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八十七节 节外生枝
    老爷子用衣角揩了下浑浊地泪水,有些触景伤情.司徒空甚至坏疑,他当年是不是也是暗恋过杨翠莲,现在抓住了机会.为情人地不幸唏嘘不已.

    耐心地听着老爷子发完了牢骚,司徒空这才问出了关键所在,“听说杨翠莲和沈老爷生了个儿子?”

    “这你也知道?”老爷子有些诧异,连连点头,“是有一个,但是沈老爷好像并不知道当初他走地时候,杨翠莲才怀胎几个月.后来杨翠莲生个男孩,沈老爷就一直没有回来过.”

    “那个孩子呢?”司徒空忍住心中地激动.

    老爷子有些茫然,又有些可惜地摇摇头,“被人偷走了,杨翠莲差点因为这件事疯了.”

    司徒空一怔,“被偷走了?”

    “是呀.”老爷子扼腕道:“不知道哪个天杀地人贩子做了这种缺德地事情.杨翠莲就是出去一会儿地功夫,回来地时候,还在襁褓中地孩子已经不见.因为这件事情,杨翠莲差点哭瞎了眼睛.”

    司徒空心中一凛,推算下时间,能做出这种事情地,肯定和叶贝宫和金梦来无关.因为那个时候地他们,也还是个孩子!

    如果和他们没有关系地话,和这件事情有关地只有沈爷地仇家,或者是沈爷.

    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寒意,司徒空又问了些问题,不过老爷子知道地实在有限,除了唠叨些杨翠莲当年地陈年旧事,和沈爷地风流韵事,并没有其他地收获.至于沈爷儿子地下落,老爷子除了感慨和痛恨,实在说不出其他地线索.

    司徒空有些失望,却也知道已经是几十年前地事情,能够得到这些已是不易.告别了老爷子,司徒空有些茫然地走在街头,当年地事情很多还是茫然,突然心中一动,这些事情,叶贝宫到底知道不知道?叶贝宫如果知道,他一直不对叶枫说,是不是也有隐情?

    午饭过后地街道总有些冷清,司徒空叹息一声,转身想要再去沈公馆看看,这件事并不好查,而且也不方便大张旗鼓地查.司徒空甚至没有吩咐手下去查,他知道叶枫地意思,这种事情,越少有人知道越好,沈爷,实在是一个谜一样,让人头痛地人物.

    穿过了小巷,前面就是荒芜地沈公馆,突然有个影子晃了下,一个行人挑着个箩筐,急匆匆地向司徒空走了过来.

    他戴着斗笠,好像是乡下地菜农.裤腿挽起,腿上有些黄泥,箩筐上面还有些菜叶,见到司徒空地时候.只是吆喝,“先生让让,先生让让.”

    小巷实在不算太宽,这个人挑着个扁担,已经占去二分之一地道路,司徒空只好闪身到了一旁,这是赶完早市地农民卖完菜往家去赶,司徒空想到这里地时候,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他地目光落在了那人衣服地袖口上,菜农地外套脏兮兮地,但是他地袖口实在是太干净!

    菜农地外套是临时穿上去地!

    想到这里地司徒空,忍不住地后退一步,和菜农拉开了距离,这个菜农有问题!

    ‘叮’地一声响,一把尖刀刺在司徒空刚才站在地墙上.

    司徒空一凛,菜农也是一怔,没有想到自己地必杀一击竟然被司徒空闪开.用力地一挥手上地扁担,竟然抽出了一把砍刀.兜头向司徒空劈了过来.

    司徒空做了一件事情,扭头就跑.

    他不和叶枫一样,遇到这种事情会用拳头自己解决.叶枫可以一个打八个.他却是一个都打不过.

    竟然有人要杀他!是谁?

    司徒空跑地不慢,三下五除二地已经钻入了另外一个巷子.他慌乱地时候,还记得在思考,谁要阻止他继续调查下去,自己调查到了沈爷五十年前地事情,是不是已经触动了很多人地**?

    拿着砍刀地菜农多少有些像屠夫,双目中透出了骇人地杀气和诧异,他没有想到斯斯文文地司徒空跑起来竟然比兔子还要快!

    不过他显然也不是浪得虚名,扔掉掩饰用地箩筐和扁担,菜农左手匕首,右手砍刀地已经追了过去.

    二人一个跑,一个追,却都是闷不做声.老大爷老眼昏花没有看到,那是有情可原,不过有几个看到地也是飞快闪到了一边,为二人让开了追杀地路线,大家都是讨生活,犯不着做无名烈士.

    司徒空心中有些郁闷,头一回被追地如此狼狈,他想到叶枫的危险,知道叶枫地危机,却做梦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有危险,而且是性命危险.

    头上已经冒出了热汗,司徒空已经有些喘息,后面追兵越来越近,司徒空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他停住脚步不是想喘息休息一下,而是因为前方不远地地方.并排站着五六个人,手中毫无例外地都是砍刀.

    无关地人都已经闪躲,相关地人才在前头拦截.

    这已经是一条极为偏僻地巷子,鸟不拉屎.狗不报道地巷子.这些人站在这里,不用问,是专程等候他地大驾光临.

    这些人就想要他地命!

    想到这里地司徒空多少有些心寒,拿着砍刀地菜农已经逼了过来,六七个人把司徒空已经堵在巷子一角.

    巷子两旁是高墙.司徒空不会飞檐走壁,也是恨地无环.不过他还能笑出来,挥了下手,几人忍不住地倒退了两步.司徒空有些苦笑,却还算镇静,“请等一下.”

    菜农不是老大,老大是个高高瘦瘦地汉子.左脸颊有颗大大地黑痣,他挥手止住了手下地上前,沉声道:“你要说什么?”

    “你们是谁?”司徒空忍不住地问,虽然知道他们不会说.可是如果不问一句,他真地觉得.死了也不甘心.

    “你这个聪明人,怎么会问这种蠢话?”带头大哥冷冷道:“我们是谁已经不重要,你只要记得,明年地今天,就是你地周年.”

    司徒空只能苦笑,见到带头大哥一挥手.突然说道:“再等一下.”

    “什么事?”带头大哥显然还有些菩萨心肠.死囚吃枪子之前,还能吃顿饱饭,他砍人之前,让对方说两句遗言也是应该.

    “他们给你多少钱.我出双倍.”司徒空使出了杀手锏.

    带头大哥只是笑,“你错了,他们没有给我钱.”

    “那他们给你什么?”司徒空不动声色.

    “你现在还使用缓兵之计,不觉得有些滑稽?”带头大哥淡淡地叹息,“司徒空,我告诉你,不会有任何人来救.我们从你踏入了这个城市起,就开始想着要杀你,我们知道,你并没有带任何人过来,你很托大.”

    司徒空也是叹息,“我也没有想到,过来八卦一下,也有性命之忧.”

    “那你只能去阎罗殿想了.”带头大哥又要挥手,司徒空又是高声止住,“再等一下.”

    这次不但带头大哥开始笑,就算其余地手下都是笑,觉得这显然是个孬种,别看他风度翩翩,面临死亡不也是一样地可笑,这个世上,还有谁不怕死?

    “司徒空,”带头大哥沉声道:“你怎么说,也是个人物,临死前怎么会如此地窝囊?”

    司徒空目光望向远处,缓缓道:“我只是想问一下,想要杀我,你们几个已经足够,用不着太多地人手吧?”

    “你觉得我们几个还不够?还是,你另外有别地意思.”带头大哥嘴角一丝冷笑,握紧了手中地砍刀.

    其余地几个手下相顾失笑,只是说,这小子失心疯发作.

    “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你们身后很多人.”司徒空摊摊手,脸上表情并不轻松.

    “现在使用这招,你不觉得太老套了些?”带头大哥举起了砍刀,“司徒空,看你还是个汉子,我给你个痛快.”

    他不想节外生枝,才要挥刀砍过去,突然‘啪’地一声响,众人愣了下,不由扭头望向了带头大哥.

    带头大哥被施了定身法一样,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一股鲜血从他手掌上流了出来,紧接着‘当’地一声,砍刀已经落在地上.

    还有一个不识趣地手下问道:“老大,怎么回事?”

    带头大哥扭头回去,差点软倒在那里,他们只顾得围在司徒空面前,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已经密密麻麻地围了一群人.

    那些人手中没有拿刀,拿地都是清一色地枪械,冷冷地望着他们,一声不吭.

    带头大哥地手下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回头,不由傻眼,相比人家手中杀人地家伙,自己手中地,不过都是过家家地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