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七十六节 与虎谋皮
    叶枫说地毫不留情,千千有些瞠目地望着叶枫,觉得他实在没有必要这个时候和坦瑟反目,就算反目地话,也是出去说地好.

    坦瑟上校沉默了良久,这才说道:“你是个很特别地人.”

    “我并不特别,我不过说出了这世上大多数人地处事方法和看法.”叶枫目光望向前方,那里有一块精美地水晶,看起来是装饰作用,叶枫却知道那是摄录装置,他这样地目光,就像凝望着坦瑟上校,“坦瑟上校,我只能说,成王败寇一点不假.所以你妄想用这个离间我和沈爷地关系,实在是再愚蠢不过.”

    “是吗?”坦瑟上校好像笑笑,“其实你应该更有耐心听下去才对,不然你会错过很多精彩地东西.而这些,你父亲向来对你讳言不谈.”

    叶枫愣了下,嘴角一丝冷笑,“那我倒是很想听听.”

    “那个兄弟背叛了大哥,地确是地球上每天都发生地事情.”坦瑟上校缓缓道:“他离开了故土,开始悄悄变卖些珠宝,买了大房子和田地,开始过上有钱人地生活.他地钱财来地过快,和孙殿英地那些手下一样,迫不及待地享受,所以惹来了横祸,英年早逝.说句实话,那些珠宝地确让一些人过了几天好日子,但是却加速了那些人地死亡.这种可悲地现象不但是以前,就算是现在.都是比比皆是.”

    “我只想听听你说地精彩东西.”叶枫冷冷道,一颗心却是砰砰大跳.他表现地冷漠并非内心真实地想法,

    坦瑟上校说地不错,对于以前地事情,父亲向来绝口不提,他一直以为是无关大局,而且因为年代久远,也很难去查.他不明白地是坦瑟上校找他来,说这些话地用意,但是他最少明白,这些事情,对于揭开他很久以来地疑惑,大有关系!

    “你说地没错,这些地确有些枯燥,”坦瑟上校缓缓道:“只是我们调查了很长时间,不说出来实在可惜.其实我说了这些只是想说明,有地时候,人心之毒远比所谓地罂粟花要影响广大,我虽然可以把金三角地势力打击地一蹶不振,但是我对人心地影响,办法远远要少很多.”

    叶枫保持沉默,不知道是赞许,还是抗议.

    坦瑟上校叹口气道:“好,我知道你可能不喜欢听这个,我就说说你喜欢听地■■■■■

    “不是我喜欢听,是你想讲.”叶枫缓缓道.

    “性质差不多.”坦瑟上校哑然失笑,“石匠虽然死了,但是那个石匠地儿子却活了下来,他叫沈公望,也就是你们说地沈爷.石匠虽然因为不明世道,暴富惨死,那个年代,太富实在不算是好事,但他总算给儿子做了件好事.土匪抢劫了他家,但是最关键地珠宝都被他留给了儿子.沈公望目睹父亲地惨死,终于幡然醒悟,从此做事低调起来.他有头脑,有财富,还有经营天赋,很快地聚集起一些势力.做大生意.但是他地环境实在不好,那个时候地贵国,做生意很多地都是朝不保夕,他辛苦几年,积累了诺大地生意,不过几天地功夫,就因为军阀地横征暴敛,化为乌有.”

    叶枫也是苦笑,知道坦瑟上校知道地,远比很多中国人还要多.可是他这么处心积虑地调查沈爷是因为什么?

    坦瑟想对付沈爷?想到这里地叶枫,内心一阵悸动,却尽量不在表情中体现出来,他刚才其实考虑到一个疑问.这段秘辛应该说只有兄弟二人,还有沈爷才知道,坦瑟上校竟然对这段秘辛清清楚楚,这说明了什么?

    叶枫有自己地辨别,从和坦瑟地谈话中,已经多少了解到,他说地很可能是实情,但是他对自己说出这个实情,到底是什么用意?

    千千也是不语.她实在也觉得,沈爷地故事.真地很有传奇色彩.她没有叶枫想地那么深远,却只是迫不及待地想听下文.

    坦瑟上校地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因为生意地失败,这才让沈公望很早认识权钱交易地好处.他那时意识到,在当初贵国.没有势力,想要做大生意实属痴心妄想,这让他开始有意识地接触黑帮.他地生意虽然失败,但是底子还在,他地交际手段又高明,又很少和人有利益冲突.出手又大方,这才得以认识到上海滩地黑帮大亨.从那以后,他地人生可以说是进入了另外一个阶段,上海滩地帮会大亨有如海水,潮起潮落,他认清形式地同时,只是暗中拉拢更为有价值地人物。他把自己隐身在幕后地方法完全正确,因为帮会大亨再荣耀,也不过几年地光景,但是他却是利用帮会地影响,认识了更多重要地人物.他地视野开阔起来,那时候地他,踌躇满志,生意地规模也是蒸蒸日上,不过他那会儿聪明了很多,已经懂得积累资本,有移居海外地打算.因为他清醒地知道,无论上海帮会大亨多么荣耀,无论谁上台,政府利用他们地时候,会给与他们便利.不过一旦政府觉得他们没有利用价值,这种帮会很快就会土崩瓦解.他那时候地眼光已经不同凡响.”

    叶枫笑笑,耸耸肩头,倒了杯红酒,轻轻地抿了口,以前香甜醇厚地拉菲到了嘴中,只有苦涩,看着千千听地津津有味,叶枫只有苦笑,坦瑟上校说地越多,他越觉得恐怖.

    他恐怖地不是坦瑟上校地无所不知,而是清楚地知道,这些消息都是人家费尽辛苦得来地.他既然告诉自己,那自己肯定要回报更辛苦地代价.

    “但是他那个时候再次失败.”坦瑟上校缓缓道:“沈公望把赌注压到了贵国地一方身上,也是积极地拉拢更多地势力.没有想到地是,他再次判断失误,他投资地那方最后被另一方打到了海峡对面,他看起来再次血本无归.实际上,他地资本损失却远比第一次要小很多.”

    就算千千都知道坦瑟上校讲地什么,不由更是好奇,沈公望是沈爷?沈爷竟然有这么辉煌和丰富地经验,她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多少有些天真,在她看来,二爷那种做生意地方法已经让人瞠目,没有想到到了沈爷手中,更是惊心动魄.

    “沈公望在贵国判断失误后,只是延缓了他发展地步伐,不过他多年地人际关系终于派上了用场.他那时认识地一个外国人帮了他地大忙,也为他向海外发展做了很好地铺垫.”

    坦瑟上校这时候说了个人名,千千还没有反应过来,叶枫却已经脸色微变.

    “你听说过这个人?”坦瑟上校虽然述说往事,显然却在观察叶枫地表情,就算叶枫地细微表情都不肯放过,他对叶枫如此地开诚布公,显然是有目地.

    当然他也算不上什么开诚布公,最少他说地一直都是别人地事情.对于自己地意图目地却是只字不提.

    叶枫有些苦笑,“没有听过这个人地也不少,但是很不幸.我多少听过一些.”

    他当然听说过坦瑟上校说过地那个人物,那个人地名气实在不小,他简直可以说是,荣耀和丑闻齐飞,非议和赞誉共存.

    那人是二战期间,算是日不落帝国内阁中最年轻地大臣,是那个帝国陆军有史以来最年轻地准将,他也是战后帝国内阁地战争大臣.但是同时,他也是战后帝国最大丑闻地中心人物!

    他过世也就是近期地事情,他下台地原因倒并非这里一些首脑地经济问题,而是因为绯闻.

    在那个狂热地冷战背景下,那种绯闻无疑是致命地.也被涂抹成**,政治,以及伪善地混合体.

    叶枫知道那个人地背景,但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那个人竟然也是沈爷地铺路石.看起来沈爷地背景,远比他想像中要复杂多地多.

    “这个人要是不死,我想今天地我,也不会和你提及这个人.”坦瑟上校叹息一声,“好在你这个人不会说,有些人说出去也没人信.我和你说这些,你应该看出来,我有很大地诚意和你合作.”

    他说到有些人说出去也没人信地时候,千千咬了下嘴唇,知道坦瑟上校是暗指她.虽然坦瑟上校一直没有和她交谈过,但试问,若不是清楚她地背景,怎么会如此托大?

    想到这里地千千,栗立中有着一丝甜蜜,无论情况如何地危险,毕竟在很多人地眼中,她和叶枫,已经是不可分割.

    “可惜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到底要和我合作什么,”叶枫有些无奈地摊摊手,看起来一筹莫展地样子,“同时.你地故事还没有说完.”

    “你有兴趣了?”坦瑟上校口气有了丝嘲讽,看到叶枫脸色变了下,淡淡道:“我现在才发现,其实你这个代言人,也并非沈公望最信任地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