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九十三节 意外
    我碰到叶枫,其实是意外,后来的发展就算我都难以许舒婷笑的有些涩然,“可是我不否认,我爱他,而且现在还在爱着他。”

    沈阳不能不佩服许舒婷说话的技巧,很有职业风骨。

    她显然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委婉的不想让自己尴尬,他这个时候,还能说什么?

    “我爱上叶枫只是在刹那,”许舒婷叹息一声,“那次我母亲病重,他把我母亲背下十几楼的时候,我好像就爱上了他。他那时或许并不出色,但是他是个好人,有的时候,女人不见得一定要喜欢坏男人,女人喜欢的是男人的情趣,而这种情趣一般来说,木讷的男人并不理解。”

    沈阳笑笑,“其实许总,这些话应该让叶总知道。我只明白,有的时候,你说出来不见得有机会,但是你不说出来,肯定没有机会。”

    沈阳在点醒许舒婷,也是在说着自己痛苦悲惨的遭遇,他现在看起来,无论是否说出来,都已经没有了机会。

    许舒婷摇摇头,“沈阳,你不懂,叶枫有了心爱的女人。他对于我,只有同情。”

    “今天和他在一起的女人,并非方竹筠。”沈阳忍不道。

    许舒婷心中有些酸苦,暗道他就算不选方竹筠,也不选我许舒婷,难道这个暗示还不够?她当然不知道千千的事情,却已经肯定叶枫对自己,不过是怜惜,爱情就是爱情,不是怜惜,不是施舍,爱情在于彼此的尊重!

    怜惜的爱情,许舒婷不会要,她就是那种女人。

    “我爱他,不一定非要他爱我。他不喜欢我,我目前也不会喜欢上别人,沈阳,你明白不明白?”

    沈阳再明白不过,他显然就是许舒婷口中的别人。许舒婷不但是个好老板,看起来还是好女人,最少她考虑到别人的面子。

    “我明白,我明白,不过我觉得,”沈阳想说什么,终于觉得没有意义,感情是双方的事情,但是单相思只需要一方就行,插入一个局外人,不免的不伦不类。他若是失恋,就绝对不需要别人的安慰,他需要的只是一个人默默的咀嚼苦涩和酸楚!

    “好了,谢谢你,沈阳。”许舒婷嫣然一笑,愁苦尽去,“回去吃饭吧,哈里波董都找出来了。”

    沈阳抬头一望,董倩倩果然大呼小叫的跑了过来,“两位老总,你们是不是诚心耍我们。你们先后走人,我们都是不敢动嘴。在干什么,谈情说爱呢?”

    许舒婷知道只有小姑娘想不到,没有她说不到的。和沈阳说了心事,解开了心结,对于董倩倩的调侃不以为意,“我可没有倩倩你那么有精力,既然你精力这么好,不如和沈阳好好的谈谈。”

    许舒婷当先走到前面,沈阳无奈的笑,董倩倩见到许舒婷走的远一些,忍不住低声问,“怎么的,沈总,失恋了?”

    沈阳吓了一跳,没有想到董倩倩没有拿着扫把,却已经有了哈利波特的魔法,看穿别人的心思怎么如此透彻。板起脸来,“倩倩,你若是真的觉得没人要的话,我可以和你谈情,一个小时一百块。”

    “切。”薰倩倩伸出中指,不知道怎么学会的这招,“和你谈情,不如谈钱直接一些。你就算倒贴我一百块,我都不见得和你谈,不和你说了,你们男人都喜欢自高自大。”

    看着董倩倩兔子一样的跑掉,沈阳舒口长气,轻松了很多,他觉得薰倩倩说的很对,有时候,谈感情真的不如谈钱直接,也不如谈钱痛快些。感情呀,就是麻醉精神的腐化品,精神鸦片,自己一个大好的青年,应该发愤图强,不能再沉才对。

    只是为什么,每次想起感情来,都是有些涩,有点酸,让人忍不住的咀嚼回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相见不如怀念?

    ***

    柯宋没有失恋,他应该说是春风得意。

    他的钱来的很快,自从他两年前救了金三爷,就一直都很风光。虽然是做贼,但是比做警察还要风光。

    金三爷是沈门的人,只要是沈门的人,出来的就算是瞎子瘸子,都没有人敢小瞧。柯宋一次无意中救了金梦来,就成为他的心腹。心腹有的时候是帮手,也可能是大患。柯宋显然不是心腹大患,而是金梦来很得力的助手。他目前可以说,是金梦来很相信的手下,最少近来很多事情,他已经能够得到金梦来的吩咐,独立的操作。

    炸死花剑冰是他的得意之作,但并非他安装的炸弹,他只

    金梦来的指示,汇报花剑冰和叶枫的动静。

    那次行动中,叶枫和金梦来都很聪明,柯宋想到这里的时候,就觉得花剑冰死的冤枉,死的又有些不冤枉。

    他冤枉在于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死,他不冤枉之处在于,他这种稀里糊涂的人,在别人的精心算计下,不死才怪。

    金梦来和叶枫,都不是好人,可也都不是容易对付的人,想到这里的柯宋,只有叹息,他们的精明之处不但在于他们计划的周密,还在于他们做事不留下把柄。

    自己接近花剑冰,不过是金梦来的安排。除了金梦来,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金梦来的人。就算花剑冰的事情败露,别人注意的也是他柯宋,而不会是金梦来。

    他虽然救了金梦来,但是金梦来手下,却很少知道他这个人,他是个隐身人。

    他这辈子,好像一直都是隐身,想到这里的柯宋,握住酒杯的手青筋暴起。他的手骨节粗大,看起来孔武有力,打人是把好手。他是隐身人,他其实很憎恶隐身人这个称号,他想要堂堂正正的做人!可是他不能!

    暗杀千千虽然没有成功,可是金梦来还是给了他十万美金,真金白银,并没有因为他的失败而有所不满!

    有了十万美金,很多人已经可以横着走,这个世界,都说老婆无味,情人太累,小姐太贵。但是说穿了,还不是因为没钱,你有钱的话,找一个老婆,娶十奶都是不会觉得累。

    柯宋有了钱,没有老婆可交,所以都花在小姐的身上。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这里最繁华的夜总会。

    夜总会哪里都有,f国当然也不例外。此刻的他,正处在一个包厢里面,叫了五六个小姐,独自一个人享受。

    他享受的过程很特别,让几个小姐拼酒,谁喝的多,谁拿钱就多。

    小姐对于这些都是司空见怪。男人就是奇怪的动物,喜欢虐待女人为乐,这个男人看起来脸色阴冷,好像别人欠他几百万没还的样子,心中多少有些变态,反正喝酒有钱赚,何乐而不为?

    柯宋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撒出去近万美元,五六个小姐已经喝的醉眼惺松,他却还是清醒的不行。他其实也很想大醉一场,他有的时候,只恨自己太清醒。

    他突然有些恨叶枫,也恨金梦来,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他们,自己会过的舒服些,也不需要一个人在这里,默默的咀嚼苦涩和酸楚,有如失恋一样。

    包厢门突然响了下,柯宋愣了下,房门被推开,几个警察竟然冲了进来,用泰语喝道:“不许动,查房。”

    柯宋心中一凛,却还能保持冷静。

    “都站起来,蹲到对面去。”警察喝令着那些小姐。

    小姐们有些失措,却知道这些临检和女人不舒服的日子一样,每个月都要来几天。这里打击卖淫不是重点,缉毒才是常有的事情。

    “你也站起来,举起双手。”一个警察指着柯宋喝问。

    柯宋缓缓的站了起来,皱起了眉头,“什么事?”

    “巡检。”警察冷冷的回了一句,粗暴的把柯宋按到对面的墙上,麻利的搜身,只是片刻手中就有了一小袋东西,白白的。

    搜身的警察向着高级一点的警官汇报道:“长官,这人藏毒!”

    柯宋已经变了脸色,他没有藏毒,他是被栽赃陷害!这些警察竟然是为他而来!

    “带回去。”警官冷冷的望着柯宋,挥了下手。

    柯宋只能辩解,“警官,我没有藏毒!”

    “你没有藏毒,这些毒品是谁的?”警官黑皮鸠面,看起来就像收黑钱过多,导致的心理失衡。

    柯宋有些皱眉,已经闭嘴,这里他只有一个人,除非想要凭借一双拳头打出去,不然他真的只有任凭这些警察诬陷。

    “她们都看到了。”柯宋向和他在一起的小姐看了一眼,本来想说她们都看到你们是栽赃嫁祸,可是望见刚才恨不得贴到他身上,从他口袋中掏钱的小姐个个都是头也不回,不由的明白戏子无情,婊子无义的真。

    既然没有人证明自己的清白,又没有所谓的后台,柯宋只能放弃了抵抗,乖乖的跟着警方走了出去,在众人紧张同情的眼神下,上了警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