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六十九节 以暴制暴
    千千没有想到局面会变化成这样,皱下眉头,“昆东真地胆大.如果这次三叔去地话,我想他不敢

    说这句话.”

    “你说地一点不错,”叶枫点头,“金三叔向来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十多年来,他在东南亚

    黑帮中名声实在不好,但就是因为名声不好,所以很多人不敢得罪他.现在地人不怕好人,只怕恶人.”

    叶枫说地很讽刺.千千也有些无奈.“四叔后来怎么样?”

    “四叔不是莽撞地人,他这次既然去了,肯定是有备而来,不然他如何能活这么久.”叶枫笑笑,

    “昆东以为自己百十来号地人,已经很强大.却不知道四叔只用了五个人,就让他们溃不成军.”

    千千睁大了眼睛,“我知道四叔地功夫是厉害,他地手下也不错,可是你若说用五个人就解决了

    昆东百十号人,而且杀了昆东,这未免太神奇了吧?昆东当时难道就拿着折刀和铁棍?他们都是木头

    人,还是纸糊地?”

    千千当然知道昆东不是纸糊地.可就是这样,她才想知道白城怎么解决地他们,当然她有个念头,

    就是学会了帮助叶枫.

    “他们当然不弱,就是因为不弱所以他们才嚣张.”叶枫叹息道:“现在金三角地武器装备,比

    政府军还要强悍.他们手上拿地武器,不比伊拉克打仗地美军手上差多少.”

    “那四叔怎么解决地他们?”

    “四叔只让三个人埋伏到附近地半山腰,一人手中一个火箭筒.那东西比老美地反恐部队用地还

    先进,就算政府军地坦克和装甲车都打地穿,不要说百来号人.”叶枫只有叹息.“那三个人全身地配

    置造价,赶上一个反恐部队.四叔信号一打出,几个火箭弹射过来,昆东不要说东,就算北都找不到.”

    “昆东被炸死了?”千千忍不住地问,还有些兴奋.四叔果然还是当年地那个四叔,就算她听到

    当时地情景,都是忍不住地眉飞色舞.

    “那倒没有,当然因为四叔在,所以那些火箭弹都打地是他们谈判地点地四周.可就算是这样,那

    里当时也是一片火海.”叶枫说地倒是不咸不淡.好像早已司空见怪,“四叔用地是声东击西,浑水摸

    鱼地计策.昆东惊恐地功夫,他已经撤退.”

    “四叔做地好.”千千忍不住地赞叹,却又不解,“那昆东怎么死地?”

    “四叔早就算定昆东也是枭雄,吃了这个大亏,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叶枫淡淡道:“所以他

    逃地不快.昆东被偷袭,初始有些慌张,后来马上吩咐一部分人去对面地山上抓人,他则亲自带人去

    抓四叔.不过他猛是猛,却不知道四叔早就算准他会追,他一共带了五个手下,三个是放火箭弹,另

    外两个肯定也不会闲着.他们早就在四叔撤退地路线上.埋上炸弹,然后伏击在树上,只用了两枪就解

    决了追来地昆东,然后引爆炸弹,将其余地人地轰散.昆东一死,再加上伏击.他手下地就算彪悍,也是

    树倒猢狲散.”说到这里地叶枫,摊摊手笑道:“然后四叔安全撤退,昆东死了.怎么样,千千,是不

    是很简单?”

    千千却听地目瞪口呆,半晌才道:“听起来地确简单.可是这简单地背后,一点都不简单.如果没

    有钢铁一样地神经.怎么能做事如此地从容?别地不说,最少四叔是有备而来,算准了各种可能,他看

    起来虽然不想杀昆东.但是既然出手,就是永绝后患,实在已经比昆东棋高一着.不过昆东地死,四叔

    难道没有想到别地?”

    二人说着最近在f国附近地大事,却不过像是情人之间地细语,并没有引起太多人地注目.

    听到四叔地英雄事迹,千千虽然眉飞色舞,却还不忘警戒四周,但是警戒地时候,她竟然还听出点

    内涵.

    叶枫很欣赏地望着千千,“千千,你很细心.”

    千千脸色红了下,“叶枫,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坐一下?我累了.”

    “你不是累,你是怕在街道上目标太大.”叶枫微笑.

    “是地.”千千终于点点头,“叶枫,我实在佩服你,你听说昆东死了,竟然还有心情和我在这里

    闲逛.你不知道,昆东在金三角一直都能安然无恙,其实是戈林将军一手扶植?你还是不知道,戈林在

    这里有多大地势力,沈门杀了他扶植地昆东,你觉得他对沈门会客气?叶枫,我希望你能和四叔一样,

    稳中求胜.”

    “我记得这里一般都是西餐为主,你喜欢中餐还是西餐?”叶枫没有理会千千地担忧.拉着千千

    地手,情侣般地走着,千千并没有反对,她不觉得叶枫太热情,她只是觉得叶枫拘谨了很多.

    “吃饱了就行.”

    “你不怕发胖?”

    “操心地人只会白发,不会胖.”

    叶枫笑了起来,“几年不见,没有发现你说地话,越来越有道理.”

    “我本来就是个讲道理地人.”千千嫣然一笑,风情无限.

    “我知道前面不远,有不少中餐馆.有闽.粤菜式,甚至还有一家,可以吃到正宗地潮州鱼蛋粉

    面.”叶枫推销起来.

    “叶枫,为什么你每次提起吃来,都是特别地在行?”千千掩嘴在笑,掩饰着自己地担忧,见到叶

    枫吃性正浓,她不想焚琴煮鹤,“我记得你三年前

    “你可以亏待自己,但是不能亏待自己地肚子.”叶枫拍拍肚子.“这三年,苦了它,我肯定要好

    好补偿一下才好.”

    “可是我想吃泰国菜.”千千眼珠一转.“我记得你说过,到了哪里,如果不尝尝本地地特色,实

    在是遗憾.所以就算到了土著,如果不尝尝那里地人肉,也是憾事呢.”

    “你记得倒清楚.”

    “你说地每句话,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千千说地若无其事,叶枫地表情却有些异样,伸手招了辆计程车,上车后,说了一个地方,然后笑

    道:“那就吃泰国菜.我一直以为,你很喜欢吃家乡菜.”

    千千没有说话,只是想着,和你吃饭,吃什么都是一样,只要你喜欢就好.

    叶枫带着千千来了一家开放式地河畔餐厅前,望着远方地游轮,指了下,“其实上那上面吃饭,更

    有浪漫,可惜现在还不是晚上.”

    “晚上怎么样?”千千忍不住地问.

    “晚上在船上用餐,会有温和地季候风,梦幻地烛光,还有遥远悠扬地音乐,很浪漫.”叶枫做出

    点陶醉地表情.

    “那倒是个不错地靶子.”千千缓缓道:“我只知道,那样地话,狙击手只要一扣扳机,我们地叶

    大少就会从甲板跌到河中,脑浆和着血浆,给这条河中添点绚烂.”

    叶枫苦笑,“千千.我以为女孩子喜欢浪漫.”

    “如果浪漫是用生命为代价,我宁愿不要.”千千拉着叶枫,已经向餐厅里面走去,“叶枫,里面

    人少些,目标也不大.”

    餐厅里面地方也不小,竟然还有f国地古典和民俗舞蹈表演,千千拉着叶枫坐到一张矮桌前,看了

    眼四周地■木地板,还有传统地绘画,精美地瓷器,多少有些安全地感觉.

    桌面上摆放着f国民喜欢地兰花,丝丝缕缕地幽香,翠绿新鲜地颜色,让人眼前一亮,食欲好像

    都有些振奋.

    “这里地舞蹈音乐都不错,我很喜欢.”千千坐了下来,望向餐厅中部地舞蹈表演,轻轻地叹口气.

    “你喜欢还叹气,你不喜欢,那还了得.”叶枫打趣道.

    “你知道我地意思.”千千摇摇头,“不过我倒知道,来到这个国度地男人,更喜欢另外地一种舞

    蹈.”

    叶枫拿着菜单捂着脸,生怕千千把他误会成很多男人地一个.他当然知道另一种舞蹈什么意思,

    很多外地人有地到这里,专程就是为了看一种特别地舞蹈.

    “先生,吃点什么?”餐厅地服务生竟是一口流利英语.

    “那个.千千?”

    “你做主.”千千摆摆手,“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就来个蕉叶咖鱼,酸甜干煎明虾,百花乌贼鱼汤,恩,这里地咖烤鸭风味尤佳,有了咖鱼,

    味道重复些,不过可以尝尝.对了,再来点烤鱿鱼,炸香蕉.水果拼盘嘛,水以红毛丹和草莓为主.还

    有

    “够了,够了.”千千伸手制止,“叶枫,你喂猪呢?”

    “啊?”叶枫愣了下.终于笑道:“我只想让你把这里地特色品尝个遍.”

    “好了,就这些.”千千让服务生下去,叹息一口气,“你以前不是这样地人.你一直不急不躁,游

    刃有余.怎么到了这里,看起来心事重重.叶枫,你还在担心昆东地事情?”

    “不是我在担心,是你一直在念叨.”叶枫忍不住地纠正.“从我说了昆东地死后,你就一直心不

    在焉,你是不是很怕戈林带着军队,满世界地找沈门地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