯宋?我们完全可以把柯宋抓起来,送到沈爷那里。”

    叶枫叹息一声,“千千,你想的太天真。先不说沈爷现在是不是真的想踢开我,单说你就算抓到柯宋,他凭什么会为我们说话?”

    千千咬着牙,“那我们现在真的孤立无援?我们最少要通知二爷一声。”

    “四叔到了这里,你以为我父亲会不知道?”叶枫摇摇头,“他是我爹,他大公无私,所以他肯定不能出头,只能让四叔来这里帮我摆平事情。”

    “你好像对二爷有怨气。”千千忍不住的笑。才明白自己担忧了很长时间的事情,原来算不上什么事情。

    “如果好人坏人可以选择的话,我倒宁愿选择做坏人。”叶枫的眼中一丝悲哀,“但是很可惜,这只是我的想法,我还远远做不到别人那么的冷血,我父亲也不行。他和沈爷是一样的低调,但是没有沈爷那么的无情。”

    “叶枫你?”虽然觉得叶枫不会错,但是千千总是觉得叶枫有些武断。

    “t先生解散了议会。”叶枫突然道。

    “什么?”千千有些难以理解。

    “t先生已经解散了议会,提~.的选举,政府转为了看守内阁。”叶枫闭上了眼睛,有了一丝疲倦,“这和沈门设想的一模一样,也是以退为进之计。”

    “沈门还是倚仗你的谈判。”千千看不出应该是喜是忧,她对这个微妙的变化简直很迟钝。

    “我们都太小看t先生了。”叶枫叹息一声,喃喃自语道: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叶枫,你说什么?”千千有些不解。

    “我是说我们都看错了,”叶枫淡淡的笑,“t先生早就想到了这个方法,也对我们的威胁并不在意。”

    “但是他还是解散了议会。”千千试探问道:“这次沈门怎么说,也应该算是你的功劳吧?”

    “沈门的确是想让我游说t先~沈门在这里的影响,左右局势。”叶枫嘴角一丝嘲讽,“现在的局势的确如此,当然可以看作是我的功劳。”

    “可我感觉你像上刑场一样难受。”千千忍不住道。

    叶枫笑了起来,“你的直觉的确不错。你难道忘记了一句,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千千心中一寒,“叶枫你是说,t先生再次上台之日,就是沈爷对你的下手之时?”

    “或许不用等t先生上台,”.+待的下手?”

    千千一愣,颤声道:“叶枫,你是说金三叔是在沈爷的授意下对你下手?”

    “谁知道?”叶枫嘴角一丝阴冷的笑,这让他整个一张脸看起来有些险恶,“沈爷定下的规矩就是,门内不可自相残杀。在苏黎世的时候,我还不清楚,他为什么要把这条规矩重述一遍,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他就是为我而定!”

    不等千千做答,叶枫已经解释道:“如今就算金梦来对我下手,只要没有证据,我也拿他无可奈何。柯宋看起来已经取得金梦来的信任,但是从目前来看,柯宋显然不过是一枚棋子。不要说柯宋肯不肯作证,先说如果事情败露,柯宋能不能活都是未知之数。金梦来这点用棋很险,但是也很高明,因为柯宋和他并没有任何干系。”

    千千一股寒意从心中涌现了出来,到现在为止,她才有些明白金梦来的难以对付。

    “不过有一点我想不明白。”叶枫喃喃自语。

    “你不明白什么?”千千觉得好像事情再明白不过,听叶枫一想,原来还有问题,她终于明白自己如果是从玉龙雪山

    话,叶枫就是从山西煤矿出来的。他有着那里煤矿i段和阴险算计,也有着煤矿工人的无奈悲哀和生命垂危!

    “无论怎么说,这次算计我的人,应该是花铁树才对。”叶枫沉吟道:“花剑冰死了,花铁树肯定要报复。现在看来,金梦来的意图已经明确,他用柯宋杀了花剑冰,挑动我和花铁树的纠纷,如果他有足够耐心的话,只要等我和花铁树两虎相争,他坐收渔翁之利,这才是上上之策。可是现在他主动出头再暗算我,杀了花剑冰和我,固然是想斩草除根,但是已经落入了中策。他就算除掉我们两个,想再从我父亲手中夺取最大利益,这更是难上加难,落了下乘。我不明白他为什么等不及,其实按理说,他等待是最好的方法。”

    “等不及?”千千突然皱了下眉头,“叶枫,这个等不及我好像听你说过。”

    叶枫愣了下,想起隐者说过这句话,他们已经等不及,自己转述给千千,没有想到她还记得。心中多少有丝感动,觉得自己满脑袋想的都是算计,千千想的却都是他叶枫,“等不及,为什么会等不及?”叶枫喃喃自语,冥思苦想,“难道他认定,沈爷九十大寿,一定会把所有的产业交给我父亲,所以金三才迫不及待的下手?那我父亲呢,只是见招拆招,这未免有些太消极一些。”

    “叶枫,你成天就想这些吗?”千千心有戚戚然,还有些难过。她觉得失忆后的那个叶枫真的幸福,最少他可以无忧无虑。

    叶枫愕然,又有些苦笑,“我也不想想这些,但现在这里已经是个人吃人的环境,我不想吃人,但是也不想被人吞下去。”

    “对不起。”千千低声说了句。

    叶枫伸手握住她的手,摇摇头,“你错了,你不需要说对不起,回来是我的选择。没有任何人强迫。”

    千千坐了下来,轻轻的依偎在叶枫怀中,“谢谢你这么说,虽然我知道,你是不想我难过。”

    叶枫轻轻抚摸千千的长发,低头轻轻一吻,“千千,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

    二人短暂的甜蜜,一片温馨,千千闭上眼睛,好像已经沉醉,突然坐直了腰板,说了一句,“我想到了。我想到了!”

    “你想到什么?”叶枫倒是有些愕然。

    “沈爷有儿子,你说沈爷的儿子会不会是金三叔?”千千满是激动,“叶枫,金三叔的身世向来也是个谜团,他如果是沈爷的儿子,肯定会想办法把属于自己的夺回来。”

    看到叶枫怔怔的望着自己,千千有些讪讪,“怎么,叶枫,我说的不对?”

    叶枫只能叹息,“他如果真的是沈爷的儿子,只要沈爷说一声,我父亲怎么能不把产业交给他?他用了这么多手段,那就实在是不可理喻。再说,金三叔不见得知道沈爷有儿子。”

    虽然金梦来对他不仁,可是叶枫还是习惯称呼他三叔,他不是那种喜怒形于色的人,说到这里,叶枫心中一动,隐约琢磨到了什么,却听到房门响了两下,忍不住郁闷,“是谁?”

    “可能是崔贞爱?”千千忍不住推测,看到叶枫脸色一变,压低了声音,“叶枫,我在江边看到崔贞爱,发现她的表情不像作伪。我想她多半也是上当受骗,她骗你上床,说不定是好意。”

    叶枫一张脸和猪肝仿佛,也搞不懂是臊的还是怒的,“你说什么?”

    “哦,是上船,一时口误。”千千忍不住说的笑,眼中蕴含着什么,“金梦来显然最知道你的缺点。。。。

    门声又响了几下,执着的有如和尚敲钟。

    千千站了起来,叶枫突然一把拉住她,低声说了句,“小心。”千千心中一阵暖意,无声无息的来到门口,看了一眼,回头望向叶枫的时候,有些诧异。

    叶枫一看千千的表情就知道不是崔贞爱,可是看了半天千千的表情,也猜不出谁让她如此的吃惊。

    千千犹豫下,已经打开了房门。

    进来的是个女人,望了眼千千,低声的说了声谢谢,径直走到了叶枫的床前,冷冷道:“叶枫,你好。”

    叶枫有些苦笑,这世上如果还有他不想见的女人,林黛是其中的一个,眼前的这个春若兰显然也是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