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五节 相依相偎
    无论是柯宋还是叶枫,他们显然都忘记了一个人,现在中的崔贞爱。崔贞爱死不死,对于他们来说,无足轻重。

    可是崔贞爱并没有忘记他们,也看到了岸上惊心动魄的那一幕。

    她终于游到了岸边,感觉已经筋疲力尽,她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卖命的时候。

    可是听到岸边灌木丛中枪声阵阵,她实在不敢冒头。她第一次感觉到死神离她如此之近,她只是看到过叶枫的风光,却没有想到,这种风光的背后,竟然是杀机重重!

    她没有从河中起来,只是因为她上身还是光着的。她感激叶枫的救命,却也有些痛恨叶枫的手快。她这个模样,实在不知如何是好!

    她看到一个男人从灌木丛窜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枪的时候,她更是不敢露头。叶枫中弹她也看的清楚,叶枫抱着另外一个女人滚入河中的时候,她也看的清楚。叶枫好像顺着河岸向下游潜了过去,她实在无力跟随,她的小腿没有中弹,但是已经有些抽筋。她牢牢的抓住河岸的杂草枯枝,等到男人走了之后,这才敢冒头出来,呼吸口新鲜的口气。

    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双明亮的眼睛,还有一把明亮的长刀。

    “不要杀我。”崔贞爱喊了一声,感觉声音都已嘶哑。

    她的眼前站了一个女人,很清秀,很好看,可是一张脸让人看不到任何表情。她手中的长刀闪亮,让崔贞爱全身忍不住的起了一层寒意。这里的天气虽然很暖,但是河水显然还有些凉意。

    千千望了她一眼,嘴角一丝冷笑,“你也配我动手?”

    崔贞爱一愣,不明白她的意思。

    千千却已经扔过来一件外套,冷冷道:“以后请你滚远些,离叶枫越远越好,不然的话,下次没有人会有这么好心救你。”

    千千扭头走的时候,心中只有气愤,她并不讨厌叶枫身边的女人,可是她实在厌恶给叶枫带来麻烦的女人。许舒婷应该不会给叶枫带来麻烦,可是自己要尽快赶到那里!

    崔贞爱望着千千的背影,察觉到了她的厌恶和不屑,泪水忍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她想起当初在宾馆,那个男人找到了她,提出了帮她的条件,很简单,却也让她很有些为难。

    想要得到沙西的原谅,想要让她公司在f国立足,只要她能和叶枫上床一次即可!

    崔贞爱想到这个条件,浸泡在冷水中,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她一直以为叶枫是抹不开面子,一直都以为那人也是叶枫的朋友,可是事态的发展远远超出了她的想像,原来别人让她和叶枫上床,不过是想杀叶枫,但是这些事情说出去,谁会相信?叶枫现在不用问,肯定以为她是参与这场谋杀的一份子!

    ***

    许舒婷和叶枫上岸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

    公河的景色实在不错,可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会在水底向上看景色。

    好在她也会水,也知道岸边有个杀手在瞄准,被叶枫拉到水中的那一刻,和他心有灵犀的潜水向远处游去。

    等到她感觉到自己快要气闷的爆炸的时候,这才被叶枫扯着浮出了水面,吸了口长气,继续在水底向前游去。

    许舒婷不担心自己,只是为叶枫的枪伤担忧,她不知道他的腿被脏水一泡,会不会发炎感染,所以她尽力的来拉动着叶枫。

    等到她和叶枫终于上岸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和河里的烂泥一般无力瘫软。但是她还是扶着叶枫,因为叶枫实在不比她强到哪里去。

    叶枫脸色有些灰败,重重的喘着粗气,一条腿已经无法立足,看了眼周围,黑蒙蒙的没有光亮,“这是什么地方?”

    问出这句话后叶枫就觉得失败,失败的不能再失败,许舒婷才来这里,显然更不知道这里。看到了许舒婷的摇头和歉然,叶枫有些自嘲的笑,“谢谢你。”

    “谢什么。”许舒婷虽然累,嘴角却还是淡淡的笑,望着远方的黑暗,并没有一丝畏惧,她本来不是这么胆大的人,可是现在到了她应该胆大的时候,“我其实应该感谢你,给了我一次,帮助你的机会。”

    叶枫有些愕然,还有些好笑,“你有没有这么惨?这种机会也要抓住。”笑的时候,忍不住又是痛的皱紧眉头。这一枪的滋味实在不算好受。

    舒婷紧紧的抓住他的手臂,支撑起他半边身子的重量说了,赶快走,你现在还很危险。这个鬼地方是哪里,怎么连个路牌都没有?”

    叶枫有些感动的望着许舒婷,“婷婷,真的谢谢你,不是你,我今天可能没命了。”

    许舒婷听到叶枫叫婷婷的时候,身形忍不住的一凝,半晌才道:“不用谢我,你今天的命不见得一定会有,等到你安全后,再谢也不迟。”

    二人相依相偎的前行,从来没有如此亲密的时候,感受到叶枫沉重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耳边,许舒婷忍不住的脖子都有些发红。

    她只是希望这夜色足够的深,足够的浓,浓墨的让叶枫锐利的眼睛看不到自己的羞涩。她有些害羞,又有些自责,为什么这个时候,还在想着叶枫的这个人……

    虽然希望这条路一直能这样走下去,可是许舒婷抬头看到了叶枫一张脸的那一刻,不由的吓了一跳,“很痛吗?”

    叶枫嘴角虽然还是在笑,可笑的都有些木然,许舒婷看到他脸上的肌肉都有些搐动,不由暗骂自己的愚蠢,“当然很痛,不痛的那是木头人。”

    叶枫还是在笑,几乎跳着向前走去,“痛是个现实,无法改变。你问的没错,我听到你关怀的口不择言,我已经很开心,几乎忘记了痛呢。”

    许舒婷想要笑,眼泪却流了下来,“叶枫,他们为什么要杀你?我背你走吧?”

    叶枫望着她单薄的双肩,只是摇头,“我,我现在处境很危险,随时会有人来杀我,其实你……

    许舒婷叹息一声,“叶枫,我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

    叶枫怔了一下,“怎么?我现在很笨?”

    “你的确很笨,”许舒婷扳着脸,“你以为我是在帮你?”

    “你总不会是在害我。”叶枫有些迷糊,又有些好笑,“如果你为了我挡子弹,也是想害我的话,我倒宁愿像你这样害我的人,再多一些。”

    他实在有些忍耐不住,坐了下来,撕开衣服简单的对伤口进行了一下包扎。伤口还在流血,他不想失血过多,包扎之后,毫不犹豫的站起来,继续前行。

    他的神经和铁打的一样,他的身体看起来也一样。

    不过他走的实在有些辛苦,可还是忍耐下去,路看起来很漫长,他只有不停的笑才能让自己不至于迷糊。在河里的时候,他听到了岸边的枪响,那是没有装上消音器的枪响,这让他有些奇怪,他并不知道,虽然没有让千千跟随自己去赴宴,可是千千一直都在暗中保护他。

    在他牵着崔贞爱的手上船的那一刻,千千也是看到了眼中。

    千千当然明白他和崔贞爱上船的意思,那就意味着上床。但是她没有阻止,她只是选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远远的,凝望着那条船。然后在叶枫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及时的找到了狙击手,对狙击手进行了反狙击。千千并没有冲出灌木丛,是因为她有理智,她既然杀不了柯宋,就只能牵制住他。

    叶枫虽然奇怪和焦急,可并没有流露出来,多年来的生死一发让他知道,现在能救他的,只有冷静。

    杀他的是谁他已经不想,但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怎么才能最安全。

    “我不是在帮你,我是在帮自己。”看到叶枫的迷惑,许舒婷嘴角有了笑意,“杀手看到我和你在一起,肯定懊丧我坏了他的好事,或许现在,他最想杀的是我。”

    “哦?”叶枫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

    “我和你在一起,只是指望你关键的时候,能够保护我。”许舒婷用力的挽着叶枫的手臂,淡淡道:“我不确认自己安全的时候,不会离开你。”

    叶枫有些发愣,只是想叹息,却突然眼前一亮,“前面到了公路。”

    许舒婷抬头望过去的时候,终于舒了口长气,“我只是希望,我们的运气不要太坏,能够拦到的士。”

    他们的运气不算太好,可是毕竟也不太坏,他们拦到了一辆卡车。许舒婷还准备编造着被人打劫的谎言的时候,叶枫已经摸了两张钞票递过去,说了个地址,然后说,“你开到那里,我再给你双倍酬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