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九十四节 卧虎
    上显然还有不少同病相怜的吸毒客,都是用着冷漠的柯宋,柯宋的目光没有最冷漠,只有更冷漠。

    他们被鸡鸭一样的关在警车后面的铁笼子里面,看起来只有接受屠宰的命运。

    他厌恶吸毒,也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日会和吸毒扯到一起,但是他并不担心。他是金梦来的人,也是金梦来的一杆枪,凭借他的第六感觉,他知道金梦来帮他解决这些麻烦,不过是小菜一碟。

    柯宋坐在警车的一角,缓缓的闭上眼睛,感受着警车的震动,突然有所警觉,霍然睁开眼睛。

    一只脏兮兮的手已经伸了过来,摸到了柯宋的大腿。伸手的那个人看起来极其猥琐,一双眼睛有如黄鼠狼看到母鸡一样。

    “拿开你的手。”柯宋突然用泰语说了一句,竟然还很娴熟。

    那人犹豫了下,把手缩了回去,这里的人看起来,就柯宋是个生面孔,不像本地人,所以别人显然都把他当作一只肥羊。

    柯宋感觉到一阵的恶心,扫视了众人一眼,见到他们眼神中敌视和贪婪,更觉得厌恶。

    这种生活,他实在很是厌恶,但是这种生活,他只能日复一日的去过,因为他别无选择。

    或许是摸不清这小子的底细,或者是觉得这小子看起来也不是善类,接下来时间,警车里面安静了很多,前面的警察只是开着车,脸上一丝古怪的表情。对于这种事情,他们司空见惯,他们需要的只是政绩,或者是钱,这些人死多少,和他们无关。

    每个人被抓进去后,交一笔保证金就可以出来,交不出保证金的,只能算他们倒霉,扔到监狱里面,让人收拾去,没有人会可怜他们。

    他们在这个社会,只能算是人渣,败类,社会的寄生虫,捣乱社会安定的渣滓。警方显然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出动一次,算是创收和应付工作。

    柯宋觉得自己很倒霉,他有钱,但是自己能不能保释自己?在这里,除了金梦来,他几乎不认识别人。当然,他还认识叶枫和千千,可是这两个人现在估计只想杀他,怎么会来保释他?

    更何况,柯宋对叶枫,只有一种恨,他就算死,也不会接受叶枫的帮助。那他现在如何是好?看起来一个不经意的波折,对他而言,已经是很大的麻烦。

    他想的很远,他看起来远比花剑冰评价要的高明的多。花剑冰评价他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很多事情都是感性胜过理性。

    若是花剑冰泉下有知,一定会感慨千万,最聪明的他死的一点都不冤枉,因为他身边有着三人更聪明的人在算计他,他不死,实在对不起观众。

    下了警车,柯宋跟着一群鸡鸭走到警局,坐在警局里冰冷的长凳上,望着自己腕子上的手铐,柯宋心中也有些冰冷。

    可能是种族或者地方保护的原因,他被警察排到了最后一名。等到他被叫到审讯室的时候,能保释的都已经大摇大摆的走人,不能保释的也是大摇大摆的向收押的地方走过去。刚才伸手过来的那个黄鼠狼向柯宋眨眨眼睛,压低了声音说了一句,“兄弟,我在里面等你,你今天洗干净没有?”

    柯宋皱了下眉头,想要一拳打爆他的脑袋,又想把他眼珠子抠出来扔到阴沟里面。警察却已经扯了下他的胳膊,“快走。”

    跟着警察走到了审讯室,警察打开房门,示意柯宋走进去。

    柯宋进了审讯室就愣了一下,等到房门‘咯’的一声响,隔断了和外边联系的时候,柯宋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只是转瞬恢复了默然。

    审讯台对面坐着的警官皮肤黝黑,长相实在普通的不能再普通。扔在煤堆里面找不到,扔在人群中也是一样,只是他的一双眼眸看起来很犀利,让人觉得此人绝非寻常之辈。

    “你好,我叫黄道明。”那人对柯宋倒还客气。

    柯宋望了他半晌,脸色木然,内心震撼,却还是平静道:“你叫什么,和我没有关系。”

    “哦?”黄道明看起来和在s城有点区别,也和在宁颖及周正方面前不太一样。这个黄道明显然就是那个国际刑警,柯宋表面上看起来不过是个吸毒者,由黄道明来审讯柯宋看起来有些荒诞不羁,又有些驴唇不对马嘴,可是在这里,却是真真实

    生。

    在s城看起来,黄道明很中庸,中庸的没有作为,最少在周正方的眼中看来,黄道明这个人除了有个国际刑警的身份外,什么也不是。

    但是现在看起来,黄道明很威严,很有权势,似乎除了国际刑警外,什么都是!

    显然,他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审查吸毒者,而是专门为了柯宋而来。

    柯宋看起来并不畏惧,的确,他也没有什么可畏惧。叶枫和金梦来一些人,都是做事不留线索,没有痕迹,他何尝不是如此?

    只是黄道明调动了f国警方的力量,把柯宋找到这里来,显然不是找他喝茶。

    柯宋不动声色,黄道明也是如此。二人都是凝望着对方,看起来有些惺惺相惜,情不自禁的味道。良久,黄道明终于叹息一声,打破了宁静,“边不平告诉我你的真相。”

    柯宋还是凝望着黄道明,不动声色,只是握住椅子扶手的一双手,突然青筋暴露!

    他还是保持沉默,除了沉默,就是沉默。

    “你不认识边不平?”黄道明淡淡问。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柯宋摇头,舒了口气,看起来全身都放松了下来。

    “我知道,我找你的方式很唐突。”黄道明有些苦笑,看起来也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但是我实在想找你好好的谈谈。”

    “哦?”柯宋完全的冷静下来,摇摇头,“我实在不明白,我和你之间,有什么好谈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我交了保证金,就可以离开这里。我只是藏毒,毒品的分量不多,看起来罪名并不重。”

    黄道明望了他半晌,问了一句很奇怪的话,“你不信任我?”

    柯宋笑了起来,很讥诮,“阿sir,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又想让我信任什么。我本来是个游客,我的证件齐全。我本来是守法公民,但是到了这里,却被你们诬陷藏毒。好,我知道,这也是贵国的一个创收方式,需要多少钱能让我出去,你尽管开价。我都这样了,我不明白的是,你还想让我怎么样相信你?”

    柯宋的言语很是讽刺,看起来并不畏惧黄道明。黄道明却有很好的耐性,静等着柯宋说完,这才举了下手中的证件,柯宋知道那是他的,他到了警局,就被没收了这些,但是他并不担心。

    “你叫柯宋。”黄道明沉声道。

    柯宋叹息一声,“好像阿sir也是经过高等教育的人,我的护照上的名字,你不会不认得。”

    “你的简历上父母双亡,就读过中国三流大学,如今东游西荡。这一辈子,看似一事无成,实际上高中毕业后,就已经参加过最严格的军事训练。”黄道明一句话让柯宋的笑容无影无踪。

    室内寂静一片,只听到柯宋绵长的呼吸声。黄道明还是不动声色,扬扬柯宋手中的证件,“这个证件是假的。”

    柯宋不再嬉皮笑脸,只是冷冷道:“若是假的,你可以抓我,或者让这里的警方把我驱逐出境,我不想浪费口舌。”

    黄道明一笑,放下了证件,“可是这个假证件,比真的还要真。”

    “阿sir,麻烦你说点我能听懂的话,ok?”柯宋看起来有些不满。

    “因为你的所有证件,都是国际刑警组织为你办理。全世界的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看出你证件有问题。”黄道明叹息一声,“宋可超,你还要我怎么解释,你才明白?”

    柯宋不语。他牢牢的记住自己叫做柯宋,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宋可超,这是铁一样的纪律,他是绝对不能更改!

    宋可超这个名字,他已经遗忘了两年,那是块墓室铭,他早已经深挖深埋,不想再去寻找,他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重新听到这个名字!

    只是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一阵默然,好像听着别人的名字,宋可超早就死了,柯宋却还活着。

    “你是个隐形人,也是个已死的人,”黄道明继续说道:“你是死在两年前的飞机失事中。”

    柯宋闭嘴,但是眼神中多少有了一丝悲哀,还有的,就是不安。

    他悲哀是因为自己不得不做隐形人,可是他不安的又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