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九十六节 立威
    房里面还有两个人,一个块头和狗熊仿佛,另外一个和鬼一样的瘾君子。

    狗熊男见到柯宋走进来,眼前一亮,双手拳掌一碰,啪啪作响,低声喝了句,“小子,过来。”

    瘾君子却是鼻涕和眼泪一块流了出来,看到柯宋进来,上前一把拉住了柯宋,低声说道:“有货没有,有的话,给我抽一口,求求你,就一口。”

    柯宋冷冷的望着他,只是一振手臂,那人竟然飞了起来,撞在了墙上!

    ‘砰’的一声大响,瘾君子差点变成了白粉,猥琐男本来和狗熊男已经拉好了关系,觉得柯宋会来,他是这里的常客,可觉得柯宋显然是新嫩,今晚他已决定无眠。

    可是柯宋一出手,猥琐男差点缩到地下去,这小子什么功夫,竟然有这么大的力气?

    牢房里面就是个江湖,向来都是自己解决私人恩怨,只要不打死人,这里的警察多半不会管,这里比任何地方都要凸出拳头硬的重要。

    柯宋不理会大块头的低声呼喝,冰冷的目光已经望向了猥琐男,伸手一指,“你过来。”

    “大哥,什么事?”猥琐男只恨不能再缩,也恨没有地缝给他来钻,胆颤心惊的走了过来。

    “你说等我干什么?”柯宋冷冷的问。

    “没什么,没什么。”猥琐男连连摇头,看到柯宋拳头好像要挥过来的样子,灵机一动,“我等着给大哥打洗脚水。”

    柯宋冷哼了一声,径直走到大块头的面前,冷冷问,“你让我过来干什么?”

    大块头显然并非善类,也不会让别人轻易的吓住,冷哼一声,霍然站起,脱下外套,露出了里面施瓦辛格般的肌肉,还有的就是胳膊上狰狞的纹身。

    “小子,不要太嚣张。”大块头冷冷的笑,“我让你过来,就是让你给我倒洗脚水。”

    柯宋嘴角一丝笑意,“为什么?”

    大块头反倒一怔,“为什么?因为在这里,我比你拳头硬。”

    “是吗?怎么知道?”柯宋冷冷的望着大块头。

    大块头怒不可遏,感觉到权威受到了挑战,二话不说,一拳挥了出去,‘砰’的一声击中了柯宋的脸颊!

    牢房里面一下子安静了很多,猥琐男才要把洗脚水端上来,‘乒’的一声又扔在了地上。他眼睁睁的看着柯宋踉跄倒退,嘴角已经有些青肿,还有了血丝。

    这小子外强中干!猥琐男如是想到的时候,大块头也想到了这点,他庆幸自己没有被柯宋的表面吓到,这小子不过是个纸老虎!

    痛打落水狗哪里都有人喜欢做,大块头上前了一步,一脚踢了出去,正中柯宋的小腿。柯宋立足不稳,咕咚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等到他勉强站起的时候,大块头不再着急仓促出手,他想玩的久一些,只是冷笑道:“你现在知不知道,谁的拳头最硬?”

    柯宋笑笑,抹了下嘴角的血水,脸上麻木的痛,却不能消减心中的一丝痛楚。

    “我感觉你拳头软绵绵的好像女人一样。”

    大块头变了脸色,低声吼叫了一声,再次一拳挥出。这次柯宋还是没有闪避,不过大块头的一拳也没有打到他的脸上。

    柯宋一出手,竟然抓住了大块头的拳头。

    大块头的块头不小,比柯宋最少要大出一个吨位,可是他的手并不算大。柯宋的一双手好像蒲扇一样,只是一抓,竟然握住了大块头的拳头。

    二人静止而立,空气好像都要凝固。只是刹那的功夫,大块头额头竟然冒出了冷汗,他竟然觉得自己的手被钳子夹住一样!

    痛哼了一声,大块头提膝就顶,感觉眼前这小子,力量实在的惊人。

    柯宋一手抓住大块头的拳头,另外一只手只是一切,正中大块头的膝盖。

    他是一只手打上去,可是大块头却是惨叫一声,感觉到被大铁锤抡中了膝盖。他打死也想不明白,这个人的手怎么仿佛铁打的一样。

    柯宋没有同情大块头的惨叫,他自己岂不也是没人同情?他依葫芦画瓢的也是提膝一顶,正中大块头的小腹,然后松开了大块头的拳头。

    大块头来不及说你顶我的胃,你顶我的肺什么的,连连倒退,一屁股坐在了床头。柯宋冷哼了一声,上前了一步,一脚踏了过去,毫不留情。

    拳头骨头好像都碎了一样,大块头被柯宋一顶,觉得湄公河水没有倒流,他的五脏六腑差点倒流了出去!见到柯宋一脚踏过来,哪里再敢硬接,他发现柯宋也没有什么

    ,只是他的出手好像是拿着铁锤在敲你,让你兴不起头。

    大块头从地上坐到床上,又由床上滚到床下,狼狈不堪的后悔不迭。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惹上了这个杀人王!

    ‘咔嚓’一声响,那张床被柯宋一脚踏中,竟然被他踏穿。

    猥琐男只是恨不得用脸盆藏住自己,大块头心胆俱寒,不等柯宋再走来,‘咕咚’一声,已经跪倒在地上,涕泪长流,高声呼一声,“英雄饶命。”

    柯宋只是冷冷的望着大块头,眼神中有了一丝悲哀。大块头抬头看到了柯宋眼中的悲哀,不明白柯宋打倒自己,他难过什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高手寂寞?

    只是胆怯的眼神望着柯宋,恨不得六体伏地。

    柯宋冰冷的眼神望向猥琐男,淡淡道:“洗脚水呢?”

    猥琐男恨不得把自己化成洗脚水端上来,慌忙又去水桶旁打了半盆,拿起一个破烂暖水瓶,加入残余的热水,伺候亲爹一样的端上来。满脸山花灿烂望着柯宋,只是恨不能匍匐在地去吻柯宋的脚。

    柯宋找了张床铺坐了下来,洗完脚后,只是说了一句,“我想好好睡一晚,谁打扰我睡觉,我就打爆谁的头。”

    柯宋一觉睡到天亮,梦都没有做一个。本来以为伤心疼痛都会借着睡梦涌上来,没有想到睡眠好像一棍子把他闷到了深渊,睁开双眼的时候,不由怅然。

    他立威的效果显著,不但大块头和猥琐男不敢上前,就算那个瘾君子晚上竟然也没有叫唤。毒瘾的发作的时候,实在比杀了你还难受,对于这点,柯宋很清楚,所以很诧异,等到向瘾君子望去的时候,才有些恍然。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瘾君子已经被大块头二人绑在床头,嘴上塞了个臭袜子。柯宋有些苦笑,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有这么大意放松的时候。

    他没有想到过,该在监狱的,却是逍遥法外,不在监狱的,却只有在监狱才有个安稳觉。

    缓缓的站了起来,看到众人都用敬畏的眼神看着自己,柯宋心中叹息,却还是扳着脸走到房门口,向看守申请打个电话。

    或许是黄道明的安排,也许是本来他的罪名就不大,抓他不过是想要一笔钱。看守痛快的让他打了电话,没过多久,一个中年律师已经把柯宋带出了看管所。

    律师和柯宋出来后,话都没有说一句,就已经分道扬鏣。柯宋不以为意,知道这种人只认钱,或许都不知道为谁做事,他刚走了两步,就接到金梦来的电话,只是听到他的指令,竟然忍不住的愣在当地。

    ***

    柯宋一晚睡的不错,叶枫一晚却没有睡好,可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他还是神采奕奕。

    千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的房间,或许也是,她从来没有离开过叶枫的房间,她并不放心叶枫一个人。

    见到叶枫醒过来的时候,千千第一句话就问,“叶枫,今天什么事?”

    叶枫摇摇头,“沈门还没有指令,我现在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

    “t先生呢,知道你来没有?.【(枫说这个房间可能被窃听的事情,几乎凑到了叶枫的耳边,“沈门到底准备扶植他,还是换另外的政客。叶枫,如果沈爷真的想杀你,他会在这件事情完成前杀你,还是在这之后?”

    “谁知道。”叶枫有些苦笑,“司徒空出事,我已经少了一条胳膊,千千,”叶枫突然拉住了千千的手,正色道:“答应我一件事。”

    千千有些脸红,忍不住道:“我拒绝过你什么?”

    叶枫犹豫下,这才笑道:“没什么。”

    千千有些不依,拎着叶枫的耳朵,“话不能说一半就算。”

    叶枫有些苦笑,“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都很危险,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要留给自己。”

    千千愣了下,松开手来,只是淡淡道:“好。”

    叶枫知道她的言不由衷,却也无可奈何。以前他,向来都是游刃有余,相信这世上只有他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他昨天和千千说出自己的猜测,总算舒服些。

    这种念头,就算对司徒空他都没有说过,可是在司徒空出事后,他发现自己早对他说出想法才好。可是对于千千,叶枫又觉得很不公平,她本来无忧无虑,自己蓦然给了她的负担,是不是有些残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