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九十七节 政客
    然只是一夜的功夫,叶枫却发现千千已经变的很多,默默的思考什么。

    她是个执着的女人,为了自己,很可能做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想到这里的叶枫,再次拉住千千的手,诚恳的说,“千千,我又想起一件事情要和你说。”

    “你说。”千千点头,觉得叶枫的手有些发凉。

    “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要做傻事。”叶枫郑重的望着千千,“答应我。”

    千千一愣,嘴角一丝苦笑,知道叶枫竟然看穿了自己的心事,“别人不伤害你,我自然不会做傻事。”

    叶枫摇摇头,压低了声音,“千千,现在事情远没有到你想像的严重,你不要自作主张,说不定会坏了我的打算。”

    叶枫明白谈话的技巧,知道别的事情拦不住千千,只有自己的计划才能阻挡住千千的冲动。

    千千一愣,握紧了叶枫的手,用力的点头,“我知道。”

    叶枫突然有些郁闷,苦笑道:“为什么我现在总有无能为力的感觉,莫非是自己真的老了,做事也就差劲?”

    “你说错了。”千千摇摇头,“你本身其实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你也很能利用这种能力。但是能把你能力发挥到极限的,只有沈门。以前你可以动用沈门的力量,呼风唤雨,沈门就是你的根基。你现在是在动摇自己的根基,和自己的根基作对,显然会觉得无能为力和无处使力。”

    叶枫点头,一挑大拇指,“千千,你真的旁观者清。”

    千千有些脸红,“其实你早就知道,你装作不清楚,只是想要赞扬我而已。”

    叶枫一笑,还没有说话的时候,房门就响了起来,叶枫扭头一望,压低了声音,“千千,你猜是谁?”

    “我猜?”千千犹豫了下,脸色有些异样,“我猜是那个崔贞爱。”

    叶枫一愣,不由苦笑,“你若是不说,我几乎把她忘记。”

    千千一笑,心中有些喜欢,她说起崔贞爱的时候,只是害怕她施展牛皮糖的功夫,缠住叶枫不放,既然他根本没有把牛皮糖放在心上,她这醋可以算白吃了。

    “不是崔贞爱,那会是谁?”千千继续猜想。

    叶枫却已经笑着站了起来,拉开了房门,“打开门不就知道?”

    叶枫想当然的打开了房门,有些郁闷。他发现就算打开了房门,他也不知道对方是谁。

    那人一个鹰钩鼻子带了好大一张脸,好像五官中其余的四官都要执行回避肃静。眼眸本来很是深邃,但是被鼻子的倨傲一衬托,反倒显得平易近人。

    “你找谁?”叶枫忍不住的问。

    鹰钩鼻子望着叶枫,让叶枫感觉到他好像条狼,在嗅猎物的味道,不由的皱皱眉头,男人说出一句话差点让叶枫跳了起来。

    “我是基尤。”

    看到叶枫有些震惊的样子,基尤很满意这种效果,微笑着向叶枫点头,“叶先生,你有空和我去吃早餐吗?”

    叶枫看起来回过神来,有些苦笑,“我没有想到基尤先生会亲自来这里。”

    扭头向走廊的地方看了一眼,叶枫倒有些诧异的样子,“基尤先生一个人来到这里?”

    叶枫没有见过基尤,但绝对听说过基尤!

    f国的政党不少,现在当权的当然是t党的t先生,t党是以t先生的名字命名,由此可见他的影响之大。

    不过f国虽然是t党当权,但是历.的时候,看到的沙西先生就是m党的人物。但是沙西在m党,只能算是摇旗呐喊的人物,m党有三巨头最有威信,而这个基尤先生,恰恰就是其的一个。

    叶枫面对这样的人物,饶是他也见过大场面,大人物,也是难免错愕非常。他也知道,基尤先生出现的这一刻,他叶枫从此在f国,就已经彻底的卷入了政治漩涡。

    基尤是个大人物,虽然现在属于在野,可是谁都不敢轻视他。叶枫也没有想到,这次主动来找他的,竟然会是基尤,而且是他独自一个人。

    不过叶枫知道一点的是,你求别人和别人求你,态度和索要的筹码显然有着天壤之别。

    基尤来找他,对他而言,是个利好的消息。

    他一直怀疑对付他,想要杀他的就是沈爷,他除了对千千如此说之外,一直都在小心求证。他来到f国的目的很简单,明面上是争取沈门在f国的最

    ,暗地里,他已经考虑如何反击,他不是愚忠的人,会受到他的保护,但是算计他的人,他也绝对不会让对方好过。

    目的看起来当然很简单,但是运作起来,显然相当的复杂。t先生一直都是f国当权派的人物,沈门在f国维护的就是他,从而在他身上得到最大的利益。但是t先生如果真的不行,沈门显然也会毫不犹脚把他踢开。

    沈门求的是利益,而非权势,沈门要求的是,无论谁能上台,但是对沈门而言,都是利好的消息。

    叶枫就是这种情况下来到了f国,很显然,这个基尤也是他需要谈判的对象。可是暗地里,他要让沈爷知道,沈门对付他叶枫,是天大的失策。

    他叶枫对沈门仁至义尽,他叶枫也可以潇洒的挥挥衣袖,把手上的权利交给任何人,但是他叶枫也绝对不会容忍别人算计他!

    他来到这里,说穿了,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沈爷后悔和付出代价!

    嘴角浮出一丝动人的微笑,叶枫已经和基尤来到了酒店贵宾级的餐厅。

    当然奢华的餐厅叶枫也能享受的起,可是基尤享受不起。基尤享受不起不是因为金钱,而是因为地位。

    毕竟像t先生一边给民众赚钱+:太少,基尤属于在野,他和t先生

    “基尤先生。”叶枫坐下来,笑容满面,“其实我一直都以为,像基尤先生这样的人物,出来的时候,会有人前呼后拥。”

    基尤先生笑笑,“叶先生,我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却一直缘一面。这次过来打扰,倒有些唐突。”

    叶枫有些苦笑,“我想以基尤先生的身份,只有别人打扰你的份,若是能被你打扰一下,也是难得的荣幸。我叶枫有这种荣幸,真的受宠若惊。”

    基尤先生的鹰钩鼻子变成了子般,嘴角咧出一丝难得的笑容,“叶少实在有些过谦,本来按照我的打算,是想请叶先生到家中长谈。可是你也看到了,我的一举一动,都有人注意。”

    基尤先生伸手一指餐厅的周围,被他指的地方,有两个人远远的好像吃饭。戴着墨镜,正遮遮掩掩的向这里观望,见到基尤先生望过去,慌张的扭过头去。

    叶枫好像有些不解的望着那面的人,“基尤先生说有人在监视你,需要我帮你解决吗?”

    看着叶枫想要站起,撸袖子去教训那两个人的一顿,基尤先生只能一把把他拉住,心中不知做何感想,但是觉得叶枫装糊涂实在技高一筹,“叶先生,不是这样,他们是记者。”

    叶枫这才有些恍然,缓缓的坐了下来,“原来如此。基尤先生作为公众人物,一举一动,和任何人接触,想必都会成为政敌,或者是小报记者的目标。怪不得基尤先生邀请我在这里见面,多半应了中国人的一句话。”

    “什么话?”基尤先生神色不变。

    “前怕狼,后怕虎,犹豫不决。”叶枫微笑道。

    看到那两个所谓的记者,叶枫心道,古今中外,很多时候,三十六计都是屡试不爽。无论那两人是不是记者,基尤先生的意思不言而喻,他在向政敌t先生释放一个信号,)初整陈方,拍照片都是一个套路,不动声色的利用舆论免费的宣传。

    当初自己借助林黛挑拨陈胖子和戈民辉的关系,这个基尤是不是想借此挑拨自己和t先生的关系?

    想到这里的叶枫,脸上笑容更加的灿烂,都说浑水摸鱼,渔翁得利,自己不也是希望,这趟水越混越好?

    基尤先生听到叶枫的调侃,并不尴尬,他的脸皮早就练的枪扎一个白点,刀砍一个白痕,作为一个政客,考虑的是选票,脸皮早就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不知道叶先生到这里有什么目的?”

    基尤先生的开门见山倒让叶枫为之一怔,不过他一招太极已经把问题拨了回去,“其实这句话应该是我问基尤先生才对。”

    基尤先生笑笑,“叶枫先生,你我都是聪明人。。。。。

    “所以聪明人不用绕***说话?”叶枫笑笑,“基尤先生,我现在宁可别人说我蠢一些,这样我才可能不会让别人失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