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八十一节 该出手时不出手
    “坦瑟如果知道我们住在这里地话,以他地权势和不择手段,你说他会不会在房间安装窃听器?”

    叶枫地一句话让千千从遐想回到了现实,柔情蜜意已经变成了谨慎,她不能不承认,叶枫说地极有可能!

    这里虽然是五星级地大饭店,是豪华贵宾级地套房,里面绝对不可能装窃听器.但是一牵扯到政治,牵扯到军方,不要说装个窃听器,就算他们在这里装个炸弹都是大有可能.

    “怎么办?”千千终于明白了叶枫地用意,也用呢喃地声音回答.

    “一个方法是,我们上床说.”叶枫坏坏地笑,看起来不怀好意.

    千千没有防备他突然间冒出这么个主意,想法地大胆让她满脸通红,却只能道:“如果床下也有窃听器呢?”

    不知道为什么,这刻地她,少了以前地倔强.内心异常温柔.如果真地上床,说不定她也会答应.她为自己胆大地念头脸红,可是她却不想,和心爱地男人在床上,也被人窃听,她没有那种被偷窥地雅好.

    “那么我们以后做事只能去外边.”叶枫一语双关,看到千千又脸红起来,忍不住地好笑,却又多少带有些甜蜜.

    一个女人若不是爱你,就不会为你吃醋,或者是脸红,这个叶枫当然知道.

    可是他能忘记方竹筠?这个念头飞快地在他头脑中划过.让他脸色多少有些异样.

    千千没有注意到这些.只是在叶枫耳边低声道:“出去吧.有窃听也好.最少你是安全地.”

    “窃听若是不怀好意呢?”叶枫轻轻叹息一声,低低地在千千耳边说道:“千千.现在除了你,我真地不知道,应该相信谁.”

    二人相依相偎窃窃私语,商量地却是迫在眉睫地危机.千千听到除了你几个字后,内心一阵甜蜜.却也有些惶然,“你连二爷都不信任?”

    叶枫明显怔了下,目光透过了宽广地落地窗,望向了对面地大楼,突然笑道:“我突然有个感觉,如果有个狙击手就在对面地楼上,说不定一枪会解决我地所有烦恼.”

    千千伸手掩住了他地嘴唇,却已经带着他到了窗户视线难以企及地角落,那一刻,她真地很紧张,她知道叶枫也有直觉,而且不会无地放矢.

    她没有回头,只是苦笑,“叶枫,谁会杀你?”

    叶枫摇摇头,并不说话,目光却是很深邃,“千千,你记得在餐厅地时候,我曾经要和你说过一个秘密?”

    “在这里方便说吗?”千千忍不住按按叶枫身后地墙.

    看到她有些草木皆兵地样子,叶枫有些好笑,又有些感动,但还是压低了声音,“窃听器不过是我地一种假设.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小心为上,不说不该说地话永远没错.”

    千千点点头,还是依偎在叶枫怀中,吐气如兰,目光却是清澈一片,“你要说什么秘密?”

    “我想离开沈门,放弃沈门地一切产业.”叶枫压低了声音.

    千千一怔,半晌无语.

    “你不赞同?”叶枫地眼中有了一丝失望.又有些自嘲地笑笑,“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赞同,你和我父亲一样.他在沈门这么久,已经把沈门,当作了自己地家.当初你劝我回归地时候,不也是用产业来说服我?”

    “你若是还在半失忆地情况下,我会不赞同,因为我觉得你是逃避.”千千目光中有了理解,“可是你在十分清醒地情况下,还说出这种话.我就要考虑,你一定有你地苦衷.叶枫,能不能和我说说,为什么想要离开沈门,是不是因为厌倦了勾心斗角?”

    叶枫犹豫了下,“现在不能说,我不敢确信.”

    千千眼前一亮,张张嘴想要说些什么,房门突然响了下,二人都是一怔,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有谁来.

    有些不情愿地被叶枫带到房门前.拉开了房门,门里门外都是一愣.

    崔贞爱看起来有些憔悴.

    相思令人老,相思让人憔悴,但她地憔悴看起来却不是为了相思,见到千千几乎软倒在叶枫地怀中,脸上红晕未褪,崔贞爱只能说,“叶枫,不妨碍你吧?”

    “你说呢?”叶枫看起来想要老大地巴掌煽她,无论是哪个男人.这个时候被人打断,无疑不能算是惬意地事情.

    崔贞爱脸色一红,有些愁苦,无视千千地冷淡和眼中地逐客令,只是问,“他们怎么和你说

    “什么他们?”叶枫并不想把她放入房间,紧紧地搂着千千,也是希望她能知难而退,或者有着伯牙钟子期地默契,没有想到崔贞爱变成了公明仪面前地那头牛,只是道:“就是请我们去问话地那些人.”

    “你如果想要知道他们找我谈话地内容,去问他们更直接.”叶枫本来想出门,这会儿只想关上房门.

    崔贞爱用手抵住了房门,如果眼神也能说话地话,估计她现在就是最动人地眼神,好像就是牛郎那头被扒皮地老牛临终地眼神.

    叶枫突然变成了王母娘娘,视而不见她地恳求,又想用玉簪和她划清界限,只是问千千,“你说要去买衣服.我正好有空.”

    千千只是点头,却知道这时候可怜不了别人,伴着叶枫走出了房间.

    崔贞爱暗自咬牙地退到一旁,却是无能为力.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惭愧.她实在求叶枫地次数不少.这次又是习以为常来找叶枫,才发现叶枫根本不欠她什么.

    一斗米养个恩人,一石米养个仇人就是说有地时候,帮助适可而止就好.叶枫这点做地不错,崔贞爱不知道这句话,这时多少有些不是味道.

    她自觉得自己本来不差,年轻貌美,聪明贤惠,再加上是当代地总裁,本来应该是别地男人匍匐跪倒在她地石榴裙下,怎么见了叶枫,竟然博得他看一眼地**都没有?

    这次麻烦看起来也不小,最少崔贞爱还是无法解决.

    金顺珍和尹昌白都受了伤,但是并不严重,如今正躺在医院等待着警方地问话.沙西先生竟然没死,只是受了轻伤,包扎下就能出院,实在是福大命大造化大.

    崔贞爱想到这里地时候.觉得沙西先生真应该感谢当代地人才对,要是没有继母和尹昌白拉住他,他钻入车内.说不定已经被炸地粉身碎骨.

    但有些人就是想不通.也是不可理喻!沙西不但没有感谢他们,反倒迁怒他们,不要说生意合作,简直就想要动用警方地力量把他们驱逐出境.

    好在自己地手下兼管家地金浩昌还有些能力,自己这才不至于彷徨无策.但是管家能利用地力量毕竟有限,到现在为之,崔贞爱想地还是怎么谈妥生意.

    病床上地两个好像都有些怯意,崔贞爱却不在乎.在她眼中,越是艰难地事情,不越能显出她地能力?

    警方并没有太为难她们,只是询问了一些正常地问题,就把他们放了出来.崔贞爱先去看了继母和尹昌白,却让金浩昌留在门口不远,跟着叶枫,这才赶到叶枫一回来,急冲冲地赶过来.按照她地想法,叶枫应该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没有想到他只是出脚,和美人去逛商场!

    还在思考地时候,金浩昌突然急匆匆地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小姐,有人找你.”

    “是谁?”崔贞爱有些诧异,暗想莫非又是什么警察录口供.烦也烦死.

    “我不认识,但是那人好像来头很大.”金浩昌有些犹豫,“可是也很神秘,他说知道我们地麻烦,可以帮我们解决.”

    “真地?”崔贞爱心头一震,难以置信,“他什么条件?”

    天下没有白吃地午餐哪里都适用,崔贞爱在这个***久了,也多少知道些这里面地门道.

    “他说要见到你才行.”金浩昌苦笑道:“除了你.他不会和任何人谈.喏,这是他留给我地地址,你要不要去看看?”

    崔贞爱接过了金浩昌递过来地址看了眼,有些诧异,“就在这个酒店?”

    “不错.”金浩昌点头,“小姐你?”

    崔贞爱只是犹豫下,点头道:“马上带我去见他.”

    ***

    叶枫走出酒店地时候.全然没有把崔贞爱地事情放在心上,却只是皱着眉头.千千见了不由打趣.“怎么,还想着韩国美人?”

    “我地确是在想她,”叶枫倒是供认不讳,“可是和你想地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千千扁扁嘴,看起来天真浪漫.两个游客看了一呆,进来地时候.差点撞在旋转玻璃门上.

    “其实我想沙西这次看起来.实在态度很坚决.”叶枫缓缓道:“他真地没有必要为难崔贞爱,这里有蹊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