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十一节 梦醒时分
    千的推断倒合情理,金梦来很显然一直想要取缔叶枫伤,对于金梦来来说,是个机会!

    白城缓缓摇头,“这倒不太可能,以我们四个人的身份,目前只能在幕后运作,沈门不会让我们四个人代表沈门出面。”

    千千听出点什么,“四叔你是说,除了你和三叔,二爷和大爷也在关心这件事情。”

    “当然。”白城笑了起来,“这是沈门的大事,怎么能少了他们的参与。”

    “如果不是你们四人,那取代叶枫的会是谁?”千千继续老问题。

    “那谁知道。”白城忍不住的笑,“你真的以为我是神仙,无所不知?不过你想要知道来人是谁,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方法。”

    “什么好办法?”千千有些兴奋。

    “等。”白城终于大笑了起来,“千千,你是关心则乱,谁来这里你都不用着急,只要等几天,结果自然分明!”

    ***

    叶枫睁开眼睛的时候,多少有些茫然。

    小腿还是隐隐的作痛,但是他精神已经好了很多。

    他一时间,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他当然记得和许舒婷来到了她的房间,受伤的那一刻,他并没有思考太多。他那时候能够信任的,只有许舒婷。

    可是随后发生了什么?叶枫有些惶恐。梦境如此的真实,让他有些惊惶的错愕。

    转头向身边看了一眼,见到诺大的床上,只有自己一人,叶枫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惊惶的感觉更加的真切。

    窗帘还是拉着,但是挡不住从外边透过来的,丝丝缕缕的光线。叶枫发觉现在已经到了第二天,而且好像快到中午。

    室内没有开灯,但是并不显得黯淡,屋内的气温恰到好处,这实在是个适合睡眠的氛围,可是叶枫却再也无心去睡,悄悄的揭开被子看了下,舒了口长气,突然目光一凝,已经望在床单上。

    洗手间的房门一响,叶枫慌忙放下了被子,神情有些慌张。

    许舒婷用干毛巾揉搓着湿漉漉的长发,看起来风情万种,扭头向叶枫的方向望了下,忍不住的惊喜,“叶枫,你醒了。”

    “啊。”叶枫有些尴尬,“婷婷,我醒了。”

    看起来不但**会传染,就算是尴尬也会。许舒婷本来没有意识到什么,见到叶枫醒转,只是觉得高兴和惊喜,可见到叶枫的尴尬,她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止住了脚步,笑了笑,“昨晚你,嗯,你一直在睡觉。”

    叶枫觉得屁股好像都有点发烧,却还是问了一句,“我真的一直在睡觉?”

    问完这句话后,看到许舒婷的脸,叶枫想老大的耳光打自己,这个时候,问这个话题,显然不是聪明的举动。但他在许舒婷面前,一直都没有什么聪明伶俐。

    “当然,不然你准备干什么?”许舒婷继续揉搓着头发,好像揉搓着叶枫的脸皮,让他觉得自己的老脸有些发烫发皱。

    看着叶枫说不出话来,许舒婷‘噗嗤’笑了声,“你昨天喝了一斤白酒,睡的和,和木头一样。”本来想说睡的和猪一样,可许舒婷又觉得猪自己不喜欢,所以改成了木头。这个木头的称谓有些一语双关,看到叶枫的表情真的很木头一样,许舒婷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难过。

    叶枫可以当昨晚是一场梦,那么自己呢,可不可以?

    “我看到你睡的那么沉,还有些担心。”许舒婷脸色红了下,更显娇艳,“不过我知道你好像很能喝,不然真的怕你酒精中毒。你醒了,一切都好。”

    “那个,这个,那个,”叶枫支吾了半天,又问了一句,“婷婷,你昨天睡在哪里?”

    问了这句后,叶枫只觉得自己是马嘴上的驴唇,说话前言不搭后语。他想要问什么,想要证明什么,想要说什么,证明了什么又能做什么?昨晚那个白晨蓓,感觉如此的真实,难道是许舒婷?可是她怎么若无其事的样子?

    “我?”许舒婷指指鼻子,“我想去另外找个房间,可是又不放心你,只好在沙发上将就一晚。”

    “那个,那个,辛苦你了。”叶枫有些惭愧,“其实我更应该睡沙发。”

    “你怎么说也是个病人。”许舒婷叹息一声,“你是不是觉得欠我些什么?”

    “啊?”叶枫有些提心吊胆,“好像有点。”

    “那你帮我把过夜费付了吧。”许舒婷淡淡道。

    “啊?”叶枫目瞪口呆,除了这个啊,他真的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什么过夜费?”

    “你虽然长的帅点,目光忧郁点,胡子唏嘘点,”许舒婷叹息道:“但是我想在酒店过夜,还是要付住宿费的吧?”

    看到了叶枫的手足无措,许舒婷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前仰后合,“叶枫,你怎么还是老样子,我真不知道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故意装作不明白。”

    叶枫额头差点冒出汗来,有些吃吃的问,“婷婷,明白什么?”

    “我和你开玩笑呢。”许舒婷终于止住了笑,“我真怕你脸红的,会把这个房间烧了。不过昨天在沙发上睡了一晚,并不算累,比较辛苦的就是,听了你一个晚上的胡噜。叶枫,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看起来,很帅的一个小伙,怎么打起胡噜来,河马都比不上?”

    叶枫本来脸红的可以做体温计,这下看起来都可以烙铁用,“真的,不可能吧?婷婷,我知道你是开玩笑,我这个人,睡觉从来不打胡噜。”

    许舒婷气愤起来,上前了两步,怒视着叶枫,“你说我是冤枉你了?”

    叶枫吓的差点退到了床下,“那个婷婷,我说的是实话,别人都说我是文明人,我怎么可能打胡噜?”

    这是个面子问题,叶枫不想退让,他可以容忍女人说他不帅,因为他知道自己很帅,可是他不能容忍女人说他没有风度。打呼噜在叶枫看起来,是件可怕的事情,最少他一直没有听说过别人说过这点。

    许舒婷伸手就捏住了他的鼻子,“叶枫,我可以容忍你过夜不给钱,可是不能容忍你耍无赖。这么说来,是我打胡噜,然后冤枉你?”

    叶枫不能吭气,只能摆手。许舒婷捏着叶枫的鼻子不放,嘴角却已经露出了一丝笑意,“叶枫,你别的水平我不知道,但是打胡噜的水平实在很高明。你不知道,你呼噜声一起,好像一根银丝抛到了半空……

    叶枫有些向往,趁着许舒婷稍微松手的那一刻,终于说了一句,“那看起来好像绕梁三日,也很不错。你不至于和受刑一样的难受吧?”

    “嗯,我话还没有说完。”许舒婷淡淡道。

    “你说。”叶枫终于鼓起了勇气,露出了笑意。

    “你的呼噜声好像一根银丝抛向了半空,”许舒婷顿了下,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可惜天空是阴天。”

    叶枫被她天马行空的思维迷惑,忍不住的问道:“是不是阴天看起来,银丝就不算美妙?”

    “不是,”许舒婷摇头,“你这个银丝抛的实在高,钻入了云端,把闪电接引了下来,引起了雷雨天和沙尘暴。”看到叶枫目瞪口呆的表情,许舒婷忍不住的拧紧叶枫的鼻子,“你不信?”

    叶枫看到许舒婷的痛苦,只能连连点头。

    许舒婷这才松开了手,“我当时真的恨不得把你的鼻子拧下来才过瘾。”

    叶枫‘嗯’了声,终于道:“那真的要谢谢你的手下留情,不过现在这时候,我真的希望你把我鼻子拧下来,我也不会这么遭罪。”

    许舒婷又是笑了起来,终于松开了手,“对于你的呼噜声,我是钦佩的五体投地,就算世界三大著名的男高音,帕瓦罗蒂,多明戈,卡雷拉斯到了这里,估计都会一致的评选,把你加入到第四大男高音。”

    “那我实在的荣幸。”叶枫揉了下鼻子,认为无论如何,今晚这个鼻子绝对不会再打胡噜了,“婷婷,那昨晚真的对不起。”

    他说好像有深意,许舒婷却没有在意,只是叹息了一声,“叶枫,我突然有了个想法。”

    “你说。”叶枫忍不住的又揉鼻子。

    “我以后要嫁人的话,也不会嫁你这样的,”许舒婷嘴角一丝轻笑,笑的叶枫心中有些抽搐,“我得找个睡觉不打胡噜的才行,不然晚上睡觉实在难受。”

    叶枫愣住,半晌才道:“那怎么看的出来。”

    “其实我想,这个也容易看出来。”许舒婷认真的说道。

    “愿闻高见。”叶枫虚心求教。

    “找个没鼻子的估计不会打胡噜吧?”许舒婷倒是一本正经。

    叶枫愣住,半晌才道:“你的要求真的不低,我只希望你能找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