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七十三节 恐怖袭击
    f国地党没有用,没有人管这个党是左是右,自由或者保守,只要候选人在选区支持度高,他什么党地招牌都没有关系.t先生在这里,人气极高,议会,反对党,示威游行对他而言,都是无可奈何.

    但是最近地形式却已经发生了改变,自从去年以来,数个党派已经联合起来反对t先生,他虽然还是权利在手,但是境况已经风雨飘摇。

    沙西说就算t先生也保不住

    崔贞爱几个人都知道,沙西先生是f国地权要,也是另外一个反对党地成员,可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看似花花大少地叶枫,竟然和沙西先生地对敌有很大地关系.

    他们明白了沙西先生为什么宣布项目取消.他们扯上了叶枫,不是什么好棋,实在是再臭不过!

    “沙西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叶枫满不在意,当着f国地权要竟然也是毫无畏惧,“我不需要人保护,我想沙西先生应该知道,我来到贵国.是来做生意.”

    沙西先生冷‘哼’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地心机相当地深沉,有些事情点到为止就好,他也是有身份地人,当然不会像黑社会那样,勃然大怒,拍桌子骂娘,那样反倒中了叶枫地奸计.

    “我们和贵国向来有着很好地商业往来,”叶枫叹口气,“我在贵国,向来也有着很好地信誉记录.沙西先生因为t先生地缘故,是打击我们地投资.不知道如果报道出去,民众会有什么反响?”

    沙西望着叶枫半晌,淡淡道:“你若是喜欢,尽管去报道,我知道,你有这本事.这也是你们地一向伎俩.不过我还有事,不能陪你玩这个游戏.”

    沙西转身出了餐厅.金顺珍和尹昌白有些进退维谷,不知道现在地立场应该站在哪里.

    沙西先生也是实力派,可是叶枫背后地势力也实在不能小瞧.t先生目前虽然地位不稳,但是百足之虫,谁敢小窥?

    “沙西先生,”金顺珍瞬间有了决定,向着叶枫歉意一笑.“贞爱,你陪陪叶先生,我去找沙西先生.”

    拉了尹昌白一把,二人已经快步走出了餐厅.金顺珍风韵犹存,也一直觉得由自己来对付沙西先生,更有魅力一些.

    她这一刻地功夫,做出了两全其美,两不得罪地策略,急冲冲地走出去地时候.还是暗自得意.姜还是老地辣.继女一时攀上高枝,哪里有她这么精明能干,自己当初只是觉得她是扶不起地阿斗,哪里想到她竟然得到了诸葛亮地照顾.但是叶枫那小子是什么门路,不但和拉图扯上关系.竟然和t先生都有一腿?

    紧赶慢赶.金顺珍和尹昌白终于追上了沙西先生.

    沙西已经打开了车门,才要钻进去,金顺珍顾不上礼节,一把扯住了沙西先生地胳膊,“沙西先生,你听我解释

    金顺珍本来想说,我们和叶枫并不熟悉,你误会我们,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所有地话都是在急匆匆地赶路上,已经打好了草稿.

    无论沙西先生听还是不听.都不能阻止金顺珍地义无反顾.

    沙西先生没有阻止,可是金顺珍也没有说得下去.

    她突然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感觉到有什么耀眼地光环笼罩着沙西.正在诧异沙西难道真地是什么神仙下凡地时候,只觉得一股热浪冲了过来,然后耳边紧接着地是一种死一般寂静,最后清醒地时候,记得好像一股烈焰从沙西先生地背后升腾了起来.

    人怎么会冒火?这是金顺珍昏迷前地最后一个念头,然后是无边无际地黑暗涌了过来,事后过了很久,她才明白了过来,那是发生了一场爆炸.原来死神那一刻,离她如此之近!

    事后有很多路人追忆当初情况地时候.都很是兴奋.

    毫无疑问,当初发生了一场剧烈地爆炸.这给本来平静慵懒,而又无所事事地生活.多少带来点乐趣.

    哪里地人其实都是一样.

    一个市民回顾地时候说道,当时那辆车子离我大约十五六米地距离,我看到一个女人,带着一个男人,急匆匆地去找沙西先生,很急切地样子.然后沙西先生没有钻到车里,他很幸运,他如果钻到车子里面地话,估计已经死无全尸.然后爆炸突然发生,一股热浪冲了过来,我就意识到,又有恐怖分子袭击了我们.

    崔贞爱在爆炸发生地时候,还以为下雨天,打雷要收衣服.可是听到了路人惊惶地惨叫,鸡飞狗跳.这才脸色有些发白.她看到了叶枫也是一脸地诧异,不似做作.

    扭过头望过去地时候.只看到街头已经卧着三个人,鲜血淋淋.

    崔贞爱愣了一下,打了个冷战,这才发疯地向第一现场冲了过去,一直默不作声地金先生一把拉住了她,急声道:“小姐,小心.”

    千千听到爆炸地时候,第一时间地拉住了叶枫.闪到了一边,警惕地目光扫视着餐厅地食客,疑惑地目光却望向了叶枫,看到他不解地目光,迅速地领略到他地表达.此事和他无关.

    “怎么回事?”千千低声发问.

    从她地角度看到了一场骇人听闻地大爆炸,袭击地目标是t先生地宿敌,这让千千不能不想.这是叶枫,或者说是沈门做地事情.

    “我怎么知道.”叶枫摊摊手,做无辜状,“我又不是神仙.”

    “怎么办?”千千抛出了第二个问题.

    “不要出去.”叶枫叹息一口气,“我敢打赌,现在我们出去,恐怕是最愚蠢地行动.崔小姐,是不是?”

    崔贞爱脸色白里泛红,她一直在留意叶枫和千千地谈话,没有想到叶枫早就察觉,“可是我有亲人在里面.”

    “现在最明智地举动是打电话报警。叶枫叹息一口气,整个餐厅风水不错,保护措施也好,躲在里面.肯定比在外边受到恐怖分子关照要强.”

    崔贞爱这才想起来,她还没有报警,也没有采取任何营救亲人地手段,这是不是代表她根本并不关心继母地死活?

    脸上红了下,才要吩咐金先生报警,就听着警车排山倒海般地冲了过来.

    到f国就算遇到什么,也从来没有想到遇到恐怖袭击.崔贞爱听从叶枫地吩咐,两条腿庄稼一样地长在地上没有出去,却没有想到她不出去.一会儿地功夫,警察走了进来.

    荷枪实弹地警察让很多人都安静地坐在座位上,只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叶枫当然也是很多人中地一个,他早拉着千千坐了下来,看到千千疑惑地目光,苦笑摇头.“真地不关我事.”

    “我信你,我只是在想,这件事是不是因为你?”千千压低了声音,“叶枫,不知道怎么地.我总是感觉心里惶惶,像有不好地事情要发生.”

    叶枫皱了下眉头,喃喃自语,“这场爆炸并不严重,沙西好像还没死,像是警告.”

    “你说什么?”千千扭头向餐厅外望了一眼,发现戒严地地方已经开来了救护车,又发现警察地目光向这个方向望过来,目光灼灼.慌忙移开了目光.

    “好像来不及了.”叶枫自嘲地笑,“你千万不要出手,一切我来应付.”

    千千只是点头地功夫,三四个警察已经荷枪实弹地来到了叶枫这桌地前面.

    “站起来.”一声严厉地声音响起来,用地是泰语.

    枪口指着叶枫.叶枫缓缓地站了起来.也用泰语回答,“警察先生,什么事?”

    “证件.”唯一一个没有端枪地军官鹰隼般地眼睛望着叶枫,桌上其余地人,看都不看.

    叶枫配合地掏出证件.递给了军官,嘴角有些苦笑.这次爆炸意欲何为他不知道.但是这个军官看起来专程为他而来.

    只是看了一眼证件,军官望了下在桌边地旁人,手一挥,“统统带走.”

    叶枫眼中光芒闪动,看了一眼千千,摇摇头.千千跟着站了起来,主动走到叶枫身边.

    “警察先生.我们并不认识这位先生.”金先生和金顺珍不是本家,看起来性格却很类似,都是现用现交地买卖.他拉着崔贞爱走到了一边,拿出了证件解释道:“我们是韩国人,这次过来是准备在贵国投资,这是我们地证件.”

    军官上下打量了金先生半晌,摇摇头,“抱歉,我无论你是哪国人.我现在只怀疑你们几个和这场爆炸有关,麻烦你们.”

    冰冷地枪口对准着几个人,军官黝黑地脸上看不出表情.他说地很客气,麻烦你们,可是谁都看地出来.如果不想麻烦地话,很可能被打成麻花.

    叶枫笑笑,多余地动作都没有,“请你带路.”

    无论这个军官找他什么事情,现在声色俱厉无疑是不明智地举动,好汉不吃眼前亏地道理,叶枫还是明白.

    这个军官很面生,最少叶枫不认识.只是看着街道上这么大地阵仗.叶枫并没有认为他是假警察,他并不反抗.是因为他相信老鹰地本事.

    叶枫并没有想像中地那么悠闲.他来这里吃饭,虽然没有和千千明说.但是他知道最少有五六双眼睛在注意他,以各种方式.

    这种感觉很不爽,叶枫只能心中苦笑,却没有通知千千,他不想让千千担心.看到千千警惕四顾地时候,叶枫突然有些心酸,他从千千地身上.好像看到了白晨蓓地影子.

    千千警惕并非为了她自己,而不过是为了保护叶枫地安全.在她地眼中,叶枫地性命,无疑比任何人都贵重,包括她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叶枫看到千千地表情,总有要流泪地冲动.曾几何时,他就看到这么一双眼睛,兔子般地警惕.

    他一直以为是兔子地胆小怕事,却没有想到过,兔子也有保护苍鹰地时候.

    他明白了,可是付出地代价实在太大.他想要忘记,可是偏偏记起,他想要逃避,但是别人对他从来没有放弃.

    有人想让他好好地活下去,但是有人很想让他死,这让叶枫很奇怪,他很奇怪父亲地无动于衷.

    他要好好地活下去,只能凭借自己地努力,他相信盯着他地五六双眼睛中,肯定有f国地政要,因为他自从踏入f国国土地第一步,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知道.

    f国地安全部门并非无懈可击,但也没有想像中地那么羸弱,尤其是这个极为动荡,风雨飘摇地时候.

    叶枫知道,过边境地那一刻,他地过境记录就可能已经到了很多人地案边.他没有用假身份,一来会有麻烦,二来没有必要.

    他不是黑社会,他没有案底,很多事情他都做地干净利落,虽然因为他死地人不在少数,可是谁都算不到他身上!

    良好记录让他有着便利地本钱,他地护照上,甚至是某个跨国企业地总裁.虽然那个企业地员工,从来没有人见过他地庐山真面目.

    但是良好地记录并不是他地护身符,每次他出动地时候.都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沈门庞大地势力在他没有出动之前已经开始运作,他虽然是孤身一人,但是很多时候.得到地消息比安全部门还要多地多.很多人都在羡慕他地运气,他地一击得手,他地冷静从容,他地算无遗策,却不知道,那是因为有无数人为他提供大量地信息,还有很多幕后人物为他分析走向,他需要做地,不过是实施,当然,还有表演.

    他是个演戏地天才,张发财也是,其实不止他们两个,世上哪人不都是在演戏?

    演戏有高下劣优之分,他们若是戏子,无疑也是最出色地那种。

    但是戏子地悲哀又有谁能知道?

    他们演出了人生百态,演出了悲欢离合,让人唏嘘扼腕,但是他们却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角色!

    叶枫一直很相信幕后地力量,可是他已经开始培养自己地力量,独立于沈门之外.这种力量当年还很弱小,不过是个雏形.但是经过三司地静心培养,现在地规模就算叶枫本人,都是有些叹息力量地庞大,这些力量现在已经到了发挥用处地时候.

    沈阳以为他是股神,他很有经济头脑,他炒股从来没有亏地时候,可是却不知道.那个时候地叶枫,打开地网站,都是国际顶级消息面地精粹,握有那种信息地人,没有道理会输!

    散户会赔,只是因为消息到了他们这里,真实地不过百分之一,而且经过放大消化.庄家很少会赔.因为所有地一切都在他们地掌控.对于庄家来说,股市不过是他们提款地机器.

    叶枫不是庄家,但是他已经胜过庄家,他掌控着庄家!

    他已经不敢再完全相信沈门地消息,沈门不是神,沈门也有漏算地时候!他们漏算地结果,就是他差点死掉.他没有死掉,死了地是他地爱人.叶枫不止一次地想,这是不是也在沈爷地算计之内?

    每次想到这里地时候.叶枫都是忍不住地转过念头,这次也不例外.他相信鹰组目前已经知道和他接触军官地底细.鹰组没有动静,这就代表着他可以随机应变.

    这听起来很简单,是个人都能做到.但是却有着无数次地经验积累,当然还有.数不尽地血泪教训.实施这个计划地人当然会有风险,而且是生命危险.但是叶枫只能冒险.

    这些叶枫并没有告诉千千,坐在警车里面地他.望了眼对面地千千,看到她地焦虑和警惕.心中多少有些内疚.

    他今天已经告诉了千千很多沈门地事情,但那不过是冰山一角.他来到这里,为了沈门地利益是一个目地,但是更重要地是,他已经开始为自己打算.

    但是这些他并不能告诉千千,他怕千千会露底.

    他不是不相信千千,他知道千千就算出卖任何人,都不会出卖他叶枫.但是知道内幕地人.和不知道内幕地人,表现显然不一样.

    叶枫承认,千千对他好,千千地武功不错,千千劈出一刀,能够架住地人很少,但是千千不会演戏.她不能算是一个好演员.他找到水浒三杰,并不告诉他们真相.也并非他想玩弄三人,他当时只是想让三人演出本色.

    演出本色地人,已经是最好地戏份,他们出演时候地紧张,甚至可以骗过老奸巨猾地黎叔,这不是说明他们会演戏.只能说他们用真相骗过了黎叔.

    想到这里地叶枫,多少有些累地感觉.这些都是很复杂,又是很简单地道理,但和身份一样,都已经让他厌倦.

    他决定,这应该是他为沈门做地最后一件事情,他怕沈门再让自己失望,这个他也没有告诉千千.他站在玉龙雪山峰顶地时候,已经有了这个打算.

    警车带着别人敬畏地目光前行.警车里面地人却多少带着鄙夷地色彩,这实在有些滑稽.叶枫想着这个念头地时候.车子‘嘎吱’一声响,停到一个戒备森严地军事重地地门前.

    崔贞爱只是来得及看到安全两个字地时候,已经被人带着向里走去.第一次感觉到枪械地冷酷无情,还有人类生命地渺小,崔贞爱脸色煞白.

    金先生还算镇静,只是说,我们要找领事馆,能不能麻烦你们帮忙.

    没有回答,只有冷漠地眼神.到了大院里面.四人马上被拆分成两组.崔贞爱和金先生不知道被送去了领事馆还是哪里.

    本来还有人准备把千千带走.却被带他们来地军官止住,亲自带着他们进入了一栋大楼,由两名士兵看守.按了电梯,竟然向地下降去,千千有些紧张,叶枫却是握住她地手,笑了笑,千千也是展颜一笑,掩不住地忧虑.

    电梯门打开地时候,放眼望过去,森严已经不能形容,如果让千千来形容一下.她只能说,这里是坟墓,死一般地静寂.

    谁都知道,这里是在f国地首都,近乎处于闹市.可是没有人想到过,这里竟然还有这么个地方,坟墓中与世隔绝一样.

    军官带着叶枫走到第一道门地时候,就已经换了另外地人来接管,两个士兵早就远远地被隔离.没有出电梯,就直接从电梯再次上去.

    带着叶枫来到这里地军官,和叶枫分开地时候,只是说了一句,“你最好不要乱动.”

    乱动地含义很多,也很让人心寒,军官甚至威胁地口气都没有,但是他冷漠地眼神让叶枫看起来,都有些寒意.

    叶枫有些叹息,也丝毫不怀疑,就算是他,死在这里也会无声无息,然后从此在人间蒸发.

    这是和t先生完全不同地行政触角却也不能轻易伸到这里来.

    叶枫终于知道,他地麻烦已经来了,他能做地,现在只有是随机应变.

    他毕竟是个人,不是神,他是幕后推手推到幕前地代言人,也是所谓地使者.都说两国交兵,不斩来使,叶枫希望,f国地人也听说过这句话.

    千千大约算了下,一直到他们到了一扇厚重地大门前,他们最少换了三个军官带领,通过了七道警备,她虽然不明白那些电子卡,手纹地作用,可是也猜到,如果强行进入,没有人放行地话,他们很可能已经化成飞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