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十四节 隔阂
    叶枫心里有些诧异,却是很好的掩饰起来。他在想沈i的自己,如今找自己的用意,在这个敏感的时刻,他不能不多想。

    沈孝天笑了起来,望了那个叫若兰的女人一眼,“师父还是这么喜欢开玩笑。”

    “他是你师父,可不是我的师父。”沈孝天对叶枫的态度恭敬,女人却并不恭敬。女人显然也认识叶枫,态度看起来冷漠异常。

    沈孝天不以为忤,只是笑,可是笑容中显然藏着什么。

    经过若兰的成功搅局,三人都是沉默起来,气氛有些微妙。沈孝天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嘴角多少有了一丝苦涩。

    “叶枫,我想问你一句话。”若兰突然道。

    叶枫对她的态度不以为意,“你说。”

    “我曾经托沈孝天给你个盒子。”若兰望着叶枫,目光灼灼,“他交给你没有?”

    “嗯。”叶枫点点头,“他让徐放鹤交给我,应该也算是他把盒子交给了我。”

    若兰一直凝望着叶枫,好像在查看他是否说谎,“那你为什么不去找我?”

    叶枫淡淡道:“收礼是一回事,送礼是另外一回事,你不要混为一谈。我不觉得,我欠你什么,同样,你也不欠我什么。”

    他说的莫名其妙,若兰却是满脸通红,“盒子里面是什么?”

    沈孝天在那一刻多少有些紧张,叶枫却是满不在意,“我不知道。”

    “你既然收到,怎么会不知道?”若兰突然望向了沈孝天,“是不是沈孝天根本没有把盒子交给你?你是帮沈孝天在骗我!”

    沈孝天笑容有些发苦,这个万众瞩目的明星这刻看起来,很无助。

    “若兰,你有点高看自己。”叶枫摇摇头,很轻松,也很不给女人面子,“我看到那个盒子上的暗记,就知道是你的东西。既然是你的东西,我就没有打开的**。事实上,你误会了沈孝天,盒子他第一时间托人带给我,我也随手就已经丢掉。”

    若兰豁然站起,指着叶枫怒不可遏,“你把我送你的东西丢了?”

    “怎么,不可以?”叶枫还是很轻松的样子。

    “叶枫,你好,你很好。你记得你做过什么!”若兰说了这几个字后,手指已经开始哆嗦,眼中竟然有了泪水,霍然转身,不顾而去。

    茶餐厅中又是一片寂静,沈孝天看起来如叶枫刚才一样,想要招呼若兰,却是颓然放弃,如同斗败的公鸡一样。叶枫的脸色虽然比他好看了很多,但是神色看起来,也只能用阴沉来形容。

    这两个男人都可以算是男人中的男人,荣耀自不待言,若兰看起来是个聪明的女人,最少在沈孝天被一帮粉丝围攻的时候,她适当的留给他空间。她看起来和沈孝天关系不错,因为她能够留在沈孝天的身边。

    作为沈孝天这个公众人物,一举一动显然都有媒体的瞩目,虽然是在f国,可是他和任何人的接触,很可能都是八卦中重量级别消息。沈孝天一直都能洁身自爱,也很少传出绯闻,他既然能让若兰在身边,已经说明了什么。

    若兰认识叶枫,显然也了解他的底细,这两个男人任何一个女人见到,都是应该用温顺来征服,而不是效仿河东狮吼,她竟然不给叶枫面子,是不是说明她本身的面子也不小?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叶枫终于打破了尴尬气氛,看似不经意的问话,蕴涵深意。

    “我见到了千千。”沈孝天望了眼叶枫的腿,“师父,你的腿没事吧?”

    提起千千两个字的时候,叶枫才有些惭愧,忍不住的问,“她现在在哪里?”

    沈孝天很奇怪的眼神,“她昨晚一直都在保护你。”

    叶枫有些流汗,看起来不是累,而是心虚,“你是说,她一直都在我附近?”

    “嗯。”沈孝天点点头,“师父,千千是个好女孩。”

    “我知道。”

    “你,其实,我,”沈孝天犹豫一下,终于叹息,“我看起来有些越代庖,师父肯定有自己的想法,就像今天对待若兰一样。”

    他的话题一转,不经意的落在若兰的身上,叶枫并不奇怪,实际上,他们三人的关系实在很复杂,也简单。

    若兰喜欢那个纨绔才子,沈孝天和尚一样的人物,竟然动了凡心,喜欢上若兰。叶枫并不喜欢若兰,所以把她托沈孝天送给

    东西,直接的丢掉。

    叶枫丢掉若兰送给他的东西,一方面向若兰表明心意,另外一方面,何尝不是向沈孝天说明自己的用心。沈孝天当初听到叶枫丢掉盒子的时候,也是勃然大怒,他怒的是因为叶枫不知道珍惜!他喜欢若兰,就想她的好,并非别的。

    可是事情冷静下来后,沈孝天何尝不明白叶枫的苦心?

    叶枫既然已经和若兰划清了界限,他就开始尝试接触若兰。其实他一直喜欢若兰,但是若兰喜欢叶枫。男人喜欢女人有多种方式,一种是想法设法的占有,另外一种就是真心奉献的放手。

    恋人关系实在是很奇怪的关系,这和操作系统差不多的道理,只能升级,降级就要千回百转的困难。你可以和女人成为好友,再成为恋人,但是成为恋人,感情破裂,再成为好友那是很有困难。

    沈孝天一直喜欢若兰,没有向若兰表明心意固然是有叶枫的因素,但是怕真的说出心意,更担心和若兰连朋友都没有做。

    他明白自己的心意,却不明白若兰的心意。在若兰知道他已经把盒子带给叶枫的时候,她表情看起来已经很相信,可是让沈孝天心痛的是,她竟然不相信自己。她刚才说的一句,你是帮沈孝天在骗我,针一样的刺到他的心中。他那一刻明白若兰知道他的心意,却不过假装不知道而已,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件沮丧的事情,所以沈孝天现在的脸色也不好看。

    “我对她一直都是这样。对了,你怎么会到这里?开演唱会?”叶枫轻易的又把话题转到一边。

    沈孝天的脸色有些异样,“我其实前几天已经到了这里。”

    “嗯?”叶枫皱了下眉头,“没有听到你有这方面的消息。”

    “我来到这里不是举办演唱会,有点私人的性质。”沈孝天说的支支吾吾。

    “哦?”叶枫突然有些恍然,“你是陪若兰来散心?”

    沈孝天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又像是如释重负,“应该是我觉得比较累,所以到这里来散心。”

    叶枫笑了起来,“我一直以为你是铁人,听张胖子说,你小子有连开十三场演唱会的记录,你可真的是要钱不要命。”看到沈孝天的脸色有些异样,叶枫改口道:“嗯,不应该说是要钱,我知道,因为你签订的那个合约,你的收入可以说是锐减。”

    “师父知道就好。”沈孝天笑笑,“可能是因为透支的缘故,我想休息几天,所以张老板就把我安排到了这里度假。”

    “张胖子安排你到这里的?”叶枫心中一动。

    张老板和张胖子都是张发财,叶枫可以叫张胖子,沈孝天当然不行。虽然沈孝天早已经独挡一面,但是他毕竟是在张发财手下做事,对张发财还是尊重。

    沈孝天并非那种飞扬跋扈的人,他虽然有名,做人却很低调,对于任何人,他都是恭敬有礼,“张老板为人很不错,不过我到哪里都是一样,来到这里。。。

    “来到这里只是因为若兰想要这里?”叶枫突然问。

    沈孝天看起来多少有些惊奇,“师父你怎么知道?”突然又叹息一口气,“你显然知道若兰的事情,比我多的多。”

    他低下头来,拨弄着杯子里面的调羹,看起来有些黯然。却没有注意到叶枫眼中光芒暗动,一闪即逝,“张胖子这个人很不错。”

    “是不错。”沈孝天笑着抬起头来,“他真的为我做了很多事情,很多东西,我都没有想的时候,他已经帮我做了。”

    “比如这家茶餐厅?”叶枫不经意的问。

    “不错。”沈孝天点头,有些赫然,“师父,谁都不能唱歌一辈子,我有的时候,也会感觉到累。”

    叶枫微笑望着沈孝天,“所以你开始安排后路?”

    “师父是不是觉得有些不妥?”沈孝天看起来有些惶恐。

    “怎么会不妥。”叶枫有些叹息,“无论是谁,都有权安排自己的生活。就算是佛祖,难道不需要吃饭?他们能够普度众生,不过是因为后顾无忧,如果他们也要养老婆,带孩子,成天老婆闹,孩子叫,估计和任何人想法都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