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九十八节 英雄难过美人关
    尤先生觉得和叶枫这么说话,估计说到下次大选也没索性直接道:“其实我们都知道,叶少代表着沈门,但沈门的势力在东南亚,尤其是在这里,影响很大。无论t党,或者反对党,大众党们或多或少的有关系。”

    叶枫只是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不过我想叶先生也很聪明,”基尤再次加重聪明这两个字,“现在t先生的声望,已经不如以前。”

    “哦?”叶枫喝了口咖啡,嘴角的笑容让人看的有如墓室铭般,歌功颂德,不着边际,“所以基尤先生认为,我们应该放弃t先生,转而和基尤先生,或者说,是和基尤先生代表的m党合作?”

    基尤先生脸色微微变了下,“叶少是聪明人。”

    “这个其实不妨考虑一下。”叶枫放下了杯子,一本正经的望着基尤先生。

    基尤眼中先是一丝诧异,紧接着有点欣喜,然后这些感情都被严肃所代替,也放下了杯子,基尤沉声道:“不知道叶先生是不是在开玩笑?”

    叶枫笑着摇头,“当然不是,其实基尤先生应该知道,我们需要的很简单,那就是方便二字而已。谁能给我们最大的方便,也能给贵国带来最大的效益,那就是我们合作的对象。以前的时候,t先生很们的合作条件,不知道现在的基尤先生,会不会满足我们的条件?”

    基尤有些沉默,很显然,他知道t先生的优势他无法比拟。

    “对了,忘记和基尤先生说一句,坦瑟上校找过我。”叶枫又道。

    基尤再次变了脸色,半晌才道:“他找你做什么?”

    “他对我很不客气,他警告我,让我老实一些,”叶枫无奈的摊摊手,“可是基尤先生你看,我们做的不过是在给贵国带来利益的同时,给自己带来些许的利润。这和做买卖一样,双方都要互利互惠,有利可图才能做下去,不然的话,没有谁傻到赔本去赚吆喝,你说是不是?”

    基尤沉吟了半晌,神情不定,叶枫也是优哉游哉的喝着咖啡,不着急再说什么。

    现在双方都是初级试探阶段,谁能沉住气,显然才能要起价格来。对于谈判,叶枫并不着急,他着急的是,现在自己好像和空气为战,他拿不出一点沈爷暗算他的证据,他没有和父亲谈起这件事情,不是他不信任父亲,而是觉得父亲应该知道。

    父亲远比别人看到的要精明,叶枫打死也不信,父亲对于自己的怀疑一无所知,不然他为什么已经开始把生意向欧洲进军,还让自己代言?

    但是父亲要是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打算?叶枫有些苦笑,自己和父亲已经有了隔阂。

    沈门在东南亚的生意因为和一些政府有关,也就是有政府提供庇护,所以一直都是沈爷产业最大的一块蛋糕。父亲逐渐的转移生意,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想法?

    基尤不知道叶枫的念头,却已经站了起来,主动伸出手来,“我想我多少明白叶少的意思,但是这事情,我显然不能一个人做主,我还要和其他人商量一下,到时候再请叶少喝茶,你觉得如何?”

    二人根本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谈判,基尤却已经先行告退,叶枫并不诧异,伸出手来,含笑道:“我希望不用过多久,我们能有更深一步的交谈。”

    二人握手的时间久了些,依依惜别的给偷拍的记者做个全套。

    基尤离开餐厅,叶枫却不想浪费花钱买的粮食,才举起刀叉,再次放下。抬头望着一个美女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满脸的兴奋。

    坐下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淑女风范,可是崔贞爱的表情就算熟女都比不上。

    叶枫望了半天,竟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兴奋。

    “叶枫,刚才那个是基尤先生?”崔贞爱终于开口,示意服务生照着叶枫的食谱来一份。

    “你认识?”叶枫多少有些诧异,也明白她兴奋的源泉。

    基尤和沙西都是m党的,基尤比沙西的身份地位要高很多,这位大姐多半是觉得,这个关系可以利用去调停她公司的事情。

    叶枫知道这根本不可能!他向来都是公是公,私是私,他绝对不会为崔贞爱动用哪怕一分沈门的力量。这点他一向做的都很好。

    所以他看到崔贞爱的兴奋,已经准备让她失望。好在叶枫也知道,这个崔贞爱属于牛皮糖的,很有伸缩性,倒也不用担心她去跳河。

    想到的是,他还没有让崔贞爱失望,崔贞爱就先让他次,“我公司的事情已经搞定。”

    “你说什么?”叶枫有些诧异,不明白她哪里来的通天的能耐。沙西对叶枫而言,不值一提,但是在崔贞爱的眼中,那是一座难以逾越的大山。

    “我是说我公司的难题已经搞定,”崔贞爱凝望着叶枫,满是情意,“叶枫,谢谢你。”

    叶枫差点喷饭,想问一句你今天吃药了没有,想要和对基尤一样,把态度在云里藏着,可是明显有些不成功,“那个崔小姐,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崔贞爱忍不住的笑,“得了,叶枫,我知道你的好,这总行了吧。”

    叶枫听到崔贞爱甜腻的笑,忍不住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咳嗽一声,有些正色道:“崔小姐,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什么都没有做。”

    崔小姐只是摇头,“叶枫,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实话对你说,对于政治,我也多少懂一些。”

    看着崔贞爱的自以为是,叶枫只能苦笑,他没有想到自己否极泰来,雷锋的头衔竟然义不容辞的安在他头上。

    “沙西和基尤都是m党的人物,你都是认识。基尤更是m党的骨干,也很有影响力,其实叶枫,我刚才早就看到你们,但是不敢和不方便过来打扰。”崔贞爱说的异常兴奋,滔滔不绝,“我还在奇怪,为什么昨天沙西还在养伤,却能打电话告诉我,希望我忘记不愉快的事情。看到你和基尤先生的谈话,所有的疑团都已经豁然而解。我是你的朋友,基尤是你的伙伴,沙西不能得罪基尤,所以他也不能得罪我,是不是?”

    崔贞爱说了半晌,这才停了下来,有些目光灼灼的望着叶枫,里面的火辣之意是男人都会心动,“叶枫,我真的要谢谢你。从我认识你的那一天,你就不断的,默默的帮助我,我,我,喜欢你。”

    叶枫差点把叉子当作火腿吃下去,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桃花运来了,谁都挡不住!

    英雄难过美人关自古名言,叶枫看起来真的难过崔贞爱这一关。

    想要说些什么,吃到嘴里的火腿煎蛋却是迟迟不能下咽,等到终于咽下去口中食物的时候,叶枫望着崔贞爱火辣的眼神,还是说不出话来。

    他如果是以前的那个纨绔公子,估计这个时候,无疑是上床的最好时机,虽然天色尚早,但是爱情嘛,没有距离,不分时间空间的。

    可是叶枫只是想躲的远一些,崔贞爱却让他的念头破产,因为她腻的出水的声音已经和盘丝大仙一样,把叶枫重重包裹。

    “叶枫,我真的很感谢你,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崔贞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可是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大有深意,引发男人的遐想,“只要你说句话,我随便你怎样。”

    叶枫放下了叉子,差点吃进去了杯子。

    随便你怎样?

    女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通常都是向你敞开心扉的迹象,叶枫把杯子横在二人的面前,刻意的堵上这条通道,“那个崔小姐,真的随便我怎样,你都不会拒绝?”

    “嗯。”崔贞爱脸色一红,知道叶枫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崔贞爱显然明白这个道理,也相信自己的魅力,她已经从叶枫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渴望,她现在做的,只要是接受。

    可是叶枫随后说的一句话差点让她想掐死叶枫,叶枫用餐巾擦了下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既然这样,那么请崔小姐帮我买单吧,我才发现,出来的匆忙,忘记了带钱。”

    “啊?”崔贞爱愣在那里,脸上的红云变成了白云,美女看起来好像要和野兽共舞。

    “怎么,不行吗?”叶枫有些失望,“那或许是我的要求太高了一些。”

    起身叫了服务生过来买单,叶枫临走的时候对崔贞爱说了一句,“崔小姐,我想忠告你一句。”

    “你说。”崔贞爱热情消尽,看起来有些失落,她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魅力。

    “相对被人勾引来说,男人其实觉得,勾引别人更刺激一些。”叶枫淡淡的笑,“那样会让男人更有成就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