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十节 梦里依稀
    电了?望着那个没有动静的npc,i望,除了这个npc外,她不知道谁能帮助叶枫。

    她当然不知道这个通讯器的奥秘,也不知道只有叶枫才能用这个通讯,想了下,把通讯器放回到叶枫的怀中,却是脸色变了下。不经意的触摸到叶枫的胸膛,她感觉很有凉意。

    忍不住伸手到了叶枫的额头,许舒婷吃了一惊,这才注意到叶枫脸色的潮红,额头的发烫。

    她刚才其实已经看到叶枫脸色不对,却一直以为叶枫喝掉了一瓶白酒的后果,可是现在她才发现,叶枫体温很不正常。

    “叶枫?”许舒婷忍不住的又唤了一声,低下头去,用脸颊试试叶枫的体温,更是吃惊。

    叶枫‘哼’了一声,竟然牙关打颤,喃喃自语。许舒婷把耳朵几乎贴到了叶枫的唇边,这才听清楚,他在念着好冷两个字。

    叶枫的确很冷,他不知道自己身处什么地方。有的时候,他真的想一觉睡去,再也不会醒来。这种心情在三年的光阴里,总有出现。

    此刻的他,正在做梦,他梦见自己抱肩走在一个冰天雪地的白城里面。那里,触目都是一种惨然的白色。

    没有温暖,没有人迹,甚至没有生命的迹象。

    他再一次的感觉到无助和孤独,他感觉到越来越冷,就算缩紧全身,也不能给与他一丝帮助。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前行,前行的目标是为了什么,或许只是为了生存,或许前方意味着希望?

    他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已经麻木,他已经无法再抵抗住这种寒冷,他已经想要放弃,他不想再前行,他只想躺下来,一觉睡过去,再也不愿醒来。

    那是一种心灵深处的孤独和疲倦。

    叶枫就在想要躺下去的那一刻,突然听到有人轻声的呼唤他的名字,叶枫……

    声音很遥远,远的好像虚无缥缈的天际传来,让他无法确定。声音却又很近,近的好像就在他耳边低声倾诉。那是个熟悉的声音,很熟捻,让叶枫心头一颤。

    他霍然转头,然后看到了一个让他刻骨铭心,永世难忘的面容,梅花一样,洁白中带着清冷。

    晨蓓……

    叶枫低声呼了声,奋力跑过去,已经一把抓住了白晨蓓的手。那时候的他心中一丝惶然,白晨蓓死了,他亲眼看到她死去,她怎么会回来?

    这种疑惑让他困惑,但是已经抵制不住他的思念之情,他抓住了白晨蓓的手,牢牢的并不放松。

    白晨蓓的手,温暖而又柔软。

    白晨蓓脸上有种疑惑的表情,看起来让她的脸部看起来有些模糊。叶枫没有注意到这些差别,只是握紧白晨蓓的手,喃喃道,晨蓓,你没死,太好了,你没离开我。

    我没有离开你,白晨蓓沉默片刻这才说道,她凑了过来,用脸颊贴住了叶枫。低声喃语道,叶枫,冷吗?

    叶枫感觉如此真实,他觉得这不是梦,可是提及到冷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真的很冷,也有些疼。

    他只是点头,死死的望着白晨蓓,却是忍不住的牙关打颤。

    白晨蓓突然一把抱紧叶枫,有些焦急的声音,叶枫,抱紧我,抱紧我!

    叶枫茫然的一把抱紧,还是忍不住的发抖,他不由的苦笑,却是忍不住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是冷?白晨蓓只是问。

    叶枫想要说自己不冷,只是他的反应已经告诉了白晨蓓答案。那是一种骨子里面的寒意,让他已经无法抵抗。

    白晨蓓突然抽手离去,却是低声说了一句,叶枫,等我一下。

    叶枫有些茫然,更多的是惶恐,失声惊呼,晨蓓,你去哪里?他不想放手,他这一次绝对不能放手!白晨蓓片刻的功夫,已经变成个背影,叶枫发足奔去,却发现自己动不了分毫,再抬头望过去,白晨蓓已经踪影不见!

    晨蓓!叶枫放声大呼,突然觉得眼前一变,竟然景色大换。好像是梦境,又像是真实。景色已经到了深夜,白城已经不见,这本来应该是冰冷入骨的夜,但是叶枫却看到了篝火。

    熊熊的篝火如此的真实,让他人在远处,就能感觉到丝丝的暖意。他甚至还没有举步,篝火竟然已经到了他的眼前,篝火竟然会移动,而且会变化。

    熊熊的篝火变成了白晨蓓,热烈而又温暖的包围他,帮助叶枫开始融化他骨子里面的寒意!

    叶枫有些茫然,却又有些兴奋,

    意包围着他,柔软而真实,一丝丝的为他驱赶着身体的寒意越来越少,暖意越来越浓。

    晨蓓,叶枫低声呼道。

    嗯,白晨蓓低声应了一声,叶枫并没有注意到她眼角的泪水。

    我想你,叶枫用力的搂紧了身边的白晨蓓,真实而又热烈。

    我也一样,白晨蓓用唇吻着叶枫的脸颊,低声道,叶枫,我爱你。她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叶枫的手,缓缓的向上滑去,停留在温暖而又柔软的地方,低声道,叶枫,你还冷吗?

    叶枫再也按捺不住,已经用力的抱紧了白晨蓓,压在她的身上,想要探索更多的秘密。

    他已迷失,他忍不住的想要占有,他忘记了冷,忘记了痛,甚至忘记了白晨蓓的不存在,他只知道,他这一刻完全拥有了白晨蓓。

    呻吟声响起,喘息声不断,叶枫已经迷失,他在占有白晨蓓的一刻,耳边只是听到一声略带痛苦的呻吟,但是这些已经阻挡不住他的冲动……

    喘息声渐渐的粗重,呻吟声却变的婉转,叶枫在到了高峰那一刻,彻底的放松,只是感觉一股倦意涌来,再次沉沉的睡去。

    ***

    “许舒婷对叶枫好像不错。”白城突然说了一句。

    千千有些讶然,却笑了起来,“叶枫对她也不错。”

    “你真的不吃醋?”白城忍不住的问,“千千,我觉得你很奇怪,一般的女人,都很难容忍男人心中有着另外的女人。”

    “我只要求他心中众多的女人中,有我就好。”千千叹息一口气,“四叔,叶枫已经变了很多,他变的比以前好了很多,我还能强求什么?有的时候,求的多,反到求不到。四叔,你怎么了?”

    千千随随便便的一句话让白城愣在那里,听到千千的询问,白城摇头,“没什么,我只是想着你说的,求的多,反到求不到,说的好,很好。”

    千千有些脸红,“四叔,我瞎说的。”

    白城叹息一口气,“只可惜,像你这样想法的人,实在太少。这个世界,物欲横流,人心叵测,毒品不过是催化剂而已,真正的毒,其实在人心中。昆东死了,戈林会很快的扶植他人。金三角倒了,出来个金新月,就算金新月完蛋了,肯定还有别的地方取而代之,我们能做的,毕竟有限。”

    “四叔,你说什么?”千千有些奇怪,她感觉到今天的四叔好像和以前不一样。四叔本来不是这么多愁善感的人。

    “你以后自然会明白。”白城回过神来,有些疼爱的望着千千,“千千,我恐怕要离开这里一段时间。”

    “啊?”千千有些着急,“那叶枫怎么办?”

    “叶枫有他自己的办法。”白城淡淡道:“我帮得了他一时,帮不了他一世。你虽然一直都很了解他,却有点小瞧他,他永远都有让你出乎意料的表现。千千,不用多想,按照他的意思去做,保护他,这就足够。”

    千千若有所悟,突然问,“四叔,叶枫受伤了,是不是意味着沈门的计划会暂时延缓?”

    白城摇头,“当然不会,f国的政局绝对不会因为沈门一个人的受伤而发生停顿,更不会因为沈门的事情而暂停。沈门说穿了,不过是个平衡的作用,想要左右,还是决不可能。所以沈门这次计划,绝对不会更改。”

    如果白城几天前说及这个,千千还是一头雾水,可是现在她多少明白一些,更是不安,“可是叶枫毕竟受了伤,行事很不方便。”

    白城嘴角一丝笑意,“他受伤了,目前肯定不方便再代表沈门做事。”

    “你说什么?”千千有些愕然。

    “无论如何。沈门总不会让个瘸子和政客去谈判。”白城淡淡的笑,笑中藏着点诡秘,“暂时的也好,永久的也罢,沈门肯定会派别人来接替叶枫的工作。”

    千千眼前一亮,“四叔,这么说叶枫这次受伤,并非全无好处。”

    白城点点头,“千千,你聪明了很多,自古以来,福祸相依。你失败不可怕,可怕是你不从失败中寻找教训。叶枫这次受伤,看起来对沈门来说是坏事,但是对叶枫而言,未尝不是好事。”

    千千却已经急声问道:“派来的会是谁,莫非是三叔?”

    求个月票,有票在手的兄弟们,投下几票吧,谢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