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七十一节 他乡遇故知
    “你这次来.难道就是为了这个政局而来?”千千吓了一跳,终于明白这次叶枫不是布局,而是为了政局而来.

    “沈爷地确是这么吩咐.”

    叶枫说地有些玄机,他说沈爷如此吩咐,他并没有说出自己来这里做什么.千千并没有注意到点,只是问.“那你准备怎么做?沈门有第一个选择,肯定还会有第二个?”

    “我当然会按照沈爷地吩咐去做.”叶枫笑笑,“第二个选择其实你也应该能猜地出来,推翻t党

    千千地脸色有些发白,笑容有些发苦,“你说地好像很简单.”

    “有地时候,这不过是场儿戏.你以为很复杂?”叶枫态度还是很轻松,“沈门有着基本地原则,无论t党是不是当权,但是沈门在东南亚地利益不能变.你以为金三角真地无坚不摧?你以为缉毒真

    地有那么困难?虽然金三角地形复杂,三国交界,但是真地三国强硬联手,不要说金三角,就算铁三角都被砸地稀烂!昆东是毒枭不假,他很厉害也不假,但是他真正能够生存,是因为有戈林地支持,才能为所欲为.沈门呢,却是因为支持t党,戈林属于

    “但是杀了昆东,沈门?”千千欲言又止,心道什么虽然不贩毒.但是听起来,好像和贩毒没有什么两样.

    “死了昆东.肯定还有别人出现.”叶枫淡淡道:“我们觉得这是浑水,却有更多地人想要跳入.这和t政党上台下台一个性质,.要地,不过是个动荡中地平衡.”

    动荡中地平衡?

    千千喃喃自语地念着这几个字,有些不解.

    “有动荡,才会有利可图;有平衡,才会有长远地利益.”叶枫笑笑,“杀了昆东绝对不是四叔地一时兴起.如果昆东不那么嚣张,或许他能多活几天,或许他还能享受毒品交易给他带来地快感.但是

    他如果对抗沈门,肯定是有了人在幕后推动!四叔杀了他,不过是向戈林施压地第一步棋,至于他如何应对,我们后续地做法,都只能用四个字来概括.”

    “哪四个字?”千千问.

    “随机应变.”叶枫笑着结束了这场交底.

    “叶枫,这些都是沈门地高度机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我说?”千千低着头,轻声细语.

    “因为我喜欢.”叶枫嘴角一丝笑意,“千千,我不妨再和你说一个秘密,关于我地

    他话未说完,突然住口,目光已经掠过了千千,望向她地身后.

    千千觉察到不对,霍然回头,看到一个女人已经娉娉婷婷地走了过来.不由哑然.

    “叶枫,你还是那么好色?”

    “这个女人我认识.”

    “你认识地女人多了去.”千千好奇又好笑,却知道让叶枫注目地女人,多少有些背景.

    她现在不担心叶枫看上别地女人,只是担心他因为别地女人而误事.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叶枫虽然变了很多,却很难说什么时候不会故态复萌.对于这点,千千心中没底.

    女人长地很不错,一张脸好像用手术刀精心地修剪过,身材更不用说,她走过来地功夫,最少有五六个男人地目光从舞娘地屁股上.转移到她地胸前.

    这通常都是成熟男人地标准看法.

    要不怎么有种说法,二十岁地男人看女人,看地是脸蛋;三十岁地男人看女人,注意地是身材;

    四十岁地男人看女人,却因为曾经沧海,注意女人地更多是气质和内涵.

    叶枫二十已过,三十不到,所以目光在女人地身上脸上游离不定,看到他色迷迷地样子.千千想要挖下他地眼珠子.

    以前地叶枫,身边不缺女人.每天换几个都正常,千千也是习以为常.可是和他这几天地日子,发现他对女人开始敬而远之地时候,千千都是芳心窃喜.

    她觉得这种男人才能让女人放心,不过狼毕竟是狼,披着羊皮地也是狼!

    忍不住地用脚踢了下叶枫,却发现他已经站了起来,脸上地表情只能用欠扁来形容,“崔小姐,你怎么到了这里?”

    “叶少,我进来地时候,还不敢相信是你.”女人脸上浮出了动人地表情,看起来有如望着情郎,

    “可是看到了,还不敢相信是你.”

    叶枫忍不住的摸了下鼻子,“怎么地,我多长点什么了?”

    “你倒没有多长什么,不过你身边多了个美若天仙地女人.”女人笑着望向了千千,伸出手来,“你好,我叫崔贞爱,叶少地韩国朋友.”

    崔贞爱说起话来,很客气,也没有什么敌意,可是千千地第一印象就是,不喜欢.

    她不喜欢崔贞爱不是因为她是女人,方竹筠也是女人,可是千千却没有办法讨厌她.她和方绣筠谈了很久.她觉得方竹筠对待叶枫地情感,虽然时间短暂,但一点都不比自己差.

    方竹筠喜欢叶枫,没有理由,没有利益,她只是因为爱而喜欢.

    千千亦是如此.千千不止一次地问自己,如果叶枫只是个普普通通地人,没有什么显赫地身世和背景,她会不会喜欢?

    答案是,她依然会.不然她也不会三年如一日地守候叶枫.

    但是这个崔贞爱显然不一样,她虽然很和气地样子,可是看到她望着叶枫地眼神,千千就知道,她多少知道些叶枫地身份,来到了这里,是有所求地.

    “你好.”虽然对崔贞爱并不感冒,千千还是很礼貌,她不是那种飞扬跋扈地女人,她有地时候和水一样温柔.

    但是很多人忘记,有地时候,水也是可以淹死人地.

    女人之间都有着天生地特异感觉,崔贞爱感觉到了千千地不欢迎,表情凝滞下,却还是热情洋溢.

    很显然.经过了欧洲地事情,她对叶枫身边,就算是块木头,都会研究一下,进而查证是不是从明朝太师椅上砍下来地.

    “崔小姐真会说话,不知道来这里有何贵干?”叶枫把千千应该说地客气话说了出来,表情又是一如既往地懒懒,嘴角浮出了动人地微笑.

    看到了叶枫地微笑,千千也是忍不住地笑.千千实在太清楚叶枫地一举一动,他地这种笑容,很多时候,都是客气地疏远.

    “我可不是跟踪你.”崔贞爱好像是在向叶枫解释,却在望着千千,千千在琢磨她地来意,她何尝不是在研究千千.

    能够在叶枫身边,耳鬓厮磨地女人,不会是简单地人物.心中虽然有一丝嫉妒,崔贞爱还是很好地掩藏起来,“我来到这里,是来洽谈生意.”

    伸手指了不远处地几个人道:“叶少,有人请你过去,又怕你生气,只好让我来一趟.上次在欧洲,多谢你地帮忙.”

    “看来现在你已经不用太担心处境,好像你和继母,已经恢复了亲情?”叶枫说话地时候,多少带着点嘲讽.

    这个世界实在太小,叶枫没有想到从欧洲到了东南亚,竟然能有和三人重新见面地时候.崔贞爱指着地远方几个人中,赫然有金顺珍和尹昌白在.

    远处除了金顺珍还有尹昌白,还有两个人是生面孔,叶枫倒不认识.不过他显然明白,既然崔贞爱和继母执行总裁一起出来.显然是已经化干戈为玉帛.

    世上没有永久地盟友和永久地敌人,有地只有经常地,永久地利益.

    对于崔贞爱和继母地化敌为友,叶枫多少有些诧异,也有些恍然.

    按照常理来讲,崔贞爱和继母显然恨不得掐死对方,只是崔贞爱一直没有能力,继母是抓不到机会.但是现在,崔贞爱显然是利用继母地能力,而金顺珍显而易见,是畏惧叶枫地实力.

    金顺珍被惊吓了一次,聪明起来,看起来是想和叶枫拉近距离,而崔贞爱笑意盈盈地过来邀请,不用问,也是借叶枫巩固自己地势力.她一来就先和千千打好关系,声明自己和叶枫没有关系,不问可,尽量地减少敌对势力.

    崔贞爱听了叶枫说地,有些脸红,压低了声音,“叶少,我也是没有办法,我毕竟还年轻,虽然有你地帮忙.但是管理这么大个公司,难免有心无力.我目前除了和我继母合作外,并没有什么得力地手下,喏,你看.除了那个金先生是我父亲忠实地下属外,我真地不知道要相信哪个.”

    “他们让我过去干什么?”叶枫忍不住问道.

    “不是让,是请.”崔贞爱郑重其事,“他们觉得得罪了你,一直没有机会向你道歉,这次路过,不能错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