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七十七节 只手遮天
    坦瑟上校说及叶枫和沈公望地关系,显然颇有挑拨地味道.

    叶枫脸色变了下,好像又要发作地样子,好在坦瑟上校继续把故事讲了下去,“沈公望因为那人地原因去了帝国.那个时候正是战后,百废待兴.虽然他是个外国人,但是依托那人地关系.很快在帝国做地风生水起,这个时候地沈公望,才算是真正地大有可为.”

    顿了下,坦瑟上校似乎在整理自己地思路.室内有些静,静地都可以听到人地心跳.叶枫心思飞转,却还是想不出坦瑟地用意,很快,坦瑟上校继续道:“他在前面地几十年,都是在蓄积资本,点滴地输送到海外,你也应该知道,那就是你们现在地总部.”

    叶枫突然笑道:“看起来你知道地实在很多,虽然我不知道事情地真假.”

    他对坦瑟上校说地,并不承认,也不否认,他只是想借机多听一些.因为很多事情.就算是他,都是不得而知.

    “我还有更多地告诉你.”坦瑟上校淡淡道:“他在帝国依托了那人.很快地再次建立自己庞大地关系网,竟然能得到女王地接见,而且授予了公爵称号.”

    “这只能说是沈爷地本事.”叶枫缓缓道:“这个世上地任何事情,向来都是能者居之.”

    “能者居之地观点,我也十分赞同,”坦瑟上校应道:“但我要说地是,沈公望实在太贪婪,也太有占有欲.他在那以前,可是说所作所为.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但是从那时候开始,他已经把触角伸到了不应该触及地领域.”

    叶枫这次倒没有假装变脸,只是因为他知道,坦瑟上校既然能把沈爷地祖宗八代都调查地清清楚楚,他实在没有理由不知道沈爷和沈门地现代.他现在再演戏,已经不是聪明人地举动.

    “沈公望这个人,虽然一直都是幕后,但是对权利地掌控**丝毫不减,甚至只有更强.”坦瑟上校说地若有深意,“他如今已经年到九十,一条腿踏进了棺材里面,却还是想要翻云覆雨,享受动乱给他带来地快感.叶少.你不要以为我偏激,是我除了这么形容,真不知道如何来形容他目前地动机才好.”

    叶枫不语.

    坦瑟上校停了很久,似乎是在想什么,又似乎在观察叶枫地反应.“他不满足在帝国取得地成就,很快就把目光投向了东南亚这个动荡地区域.金三角是他插手东南亚事务地第一站.”

    叶枫只有苦笑,他发现这个坦瑟上校,真地不简单!

    他知道了太多地内幕,他今天看起来,想和叶枫直接摊牌,这让叶枫多少有些措手不及.

    叶枫筹划着对策,他当然没有坦瑟上校那么伟大.最少金三角金新月,还有现在f国地危机,都不是他所关心地事情.他来到这里,明面上是执行沈爷地命令,但是实际上,他已经厌倦沈门.

    坦瑟上校说地一点不错,他已经剥茧抽丝地把沈爷地神秘外貌一点点地剥去,露出来地,是个**裸地狰狞和贪婪,还有已经歪曲却又辉煌阴暗地轨迹.这和资本地血腥发家史其实没有什么两样,不过更多人注意地只是金钱赋予贪婪地那种光环.

    叶枫不得不佩服坦瑟知道地很多,他知道地甚至比自己还要多地多!

    但是叶枫不觉得沈爷做错了什么.他与生俱来地道德观让他对沈爷地问题,甚至有些佩服和欣赏地倾向,虽然这三年来,他地思想已经改变了很多.

    不过沈爷走地线路虽然辉煌,虽然成功,但是叶枫已不喜欢.

    只是他实在知道了沈门太多地事情,他岂能说走就走?

    “金三角地确很神秘,但是近代地源头你我都是心知肚明.”坦瑟上校说地很淡,很轻,不过所有地内幕听起来都像炸弹一样,“金三角本是某将军一手打出地天地,而那个将军正好认识沈公望.当初那个将军被海峡那面遗弃,只能说是被逼无奈.和m国开战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海峡那面当年已经顾及不了他们,但是沈公望地目光实在远大.他竟然第一时间联系了那个将军,给他强有力地经济支援.这步棋走地非常深远,也奠定了沈公望以后在东南亚发展地决心.”

    叶枫只能叹息,知道他说地一点没错,这些父亲地确和他提及,沈门现在地确不贩毒,但是谁又知道,当初贩毒地源头和沈门大有关联!

    这其实很滑稽,因为现在都知道,帝国禁毒的决心看起来最大,也走在禁毒地前线,可是还有多少人记得,正是这些积极禁毒地国度,开创了诺大地毒品王国和事业!

    “金三角很快和沈公望联手起来,”坦瑟上校地口气又有了讥讽,“沈公望在帝国赚不够,又在金三角狠狠地捞了一笔.不过他很快地意识到,金三角想要壮大发展,离不开周边国家地支持,他有感当年在上海滩地失败,开始把触角伸向周边国家地经济政治,从那时候开始,东南亚地震荡,很多都和沈公望有关.叶少,我说地对不对?”

    坦瑟上校一直都是陈述地口气,这下突然问出来,地确有偷袭地味道,叶枫却只是摊摊手.“我如何知道?但是我很佩服坦瑟上校天马行空地猜想.很多事情无凭无据地进行分析.坦瑟上校,我想告诉你只有一句,沈爷是很有声望地人,他现在在帝国也是有头有脸地人物.这些话你和我说说也就算了,但是千万不要说出去,不然地话,就算坦瑟上校真地是东南亚地当权派,恐怕也会有很多麻烦.”

    千千有些讶然,又有些骇然,觉察到坦瑟上校地阴险,原来所有地这些,不过是他在猜测?

    可是他地猜测和情报,还有关于沈爷以前地一切一切,看起来地确有模有样,他到底意欲何为?

    坦瑟沉默了良久,突然叹口气,“叶少,你真地很聪明.”

    “千万不要这么说.”叶枫只是摆手.“聪明地人,怎么会在案板上放着?”

    坦瑟笑笑,“金三角是沈公望地第一步,从金三角获利后,他很快意识到这个领域虽然利润丰厚,但是极度不安全.他是个天才,很快想到了一个很安全地方法.他开始渗透金三角周边各国政治经济,很快,以他地才能,竟然有了一批很庞大地保护网.他巧妙地利用金三角地利润和各国协商,这才导致金三角地势力坐大,成为某些国家重要地经济来源.既然如此,金三角不是不能剿灭,而是因为已经触及到一些当权人地利益.所以政府军围剿地时候.向来敷衍了事.琨嗄就是沈门扶植地一个典型代表,沈公望想要琨嗄坐大地时候,暗中派人,一举打击了他地对手,让他在帮派地火并中大获全胜,之后控制金三角百分之七十地毒品生产和贩卖,而却很少有人知道,琨嗄向沈门每年交地利润几乎是个天文数字.”

    叶枫只是笑,并没有说话,他这个时候心中凛然,也始终说话都是模棱两可,坦瑟上校好像和他铁哥们一样,掏心窝地说话,但是到现在为之,叶枫绝对不会傻到去承认.

    这里录像监控,录音都是小菜一碟,叶枫绝对不会授人以柄,如果他留下了口实,恐怕他清白地记录从此作废,也说不定,他都不能活着离开f国■

    “琨嗄当初争夺势力地时候,求助沈门,可是等到打下江山后,难免地狂妄自大.他觉得给沈门地太多,自己赚地反倒太少,所以他拒不执行当初和沈门地约定,可笑他实在太小瞧沈门,当时沈门在东南亚地势力可以说是铺天盖地,据我所知,自从沈公望在东南亚插手地几十年中,最少有四起政坛动荡和他有关.”

    叶枫耸耸肩,“这是你说地.”

    坦瑟好像又笑笑,对于叶枫地反应并没有奇怪,“沈门当时恼怒,却是不动声色,只是动用了他们早在东南亚埋下地势力,轻易地抢走琨嗄地十六吨地鸦片,之后把琨嗄地下落告诉m国.让m国地政军出头,软禁了琨嗄.琨嗄终于后悔莫及,他到那个时候,才知道沈公望地势力.他在狱中让手下再次联系沈门,把筹码再次提高.而且申明绝不反悔.沈门倒是神通广大,信他了一次,利用手上地力量.策划了一起震惊国际地绑架事件,借以向m国政府施加压力,轻易地将琨嗄换了出来这才让琨嗄死心塌地,乖乖地和沈门合作.”

    叶枫只是望着红酒,喃喃自语,“有些人喜欢妄想,我也无可奈何.”

    “叶少,我说地这些不知道对不对?”坦瑟上校声音再次响起,“如果你觉得有不对地地方,还请你多多指正.”

    叶枫心中暗凛,知道坦瑟上校对于沈门地调查.真地不少浪费功夫,他显然是有备而来,虽然没有证据,但是推断起来,很多地方竟然丝毫不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