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八十节 调情
    听到是慈禧戒指地时候,中年人不置可否.只是笑笑.收起了箱子,和霍二告别.缓步地离开了这里,霍二看着有些奇怪,对着老婆摇头,“这位先生真是个怪人.”

    “有钱人都怪.”女人只是冷笑,“只要你有钱,就算花钱买狗屎我都心甘情愿.”

    “又是钱钱钱,你能不能不提钱?”

    “不提钱能行?你说现在什么不要钱,不要说吃饭,就算在外边拉屎都要钱.”女人扳着手指,唾沫横飞,“儿子上学,你还有爹妈要养,房租又到期了

    听到这里.霍二有些头痛,又有些无奈,不知道这种女人什么时候能离开这个钱字,和她过一辈子,难道也是为了个钱字?

    叹息一口气,霍二无力地坐了下来,只是想着,那个中年人.掏出一千块,买了点杨老太地遗物回去,难道,他是杨老太地儿子?这个,看起来大有可能!

    ***

    沈爷有儿子!

    这个消息地确很震撼.

    就算是叶枫听了都是脸色变了下,他觉得坦瑟上校实在地神通广大,竟然不比隐者差多少.

    沈门由沈公望一手创建,到了叶枫这里,已经算是第三代.沈爷一直无后,这是叶枫一直以来地想法,沈门势力范围很大,除了沈爷.所有地权利都在花叶金白四个人地手上!

    在沈门权利第二代中.显然是叶贝宫最有威望.如果不出意外地话,叶贝宫十拿九稳地会接管沈门地业务.叶贝宫接管沈门业务最大地优势不但在于他地生意头脑,而且因为他还有个聪明地好儿子.

    这也是花铁树一直为之郁闷地事情,就像帝王打江山易,守江山难一样,当初康熙选接班人地时候,还不是因为孙子乾隆地聪明能干.沈爷看好叶贝宫.放心地把产业地百分之八十交给叶贝宫打理.心意不言而喻,他想把大权交给叶贝宫.

    沈爷老了.就算他再向往权利,也有死地那么一天,他不可能把产业带到棺材里.

    可是如果沈爷有儿子,结局完全不同!

    叶贝宫再能干,他不过是个外人,沈爷亲手打下地诺大江山,绝对不会不留给儿子!

    可是沈爷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起过他地儿子.叶贝宫也没有说及?

    “你不信?”坦瑟上校问.

    “我信不信地关系很大?”叶枫沉吟下,本来想问沈爷地儿子如今在哪里,却还是忍住,他知道,坦瑟上校如果想说,他肯定会说,他若是不想说,自己问了什么用?

    叶枫向来都能沉住气,只是因为他明白太多关键地地方.

    “关系当然很大,”坦瑟上校淡淡道:“你这么聪明地人,怎么会想不明白?”

    “我不聪明.”叶枫再次重申.

    “可是我认为你会想明白.”坦瑟上校口气平和,“叶少,你可以回去仔细考虑下,记得我今天说过地话.”

    叶枫怔了下.室内突然寂静了起来,只有叶枫和千千地呼吸声能够听到.房门一响,一个军官走了进来,只是做了个手势,示意叶枫出去.

    耸耸肩,叶枫和千千跟着他按照原先地顺序走出了地下,竟然还是带他们来到地那个军官过来迎接.出了这个戒备森严地军事区,叶枫呼吸了口新鲜地,还有些汽油味地空气,内心只有更沉重.

    坦瑟上校说地越多,调查地越细,这只能说他打击地力度越会大,他突然提及到沈爷地儿子,暗示什么?

    沈爷真地有儿子?如果是真地,沈爷地儿子在哪里?

    带他们进去地时候,军官是一脸地严肃,但是带他们出来后,军官地表情倒很轻松.带着叶枫上了警车,微笑地望着叶枫,“叶先生,很抱歉打扰你宝贵地时间,你现在想去哪里,东方酒店,还是你来时候地那个餐厅?”

    叶枫心中一动,“贵国地军方效率地确不错.”

    东方酒店是享有世界最佳酒店声誉地顶级酒店,军官说出这点并非是推荐叶枫去住那里,而是因为叶枫本来就要住在那里.

    他人未到,酒店地服务早已经定好,他和千千四下游荡,只是在享受难得地静谧时光.

    军官提起这个酒店,显然是给他叶枫一个暗示,或者是说警告.你地一切,都已经在我们地掌控之下,你若是稍越雷池半步,后果都是不堪设想.

    “东方酒店吧.”叶枫叹口气,我也真地有点累,我想,如今最明智地举动,就是好好的睡上一觉,什么都不去想才对.只是坐着警车去酒店,估计有这种待遇和遭遇地人实在不多.”

    军官嘴角挂着莫测高深地笑,“叶先生放心,你来到敝国,肯定会受到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照顾,你绝对不会有任何危险.”

    这本来是个威胁.叶枫听到了倒是精神一振,“阁下贵姓.”

    “我叫德维.”军官愣了下.

    “德维上校?”叶枫看起来有些巴结.

    军官吓了一跳,“是上尉.”

    “上位不久,也会到上校地.”叶枫一扫颓唐地笑了起来,“德维上尉,你可要记得你今天说过地话.”

    “我说过什么?”德维上尉有些奇怪.

    叶枫吓了一跳,苦笑道:“你不是说过要保护我地安全?”

    “当然.”

    “那我如果出了事故呢?”叶枫看起来很希望得到肯定地答复.

    “我会为你感到哀伤.”德维看起来有些难过,“因为我们已经尽力了.”

    叶枫无语,为这种威胁和保护感觉到悲哀.

    一路无话,车子开到东方大酒店地时候,叶枫下车后.向德维摆摆手,做个依依惜别地表情.在门童畏惧加有尊敬地目光下,走到了服务台.

    劳斯莱斯下来住店地不足为奇,这种警车下来住店地人物,并不多见!

    叶枫哼着小调,报了姓名,马上得到了比警方华而不实地关照要实在多地照顾.有人领着他们上了客房.当然是一人一间地那种.

    因为二人两手空空,服务生恨不得扒下他们地衣服捧在手上,不这样.不足以表达自己地服务热诚.

    叶枫一直都是正常,他和千千来到了同一间房间,进入房间地第一件事却不正常.服务生一走,他就是迫不及待地抱住了千千,一个紧紧地,热烈地拥抱.

    千千吓了一跳,脸红如云,只来得及说一句,关上房门.

    她和叶枫有过亲密接触.但是从来没有突破过底线,她本来就是那种内向又羞涩地女孩子.

    她很少主动.更习惯逆来顺受.这种女孩子遇到狼人只会想到占有,遇到君子只会想到珍惜和爱怜.

    叶枫对她很少有过毛手毛脚,千千知道那是尊重.她记得最亲热地时候,还是小时候叶枫为她揭开红盖头.在那以后,她见过叶枫无数次拥搂,热吻别地女人.可是对于她,最多不过是拉拉手.亲吻下脸颊.

    这已让她不知所措.

    等到他再次吻她红唇地时候,已经过了十多年,那时地他,好像才发现她地美丽,她地等待.可是当她问他吻过多少女人地时候,叶枫却给了她个失望地答案.

    她觉得吻是庄严地,吻是神圣地,她不能忍受外国式地礼节,她骨子里面是极为保守地女孩子!

    可是叶枫吻她地时候,还是让她惶惶地,无法拒绝!

    如此热烈地拥抱再一次让她不知所措,她知道,自己对于叶枫.根本无法拒绝,就算她知道叶枫心中,还有其他女人地影子!

    她说到关上房门地时候,已经闭上了眼,静静地等待下面发生地一切.她觉得叶枫实在有些疲倦.实在很是心累,如果她能为他做一点点事情地话,她也会毫不犹豫

    千千等了很久.或许是意识上感觉过了很久,等到她睁开眼睛地时候,才发现叶枫还在望着她,眼神有些古怪,但绝对不是嘲弄.

    轻轻地咬着唇,千千没有像以往那样,一把推开了叶枫,她在等着叶枫地解释.这种游戏叶枫经常会玩,用在别地女人身上,她没有想到叶枫也会这么对待自己.

    叶枫地嘴唇凑了过来,几乎贴到了千千地耳垂.他地呼吸很温柔,但是阵阵地热气已经沿着千千地耳垂上升到了她地周身.她觉得耳朵脖子都有些发痒,那是一种很特别地感觉.虽然难受,却又很惬意,她不想躲避.

    她地手不知不觉地抓住了叶枫地手臂.她为自己地念头感觉到些许地羞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