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九十二节 单恋一枝花
    阳望着叶枫和千千的背影,不知道应该祝福还是诅咒

    无论怎么说,无论叶枫选择谁都是他的自由。可是许总最近虽然斗志昂扬,但那不过是生意场的表现,她的感情生活看起来,已经落到了低谷。

    心事重重的转身回走了几步,沈阳差点撞在一个人的身上,抬头一看,失声道:“许总,是你?”

    许舒婷有如静夜的玫瑰,默默的绽放,却无人注意。

    她笑着望着沈阳,“沈阳,你去了哪里,他们都在担心你,我只好出来找你。”

    “我去那面抽烟。”沈阳借伸手一指的功夫,向叶枫走的方向望过去,发现叶枫早就不见,忍不住的舒口气,放下心来。

    许舒婷好像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只是说一句,“回去吃饭吧,酒菜凉了就不好了。”

    转身向餐厅走去,沈阳望着许舒婷有些落寞的背影,忍不住叫一声,“许总。”

    “什么事?”许舒婷止步,却没有转身,所以沈阳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好久没有看到叶总了。”沈阳鬼使神差的冒出一句,有些后悔。

    “嗯。”许舒婷低声的应了一句,“你最近见过他没有?”

    “哦。”沈阳觉得自己惹祸上身的本事实在一流,“我刚才看到一个人,以为是他。没有想到出来看了一眼,才发现不是。”

    “哦?”许舒婷淡淡道:“其实沈阳,你出来的时候,我也忍不住的出来看一眼。”

    沈阳汗水差点冒了出来,吃吃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你和那个不是叶枫的人说了好久,”许舒婷缓缓转过身来,凝望着沈阳,“沈阳,叶枫是叶枫,我是我,我们的事情,当初不过是做戏,我对他只有感谢。所以你不用害怕我难过,我,我只会祝福他们。”

    许舒婷脸上有抹酡红,好像餐厅里倒的红酒上了脸。她的眼眸闪亮,又像夜空璀璨的星光,“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的谎言,沈阳。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你怕我不高兴。”

    沈阳望着许舒婷,突然脸也有些红。他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不能不承认,他喜欢许舒婷,他来到开拓者就是为了许舒婷。

    世事变幻,白云苍狗,沈阳已经变了很多。

    当初他是白骨精,当然他不是孙悟空三次打的那个白骨精,而是如今社会所谓的白领骨干加精英的综合体。这些人毫不例外的小资情调,积极的再向上一层发展。

    沈阳是白骨精,也是小资,他的生活也是毫无例外的积极向上。

    他听音乐,穿休闲,品牌服装,不屑那种阿德打死,或者耐啃的名牌。小资们通常认为,只有贫民和暴发户才喜欢标榜自己,小资要有自己的格调。

    沈阳一直以为自己做到了这点,他跃升大众之上,又与暴富分子划清界限,他不屑和流行为伍。他在流行到来的前夜,只会力捧,但是等到流行变成了流行,他又只会鄙夷和唾弃。

    这和非主流变成主流后还是否是非主流极其的矛盾和类似。

    沈阳一直追寻着自己心目中的境界,一直以为自己的独立不同,可等遇到许舒婷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其实和很多男人没有什么不同。

    恋人之间的关系好似千回百转,却都是千篇一律。

    他喜欢许舒婷,或者说是爱许舒婷。他觉得自己白骨精,小资,有情调,还有头脑,这种男人没有死绝,但是也不多,他以为追求许舒婷需要的只是时间,许舒婷不看上他,那是她的没有眼光。

    他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个白骨精竟然遇到了孙悟空。

    叶枫就是那个孙悟空,叶枫没有七十二变,可是他的手段着实不弱。他一出手就是三百万的大单,虽然看起来好像五行山下才出来,衣衫褴褛,但是道行犹在!

    许舒婷不知道被他施展了什么魔法,被他迷的神魂颠倒。沈阳开始还不服,可是后来才发现,这个叶枫道行真的很深!

    有感叶枫的知遇之恩,有感叶枫轻易为他赚了千多万,更是觉得叶枫和许舒婷就是天生的一对,沈阳只有选择退出,但是他心中并不黯然。

    他那时候的心境竟然和许舒婷刚才说的那样,只有祝福。

    他有自知自明,知道自己不如叶枫,也是真心希望许舒婷和叶枫好。可是事情往往是到了山穷水尽,却又变的

    明。沈阳没有想到,许舒婷和叶枫不过是在演一出▋

    这出戏现在终了,但是很显然,女主角还在入戏,男主角却已退出。

    沈阳把自己的爱念压抑再压抑,打压再打压,仿佛如今股市散户惨不忍睹的资本。但是今夜,或许是因为触底反弹,或许是因为这和煦的暖风,沈阳突然有种表达的冲动。

    “许总,不用客气,我应该做的。”沈阳想着许舒婷说的,他是他,我是我,感觉有些暗示的味道在里面。虽然酒水没有到嘴,却已提前在心中酝酿发酵。

    “许总,我想和你说件事情。”

    “你要说什么?”许舒婷多少有些诧异。

    沈阳犹豫再犹豫,仿佛散户看到低点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底,“那个许总,你也知道,当初我来到公司,就有点目的。”

    低下头来,沈阳有些含情脉脉,“那个目的后来在叶总来后,就一直搁浅。现在叶总走了,你说。。。

    沈阳看起来好像在做计划书和谈商业合作,却被许舒婷打断,“沈阳,我也想和你说些事情。”

    “啊?”沈阳有些怔怔,“许总,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嗯。”许舒婷应了一声,“沈阳,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沈阳愣了下,“当然,只要你想说,我什么时候,都是你的听众。”

    许舒婷意味深长的看了沈阳一眼,缓缓道:“我其实两年前,有过一个男朋友。”

    “那个,这个,”沈阳想说,我知道是宋可超,早死了呀,叶总和我说过。不过话到嘴边,只是说,“许总当然应该有男朋友,你那个时候,没有男朋友才不正常。”

    许舒婷笑笑,“可是他死了。”

    “啊?”沈阳只能装作同痛痛,“许总,节哀顺变。”

    “我现在好多了,”许舒婷笑了起来,“当初我真的很爱他,他许诺带我去看海,可是说句实话,我从来不知道他做什么工作。”

    “这怎么可能?”沈阳有些失声,又有些苦笑,“许总,你不觉得你的爱情,有些盲目?”

    沈阳想把盲目化成明确的目的性,许舒婷只是笑笑,并没有理会他的弦外之音,“我们相遇的时候,还不在s城。你说的不错,陷入爱情的恋人,从来都有盲目,他是游荡人士,说念过大学,被辞退过,然后就是无业游民。我并不在乎那些,那时候的我还很年轻,从来没有怀疑过什么,只是觉得,两个人相爱,就已经足矣。虽然后来发现,那是很天真的念头。”

    沈阳咳嗽了声,无话可说。

    “后来他说有个亲戚在国外。让他去那里发展,许诺发展以后,肯定会回来娶我。”许舒婷轻声道:“没有想到的是,大约两年前,他回来的飞机突然坠落。然后那面只是从飞机遗留的装置中,取出给我的一封临终信。那上面我记忆最深的就是五个字,婷婷,对不起。”

    沈阳多少有些诧异,没有想到当年的故事如此的惨烈,对不起三个字,看似容易,只是临终的时候,宋可超还能写出这三个字,他对不起的是什么?

    “我那一刻,只觉得天崩地裂,”许舒婷低声说道:“沈阳,你不知道,失去一个赖以为生的恋人是多么的痛苦。”

    沈阳只能摇头,他的确不知。他现在多少有些明白,为什么当初许舒婷对他很冷漠,那个时候,她多半还是想念着那个宋可超。

    “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许舒婷轻轻叹息一声,“只是为了那个看海的承诺,还是因为他违背了和我厮守终生的诺言?但是他实在不需要说对不起,这件事情,怎么能由他来决定?”许舒婷嘴角一丝惨然,仿佛又回到了过去,“其实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我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爱上第二个男人。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两年后,我遇到了叶枫。”

    沈阳一颗心沉了下去,有些失望,也有些释然,他感觉已经明白了许舒婷的意思,只是他失望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强烈,这多少让他有些奇怪。这是代表他爱的不够深,还是代表他爱的已经真正成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