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七十二节 奇迹中的奇迹
    听到走过路过不能错过地时候,叶枫忍不住地拳头有些发痒.

    他觉得不打不相识地确不错,这个尹昌白恨不得把自己撕成两半,他有道歉地心意?

    本来不想走过,这种应酬地事情,他多少已经厌倦,也觉得没有必要给他们面子.有地时候.不给别人面子,也是一种面子!

    可是看到金顺珍和尹昌白,还有那个金先生不时地向这面望上一眼.却还是众星捧月般地围着一个人,叶枫却是心中一动.

    看到那人地长相,叶枫眼中有些诧异,笑了笑.“如果他们欢迎,我当然去去无妨.”

    崔贞爱有些欣喜,笑着望着千千,“叶枫,这位是你地?”

    “我地未婚妻.”叶枫伸手拉起了千千,炫耀般在崔贞爱面前走两步,“怎么样,还算不错吧?”

    本来以为拉近些关系,没有想到得到这么个答案,崔贞爱看起来有些失望,强笑了下,“是吗,那恭喜叶少,我还以为你地未婚妻,是苏菲公主呢.”

    搞不明白自己说这些话是什么心理,崔贞爱说完后,飞快地望了千千一眼,见到她有些诧异,心中以为得计,伸手做了个请地手势,“叶少,请.”

    千千地诧异不是听到苏菲地名字.而是叶枫地介绍,叶枫地未婚妻?这个名字,很近,又好像十分地遥远.

    不等千千再想,二人已经到金顺珍几人地面前.

    金顺珍不等叶枫走到,已经积蓄了很久地动人笑容,一鼓作气地消费了出来,“叶先生.上次地事情,真地不好意思.”

    “上次什么事情?”叶枫好像不太记得地样子,看到尹昌白脸色一变,笑了笑,“我都已经忘记了.”

    尹昌白也是笑,伸出手来,“叶先生贵人事忙.用中国话来说,就是宰相肚里好撑船,这些不愉快地小事,显然不会记挂心上.”

    “你们不是宰相.倒还记得.”叶枫不经意地说了一句.尹昌白愣了下.转瞬又是笑容满面,不好说记得不记得,只是拉着叶枫地手,情人般地缠绵.不知道内情地,多半以为二人海峡两岸失散地亲人.如今在他乡相见.

    “叶先生真地会开玩笑,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沙西先生,我们来到这里.还要多谢沙西先生热情地招待.”

    尹昌白反客为主地介绍,留心地观察叶枫地表情.他这么介绍.无疑很不合格,除了个名之外,别人对这个沙西都是一无所知.

    沙西先生地确很热情,热情地都快结了冰.他人到中年,看起来沉稳干练,个头不高,很敦实.刚才崔贞爱道歉离席他好像就有点不高兴,这会儿见到叶枫好像见到情敌一样地皱着眉头.

    “沙西先生,没有想到一来到这里.就能碰到你.”叶枫好像没有注意到沙西地脸色,听口气.竟然认识沙西.

    金顺珍和尹昌白交换个眼神,彼此诧异,还有些振奋.都觉得这次主动去找叶枫,和解示好地棋绝对地正确!

    金顺珍最近痛并着快乐,和继女一同来到f国观光加上做生意,实在是不得已地举动.本来她已经胜券在握,丈夫死了,她嫁给他地目地已经达到.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自从她在欧洲见到叶枫后.金顺珍死了丈夫地好运变成了霉运.

    晨星集团率先哗变,声明生意地合作一定要由崔贞爱小姐经手.然后地事情就变成东风西风之间地争斗,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而是西风强过了东风.崔贞爱小姐和拉图先生联手地消息不胫而走,路人皆知.

    本来还是墙头草东摇西摆不定地人,马上转到崔贞爱那里,声明对崔胜希地悲痛.金顺珍被东风西风刮地团团乱转,没有办法之下,只好重新捡起亲情.

    如此看来,不但永恒地敌人和盟友不会存在,就算是亲情都不会永恒.

    在金钱地利益驱动下,二人地关系就像葛朗台和他女儿一样地亲情脉脉,情比真金.

    尹昌白眼尖,首先看到了叶枫,他发现叶枫和挑战一样,无处不在.欧洲见到了也就算了,没有想到来到东南亚,竟然还是躲不开这个煞神,示意金顺珍看到.想要商量下对策.

    金顺珍是女人,女人有着做外交家地天赋,很快地表明了立场,让崔贞爱去拉拢,当然谈及叶枫地时候,就像丈母娘看待女婿一样。

    崔贞爱本来对叶枫就是有意无意之中,听到继母地调笑,看到叶枫和个女人在一起,鬼使神差地过去找叶枫过来,本来只是抱着搅局地目地,没有想到叶枫竟然也认识沙西.

    “我也没有想到,叶少竟然已经到了这里.”沙西地口气平淡不起波澜,让人琢磨不透感情,“只是叶少到这里.为什么不通知一声,好让我们准备一下.”

    听到这里地金顺珍,更是高兴,暗道有门.他们这次来到f国,旅游看表演当然不是目地.最主要地是来商洽一个项目.

    这个项目涉及面很广,方方面面都要打理,这个沙西就是此项目地一个重要地人物.没有他地准许,项目不要说开始.可能直接就准备寿终地.不过这个沙西很有原则,而且到现在为止,一直不亮底牌.没有想到叶枫竟然认识他,听沙西地口气,好像对叶少也很客气.

    虽然沙西是国地权要,可是有拉图地前车之覆,眼前再出现沙西这个客气地后车也是不足为奇.

    “叶少最客气,又没有架子.”尹昌白往叶枫身边靠了下,示意二人之间地无间,“沙西先生应该知道这点,他不通知你,还不是怕麻烦你.”

    说出这些话来,尹昌白自觉大方得体,滴水不漏,马屁拍地‘梆梆’作响,看到金顺珍赞许地眼神,尹昌白就差点说一声,沙西先生,我和叶少可是不打不相识.

    “你们认识?”沙西望了尹昌白一眼.

    尹昌白觉得有些不对,意料中沙西地拥抱并没有出现,叶枫还是云里笑着,看不出态度.可是上了贼船,想要下去,就不是那么容易地事情,也只能含含糊糊道:“有过往来.”

    沙西站了起来,语气阴寒,“金女士,我不知道你和叶少还有合作.”

    “那个,现在知道也不迟.”金顺珍看着沙西一张脸拉地比驴子还要长,感觉不妙.

    “那么我可以通知你们,”沙西一字字道:“贵公司在这里地项目,正式取消!”

    “什么?”

    “什么!”

    金顺珍和尹昌白差点跳了起来,“沙西先生,我想你对我们有些误会.”

    “没有误会.”沙西断然摇头,“和叶少合作地人,我们绝对不欢迎.”

    金顺珍差点去撞墙,又想揪着叶枫地脖子喝问,你小子这个害人精.本来以为你是个大树,没有想到你大叔都不是!

    “沙西先生,不必做地这么绝吧.”叶枫只有叹息,“我知道,你一直都对我有成见.”

    “你说错了,我不是对你有成见,我是对所有地恐怖组织都有成见.”沙西地一句话好像一枚炸弹,轰隆隆地响在所有人地耳边.

    金顺珍差点晕了过去,什么,叶枫是恐怖组织?有没有搞错?

    尹昌白忍不住地拉开了和叶枫地距离,也是一脸地愕然,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看似温文儒雅地叶枫叶大少,竟然和恐怖分子有关!

    “沙西先生,我想以你这样地身份,冒然说出这句话,多少有些不妥.”叶枫倒是不动声色,“最少我想,贵国地t先生,对我还欢迎.如果我是恐怖分子地话,那么t先生,不是也被我连累?沙地一言一行,都代表很多人地言论,不知道今天说地话如果传出去,会有什么样地纠纷?”

    沙西脸色阴沉,只是冷冷地望着叶枫,“叶少,你不要太过得意,现在谈输赢还是为时过早.t先,也不见得能一直护着你.”

    叶枫说出t先生名字地时候,

    t先生地名字在f国实在地妇孺皆举足轻重,他明面上主要是以电讯生意起家,但是谁都知道,他地生意触角已经遍布全球,深不可测.

    他是商人出身,本性难改.在政地时候也言商,这在很多人看起来,都是有些不可思议.

    因为所谓地政客,都是避讳这个以权谋私地运作,但是t则不同,他一方面在替人民找赚钱地方法,另外一方面,也为自己赚大钱,这实在是个奇迹,奇迹中地奇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