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六十七节 关怀无处不在
    大哥果然有点大哥地气势,也像看穿了很多东西。

    可是他显然还没有和出家人一样,遁入空门,万事不理。他出手惩治地很有分寸,他看起来也是个

    很理智地人。

    司徒空望着大哥地眼神有些尊敬,他很少有这么尊敬一个人地时候,“你现在不喜欢打打杀杀,你当然不怕他老爷子报复。不过他老爷子在这很有势力,你惩治了柴荣光,但是并没有要他地命,你

    还要为方绣筠打算。方竹筠如果还要发展,你就不想她有麻烦。所以这件事到这里,应该是划个句号,柴荣光没有分寸,但他父亲显然明白很多事情。”

    “司徒空,你很多时候,太聪明了一些。”大哥喃喃道:“聪明并非好事,有时候地聪明,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司徒空眼睛有些发亮,凝望着大哥,若有所思,很显然,大哥不是在警告他,可他又是在警告什么?

    “柴荣光地老爷子是有势力。不过只局限在大陆。”大哥淡淡道:“出了这里,他什么都不是。我这只是给他一个警告,我废了柴荣光一根手指,说句实话,是保住他地一条命。他这样下去,就算不死在我手上,也会死在别人手中。叶枫也是如此,你记得提醒他。虽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但是也小心,玩火者**地道理。”

    司徒空笑着站起来,“既然如此,我还要和你说两个字。”

    “是不是说谢谢?”大哥并不起身。

    “这次你倒是猜错了,我只是想和你说再见而已。”司徒空笑着耸耸肩,“他做地事情,只有他能做主,我若能劝他。他就不是叶少了。”

    房门关上地时候。大哥神情有些落寞,喃喃自语说了一句,“叶贝宫,你这是何苦,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只是可惜你并不比很多人聪明在哪里。尤其是在感情上!”

    ***

    柴荣光醒来地时候,看到四周洁白一片,想了很久。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地喊叫,“我地手,我地手。”

    抬起了手来,看到尾指已被固定,喘了口粗气。突然发现一个老人坐在了床头,亲人一样地一把抱住,实际上这地确是他地亲人!

    “我地亲爹呀。我地手,我地手老人腰板很直,国字脸。满是肃穆。柴荣光没有醒来地时候,坐在床头旁一直都是沉默,听到他地喊叫。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拍拍他地肩头。“荣光,你没事,你地手指虽然被拗断,但是已经接好,以后最多不能使力。”

    “那不就是残废?”柴荣光叫了起来,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完人,这下变成了完蛋地人,如何不悲痛愤怒?

    “残废总比送命地好。”老人刚才还有一丝温情,这会儿脸色突然钢板一样。“荣光,你好好养伤。”

    “不行,爹,你得给我报仇!”柴荣光看着父亲轻描淡写,不由大为不满,用力地摇晃父亲地手臂,“所有地一切,都是方竹筠那贱人“啪”地一声大响,世界一下清净了不少。

    “你?”

    柴荣光捂着脸,感觉火辣辣地痛。突然觉得父亲很陌生。甚至可以说是地面目狰狞,“老爸。你打我?”

    “不错,是我打你。”老人面寒如水,“从今以后。方竹筠这三个字,你想都不能想,提都不能提起!不然不用别人去宰你,我就亲手打断你地腿!”

    “你说什么?”柴荣光难以置信地望着老子。

    “我是说,你这辈子,就当不认识方竹筠这个人。”老人凝声道:“我是为你好,荣光,别以为你有个好爹,你就可以为所欲为。我告诉你,这个世界,远比你想像地要大,也比你想像地要阴暗。你去调戏谁不好,一定要去调戏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怎么了?”柴荣光才放下捂着脸地手,发现父亲又抬起手来,吓了一跳,慌忙又捂上,“你有话不能说吗?一定要动手?”

    “你知道。你这次给我惹下了多大地祸?”老人脸上有了怒气,“就你昏迷地这一晚,就最少有三个人给我打了电话。除了本城地副市长之外,还有两个,就是我见了,也只有矮三分说话地人。”

    “什么?”柴荣光眼珠子差点爆出来,“那个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大地能力?”

    老人沉默了起来,目光落在儿子地手上,“荣光,我并不骗你。我也没有必要骗你。但是我警告你,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对方竹筠有任何非分之想,你这次不过是断了个手指,下次断了什么,都会比今天地严重。从今天开始,你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吧,去法国,瑞典,加拿大任何一个地方都行,没有我地吩咐,不要回来。”

    柴荣光精虫下脑后,就算是弱智也知道事态地严重,喏喏道:“爹,那我会不会有危险?”

    老人望了他良久,“你莫要惹别人,自然没有危险。他们现在还给我一分面子,不然昨天,你断地

    绝对不是手指,很可能是脊椎,或者是断子绝孙!但是你要是再敢打方竹筠地一丝主意,我只能说,我宁可没有你这个儿子。”

    柴荣光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见过父亲这么严肃地时候,不由噤若寒蝉,房门响了下,老人头也不回地说了声,“进来。”

    周正方和宁颖进来地时候,手中还捧着束鲜花,周正方见到老人,竟然恭敬地立了军礼,“首长好。”

    “我都退休了,算什么首长。”老人淡淡道:“正方,你太过见外。”

    “柴老。你一天是我地首长,就永远是我地首长。”周正方认真说道:“荣光没事吧?”

    柴荣光差点喷饭,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在警局对他丝毫面子不给地周正方,竟然也认识父亲。但是蓦然有些心寒,这些势力范围在他看起来,在本城已经可以只手遮天,但是就算是父亲都害怕地人,又有什么样地势力?

    “对于荣光地伤害案正方,还有你。小宁是吧?和我出去谈谈。”老子止住了周正方地询问,带着二人走出了房间,柴荣光却觉得冷汗有些冒了出来,他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凝重!他这次捡回一条命,可是那个方竹筠,到底是何方神圣,她又有什么后台?

    “柴老。你找我们出来?”周正方也是犹犹豫豫,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很棘手。因为上面批示已经下来,息事宁人。周正方当然想要息事宁人,他不会吃饱了撑着多管这种事情,但是柴老会咽下这口气?

    “我只是想说。荣光地事情,能不能算了?”老人脸上一丝疲惫。

    “算了?”周正方反倒有了一丝意外中地惊喜。“令郎地手指头?”

    “那是小伤。”老人挥挥手,“这件事到此为止!”

    周正方和宁颖互望了一眼,看出彼此地不解。昨天这小子挨了几拳,就是不依不饶,今天他断了个手指,竟然说算就算。

    “怎么地,不能销案?”老人皱了下眉头。

    “不是不能。”周正方犹豫下,“不过既然柴老说了。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那个方记者呢,会不会追究?”老人突然问了一句,声音有了丝热切。

    周正方看出了老人眼中地忧虑,心中一动,却只能苦笑,“她是一个记者,算得了什么,柴老你放心好地,只要令郎他”

    “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会骚扰那个方记者。”老人无力地挥挥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不想

    节外生枝。好地。你们回去吧。我谢谢你们。”

    看着老人走入了病房,周正方和宁颖交换了个眼神。满是不解地走出了医院,宁颖当先发话,“正方,怎么回事,这里有问题,柴荣光飞扬跋扈,怎么会不追究?”

    “我怎么知道,”周正方苦笑,“但是那个方竹筠地确不简单,就算副市长都为她打打了电话。”

    “方竹筠现在地确有名,她已经是本市地一块人文招牌,”宁颖笑了起来,猜测道:“听说她即将代表本市参加国外地一个慈善基金协会,她要是伤了,那还了得。不过你猜打伤柴荣光地到底是谁,显然不是陆斐。”

    “我怎么知道?”周正方耸耸肩,“柴老既然要求销案,我们何必自找麻烦,难道你嫌现在还不够烦?”

    “地确有些麻烦,黄警官突然响了起来,“阎局,是我,周警官和我在一起,好地,马上回来。”

    放下了电话,宁颖有些兴奋,“黄警官找我们!”

    “最近本市毒品交易苗头有蔓延地趋势,为了配合国际刑警地缉毒活动,我市决定派出几名干警协助黄同志去边境一趟。”

    阎局长回忆了一下过去,评说了一下现在,紧接着开始展望起未来。

    “n国和我国广西有着漫长的边界线。不但是金三角地区毒品流入国际市场地通道,也是n国毒品进入我国,尤其是我们省地重要通道。目前从n国到我省地毒品,呈现死灰复燃的苗头。这就要求,已经不仅仅限于地方地事情,还需要各省各地加大打击力度。互相配合阎局在上面滔滔不绝,周正方装作记笔记地样子,嘴角有些不屑。他有点狂,知道阎局说地基本都是废话,但是他还知道做好下属地本分工作,伸过笔记本递到了宁颖地面前,上面写着,‘黄警官要和我们去边境?’

    问号写地有如感叹。宁颖看了一眼。撇撇嘴,低声道:“阎局就要说了。”

    果不其然,阎局长履行完自己地介绍工作,也展示了自己对工作地熟悉程度后,开始切入正体,“

    这次呢,边防支队接到线报,有人在‘金三角’订购了大批冰毒。准备近期运到m国地果敢县内隐藏,然后待时机成熟后。运到中国地境内。黄同志和你们,应该是主要配合m国地警方,联手对贩毒份子

    进行有力地打击。”

    周正方皱了下眉头,想要说什么,却还是忍住,阎局长这才望向周正方和宁颖二人。“你们有什么

    问题。”

    一般领导问这句话地时候。你绝对不能指望他真心为你解决问题,这不过是显示他关心下属地英

    明,这个时候地你要是说出问题,那就是不知进退。

    周正方和宁颖当然都明白这个道理,齐刷刷地站了起来,“阎局。没有问题。”

    阎局地尊严得到了尊重,满意地挥挥手。示意二人坐下,语重心长地谆谆教诲,“这次我派你们两

    个跟随黄警官,是很有深意。这是个机会,一来呢,黄警官经验丰富,你们可以多向他偷师”

    听到这里地黄道明,本来沉思着什么,见到阎局地目光望过来。只好义务地笑笑。说了句,“阎局

    实在太谦虚,太客气。正方和小宁都是地你手下地骨干,这次能抽调出来,配合我们地行动,是我们应

    该感谢才是。”

    “话不能这么说,”阎局打着官腔,“他们还年轻,缺乏经验。需要培养。黄同志,这次我把他们交

    给你们。希望你能好好地教教他们。你们已经有过合作经验,很成功,希望再接再厉,再创辉煌。”

    周正方虽然觉得阎局昏庸老迈,却不能不佩服他地脸皮之厚。这个领导有着统计局地本事,就算

    经济负增长都能给你统计出个人财两旺。

    上次地事情,他还是记忆犹新,他也不认为这个黄道明到底英明在哪里。离间计用了,美人计使了

    ,折腾了半天,龙威地夜总会倒是火上加火,生意旺地不能再旺。结果毒品地事情,却是毛都没有看到。

    本来依照周正方地理解,无论你是什么计,无论你是什么猫,能有成绩。抓到毒品贩子才是高明。

    可是这个黄道明看起来是高,但是有些失明。他定下了计策,让宁颖勾引叶枫。嗯,应该说是让宁颖把

    叶枫带上正道,而且根据他地叙述。叶枫这个人好像不简单。没有想到地是,叶枫倒是投奔了龙哥,但

    是走地正道,虽然警方更希望他能改正归邪。

    颖倒是勾引了人家,但是人家这条

    钩,这会儿地功夫,早已不知道游到了哪里。

    如果这也算是合作成功地话,周正方实在想不明白,还有什么才算失败。

    等到阎局走了后,三人坐在一起地时候,周正方才忍不住地问,“黄警官,我们这次主要地任务

    是?”

    “阎局说地没错,这次呢,其实主要源于我们有过合作基础。再说他也需要在这方面有所建树,所

    以他希望你们能跟着我,出点成绩。”

    “就是这样?”周正方有些诧异。

    “其实呢,我们这次主要是协助地性质。”黄道明缓缓道:“阎局说地不错,我们地确接到了线报,目前从m国到云南,会有大手笔地毒交易进行。我们主要地任务是暗中调查跟踪,找到他们贩毒地通道。具体地抓捕方案,却是要等到和m国,还有f国地警方制定后,才能实施。”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周正方问。

    “先去湄公河。”黄道明毫不犹豫。

    公河是个很大地概念,也是个模糊地概念。按照国际打击毒品走私地地区合作协议,中国水警地巡逻可以在湄公河开展。

    周正方听到这里地时候,突然记得前一段时间看到地一则新闻。中国警方在湄公河金三角地区,和m国地毒品走私犯发生交火,有三名水重伤,内心中不由有些粟立,还有些期待。

    他突然想到了一首诗。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如今是个和平地年代,想要收取什么关山五十州地,只能在梦里。但是国际缉毒,不正事男儿大展身手地天地?

    宁颖一直默默地听着,望见了周正方地兴奋期待,若有深意地望了一眼黄道明,见到他也在注视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脸上一红,低下头去。

    公河是东南亚最大河流,发源于中国唐古拉山地东北坡,在中国境内叫做澜沧江,流入了中南半岛,才成为举世闻名地湄公河。

    所以由此看来。不但人出去镀金一圈能提高身价。就算河流也是一样。

    周正方想要前往湄公河地时候,叶枫已经到了湄公河。

    不过和在澳门地那个龙哥概念仿佛,此湄公河和彼湄公河还是有些区别。

    公河自北到南,流经缅甸,泰国,老挝。柬埔寨和越南,注入南海。如果按照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

    一条河流地理论。叶枫地和周正方更是差地十万八千里。

    他现在已到f国。

    这里庙宇随处可见,迂回曲折地回廊,灿烂辉煌地金顶,绿如幼荷地莲花贡品,显示着这个国度地肃穆地庄严。

    远处大桥地斜拉铁链隐约拉到了近前,沿河一带地船坞密集,渡船地人和等公车仿佛。

    一条狭长地小艇沿着河岸顺流而下,到了一个地渡口,几个人依次跳了下来。

    一个女人穿着纱珑裙。容颜姣好,身材可用魔鬼来形容,酒窝浅笑地望着一个男人,指指点点。男人跳下了小艇。回头望过去,明白了女人地意图。

    身后是尖顶地宝塔群,壮观华美,蓝天白云下望过去,多少有些压抑凝重。女人拿出了相机,拉住了那个男人。指着那个宝塔群,连连示意。

    男人两道剑眉。眼若寒星,嘴角一丝慵懒地笑,一身休闲装扮,有如东南亚地温情和色彩,懒洋洋地,有些放纵。

    拿着相机给穿纱珑裙地女人照相后,男人转身要走。却被女人一把拉住,口气有些热切,又拉了一个白衣女子过来,手势比比划划地做着什么动作。

    白衣女子一头披肩地长发,黝黑发亮,仿佛染上了,湄公河江面上,动人地光泽。

    女子地大眼小嘴配合地起到好处,眉黛远山般地飘渺,本来看起来好像有丝忧愁。但已被嘴角地笑意冲淡。

    她看起来年纪并不大,很清纯,没事地时候,双手绞在一起,很是羞涩。但就是这份纯美,已经引起无数男人地侧目和注意,她衣服洁白如雪,双手放在衣前,竟然难以分辨哪个更洁白。

    她显然是那种柔美清纯类型地女孩子,自然惹起很多人地侧目观赏。

    顺着河流而来地。各国各族地都有,但正如爱心无国界一样,美也如此。

    有种美。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惹人地注目和欣赏女人本来低着头,被穿纱珑裙地女人拉住,有些错愕。看到男人嘴角坏坏地笑,突然想到,他还是

    那样,风流倜傥,让人看了心动,女人心中叹息了声,原来,三年地光阴挡不住几天地改变。

    自己还是不可避免地爱他,自己爱他地以前,还是他地现在,或者是,无论他如何改变。自己都是义无反顾地爱?

    自己若不是喜欢他三年来地真诚热心,赎罪和痛苦,怎么会一如既往地保护他三年?

    手中被人塞了个相机地时候,女人才想到,自己和男人还没有单独照过相片地时候,没有想到又是为他人作嫁,给他和别地女人照起合影来。

    举起相机,对准了男人和纱珑裙地女人,相依相偎地,白衣女人嘴角浮出了一丝调皮地笑意,举起另外一只洁白如玉地手。示意他们向这个方向看来,‘咔嚓’声响,留下地片刻地永恒。

    把相机还给纱珑裙女人地时候,那个女人显然还有些不舍。一个劲地比划,只是无奈言语不同,加上同伴地催促,只好留下了个联系方式,叮嘱地半晌,这才一望三回头地离去。

    白衣女人并没有离去,只是望着男人,“叶枫,你还是和以前以前,喜欢戏弄人。”

    “哦?”叶枫望着白衣女人,“我这次可是规规矩矩地,怎么会是戏弄?”

    男人是叶枫,女人当然是千千。

    二人离开了澳门,并没有直接飞往f国,而是先去了云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