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九十节 罪恶之源
    总听到倩倩的不屑,看起来有些瀑布汗的样子,许总过神来,说了一句,“走吧,去吃饭。倩倩,你不是说很饿,饿的能吃下一头猪吗?那我们今天点个烤乳猪好不好?”

    倩倩暂时被烤乳猪吸引,忘记了对面儿童不宜的内容,兴高采烈的拉着许总的手,“好,没有问题。”

    沈总看起来舒了一口气,飞快的扭头向后看眼,跟在她们后面笑,“许总还苗条,哈里波董,你可要控制胃口,不然吃完乳猪,就有人会考虑烤你了。”

    倩倩回过头来,呲牙一笑,“谁敢?!”

    沈总笑笑,却听倩倩说了一句,“我以为什么节目呢,不就是一男一女在kiss,这种小场面,沈总竟然也是大惊小怪,真的没有见过世面。沈总,你不会告诉我,你还是处男吧?”

    沈总一阵恶寒,看起来想求证一下这个倩倩是否是**。忍不住的回头望了一眼,看到路灯下两个人影合成了一个,慌忙扭过头来,好像偷窥的不应该。用力过渡,脖子有些发痛,却还是向着许总说道:“许总,你看现在的小孩子,真不像话,哈里波董越来越像哈利波特了。”

    许总前进的步伐凝了下,并没有回头,只是说了句,“今晚的月亮真亮。”

    倩倩抬头一望,雾蒙蒙的阴天,星星都见不到一颗,忍不住的‘切’了一声,说了句,“沈总,你该吃药了。”

    沈总无语晕倒,搞不明白这个哈里波董的逻辑。

    叶枫和千千没有注意不远处的议论,分开的时候,目光中满是柔情,却是多少有了些振奋。

    爱情可以让你沉,但正如水能载舟,也能煮粥一样,合理的利用,却能有着鼓舞激励的作用。

    千千有些喘息,脸色更红,好像不敢去望叶枫,又是忍不住的抬头,低声道:“叶枫。。。。

    叶枫目光望着远方,那里的许总和沈总已经走入了酒店,他的神色多少有些异样,却没有因为柔情忘记自己要和千千说的话。

    “千千,五年前我已经想要离开沈门,我那时候已经认识了司徒空。你一直问我怎么让他帮我,其实这并非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不想我说,只是因为他这人低调,他帮助我做事,条件就是让我把我们之间生意的五成拿出去做慈善。”

    千千有些恍然,“怪不得司徒对你死心塌地,原来还有这种事情,这么说,司徒看起来真的不错。”

    “不错,”叶枫点头,“我也一直很欣赏他,不仅仅是头脑,还有着不求名利的心。他和我父亲生意天赋其实差不了太多,他不是伪善,我知道,他从来没有贪污我们之间的一分钱,他这人的心,就算菩萨也不过如此。我和他接触的越多,就越觉得,沈门处事手段的恶劣。沈门看起来为善,调节纷争,但是说句实话,很多纷争却是在沈门的纵容和唆使下进行,沈门有的时候在我看来,已经成为罪恶之源。”

    千千这才愣住,忍不住的惊诧,“你说沈门如此不堪,那二爷知道吗?”

    问出这句话后,千千已经知道答案,叶贝宫比叶枫还要聪明,在沈门的时间更长,如何不明白这点?

    “我父亲当然也知道这点,可是他对沈爷,比对我还要关心。”叶枫苦笑道:“士为知己者死这句话,你听过没有?”

    千千默然,她知道叶枫的意思,叶枫可以离开沈门,可是叶贝宫则不能。有的时候,束缚人一生的在于一个义字,就像当年的刘关张那样。

    “我和父亲不一样,”叶枫继续道:“我在养鸽子和老鹰的时候,已经想要换一种方式生活,换一种不同于沈门的生活方式。在三年前的时候,我的鸽子和老鹰的势力已经发展的很壮大。千千,你应该知道,使用一元钱赚得一千元不容易,不过用十万块赚取一千元,实在是闭着眼睛都能做到的事情。”

    千千笑了下,“叶枫,我觉得你就算用一元钱赚一千块,也不是困难的事情。”

    她的口气显然是鼓励,却还是不明白叶枫和她说这些做什么。叶枫想要脱离沈门,这个她已经多多少少的知道,她如果想要离开沈门,其实并非难事,可是叶枫呢,有什么羁绊他?

    “我在三年前的时候,已

    独立出沈门,不借用沈门的力量,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枫沉声道:“和你订婚,是一个开始,也意味着一个结束。”

    千千忍不住的再次感动,她觉得能够听到这句话,自己的等待再辛苦也值得。

    “我向沈爷说了我的心思,没有经过父亲。”叶枫口气变的低沉凝重,“因为那时候的我,对于沈爷,和对我父亲一样的尊重。虽然我已经开始不认同沈门的处事方法,可这不妨碍我尊重沈爷,毕竟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我觉得沈爷应该理解我,可是随即,我出了事。”

    千千愕然,一时不明白这之间关系,叶枫也没有说话,只是嘴角一丝苦涩。千千蓦然想通了什么,骇然问道:“你的意思是沈爷?”

    她实在不想说下去,也是不敢说下去,叶枫却已经替她接过了话题,“不错,我一直在想,想要杀我的,就是沈爷!”

    想要杀叶枫的,就是沈爷?!

    千千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实在震惊莫名!

    这怎么可能?

    不但在千千眼中,叶枫已经成为沈门不可取缔的代言人,就算在外人心中,亦是如此。不然花剑冰也不会视叶枫为眼中钉,肉中刺,从而惹祸上身!

    花剑冰死了,他父亲肯定会算计,也会报复。千千从来不觉得花铁树会没用,相反,她觉得花铁树是个心机深沉,相当聪明的人,他能忍。建国前,跟着沈爷打天下的臣子,绝对不会是只有花铁树一人,但是只剩下花铁树一人,这就已经很说明问题。

    每次千千看到花铁树慈善望着自己笑的时候,心中都是没底。她甚至觉得,花铁树比金梦来还要可怕。

    可是金梦来也是不能忽视,谁都能看出来,金梦来对当下的利益分配很不满意。金梦来是个很有野心的人,显然不会仅仅的满足百分之五的利润分配,他肯定会争,为了钱,父子都可以反目,更何况是兄弟!

    沈爷把信任给了叶贝宫,自然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有的时候,千千心中感慨,信任一个人,有的时候,可能也是害一个人。

    千千这些早就想到过,她想过叶枫的敌人有很多,可是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要杀叶枫的会是沈爷!

    千千不敢相信,不想相信,可是她不能不相信,因为她知道,叶枫绝对不会是无的放矢的人。

    “你怎么会这么说,你确信?”千千压低了声音,发现自己嗓子有些嘶哑,“他若是想要杀你,实在有太多的机会,他为什么不早动手?他让你代表沈门解决雅库吉的危机,让你代表沈门来和t先生谈判,这难道不是信任的象征?”

    叶枫嘴角一丝苦涩的笑容,“他信任的是从前的叶枫,信任的是纨绔子弟叶枫,却不会相信已经有了主见,有了自己想法的叶枫。沈爷其实是个权欲心很重的人,虽然他一直隐身在幕后,但是他显然以玩弄手段为乐。以前的叶枫很对他胃口,可是如今的叶枫,已经变了味道。”

    千千觉得呼吸都有些艰难,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去对抗,这是个很让人眩晕的话题。这些话通过叶枫的口中说出来,千千只觉得信任的沉重。

    “你确信?三年前的事情,除了你,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二爷都不清楚。但是我想,想要你命的人很多,你为什么觉得一定是沈爷?”千千指的当然是白晨蓓的事情,她看起来还是有些犹豫。

    “你错了,除了我,还有沈爷知道。”叶枫冷冷道:“我虽然和白晨蓓一起,但是行踪路线都是沈爷亲口指定,我一直怀疑是白晨蓓泄露的一切,可是你觉得,如果她为我死,她会害我?”

    千千沉默起来,叶枫望着千千,忍不住的问道:“你觉得我的怀疑不对?”

    “不是,”千千摇头,突然说了一句,“叶枫,就算你和全世界为敌,我都会站在你的一边。”

    千千说的平平淡淡,叶枫却是忍不住的心颤,她就是说的平淡,才让他有种惊心动魄爱的感觉。

    千千已经表明立场,全世界当然也包括沈爷!她是在说,无论叶枫的对手是谁,她都会毫不犹豫的帮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