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十五节 隐退
    到叶枫的比喻,沈孝天忍不住的笑,很像还在以前,想法就是与众不同。听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安心。”

    “张发财手笔不小。”叶枫说完了佛祖又回到了现实,“你说这个酒店的股份也有你的一大半?”

    “嗯。”沈孝天缓缓点头,“不错,这个人情实在不小,我都感觉受之有愧。因为合同上并没有这个。”

    “你今天好像考虑的比较多,以前的你不是这样。”叶枫不经意的说,“那他为什么要把赠与你的产业安排在这里?我觉得他可以给你选个更好一点的环境。”

    “这个,”沈孝天犹豫下,“张老板说,东南亚一向都是沈门的发展重点。而这里,又是沈门发展的重中之重。在这里做生意,无论从哪方面来讲,受到的关照都比别的地方要多。”沈孝天说到这里有些讪笑,“我从来没有想到过,做生意还有这么多的讲究。不过我想,张老板既然生意遍布东南亚,他的生意做的精,说出来的道理总不会错。”

    “的确很有道理。”叶枫缓缓道:“不过难道他不知道,你的价值显然并非在生意上展现。”

    “师父的意思是?”沈孝天看起来有些迷惑。

    “你的价值在你的声望。”叶枫合上眼睛,喃喃自语,“你已经想隐退了?”

    其实沈孝天的想法,叶枫很理解。无论沈孝天强煞,他不过是个明星的身份。他现在做的,已经很好。

    但沈孝天虽然一心向佛,毕竟不是佛。他有着七情六欲,他喜欢上一个女人,当然要为以后打算。一辈子的明星毕竟是少数,沈孝天虽然是实力派,但是也算偶像派,他现在正是巅峰时期。

    都说是物极必反,否极泰来,巅峰过后,显然是滑坡,他如果不利用这个时候的影响力,反倒显得他不够聪明。自己以前就对沈孝天说过,让他为自己考虑下,他好像并没有听进去,现在看来,倒是女人让他开了窍。

    想到这里的叶枫,心中有些叹息,若兰不见得适合沈孝天,这点他心知肚明。沈孝天是个外柔内刚的男人,若兰却也是这样,两个人偏偏都是要强,互不相让,恋人之间,这种性格最容易产生矛盾,而且不可调和。

    “师父,我有些累了。”沈孝天再次强调了这个理由。

    叶枫睁开眼来,凝望着沈孝天的眼眸,那里本来清澈如水,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了血丝,叶枫心中一凛,“你最近休息的不好?”

    沈孝天缓缓点头,“的确有点。”

    “为什么?”叶枫心中一动,沈孝天是来度假的,怎么会如此的疲劳,他有心事?张发财安排他到这里,到底有没有深意?

    想到这里的叶枫,突然有些心痛,而且不是一般的痛。

    勾心斗角的事情他见得多了,很多事情他都能第一时间想到最坏的结果,他实在不想沈孝天也趟入这趟浑水,但这是他听到张发财安排沈孝天到这里的第一个念头。

    眼下看起来,沈孝天并没有反对,而且有些感激的样子,这就让叶枫不能不重新考虑。沈孝天是很累,三年后看到他的第一眼,叶枫就觉得他累,而且累的入骨,他本来不用这么累,他有心结,他现在想通了?

    “我最近想的多。”沈孝天却是直言不讳,“想的太多的人向来都累。”

    二人沉默下来,叶枫半晌才道:“你好像变了很多。”

    沈孝天默然。

    “你来这里有什么打算。”叶枫又问。

    “没有什么打算。我除了演唱,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沈孝天苦笑,突然看了眼手表,“师父,我,我。。。。。。”

    “你还要去找若兰?”叶枫一语道破了沈孝天的心事,见到他有些脸红,不由好笑,“你能陪我聊这么久,我已经很感谢你。去吧,不用陪我了。”

    “可是你的腿?”

    “我的腿没事。”叶枫淡淡道:“只要你有钱,你想要几条腿,就有几条腿。”

    沈孝天听明白叶枫的意思,笑的很开心,“那好,我就先去找若兰。我想你还会在这一段时间,让她一个人在外行走,我想很多人都不放心。”

    叶枫挥挥手,目送着沈孝天走出了茶餐厅,若有所思。坐在空荡无人的茶餐厅中,望着街道上行人奇怪的目光,叶枫多少觉得有些冷。这一刻的他,突然想到,就算沈孝天都希望有个家,有个安逸的生活,自己

    在何处?

    一个服务生已经悄悄的走了过来,站在叶枫的身边,叶枫有些奇怪的望了他一眼,“什么事?”

    “沈先生刚才吩咐,叶先生的腿不方便,不知道有需要我们服务的地方没有?”服务生毕恭毕敬。

    叶枫笑了起来,伸手搭在他的肩上,站了起来,喃喃自语道:“沈先生怎么样?”

    “沈先生人很好,对我们也很好,虽然他没有来多久。”服务生笑容满面,看起来对能得到沈孝天的信任,很是自豪。

    “他人很好。”叶枫喃喃自语,目光中却有了一丝担忧。

    ***

    沈孝天吩咐完餐厅里面的员工,走出来的时候,看起来心情舒畅。只是才到了大街,目光就变得有些茫然,他四顾张望,看起来想要去找若兰,却又无从下手。

    有些惘然的走在大街上,沈孝天早就戴上了墨镜,竖起了衣领。他很有名,在东南亚巡回演唱,粉丝无数,但是他现在看起来,只想找到心爱的女人,和她在一起。

    他的脸色有些忧虑,目光有些迷惘,突然目光一动,停住了脚步,有些诧异的样子。

    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拦住了沈孝天,并非索要签名,而是和他说了两句话。沈孝天有些犹豫,点点头,跟着他们走到不远处的一辆车子上,扬长而去。街道的拐角处却站出了一个女人,目光有些疑惑,正是千千。

    沈孝天下了车子,跟着两个人走进一间大厦,上了电梯,径直到了一个房间前。

    推开房门,里面装饰朴素凝重,看起来和坐在老板椅上的那个人的风格截然不同。那人脸色有些发青,目光鹰隼般锐利,看到沈孝天走了进来,笑着站了起来,热情的伸开双臂,“孝天,好久不见。”

    沈孝天态度很犹豫,挤出了一丝笑容,对这个人看起来并不感冒,“三爷,你找我?”

    三爷当然不是沈孝天的三爷,沈孝天的亲人据说早就死的干干净净,他是个流浪儿。三爷是沈门中的一个尊称,三爷只有一个人能称得起,那就是金梦来。

    金梦来的胳膊已经拆去了绷带,看起来从来没有的精神,见到了沈孝天的犹豫,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只是转瞬即逝,“孝天,你越来越会说笑话,不是我找你,你眼前站的是鬼吗?”

    拥抱变成了握手,沈孝天伸出手来,和金梦来有礼貌的握了下,“刚才他们说是张老板找我。”

    “我也在这里。”内屋的房门一响,张发财走了出来,圆圆的脸上笑容满面,“三爷的吩咐其实就是我的吩咐,孝天,三爷真的很看重你。”

    沈孝天有些苦笑,“我不过是个戏子,三爷太高看了。”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金梦来突然拽出一句高雅的话,用力的拍拍沈孝天的肩头,看起来对他的妄自菲薄颇为不满,“孝天,你太小看自己。我金三看你行,你就一定能成功。”

    他说的看起来很粗鲁,却是隐含深意。沈孝天不是傻子,却只能装傻,“孝天受之有愧。”

    “你看这孩子,还是这么谦顺,不过我喜欢。”金梦来笑着望向了张发财,看起来豪气逼人,“我其实就是个大老粗,没有什么本事,唯一能值得自豪的两个台柱,一个就是胖子你,另外一个就是孝天。来,都坐,我有事情想和孝天谈谈。”

    三人落座后,目光却并不接触,金梦来显然也看出这里的异样,嘴角还是笑,但是眼中已经没有了笑意。

    “孝天,到了这里过的还开心吗?”

    “还算不错。”沈孝天虽然是万人迷,有着难以尽数的粉丝,但是在这里,还是低姿态。因为张发财是他的老板,金梦来又是他老板的老板,这让他很难像对叶枫一样的亲切。

    叶枫虽然是带着他走上成功之路的人,可是他对沈孝天,一向并不居功。他对沈孝天有如朋友一样,这点沈孝天心知肚明。

    “胖子给你安排的生意,你满意吗?”金梦来有些粗中有细。

    沈孝天郑重的点头,“很满意。”

    “我听说你去找了叶枫?”金梦来好像不经意的问。

    “是偶然碰上。”沈孝天很谨慎的回答,“三爷,你也知道,叶少是我师父。我没有想到他会在我去的酒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