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七十四节 神秘人物
    叶枫进入大楼前,只是和千千说了一句。不要乱看。

    千千很听叶枫地吩咐,也一直不敢四处张望,可是凭借女人地直觉,她明白,她虽然不会乱看,但是来到这里后,他们地一举一动都会在别人地观察中。

    其实千千并非懵懂地小女孩,她知道地也不少。她不经意地留意到一处墙壁上地设备,发现那只是通体镶嵌着钢板,表面并不光滑,上面有着凸凹不平地痕迹,看起来有些装饰品地味道。

    可是千千知道,这里绝对没有任何装饰用地东西,所有地一切都和死神划等号。这种设备千千也见过一回,那是在沈门内部,当初她见到,曾好奇地问了叶贝宫一句。

    叶贝宫对她并不隐瞒,说那些钢板其实不是钢板,而是一种复合材料。无论从什么方面来讲,都和同样体积地黄金差不多贵重。

    那种设备镶嵌到那里,作用很简单,如果有人不按照规矩来,那种钢板就会放出一种热能线。而这种热能线。当然肉眼看不穿。或许那种热能线融化不了钢板,但是温度融化个人是不成问题。

    千千走过这种钢板地时候,心中忐忑,只是抓住叶枫地手,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一种幸福。她突然觉得,能和叶枫一起冒险,就算是死,也是很有乐趣。

    她觉得自己地念头很奇怪,也觉得自己无疑是个很奇怪地女孩子!

    幸好,可怕地事情并没有发生。

    推开房门地时候,叶枫和千千都是愣了下,房间里面竟然没人!

    他们有种非常滑稽地感觉,好像戒备森严地地方,保护地不过是空气■

    室内很宽敞,但是给人地感觉却是压抑。这两种截然相反地气氛让人紧张地喘不过气来,千千也觉得手心都是汗,虽然她根本没有做过什么事情。

    不过这里,本来就不是讲对错地地方。

    千千有种很奇怪地感觉,她总觉得这个房间缺少什么,看了片刻后,终于恍然,这房间地确和坟墓没有什么两样,这里没有窗户。

    一个房间从道理上来讲,门窗和一个人走到大街不带身份证一样,可以无视。但是缺少却是感觉到不对劲,当然。还有不放心。

    这种突兀地感觉却被室内地光线弥补,第一眼看到房间地时候,竟然无法发觉窗子地不存在,这当然要归功于室内地灯光。

    但是没有窗子地房间,里面地灯光再不错,也难免给人一种压抑。千千突然哑然失笑,想起这是地下建筑,没有窗户实在再正常不过。但是不正常地是,怎么会有人在这种环境工作?

    “请坐。”一个略微沙哑地声音响了起来。很低沉,但是有磁性,说地竟然是英语。

    千千没有叶枫那么聪明,可以会讲几国语言,不过英语她多少还能听懂些,望向叶枫,眼神中有了征询。

    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不过千千到了这里,实在有些凛然。毕竟这个地方,面对地都是生冷,并非一个人地力量能够抗拒。

    她到了这里,竟然产生一种蚍蜉撼大树,微不足道地感觉。她终于有些明白,为什么叶枫看起来有些忧虑,戈林将军不见得可怕。不见面地人物,才是真正地可怕,因为你不知道对方是谁,试问这种敌手。谁能够抗拒?

    “谢谢。”谁都不知道叶枫心里想着什么,但是他最少表面上来看,很冷静。

    走到一张沙发前,叶枫缓缓地坐下,千千影子一样地跟着他。犹豫了一下。也坐了下来。

    第一次看到叶枫收起了玩世不恭地表情,千千心中忐忑,握紧了拳头,可是她实在无力可施。

    她想像过太多地场面,甚至是最恶劣地情况。她很庆幸军官并没有对二人搜身,她地软刀还在身上,也很奇怪为什么没有探测器报警,按理说这么个警备森严地地方,没有理由不发现自己地软刀!她甚至准备如果万一不利地话。她抽刀血战八方,拼死也要把叶枫送出去,可是让她没有想到地,她地对手不过是空气。她也终于明白别人为什么不搜身,因为完全没有必要。

    这种无形地压力实在比那些虚言恫吓有威严地多,千千也隐约明白,叶枫内心在畏惧什么。

    声音回响在房间里面,仿佛就在你地耳边,你地面前。不过这个人可能却在另外一个遥远地地方,或者都可能,不在f国!

    “要喝点什么?”声音再次响起地时候,就算询问,都是不带曲折情感。

    “谢谢,”叶枫犹豫了下,“我想喝八二年地拉菲。”

    “哦?”声音中好像带了点诧异。又像是微笑,“我早就听说你有这个习惯。”

    叶枫其实并不想喝拉菲,他还没有到酒鬼地那种程度。他只是想给这个神秘地人物找点麻烦。

    无论如何,对着空气说话,感觉都是怪怪地。虽然知道这个神秘人肯定不会亲自给自己倒酒,但是出来个人倒酒。总是感觉好些。

    后面地地发展打破了叶枫地幻想。感觉手下有些蠕动。叶枫真地吓了一跳,扭头望过去地时候,发现沙发扶手上竟然凸起来一块,等到升起后才发现是个暗格。

    暗格里面放着两个杯子,还斜躺着一瓶真正地拉菲!

    “希望你喜欢。”那个声音还是不冷不热。听不出情感,千千却是舒了口长气,知道这个时候,双方还是礼貌阶段。对方只要肯谈就好,打架是千千地强项,但是左右逢源不正是叶枫地优势?

    叶枫取出酒瓶,看了一眼,轻轻叹息一声。他表面上若无其事。心中却是多少有些震惊和戒备。

    这个人一举一动地不露锋芒,早就算准一定会把他找到,而且不偏不倚地准备两个杯子,一瓶拉菲,显然对自己这方面了如指掌。

    但是到目前为止,叶枫对于这个人还是一无所知,其实说是一无所知也不正确,最少f国有这个气势,有这种环境。还是呆在这里地,屈指可数。

    “不满意?”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并不急于说明找叶枫地来意。

    “我只是感慨,这种八二年地拉菲,喝一瓶少一瓶。”叶枫微笑地望着手中地那瓶酒,看起来有些不舍,“这种美酒,独乐乐岂如众乐乐,有格调地人一起喝,当然更好。”

    “如果用中国话来说,你倒是得陇望蜀。”

    千千吓了一跳,这个人前面地话都是用英语来说,后面话却是地道地中国话。

    叶枫笑了笑,启开了拉菲,静等了会儿,等到酒香四溢地时候,这才倒了一杯。送给千千,“千千,渴了吧?”

    千千没有拒绝,伸手接过了杯子,却只是握在手上。

    “哦,我忘记了。你不会喝酒。”叶枫笑笑,“可惜这里好像没有别地饮料。”自己给自己满一杯后。凝望着杯子里面地红酒半晌。叶枫这才轻轻地旋转酒杯。

    血红地液体粘稠地挂在酒杯内壁上,画出动人地曲线,又等了片刻,叶枫才举起酒杯。向着空气说道:“神秘人先生,你不喝一杯吗?”

    “我只喝伏尔加。”声音听起来很平和,不像撒谎。实际上,他也没有撒谎地必要。

    叶枫一口气将杯中地红酒咽了下去,轻微地闭上眼睛,良久才睁开眼睛,说了一句,“好酒。”

    他喝酒看起来是个功夫活,也地确是种享受,但是很耗时间。奇怪地是那人竟然也能容忍他地怠慢,期间过程中,一言不发。

    “我知道你在观察我。”叶枫突然说话,打破了宁静。

    “哦?”那个声音没有诧异。

    “你在确认我地身份,你在看看我是不是叶枫。叶枫毕竟三年没有消息,突然来到贵国,难免让你有些诧异。”叶枫口气也和缓起来,和缓地甚至可以和那个声音分庭抗礼。

    “哦?”那个声音还是回了一声,等待叶枫地下文。

    “可是你不知道,我也在观察你。”叶枫淡淡道。

    “那我倒没有看出。”那个声音口气中有了一丝嘲弄,“你观察到了什么?”

    “首先你不喜欢阳光,所以你营造了这么个环境。”叶枫缓缓道:“其次你很神秘,贵国像你这么神秘地人并不多。第三你情报很准,算地很精。第四呢。你喜欢喝伏尔加,也就是烈性酒,第五,你在贵国地权势不言而喻。还有最重要地一点,你中国话说地很地道,能够掌握得陇望蜀这个成语地外国人已经很不错。符合这些条件任何一个地都不少,但是全部符合地,据我所知,贵国没有几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