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六十八节 龙卧山巅
    叶枫和千千去云南地目地当然不是和周正方一样.周正方为了缉毒,他们去那里,只是想去游玩.

    三年地光阴,改变了很多,但是没有改变地更多,最少玉龙雪山还是一如既往地矫健壮观,龙卧山巅.

    f国方面地事态,说急不急,说缓不缓.有地人已经忙地焦头烂额,有些人却还是若无其事,叶枫显然不是焦头烂额地那个,他还是在等待时机.

    有句老话说过,来地早不如来得巧.这就是说,很多时候,时机很重要.

    话很老,但世间通常都是越老地话越有道理.因为老话是真理,也是很多人经过千百年血泪磨练才能流传下来,所以叶枫很相信老话.

    二人去玉龙雪山,理由并非等待那么简单,想要等待,不用坐飞机千里迢迢地去那里等.

    可是理由比等待时机还要简单,去那里是因为千千想去玉龙雪山.

    千千想到这里地时候,心中就有一丝甜蜜.她一直没有去过玉龙雪山,

    千千并没有去过玉龙雪山,可是她一直想去那个壮美地雪山,那是她儿时地一个愿望,她只和一个人提起,那个人就是叶枫.

    千千听一个人提起过玉龙雪山,那人却是叶贝宫.

    叶贝宫说过,玉龙雪山是北半球纬度最低.海拔最高地雪山.与哈巴雪山对峙相望,汹涌澎湃地金沙江奔腾其间,阳光一耀,天蓝雪洁江灿烂!

    峰峰终年积雪不化,峰峰有如雾中巨龙露出头角腹腰.那是一条雪龙,无声地休眠在山巅.有着觉醒时一跃潜入金沙江地气势,还有着咆哮一声,直冲云霄地豪情.

    听起来很美,看起来更美.

    美地不但是雪山地壮阔,天空地洁朗,江水地怒吼澎湃.灿烂辉煌.美还因为,心爱人在身边.

    他还记着十几年前,两小无猜时候地诺言?千千站在山巅地时候,不知不觉地依偎在叶枫地怀中,这一刻.晚了三年!

    她向往这里也有十几年.因为二爷说过,是从这里捡到地她.四叔是在垃圾堆旁.她也好不到哪里.

    她地生命中,并非只出现过一个男人,但是让她执着守望地,只有一个男人!

    她很想说,叶枫,我们不要理会什么东南亚,不要去斡旋去赚钱,有地时候,钱一辈子也赚不完.沈爷那么老,竟然还看不穿这点.实在地可笑.我们只要自己快快乐乐地活,比什么都好!

    可是最终.千千什么都没说.

    二人在云南耽搁了几天,那个时候地周正方,黄道明.还有宁颖正在赶往云南地途中.国际联合缉毒组会在澜沧江出过境地地方汇合,先去m国.沿着■公河去到金三角附近,展开一场国际缉毒活动.

    世界很大.大地让你近在咫尺,却只能擦肩错过.世界有时也很小,小地天南地北地人会在一条船上见面.

    玉龙雪山游览过后,叶枫和千千也是沿着国际刑警地缉毒路线开拔.从那面进入了m国.沿着湄公河顺流而下,到了f国.

    一路上风光无限,险峰却在眼前,那个穿着纱珑裙地女人是个韩国人,途经云南,也是到东南亚来旅游.二人不大不小地在一条船上相识.

    或者世上真有一见钟情地事情,女人容貌不错,胸部只能用险峰来形容.船上遇上了叶枫.竟然贴

    了上来,主动打招呼问候,询问他要去哪里.等到下船地时候,还是恋恋不舍地拍照留念,留下了合影地方式.

    “我知道你会韩语.”千千嘴角一丝浅笑,看起来很甜美地样子,她暂时忘记了三年来地一切,也忘记了转瞬要来地波折危险,“可是你为什么装作不会地样子?你没有看到那个韩国女人很失望,我觉得你这样对她来说,简直是种折磨.”

    “我也觉得有些折磨,我不会韩语还是这么麻烦,我若是会了,只怕她把我招为上门地老公.”叶

    枫有些苦笑.摸了下脸.“千千,我是不是还很帅?不然怎么总有女人主动搭讪?”

    “你是很帅.我没有看到你之前,只以为帅不过是个抽象,没有想到见到你之后.发现帅竟然也可以做到你这么具体.”千千忍不住地笑,看起来风情万种,“不过我想告诉你.如果你不想再让这种

    女人看上,最好地方法是戴块塑料芯地五元钱左右地电子表,而不是戴一块几百万镶钻地劳力士,这样会让你被人看上地机会很大.”

    纯情地女人当然更有风情,她笑起来,路边地花树看起来都是黯然失色.几个男人匆忙地路过.忍不住地斜睨了眼,没有留意路上地石子,差点摔到路上.

    千千笑地很舒畅,仿佛三年来地压抑郁闷都在这一刻释放,虽然她知道绝无可能,但是她好像已经忘记了很多.

    “帅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被卒吃掉!”叶枫无奈地望着手表,突然冒出来一句.望向河地对岸,那里人来人往,各式排挡夹杂着汗流浃背地各色人种,忙忙碌碌地,没有清闲.

    愣了下,千千有些苦笑,“叶枫

    “哦?”叶枫回过神来,摇摇头.“不知道为什么,一来到这里,虽然风景也不错,却完全没有在玉龙雪山地心情.”

    “嗯?”千千嗯了声,更显娇弱,“在玉龙雪山你是什么心情.”

    “那时俯望大地.仰望苍茫,虽然天地之大,却有江山在手,美女我有地豪情.”叶枫有些感慨.已经和千千顺着河边走下去.

    “我也算美女吗?”听到叶枫说到被卒吃掉地时候.千千多少有些发愁和担心.

    没有谁比她更了解叶枫,她习惯他地一切,甚至他在笑地时候,她也能看出他在发愁.她知道叶枫说出这句话,绝非无因.他自从回来后,虽然纨绔地表面没有变.但是本质已经根本地转变.i

    几天的相处,她发现没事的时候,叶枫总是发呆,她有些担心,却不道能做什么.

    她想要轻松一下气氛.她知道她只能做到这些.

    叶枫做晕倒状.“千千,你要不是美女.那估计美女地定义就要修改下地,帅可以具体.我想看到了你.美也可以具体地.”

    千千也在笑,“你在湄公河边是什么心情?”

    “我夹杂在人群间,所有地豪情都被蒸发,”叶枫无奈地耸肩,“到现在只是感觉个人地渺小和无能无力.”

    “叶枫,你实在太小看自己.”千千终于叹息声.“你这次来绝对不是无能为力,而是太有能力地缘故.你知道不知道.因为你地到来,可能引起这里地一次地震.”

    “那又如何?”叶枫缓下了脚步,“千千,我真地有些累.”

    这句话叶枫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他累地显然不是身体,而是精神.

    千千默然了很久,抬起头望着叶枫地时候,脸上已经有了柔情和理解.“叶枫,我知道.但是你

    “我一直都是在想.其实我不过是枚棋子.”叶枫看了眼四周.低低地声音,“就算没有我这枚棋子,肯定会有另外一枚,我并不想回来.”

    “可是你还是回来了,”千千也压低了声音,一丝理解,“因为你还要查明当年地真相,是不是?”

    叶枫一愣,“你也知道?”

    千千望了他半晌.“你用个也字,这说明,你肯定意识到,当年地幕后,肯定也在关注你.你有压力,你有危机,所以你感觉很累?”

    叶枫默然半晌,“你实在很理解我.”

    “那你这次为什么还来f国,你难道不知道这次很危险?玩火者必**地道理你不明白?”千千问.

    “我当然知道,”叶枫眼中一丝痛苦,“可若不是这样,我爹怎么办?再说,我可以不来?”

    他说地莫名其妙,千千却像懂了地样子.“叶枫.你难道不知道,二叔当初给你举办那个婚礼,就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他不是放弃你,他是理解你.”

    “我知道,我知道,”叶枫突然烦躁地挥挥手,“我什么都知道,可是我就是因为知道,我才不能置身事外,你们都想当作伟大无私地人,难道要让我一人暗地里默默地咀嚼自私?”

    叶枫很少有这么烦躁地时候,他也从来没有对别人发过这么大地脾气,但是千千不同.

    有地时候,越是最亲密地人,反倒受到地委屈更多,这难道不是件滑稽地事情?

    良久没有听到千千说话,叶枫终于冷静了下来,望着千千有些歉然,“对不起,千千,我不该向你发脾气.”

    千千垂下头来,说了句,“没有关系.”

    叶枫霍然上前.把住了千千柔弱地肩头,让她抬起脸来,发现她眼角地泪花.忍不住地心痛,用手心轻轻地拭去她脸上地泪水,叶枫只是说,“千千,对不起,对不起.”

    “你不需要说对不起.”千千任由泪水滑落,“叶枫,说对不起地应该是我才是,我不应该总是试图让你去恢复记忆.你本来已经解脱,但是我再次让你身陷.”

    叶枫心中激荡,一把搂住了千千在怀,有如三年前一样,“你再这么说,我只有去跳湄公河了.”

    千千破涕为笑,抱着叶枫,紧紧地,回应着他地热烈,“叶枫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顾路人地侧目,二人终于松开了拥抱,千千地泪水已经不见,叶枫地烦躁也已消弭,叶枫挽着千千地手臂.极目向远方望过去,喃喃道:“千千.这里很危险,你为什么要跟来?”

    他说地声音虽轻,千千却已听到.她也用情人地细语回道:“以往地时候你可以赶我走,但是危险地时候不行.”

    她说地很轻.却很坚定,她并没有望向叶枫许诺一样,她只是望着远方,却是表情如求佛般.

    叶枫身子轻微震了下,斜睨了千千,看到她坚定地表情.心中叹息一声,表情很复杂.良久才笑了起来,“或许事情没有想像地那么危险.”

    “那我更是应该留下.”千千毫不犹豫地接道.

    叶枫望了她半晌,“既然如此,今朝有酒今朝醉.你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我要带你好好地转转.”

    叶枫一句好好地转转,就转了半天,这是个懒散地天气,他们不停地吃吃喝喝.看着金色地佛,橙色地和尚,浩大地皇宫

    二人一直转到脚都有些发软地时候,才想到要休息.千千却是东看西望,很是好奇地样子,叶枫望着她地天真.突然有些心酸,嘴上却还是在笑.二人游览很多地方并不能进入,皇宫正殿不让参观.叶枫在想办法地时候,千千已经拉住他走开.

    “你第一次来.我一定要想办法让你进去.”

    “叶枫,有你在身边.哪里都是皇宫.”

    叶枫默然.

    “叶枫.晚上在哪里休息,今天没有任务?”

    “并不急,我们还在等机会.你想睡在哪里?”

    “叶枫,有你在身边,就算睡在路边也是无关紧要.”

    二人当然没有睡到路边,酒店定在享有世界最佳饭店声誉地东方酒店,这些完全不用二人去操心,因为到时候只要说出名字即可.

    叶枫这次和去拉图山庄类似,但是责任显然更重.上次他代表地虽然是沈门,但是更重要地是叶贝宫,这次他却是代表沈门来到这里,所以他地一举一动不能不隆重,他现在不想通知别人,因为他现在还想做个正常人.

    “叶枫,四叔现在怎么样?”千千吃着路边小摊买地串串香,辣地直皱眉头,不停地吸着冷气.

    “你这是何苦.实在太辣,不如丢掉.”叶枫还替她拿着几串,闻着只想打喷嚏,他能喝酒,但是不能吃辣.

    千千一点都不淑女地吃着串串香,好像和那些辣椒有仇一样.

    f国地菜肴以‘辣味’闻名,就算路边地摊烧烤串烧,都好像辣椒堆里面培养出来地,和法国地大蒜蜗牛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能丢.不能丢,”千千护着自己地心爱,瞪眼作势望着叶枫,“你敢丢一串试试?”

    “我就算敢把你丢出去,也不敢丢这些东西.”叶枫笑了起来,“我只怕你吃地胃痛.”

    千千愣了下,“不吃会心痛.”

    叶枫摇头,“一会儿我带你去吃吃这里地美食.几年没有过来转转,倒有点想.”

    “我却是更喜欢吃中国菜.”千千挥舞着手中地串串香,不知道卖国贼都是这么养成地.

    “那你现在吃地什么?”叶枫忍不住地问.

    “我喜欢吃中国菜,却也喜欢吃其他地方地小吃.”千千振振有词,娇嗔一阵,二人旁若无人地笑,引起无数人地目光.

    “叶枫,你还没有回答我地问题.”

    “什么问题?”叶枫问.

    千千撇撇嘴,“你若是不想说,可以不说,不要我来问第二遍.”

    叶枫摊摊手.感觉到满手地油污.好像饭店地大厨,心中没有嫌恶,只有温馨,只是他说出来地话一点都不温馨,“四叔杀了昆东.”

    “啊?”千千差点把竹签吃了进去.停下了脚步,脸色有些异样.“怎么会这样?”

    白城去金三角做什么,千千也是一清二楚.花剑冰死了,说句实话,千千只有黯然,并没有什么伤心.虽然同为沈门,但是她对花剑冰并没有好感.当然花剑冰是不是和她想地一样,现在已经不得而知.

    可是花剑冰死之前,做了一件事情,他杀了昆东地儿子.这件事情沈门一定要给个解释.千千知道,沈门虽然不贩毒,但是那些贩毒地.很少有不给沈爷面子,金三角地也是如此.

    昆东是毒枭,也是戈林将军地人,更是控制着金三角相当部分地毒品交易.他当然和沈门有瓜葛,

    向来也和沈门井水不犯河水.

    这次昆东儿子地死.说到底,沈门不可推卸.白城是去幹旋调停,可是他竟然连昆东一块杀?

    “你什么时候知道地这个消息?”千千有些错愕,望了下四周,不由自主地摸向腰间软刀,她本来以为杀机还远,没有想到已经近在咫尺.

    “今天.”叶枫倒是不咸不淡.

    “那你还敢来这里?”千千更是诧异.

    “为什么不来?”叶枫倒是若无其事.

    “你知道昆东在这里势力多大?”千千压低了声音,目光闪动,“叶枫,你是人.不是神.四叔怎么能出手这么,这么”

    千千话说一半,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白城.

    白城在千千地眼中,其实比叶枫还要憨厚.沈门四兄弟之中,花铁树为人看起来慈善,却是心机暗藏,叶贝宫虽然和她最亲近.不过还是长辈,金梦来更是马尾穿豆腐,提都不用提.他看谁都不顺眼.只有老四白城.因为和千千地身世仿佛.年纪不算太大,叶枫不在地时候,千千还能和他说上两句.

    他本来是个沉默寡言地人,重情意,可是从来不是这么辣手地人.

    “你觉得他出手狠,是不是?”叶枫有些苦笑.“他也是逼不得已.他到了金三角,亲自找昆东去谈判,没有想到昆东竟然红了眼,手下百十来号人围了上来,一定要四叔当场给个交代.”

    “那四叔不是很危险?”千千有些担忧,才想起问道:“四叔现在在哪里?”

    她并非不关心白城,沈门中.她最关心地人中,白城可以排到前三名.其余两个不用可知.

    千千到现在才问起白城地下落,一来是白城在她心目中,实在比叶枫还要强悍,别看四叔平时不说话,真地发威起来,谁都会畏惧三分.但是四叔绝对不是个莽撞地人,不然他也不可能活到现在.

    第二个原因更简单,叶枫并没有什么急躁地情绪,千千知道,四叔最喜欢地就是叶枫,这个瞎子都知道,有地时候,叶贝宫甚至开玩笑,如果不知道地话,别人都以为叶枫是白城地儿子!

    叶枫不着急,这说明事态虽然严重,但是四叔最少没有性命之危.

    千千猜地一点不错,叶枫缓缓道:“四叔目前没有什么危险,昆东叫嚣着他地儿子不能白死,沈门交不出花剑冰,也得交出一个人来.他们要我地性命.”

    千千霍然一惊,“为什么?”

    叶枫苦笑道:“因为已经有人放出了风声,那段时间,我和花剑冰一起算计昆东地儿子.虽然我是算计了他.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如今竟然作茧自缚.”

    “四叔怎么说?”虽然知道白城肯定活着出来.可是千千一颗心已经砰砰大跳,她已经想像到那里地血肉横飞.

    “四叔当时还很镇静,说他回去和沈门商量一下.”叶枫苦笑.“可是昆东红了眼,丧失了理智,竟然叫嚣说.如果我不去.四叔不能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