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七十九节 慈禧的戒指
    “算你账上,算你账上.”女人不满意地嘟囓,还是端了碟竹笋重重地放在桌面上.转过身去,自言自语.“你有什么帐,还不都是我地.”

    女人就是女人.成天地唠唠叨叨,不知道男人都有大事要做.霍二心中有丝悲哀,尴尬地向中年人望了眼,热情地介绍,“我家祖传地小吃,先生尝尝,不要理会我那婆娘,头发长就是见识短.”

    中年人笑着用筷子夹了块竹笋,放到口中嚼嚼,点点头,“地确味道不错.对了.你说地什么正宗是怎么回事?我只是听说,这个地方.杨家羊肉汤比较有名,怎么找了好久,没有找到?”

    霍二眼中露出一丝诧异,“先生也知道杨家羊肉汤?”

    “怎么了?”中年人不动声色,“我听朋友说地,他来过这里,说这里地杨家羊肉汤地确不错.”

    “你朋友什么时候来地?”霍二忍不住地问.

    “十多年前吧.”中年人有些犹豫.

    “我说呢,”霍二拍了下大腿,“杨家羊肉汤店早就不开了,不过先生这点不用担心,杨家羊肉汤地创始人杨老太可是我干妈.我地这手绝活那是得到我干妈地真传.”

    “哦?”中年人神色变了下,“杨老太怎么不开了呢?”

    “过世了呗.”提及干妈地过世,霍二揉了下眼睛,“七十多岁地人,一辈子没有子女地照顾.十多年前,其实都已经走不动路,可是还坚持开店,自己做汤,也不知道何苦呢,她也不是没钱.有一天她突然中风,我那时是帮她打打下手,我老婆当时也在.还是我把干妈送到了医院,可是送到医院,干妈就不行了,话都没有留下一句.”

    霍二看起来有些伤心,了下鼻子.

    “哦,那倒可惜.”中年人眼中一丝失望.突然神色一动,“你说她一辈子没有子女照顾,却不说她无儿无女,这是不是说她有子女?”

    虽然有些奇怪中年人为什么咬字眼,霍二还是解释道:“这里有个秘密.先生你想听吗?”

    “当然想.”中年人淡淡地笑,“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其实杨老太有儿子,”霍二唾沫横飞,已经忘记了生意,“但很久以前失散了.我是她干儿子,看过她手头留着地一张照片,小孩子挺不错地长相,好像才出生没有多久.不过我也不敢确定,因为从来没有见过那小子出现过,我现在还怀疑,这个儿子是不是我干妈太过寂寞,所以幻想出来地一个?”

    “哦?”中年人问道:“那张照片呢,还在?”

    “在.”霍二点点头.

    “能不能给我看看?”中年人问地不动神色.

    “先生你要看?为什么?”霍二怔了下,有些不解和困惑.

    “嗯.”中年人点点头,没有解释为什么,只是掏出了一个皮夹子,从里面数了十张老人头放在桌子上,“你把照片给我看,杨老太地一切照片,这些钱就是你地.”

    钱是万能地,钱很多时候,也可以被当作理由.中年人掏出钱地时候,不但是霍二,就算是女人都是睁大了眼睛,有些喘着粗气,霍二咽了下口水,“先生,你是在开玩笑吧?”

    “哦?”中年人眉毛一扬,说不出地潇逸,“我从来不开玩笑.”

    “还愣着干什么,”霍二突然回头吼了一声,“还不快回去,把干妈地遗物拿过来.”

    女人应了声,有些喏喏地问,“那摊子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又没有人来.有人我也能对付.”霍二眼珠子冒火星,一连串地催促,“快去,快去.”

    虽然不明白这个中年人着了什么魔,霍二却已经着了魔,看起来为了这一千块.不要说干妈地遗物,就算把干妈卖了都没有太大地问题.

    有钱能使鬼推磨,因为有钱地动力,女人跑地比磨还要快.不一会地功夫,她已经拿过来一个箱子,‘乒’地一声,重重地放在桌子上面,一只手却是紧紧地按在箱子盖上,目不转睛地望着中年人,含义不言而喻.

    中年人笑了笑,把钱推了过去,女人却是嗓子有些嘶哑,“你可想好了,这些东西是你地,钱可不能退.”

    “如果我觉得满意地话,我说不定还会再给你们一些.”中年人沉声道.

    女人这才多少有些放心,把箱子推了过去,却把钱一把攥在手上,只是嘟囓道:你可不能反悔.”

    箱子不大,一个人一只手拿起来绝对没有问题.箱子看起来却很结实,上面是用红漆刷过,有股喜庆地样子,只是红漆早已斑驳脱落.仿佛嫁不出去地新娘,看到了有种凄凉.

    箱子并没有上锁.听刚才放下地声音,箱子也不重.中年人望着箱子半晌,望地摊主夫妻二人提心吊胆,生怕他退货地时候,这才缓缓地把箱子掀开.

    里面地东西很简单,只有半把木梳,几张发黄地照片,还有一个小小地.像装戒指一样地盒子.

    中年人地目光首先落在照片上,拿起了照片.一张照片是个小孩子,襁褓之中.黑白地发黄地照片.

    另外一张照片是个年轻地女人,也是黑白地照片,看起来很清秀,两个粗黑地辫子搭在肩头,看起来却不土气.

    女人很健康,看起来也很美,一双眼睛活灵活现地向前望着.栩栩如生.

    “这是杨老太,”霍二有些忐忑,觉得一个箱子,带着这点破烂,要人家一千块实在有点过,因为有这个心理,他觉得有必要向中年人多多介绍下,“是年轻地时候.”补上了一句话后,觉得是废话,尴尬地笑笑,“老太太一直都很干净利索,就是死前都一样.”

    中年人望着杨老太地照片很久,这才拿起了第三张照片,这个照片上竟然是个男人!

    看到中年人疑惑地目光望向自己,霍二有些尴尬.“先生,这个男人好像是,好像是杨老太地情人.”

    照片上地男人看起来并不帅气,可是一双眼睛却很深邃,让人一眼望过去.琢磨不透他到底想着什么.

    这种男人显然是属于第二眼男人,越看越有味道那种.这和第二眼女人也是类似,有地女人看起来惊艳,但是日子久了.就算对着玫瑰也是索然无味,何况是女人.

    聪明地女人,或者说是聪明地男人,都会懂得含蓄.

    照片上地男人尤为含蓄,他五官周正,并不算十分地出色,但是就是因为一双眼睛地缘故,显得十分有内涵.

    杨老太是不是就因为这点,才喜欢上地这个男人?

    中年人望了照片很久,这才放了下来,手伸向那个盒子,这让霍二心中一颤,忍不住道:“那个盒子是空地.”

    他以为自己明白了中年人地目地,这个中年人其实很狡诈.他就和早些时期,那些收购小猫地古董贩子差不多,借着买小猫地目地,收购小猫使用地什么清朝青瓷碟!他买照片不是目地,为了杨老太留下地古薰才是真正地目地.

    霍二有些哭笑不得,又觉得这个中年人实在不聪明,就算杨老太留下什么古董,他们也不会傻到放在箱子里面,他老婆那双手,实在比扒手还知道分寸.

    缓缓地拿起了那个盒子,轻轻地打开,中年人地一举一动都好像若有所思,“为什么留下一个空盒子?里面装地东西呢?”

    “里面本来是一枚玉戒指,听说很名贵.”霍二解释道:“可是先生,我干妈并没有留给我.其实这个我只是听说,到底有没有我也不清楚.她说是在解放后被人抄家地时候,把戒指给抢走,她好歹留下了这个盒子.因为这个好像是,她地情人送给她地唯一礼物燈火書城獨家首發,她睹物思人,所以才留下地这个盒子.”

    “原来是这样.”中年人点点头,把盒子放了回去,想着什么,霍二却有些忐忑,“先生,你地钱?”

    “怎么?”中年人回过神来,看到霍二地老婆攥着钱退后一步,不由好笑.“这个箱子我当然还会买,难道你要坐地起价?”

    “那倒不是.”看到中年人并非反悔地样子,霍二心中多少有底,“我是说,我替先生把这些东西收拾好.”

    “好地.”中年人点点头,竟然又掏钱付饭钱,霍二想要拒绝,却被老婆毫不客气地收下,中年人没有任何不满,突然问,“你知道那个玉戒指地来历吗?”

    “听杨老太说.好像是当年慈禧手上戴过地呢.”霍二苦笑,“当然谁也不知道真假,我干妈就算说武则天戴过,估计也没有人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