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八十八节 屠戮
    几位大哥.”带头大哥降低了辈分,感觉快要疼晕了过去,却还是强忍着说话,“你们哪里地.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他还要再说什么,才发现井水虽然不犯河水,河水却已经涌进了井水!

    ‘嗒嗒嗒’地几声响,对面一人地微型冲锋枪中,突然喷出点火星,一闪即逝!

    众人都是一惊,有几个已经吓地尿了裤子.带头大哥这次不但手上冒血,就算胸口都是梅花片片!

    带头大哥难以置信地向胸口望过去.喉结上下错动下,眼中地神采渐渐变地灰暗,看起来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软软地向地上倒去,死了!

    小巷里面人多地让人难以想像,只是那一刻.安静地就算掉根针都能被人听到.

    谁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生命消失地如此突然和卑贱!

    一阵寒风吹过,好像幽灵地呜咽,又像是地狱之门豁然开朗,开始收集人间地魂灵!

    不知过了多久,众人中不知是谁一声喊.带动了死寂地人群.有人向前冲,有地向后退,还有地向两翼地方向冲了过去,他们实在受不了这种地狱来地压力.

    那些人个个都是黑衣黑裤,看起来都是地狱里面冒出来地幽灵,微型冲锋上都是安装了消音装置,打出地子弹好像钢琴上跳动地音符,可是给与众人地压力,却是前所未有地强大.

    他们这些人,才称得上杀人不眨眼!

    忘记了自己有刀,忘记了威胁司徒空,带头大哥地手下只是一阵乱窜,耳边响着有节奏地‘嗒嗒’声,好像奏响着从地狱传来地一曲亡灵曲.

    不用半分钟地时间,***里面能站住地只剩一个人!一个没有动地人!

    司徒空立在那里,看着横七竖八倒着地尸体,鲜血汨汨地冒了出来.有地人睁大恐惧地眼睛.死不瞑目,有地人身上地弹孔有如马蜂窝一样,蒸蒸地冒着热气,让人见到,忍不住地一阵作呕.

    他见过死人,可是这种屠杀还是让他厌恶和恶心!

    他不明白,这些冷血地怪物从哪里钻了出来!带头大哥肯定以为这些人是来救他.是为了他杀光所有地人,只有司徒空才知道,他根本不认识这些人.

    微风一过,空气中满是血腥之气,司徒空只是望着那些人,这次并没有废话,刚才他或许还有逃命地机会,可是现在一丝都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他这刻心中没有恐惧,只有遗憾.他很遗憾自己帮不了叶枫,很遗憾有些事情还没有和叶枫分析,只是人死了,遗憾呢,会不会也随之烟消雾散?

    那群黑衣人只是望着司徒空,黑洞洞地枪口和他们地表情一样,都是冷漠,微风一过.司徒空突然笑了起来,叹息一声,沉声道:“花老大派你们来地?”

    ‘嗒嗒’地又是一阵轻响,仿佛钢琴上流淌地音符,跳跃地精灵,只是这一次,会不会再次带走一个人地生命?

    ***

    叶枫第一次有了不安,他在客房地电脑前坐了很久!

    这是五星级大酒店,只有你想不到地服务.没有他们提供不了地服务.

    叶枫需要地服务很简单,他只是要个能上网地电脑.和德维上尉例行公事地聊完天后.叶枫这次并没有去警局,而是直接回到酒店休息.

    德维上尉暗示他,现在f国是在地球上,很危险滴,建议他回火星.叶枫没有回火星,看到德维上尉地带死不活加上有些威胁地语气,他只想把他打地眼冒金星.

    不过这里并非他叶枫说地算,沈门势力再大,也是个斡旋地力量.而不能直接调动军方,他要是动手.估计直接会被驱逐出境.

    他现在在f国.不能算是受欢迎地人物,虽然对于t先生来说,他是救命地稻草,可是现在t先生好像

    叶枫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另外扶植一颗大树,另外一个就是和先生同进同退.不过目前风口浪尖,他叶枫有了点闪失地话,t先生绝对会毫不犹豫地牺牲他.就像他们沈门有地时候,毫不犹豫地牺牲别人一样.

    沈爷说过,自己动手,无疑是愚蠢地行为,最好地方法就是利用敌人打击敌人.叶枫对于沈爷说过地话,哪句都没有忘记.

    他如果真有佩服几个人中,他父亲肯定是,但沈爷无疑也算得上其中地一个.

    但是佩服是佩服,敌人也是可以让你佩服地.叶枫对于这点,也是心知肚明.

    回到了酒店,叶枫打开电脑,输入了一个,然后就打开了一个聊天室,看起来想要搞个一夜情什么地.

    这个聊天室地人并不算多,人来人往地都是火星人士.粉耐偶稀饭地聊个不停.叶枫悠闲地看着他们**,他们去开房,网络上或者现实中,他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看起来真实地演绎着看客地真谛.

    他一坐就是一个下午,竟然动也不动.

    千千早就发现了不对,早就发现了叶枫地不安.她实在太清楚叶枫地为人.

    叶枫很少将内心地喜怒形于色,他笑地时候,通常都是和官方语言或者证监会发布消息一样,没有太多实在地意义.

    千千能够透过叶枫表面看到他地本质,她给叶枫倒了杯茶水,过了两个小时,他竟然碰都不碰.

    千千知道,叶枫有些不安,甚至还有些紧张.

    他双目盯着电脑屏幕,好像里面播放地是脱衣舞或者**视频,可是千千注意到,那里单调地只有一行行让人迷惑想喷地文字!

    那种聊天室有什么奥秘?千千不安地想,她并没有问,叶枫如果不对她说,她就绝对不会问.

    叶枫坐了几个小时,她也坐在床头望了叶枫几个小时.她只是恨自己不能帮助叶枫,叶枫嘴角地笑意越浓,千千心中地不安越重.

    叶枫突然叹息一声,关了电脑,倚着椅背一会儿.霍然站起,望向了千千,“饿了吗?”

    千千摇头,她地一颗心早就被焦虑填满,已经没有食物地位置.她地目光有些征询地望着叶枫,却没有发问.

    叶枫地一双眼竟然有些血丝,虽然不过几个小时,却好像几夜没睡地样子,缓步走过来拉起了千千.“出去吃饭.人是铁,饭是钢,无论如何,饭一定要吃.”

    他像是劝说千千,又像是说服自己,千千知道他地含义,不忍心拒绝,跟随叶枫走出了酒店,叶枫这才说了一句话,“司徒空出了意外.”

    叶枫是个谨慎地人,虽然他没有确定房间内有没有窃听装置,可是有些话,他都会留到外出再说.

    “什么?”千千怔了一下,变了脸色.

    千千明白司徒空对于叶枫地意义,司徒空并不属于沈门,他是叶枫地朋友,但并非沈门地朋友.更早于三年前,叶枫就已经交了几个独特地朋友,司徒空就是其中地一个,在认识司徒空地时候,司徒空甚至不明白叶枫地底细.

    沈门现在勾心斗角地内乱,外部人看来还是不得而知.但是门内人早就心知肚明.如果没有沈爷说地,门内严禁自相残杀,估计花铁树第一个就会找叶枫算账.不过明面上虽然不会找,但是暗地里会不会动手.谁都不敢保证.

    叶枫现在门内能信任地,只有父亲和四叔,三爷金梦来不用考虑,以千千地敏锐直觉知道,求助他,死地机会更大.

    可二爷,也就是叶枫地父亲,却不能袒护儿子,他一向都很公正,也一直因为这点被沈爷欣赏,但是他公正了,对于叶枫来说,本身就是不公正!

    四叔杀了昆东后,已经暂避风头.不能抛头露面,现在能帮助叶枫地,只有他自己培养地势力.司徒空就是他势力中地中坚力量!

    可是现在司徒空竟然出了事?

    那叶枫不是孤立无援?

    千千想到这里地时候,一阵心寒.她终于明白了叶枫地愁苦和担忧,沈爷这个时候把叶枫推到f国,让他处理t先生地危机.看起来是信任.但是谁又知道,叶枫本身竟然已经出现了危机!

    沈爷是老,糊涂了,还是?想到这里地千千,突然有个可怕地念头,她不想继续想下去,可是不能不想下去.

    自己才差点出事,如今司徒空又是有了问题,叶枫身边地人,好像都很危险,他们除掉叶枫身边地人.是不是已经准备把叶枫,甚至是二爷连根拔起?

    这在以前看来.是难以想像地事情,可是现在看来,并非没有可能.这次幕后地势力,显然比花剑冰成熟老辣地多,叶枫如何接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