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七节 窗里窗外
    舒婷的表现其实已经远远超过叶枫的预期。

    女人都是胆小,也会怕血,就算让叶枫去割别人的肉,他也会犹豫。他没有想到许舒婷这个时候,表现的比外科医生还要稳定。

    其实叶枫不是低估了许舒婷,而是低估了女人。女人固然有柔顺的一面,可是真要凶狠起来,一点不逊男人。

    就说那个吕后做的人,估计就很少有男人能够做出,而且恐怕很多男人看一眼,都会吐!女人的温顺是因为她的聪明,她想要给男人以自信。但是她若真的有一天,发现只能依靠自己,她做的甚至比男人还要出色。

    “撑得住吗?”许舒婷汗水滚滚而下,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些解剖的大夫,都需要有人来擦汗。望着血液的不停流淌,她加快了解剖的速度,却是更加小心细致,她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叶枫,只怕看到叶枫一张痛苦的脸而不忍再下手。

    她那一刻的感觉,前所未有的敏锐,就算低着头,她也能听到叶枫咬着毛巾,吱吱的声音,而是她也觉得从来没有的专注,她只想尽快找到子弹,让叶枫的血少流一些。

    “撑得住。”叶枫说话有些含糊不清,汗水也和许舒婷一样,不停的流淌。

    “找到了。”许舒婷突然舒了口气,抹了一把汗水,不知道一张脸已经紧张的变形,“是白色骨头旁边那个吧,有些金颜色的弹头?”

    叶枫看了一眼,点点头,“不错,看来好像很深,和骨头也很亲密。”

    他实在有些庆幸,庆幸自己很聪明,穿了避弹裤,不然的话,他估计只能等别人给他做截肢手术,他显然没有外边看起来那么放松。

    许舒婷忍不住的看了叶枫一眼,见到他竟然还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好像重新认识了这个人。

    在许舒婷的眼中,叶枫一直都是慵懒,无所事事,只是他有资本,他很聪明,聪明的人可是做些懒惰的事情。可是让许舒婷没有想到的,他的慵懒竟然是骨头里面长的,就算对自己的伤也是这个态度。

    “接下来怎么办?”许舒婷感觉到叶枫笑中的痛,握着剪刀的手有些犹豫。

    “我帮你支住肌肉,你用小口钳把子弹夹出来。”叶枫咬着牙在笑,看起来有些森然。

    “夹出来?”许舒婷难以置信,抓起钳子比划了一下,“就这样?”

    “当然,不然能怎样?”叶枫耸耸肩,“很有难度是不是?我只希望你手劲能大一些。”

    “你不用麻醉药的?”许舒婷看到白骨,还有血淋淋的肌肉,感觉毛骨悚然。

    “当然要。”叶枫抓住剩下的半瓶白酒,一口气的倒在口中,哈了一口气,喃喃自语道:“我只希望你在我清醒的时候,能把子弹拔出来。”

    许舒婷感觉一只手满是汗水,用手在衣服上擦拭下,其实也想像叶枫一样,喝口酒再说,但是这显然不可能,叶枫可以醉减轻疼痛,她却只能清醒来承担叶枫的疼痛。

    像叶枫一样,先给工具消毒,看到叶枫已经用工具支开了劈开的肌肉,双手竟然抖都不抖一样,也知道他是真的硬汉,或者是醉汉。

    吸口长气,探了钳子进去,许舒婷那一刻反倒镇静下来。碰到子弹头那一刻,感觉到叶枫颤抖了下,许舒婷感觉夹紧了子弹,抬头望向叶枫,“准备好了没有?我数到三。”

    叶枫点点头,许舒婷这才发现毛巾好像都被叶枫咬烂,不由心中一动,“那好,我数了,一!”

    她手下一用劲,叶枫闷哼一声,差点晕了过去,脸上有些发红,苦笑道:“不是说好了到三?”

    许舒婷看到钳子上的那枚弹头,舒了口气,“这种出乎不易,应该可以让你减少些紧张和痛苦。”

    “你的技术还不错。”取出子弹,叶枫的全身忍不住的放松下来,望着许舒婷的忙忙碌碌,有些感慨道:“你去做外科医生,肯定比做老总好。”

    “我老总做的不出色?”许舒婷随口应道,手上却是忙个不停,消毒,止血,固定,缠上纱布,看起来甚至比专业人士还出色。

    其实许舒婷也不清楚做的对错,只是看到叶枫并不指点,只好凭借自己可怜的一点知识进行包扎,等到忙碌完之后,感觉到一身好像又是水中捞出来的一样。

    “叶枫?”许舒婷抬起头来,突然一愣,叶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闭上了双眼。嘴唇惨白,脸色也是难看,嘴角看起来还想要笑

    比哭还要难看。

    许舒婷心中一酸,泪水差点流淌了出来,靠过来凑在叶枫的身边,“叶枫,你累了?”

    “嗯。”叶枫眼睛都不睁开,只是说道:“我好累,我要休息下。”

    许舒婷又不知道如何是好,叶枫坚持不去医院,肯定有他的道理,可是不去医院,自己做的事情到底有没有后遗症,她还是不得而知。

    “好冷。”叶枫喃喃自语,忍不住的缩到椅子里,“婷婷,可不可以把冷气关小些?”

    “好的。”许舒婷慌忙调高了空调的温度,看到叶枫很不舒服的样子,伸手过来扶他,“叶枫,到床上去吧。”

    叶枫缓缓点头,许舒婷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才架起叶枫,轻轻的放在床上,帮他脱掉鞋子的时候,心中柔情一片,好像妻子服侍丈夫般。

    拉过被子,给叶枫盖上,许舒婷坐在床头,看着叶枫闭着眼睛,喷出浓重的酒精气息,不知他是醉了,还是累了。可是看着微皱的眉头,一偻忧愁,忍不住伸手想要去抚平,只是才到半空,突然放下,向窗外望了一眼,见到对面大楼的***通明,心中一动,起身去床前,拉上了厚重的窗帘。

    许舒婷并不知道,自己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已经挽救了一场危机,也隔断了对面大楼的一双眼睛。

    柯宋伏在楼顶,手中握着狙击步枪,正在向许舒婷房间的窗口凝望。

    他已经来了有一会儿,这个角度观察许舒婷的房间,看起来并不费力。

    只是他一直没有扣动扳机,一方面是因为许舒婷的后背,总是挡在叶枫的身前,另一方面,他心情激荡,目光也是始终在许舒婷的脸上寻视。

    他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或许他只希望,自己从许舒婷脸上看不出什么。

    但他显然有些失落,因为他从许舒婷的脸上看到了太多的东西,焦急,紧张,关怀,心痛,种种表情,不一而足!

    柯宋咬着牙,一双稳定的大手竟然有些颤抖,等到他想一枪打爆叶枫头的时候,许舒婷突然起身拉上了窗帘,隔开了他们之间的视线。

    柯宋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开枪,他不想叶枫死在许舒婷的怀中,不想许舒婷再次的伤心落泪!

    虽然说许舒婷最后的伤心不可避免,可是他实在不想第二次让她伤心,他两年前,已经让她悲痛欲绝过,他那一刻的心,和针扎的一样。

    但是他现在的一刻,看到许舒婷的关怀和紧张,伤心和焦虑完全是为了另外一个人,他的心一样和针扎的一般。

    叶枫和许舒婷落水后,柯宋就一直在和千千纠缠,他不明白叶枫为什么会在爆炸的前一刻跳水,也不明白为什么许舒婷会恰时赶到,可是他以为叶枫会赶回到宾馆。

    他飞快的赶了回去,取了枪支赶到叶枫入住宾馆,可是叶枫不在。柯宋马上知道自己判断错误,于是他做了第二个选择,来到了许舒婷宾馆的对面。

    叶枫果然在许舒婷的房间。柯宋飞快的组装起狙击步枪,却是迟迟没有开火,等到许舒婷拉上窗帘的那一刻,他才是如梦方醒,但是机会已经错过。

    他有些后悔,又有些失落,握着枪的手青筋暴起,只是沉思了片刻,他已经做了一个决定,换了一只瞄准器。这种瞄准器就算隔着窗帘,都能隐约看到里面的轮廓,他不准备放弃。

    他如此的执着,看起来已经不仅仅为了金梦来的命令,也不是符合上级要他搅乱什么,浑水摸鱼的目的,他承认,自己多少有些私心在里面。

    柯宋发现,每一次许舒婷和叶枫的接触,都会将二人的关系拉近一步,这恰恰是他最不想看到的事情。他觉得他还有机会,还有和许舒婷复合的机会,因为他是宋可超,他才是许舒婷的初恋情人。

    安装上瞄准器的那一刻,柯宋已经开始全神贯注的寻找刚才的那扇窗口。只是他找到那扇窗口的时候,心中突然一紧。

    让他紧张的不是窗内发生的事情,而是身后有动静。

    这是深夜的大楼顶部,这么晚来到楼顶的除了杀手就是想跳楼!柯宋想到这里的时候,霍然转身,顾不得再去查看叶枫的事情,枪口才一调转,就听到‘啪’的一声响,然后手上大震,他的枪竟然被人一枪击中,落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