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王者归来 第三节 激情
    女人报答男人的方法其实有很多种。

    不过很多女人都喜欢最直接的那种,或许是因为她明白,男人最想接受的也就是那种。

    叶枫忍不住的想要去摸鼻子,他当然已经明白崔贞爱想做什么,这次绝对不是找肩头靠一下,这次绝对不是幻觉!

    他看来已经上了贼船,贼船已经到了河心,到了这时候,他还需要拒绝?

    他不是柳下惠,他也是个男人,这种你情我愿的事情,叶枫做起来,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他看到崔贞爱幽怨的表情,突然有种快感升上心头,被t先生击败的挫折,在

    “我说过,你有很多女人,”崔贞爱双手已经搭在了叶枫的肩头,低声呢语,“我不要求你什么,我只要求你让我报答你。”

    红唇带着炽热的呼吸凑过来的时候,叶枫已经意乱情迷。他实在压抑了太久,他已经准备顺其自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和崔贞爱已经进入了游艇的船舱。

    那里有一张很大的床。

    床很整洁,很宽大,看起来也很柔软,灯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开启,有些昏暗,仿佛就算它也知道,这是一个暧昧的夜,不需要太多的光亮。

    崔贞爱的动作有些青涩,就算是吻,都有些慌乱。她看起来实在没有什么经验,只是她的纤手已经伸入了叶枫的衣服里面,有些犹豫,却又果敢的向下探去。

    叶枫只觉得有些燥热,也有些亢奋,他是个再正常不过的男人,这种青涩的女人,他应付起来却是再熟悉不过。

    只是一翻身,已经把崔贞爱压在了床上,叶枫开始痛吻她的红唇,耳垂,脖颈,伸手扯开她的外衣,一只手熟练的解开她的乳罩,另外一只手,已向她的裙带摸去。。。。

    崔贞爱呼吸急促,双颊酡红,闭着双眼,却已经夹紧了双腿。她没有放开身躯,却已经准备接受一切,只是突然感觉叶枫停止了动作,忍不住的睁开眼,目光有些诧异。

    叶枫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拿着一个通讯器模样的东西,那上面红光闪动。

    叶枫目光复杂,却是按下了接听按钮,只是听了一句,已经变了脸色。然后他做了一件让崔贞爱永远想不到的事情,他目光闪着愤怒的光芒,狂暴的一把抓起了崔贞爱,一个耳光煽了过去。

    ‘啪’的一声响后,崔贞爱差点被煽的晕了过去,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叶枫竟然如此的暴力。她那个时候的恐惧,不言而喻。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叶枫对待**,竟然有种虐待的倾向。

    “你?”

    不等崔贞爱问话,叶枫已经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把她快速的拖出了船舱,然后又做了一件让崔贞爱打破头也想不到的事情。

    ‘扑通’一声响,崔贞爱已经被叶枫丢到了河里!

    冰冷的河水一侵,崔贞爱终于从意乱情迷的狂暴中清醒了过来,忍不住的踩住水,就算她再淑女,也忍不住的破口大骂道:“叶枫,你是个疯子!”

    叶枫的疯狂举动还没有结束,听到崔贞爱的喝骂,叶枫愣了一下,然后又做了一件崔贞爱想不到的事情。他手臂一张,已经从船上跳了下来。

    又是扑通一声响,叶枫已经到了崔贞爱的身边,低声喝了一句,“想活命,自己游回到岸边。”

    说了这一句的叶枫,不再理会崔贞爱,双臂一划,叶枫已经向最近的岸边游了过去,鱼儿一样。

    崔贞爱眼中满是迷茫,看起来还在震惊中没有清醒过来,但是一种惊恐突然从心底滋生蔓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用尽全身的力气,跟着叶枫向对岸划了过去。

    她才游了几米的距离,就听到‘轰’的一声大响,震耳欲聋。在水中骇然的扭头望过去,看到了很难在河中看到的壮丽景象,游艇上冒出一股浓烟火浪,蒸蒸腾腾。

    游艇爆炸了?

    崔贞爱看起来一阵茫然,见到叶枫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把她拉开了五六米的距离,还是闷声向前游去,爆炸的气浪和碎屑包裹着她的周围,心中更是惊恐。

    求生的本能让她奋起余力向前游去,虽然看起来不明所以,可崔贞爱最少知道,如果不是叶枫,她这个时候,可能已经被炸死在游艇上。

    叶枫

    儿的功夫,已经游了十几米出去,这段河面十分的宽到对面的河岸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到现在为止,叶枫并不明白,这起爆炸事件中,到底有没有崔贞爱的份。

    npc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响,叶枫正在如火如荼的时候,也不想接,他终于想要放纵一回,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不用背负什么道德的负担。试问哪个男人在**的时候,喜欢有电话来骚扰?

    可叶枫还是接了,因为他知道,隐者向来的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他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放弃另外的女人,却可以为了隐者,放弃大多数的女人。

    现在叶枫在河里,还是有些庆幸,自己够义气,所以好心有好报。他如果不接隐者的这个电话,说不定他已经粉身碎骨。

    隐者和他只是说了一句话,然后就挂断了npc,,.u艇就要爆炸了。

    叶枫不知道隐者如何知道,可是他不能不信,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这是崔贞爱布下的局。他不能不悲哀,他不能不愤怒,除了和极少数的人在一起,和他交往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了目的。

    这就让他叶枫看起来好像是块蛋糕,谁来了,都想染指。如果任何人和你交往,都是抱着利益的目的,就算是耶,恐怕都会感觉到悲哀!

    叶枫一个耳光煽出去,然后突然明白,崔贞爱多半也不知道这艘船会爆炸,不然她也不会在船上,她和自己并没有什么刻骨的仇恨,所以她也不会拼命来和自己同归于尽。

    叶枫明白这点的时候,就把崔贞爱拖着头发丢到了水里,不管如何,这已经算他能做到的最大极限。他在水中向岸边游去的时候,听到爆炸声,看到了崔贞爱的茫然,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念头。

    可是这时候的他,没有时间去庆幸,也没有时间去考虑隐者怎么能够知道这个消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别人既然能算准他会上船,那么他游到岸边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还有更大的危险等待着他?

    叶枫能活到现在,实在和小心谨慎不可分离。他游向岸边的时候,潜水的时候居多,等到他上岸的那一刻,叶枫突然愣了下,因为他看到了本来想要见到,却没有见到的一个人。

    许舒婷吃惊的掩住了樱桃小口,一脸诧异的望着河里钻出的水鬼,等到看清楚是衣冠不整的叶枫的时候,忍不住失声叫道:“叶枫,怎么是你?”

    叶枫其实猜的不错,感情这东西,谁都挡不住,就算是英雄都不行,要不怎么有英雄难过美人关的说法。许舒婷白天说湄公河的景色不错,其实就是有了暗示,或许她期待叶枫也能和她一块去欣赏美景。

    如果说女人心,海底针,那么许舒婷的心思,就算她自己,都捞不到针在哪里。

    叶枫并没有对她的话做出反应,这让她有些自嘲的心情,又有种解放的轻松。她从叶枫哪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可是她还是来到了公河边,她想明天的时候,自己多半就要回国,她想今晚的美景,自己要永远记忆。

    她没有想到河面的美景还没有欣赏,就听到不远处的一声爆炸,然后她就看到河面上的一艘游艇上冒起了壮观的烟花,这种烟花是美丽的,显然也是致命的!

    说不清什么心理,她竟然凑了过来,然后就看到了叶枫!

    那一刻的许舒婷,心中诧异莫名,她听到了‘啪’的一声响,地上尘土飞扬,然后她就看到了一件她永远不想见到的事情。

    叶枫脸上突然闪过一丝很古怪的表情,然后他向一旁挪过去,紧接着他全身震了下,踉跄的倒在地上,小腿却已经冒出了鲜血。

    叶枫的警觉又救了他一命,虽然见到许舒婷的那一刻,他也很是诧异,可是突然间,他觉得有些不妙,下意识的向旁边挪了一步,一枪已经打在了他刚才立足的地方。

    枪声不大,显然是装了消音装置,叶枫判断的一点不错,游艇的炸弹不过是暗杀的第一步,如果炸不死他,淹不死他,等到他上岸进行狙击,才是要他命的环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