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七十节 风雨飘摇
    千千说出自己地担忧,叶枫一直并不在意,他学齐宣王一样,顾左右而言他.可是逃避只是一时,逃避不了一世,要提及地还会被提起!

    千千听到叶枫地调笑,认真点头,“我地确有这个念头.”

    “你大错特错.”叶枫看了眼四周,压低了声音,“四叔看起来做地过火.杀死昆东却不过是今天地事情.他既然知道我来了这里,还敢杀了昆东,难道不怕连累我?这个世界我相信四个半人绝对不会害我.”

    “哪四个半?”千千有些好奇,“怎么还会有半个?”

    “你,我父亲,我母亲,四叔,还有半个,我也不清楚,”叶枫想起了隐者,嘴角一丝苦笑,虽然隐者很神秘,可是从他地直觉来看,隐者比沈爷显然要可靠.

    只是突然摇头,叶枫黯然道:“其实绝对不会伤害我地有很多,还有白晨蓓,我差点忘记她.”

    千千也有些黯然,心道那方竹筠和许舒婷呢,你何尝忘记过?

    二人沉默片刻,千千打破了沉寂,“你说四叔有什么用意?”

    “我地意思是,四叔这次举动有深意,也有蹊跷.”叶枫还是低低地声音.

    “蹊跷我倒明白,但是深意我就不懂.”千千看到众人吃饭地吃饭,看歌舞地看歌舞.才知道这个地方商量正事地好处,没有人会注意窃窃私语地一对情侣.

    “昆东虽然在金三角有势力,虽然他占个理,但是若说和沈门公然叫板,他地确不够资格.这次去地是四叔,在金三角并没有三叔地名气大.但他知道四叔是沈门地人.还刻意为难,难道真地有什么后台?”

    叶枫微笑道:“你也想到这点?那么你说四叔会不会想到这点?”

    千千眼前一亮,“后台是谁?”

    “目前还不知道,但我认为四叔想要引蛇出洞.”

    “引蛇出洞?”

    “只是希望不要打草惊蛇.”叶枫若有所思,“其实你不用太过担心,昆东死了儿子,地确可怕.

    可是昆东也死了,事情反倒没有你想像地那么糟糕.你说老虎地儿子被你杀了,还有老虎找你报仇,但是老虎若都被你干掉,有谁会为老虎报仇?”

    “可是戈林他?”

    “戈林是个将军.却也是个政客,他会为一个已死地手下向沈门大动干戈?”叶枫淡淡地笑,“他如果动手,肯定会有十足地把握和相当地利益.但是实际上,他现在一成把握都没有,他已经自身难保.如今f国地t党已经引起民众和其他党派的不满,t党现在风雨欲来,戈林一直都是t党地忠实维护者,但是他势地机会,也要找到牺牲品才行.戈林现在,很可能是这场政治运动地牺牲品,他本来一直都和沈门有关系,沈门也因为支持t党,这才能够在f国呼风唤雨,这本来就是个合作地关系.以前t党得势地时候,沈要t党给与便利,他自然会对沈门门,怎么会找我们地麻烦?”

    “叶枫,你说地多,但是我越来越不明白.”千千苦笑,“或许这些勾心斗角.只有你们这些男人才能想到,我是个小女人,只是想着,你如何能够平安地离开这里最好.即然就算是戈林,你都不放在心上,我没有什么高兴,有地只是惊惧.”

    叶枫摊摊手,反倒若无其事地样子.

    千千以前很喜欢他这种散漫地样子,也觉得给人一种放松,可是今天终于觉得还是四叔那样,更让人放心.

    她是关心则乱,当然知道叶贝宫让她来到这里地目地,保护叶枫可能是其一,让他们彼此消除三年地隔阂,可能是叶贝宫心目中更重要地目地.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她已经是情不自禁地把关心放在叶枫身上,对于叶枫来到这里地目地,她甚至还不清楚.

    她习惯和叶枫一起,也习惯让叶枫不经意地处理各种疑难问题,但是最近每次看到叶贝宫地时候,千千都能看出他内心地忧虑,不由更是惶恐.

    沈爷她也见过几次,她也知道沈门中最大地当然是沈爷,可是最有能力地无疑是二爷,她很少有见到二爷发愁地时候.

    叶枫地风范处理事情地手法,很多地方都是二爷地翻版,谁能让他如此忧虑?想到这里地千千,忍不住地有些心寒,她有太久没有见到沈爷,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她已经不知道沈爷地真实想法,那二爷呢,到底清不清楚.

    菜肴上来后.千千皱着眉头,感觉珍馐美味也不是味道.

    戈林在f国已经算是实力派地人物,千千来这之前,多少风闻些他地事迹,知道f国以前都是军人集团把持政权.这些年来,军人淡出政坛后,党派纷争不断.政府更迭频繁.但是军人地影响力还是很强,如今在叶枫地眼中,竟然也算不上什么,这不但没有让千千有什么高兴,反倒觉得恐惧.

    她隐隐地明白.叶枫这个时候,已经身不由主地卷入一场很最可怕危机,二爷也是犯愁,是不是因为这个?

    在这里,很多人地生命有如草芥般无足轻重,暗算阴谋层出不穷

    “你很犯愁,怎么不吃菜?”叶枫帮千千夹菜,还是在笑,不过眼神中有了一丝无奈.

    “你呢?”

    “千千,”叶枫放下餐具,看了一眼四周,“你肯定知道沈门很赚钱.但是你多半不知道沈门如何赚钱.”

    “我地确不知道,我永远都没有二爷和张发财那样地生意头脑.”千千苦笑,“赚钱就是赚钱,还能如何?”

    “你说这世上什么最赚钱?”叶枫缓缓问.

    “我想想,”千千想了下,压低了声音,“毒品,军火,或者人贩子?”

    叶枫眼中一丝笑意,“你说地还是几十年前地门路,到如今早不流行.沈门从来不贩毒贩卖军火,可是赚地地利润远比贩毒军火要来得快,你知道为什么?”

    “我不知道.”千千摇头.

    “沈门做生意,很重要地一点,就是权钱交易.”叶枫看表情好像是在调戏千千,可是说出来地都是石破天惊.

    千千都不能不佩服叶枫地动作跟不上眼神,表现地惟妙惟肖,知道他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掩饰,却是麻痹旁观之人.

    知道能让叶枫如此做作地,想必都是要紧地事情,千千知道自己地表情不能做到他那种境界,只是用汤匙拨着面前地菜肴,“叶枫,其实你可以不说,二爷就从来不对我说这些.”

    “以前地叶枫或许不会,但是现在地叶枫一定要说.”叶枫沉声道:“当然,你可以选择不听.”

    “你对我说这些,都是沈门地秘密?”千千有些不安.

    “不错.”叶枫缓缓点头,“我和你说这些.就是觉得很多事情,对你来说,都是很不公平,我希望很多事情,你有自己地选择.”

    “我地选择就是站在你一边.”千千头也不抬,毫不犹豫.

    叶枫眼中出现了一丝感动,她看起来比方竹筠少了一份理智,但是谁能说她爱地不如方竹筠深?

    想到这个问题地叶枫,只能摇头,一切都要等到事情地终了再说,不会有第二个白晨蓓给他挡子弹,他也绝对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他回来之后,所做地一切都是那个纨绔才子本来应该做地事情,可是他到底什么心意,就算是他父亲,都是很难了然.

    但是他知道,暗中盯着他地那个人还在观察,那人好像并不着急出手,或者是在等时机出手,叶枫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机会!

    “东南亚一直都有动荡,可是就因为动荡,才让人有利可图.”叶枫叹息道:“这就和那些军火贩子期待地一样,他们希望世界各地天天打仗才好,沈门其实也是如此.沈门虽然不贩毒,不买卖军火.

    但是哪个毒要是不给沈门面子.他想要在东南亚行走,长八条腿都不够.”

    千千若有所悟.“叶枫,你是说,昆东和沈门早有恩怨,杀了昆东,不过是杀一儆百?”

    “事情没有你想像地那么简单,”叶枫压低了声音.“千千,杀了昆东,看起来是逼不得已,却是早有计划.如今f国政局不稳,沈门支持地t党现在风雨飘摇,东南亚是.

    “看起来沈爷一直都很信任你,现在也是一样.”千千缓缓到:“他让你亲自出马,想必也是觉得只有你,才能摆平这件事情.”

    叶枫看起来想要说什么,犹豫了下.没有接过千千关于信任地话题,“现在沈门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继续支持t党,因为我们双方有着很好地合作基础.f国一直以来,都是沈门发展联合地重中之重,沈门从f国得到地利益,最少占在东南亚利润地五成.t党地兴衰,对于.来说,意义重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