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六节 疗伤
    湿漉漉的还有水渍,仿佛才从水中捞出来一样,二人漉的衣冠不整,好像也是水里钻出来的水鬼。

    不过有钱能使磨推鬼到哪里都不错,不但推得动鬼和磨,还能推得动这辆卡车。钱湿了不可怕,只要能用,就算从粪坑中捞出来的,也有人会要。

    司机看到了钞票的面值,吹了个响亮的口哨,话都没有多问,直接带着二人到了叶枫说的那个地方。叶枫给了他三倍的酬劳,司机看在钞票的份上,终于向叶枫说了一句,愿主保佑你。

    叶枫下车后,又拦了辆的士,许舒婷有些叹息这人的心思缜密,他这样做的目的不言而喻,那就是甩掉杀手的追踪,或许也不想留下线索,“去医院?”

    叶枫摇摇头,“去你住的地方。”

    “为什么?”许舒婷忍不住的问,她多少有些害羞,但是询问并非是拒绝,“叶枫,你现在需要的是治疗。”

    “听我的。”叶枫的脸色有些灰败,“我现在不信医生,我怕他们会查医疗记录,还有意料不到的麻烦。我只信你,还有我自己。”

    许舒婷有些凄然,又有些感动,她其实说的没错,能为叶枫做点什么时候,她已经很高兴,虽然她不希望在这种情况下帮助叶枫。

    的士开到了许舒婷入住的酒店,当然比不上叶枫住的奢华。二人相依相偎的进了酒店,服务生虽然有些奇怪,还是礼貌的上前问一句,“需要帮助吗?”

    叶枫这时候竟然还是笑容满面,说了一句,“我脚扭了。”然后伸手递给了服务生一张钞票,“麻烦你给我找点跌打水,谢谢。”

    叶枫到了房间的时候,重重的坐了下来,疼的有些龇牙,许舒婷却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叶枫,我有一点一直很奇怪。”

    “什么?”叶枫解开了腿上的布条,疼的脸上肌肉都在跳动,“婷婷,先帮我找点东西过来,嗯,剪刀,钳子,纱布,消毒药水。还有,烈性的白酒,酒精,火柴。”

    许舒婷吓了一跳,忘记了自己奇怪什么,只是想着叶枫要这些做什么,“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取子弹。”叶枫有些无奈,“快点吧,晚了这条腿就报废了。”

    许舒婷忍不住的震撼,失声道:“你自己动手?”

    “你来动手?”叶枫目光深邃,有了一丝自嘲。

    “我先帮你拿东西。”许舒婷有些慌乱和紧张,冲出了房门,竟然还记得关门。叶枫却是叹息了一口气,直接拿出了npc,.用,不由得钦佩,人家这个不打广告,看疗效,防水防震倒都不差。

    隐者那面很快接听,第一句话就是,“叶枫,你在哪里?”

    “你都不知道我在哪里,那我看起来是安全了。”叶枫叹息一声。

    “我就是因为不知道你在哪里,才觉得你不安全。”隐者听到叶枫懒洋洋的腔调,好像松了口气,“你好像处境还不错?”

    “是不错。”叶枫叹息一口气,“你老人家处境怎么样,是不是和我一样,腿上被打了一枪没有?”

    说来奇怪,他如此危难之际,想到最不会害自己的,竟然是npc那头的隐者!

    隐者沉默了下,“你中了枪?”

    “嗯。”叶枫感觉到伤口不仅是痛,还有种麻麻的感觉,“你老人家有什么指示?”

    “我能有什么指示。”隐者淡淡道:“你打电话给我,应该是你给我指示才对。”顿了下,还是忍不住的问:“叶枫,你确定自己的安全?”

    “最少我现在是安全的。”叶枫望了眼四周,却在倾听着门外的动静,“我真的希望你老人家给我的npc还有手枪的功能,那我会更安全一些。你不是说npc有定位装置,怎么会不知道我在哪里?”

    “这个很复杂,以后再向你解释,”隐者的声音多少有些关怀,“叶枫,有人要对你下手了。”

    “废话。”叶枫忍不住的撇嘴,“老人家,你能不能说点有用的。”

    “哦?”隐者应了一声,好像在笑。就算他也是忍不住的佩服,叶枫这个时候还能笑的出来,“有用的是什么?”

    “我只是很奇怪,”叶枫目光发亮,缓缓道:“杀手知道我在船上,你怎么也知道?”

    隐者沉默半晌,“你难道以为我就是杀手?”

    “你觉得除了这点解释,还有别的没有?”叶枫咄咄逼人。

    隐者淡

    “我要是杀手,我为什么让你跳船?其实你追问我是不是目的,你关心的是,要杀你的人和我有什么关系,不然的话,我没有理由知道他们的暗杀计划。”

    叶枫默然,呼吸有点急促,“你可以告诉我吗?”

    “我能告诉你的就是,”隐者缓缓道:“杀手是金梦来派出来的,他正巧是我们的卧底!”

    柯宋好在没有在这里,不然听到了,多半会大吃一惊。他的身份显然只有黄道明知道,但是隐者又如何得知?

    叶枫目光闪动,“这个很机密?”

    隐者叹息道:“当然很机密。机密到了知道的人,不会超过三个,你是第四个。我们在他的身上,花费了太多的心血,我不希望你把这个消息说出去。”

    “他是。。。一响,叶枫压低了声音说一句,“以后再和你联系。”

    他挂断了通讯,望向了许舒婷,见到她有些愕然的望着自己,低声道:“有人问你什么没有?”

    许舒婷有些愕然,摇摇头,“没有,有钱谁会关心别的。给了他们钱,你说的东西都已经找到。”

    她手上竟然一堆零散的东西,都是叶枫的要的东西。叶枫伸手先取过白酒,启开瓶盖,倒了点在裤腿上,然后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口。

    许舒婷有些诧异,“叶枫,你现在的伤势,不适合喝酒吧?”

    叶枫苦笑,“你以为我想喝?”

    看了下酒瓶子,用干了差不多半瓶,这才放了下来。许舒婷知道叶枫不是不知轻重的人,想要劝他,喝酒的时候,什么时候都可以,为什么要趁现在。可是很快,她就明白叶枫喝酒的目的。

    叶枫舒了一口气,浓重的酒精味传了出来,拿起剪刀,倒了点酒精,用火柴点燃,算是消毒。然后操起剪刀,亲自剪开了小腿的裤子。

    许舒婷看到他裤子里面还有层黑色的丝裤,剪都剪不开,帮他脱了下来,忍不住的问,“这是什么?”

    “避弹衣,嗯,应该说是避弹裤。”叶枫痛的咬牙,“***的,这家伙够狠,竟然能用了破甲弹。老子如果不穿避弹裤,说不定小腿已经被打断。”

    他中弹到现在,最少一个小时过去,伤口经过了简单的包扎,鲜血到现在已经凝结。可是等他褪下避弹裤的时候,鲜血小溪一样的开始流淌,许舒婷慌了手脚,只是问,“叶枫,怎么办?”

    “给我个毛巾。”叶枫眼神坚毅,嘴角抽搐,看起来就算酒精的麻醉都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他不敢喝酒太多,一方面怕杀手找上门来,另一方面就是喝的太多,他只怕自己的动作失去了精准。

    许舒婷飞快的拿过毛巾,叶枫揉成一团,张嘴咬住,顺着枪口的地方剖开了肌肉,吱吱的声响让许舒婷为之打颤,现在的她连痛不痛的话都说不出来,都说关云长刮骨疗毒,谁会想到叶枫竟然自己切自己的肉?

    剪了两下,叶枫已经疼的双手发颤,鲜血如同泉水般的涌了出来,许舒婷急的不知如何是好,叶枫却是放下了瓶子,把剪刀向前一递。

    “干什么?”许舒婷怔怔的接过剪刀。

    “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我支持不下去了,”叶枫咬着牙苦笑,“你帮我取出子弹吧。”

    “我?”许舒婷手一哆嗦,差点丢掉了剪刀,“我不会。”

    “你不会,我就要死。”叶枫凝望着许舒婷,“再不取出来,我有多少血,都不够流的。”

    许舒婷看着叶枫的腿,本来哆嗦的手突然坚定起来,缓缓的蹲了下来,“叶枫,那好,你忍着痛。”

    叶枫笑了起来,“这就好办多了,你顺着弹孔的位置,先把肌肉组织剪开些,注意,尽量避开血管,找到子弹的位置。”

    许舒婷望着叶枫越来苍白的脸色,知道他失血过多,忍不住热泪盈眶,不看叶枫的表情,竟然稳定的去剪开叶枫的伤口。

    她只剪了两下,做梦也没有想到,这种可怕的声音能和自己联系在一起。

    许舒婷或许杀过鸡,剖过鱼,却显然没有割开过人的肌肉。紧张的汗水伴着泪水流淌了下来,才要伸手去抹,叶枫已经用毛巾帮她擦去了汗水,低声温柔道:“傻丫头,哭什么,死不了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