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六十六节 动我女人的下场
    “柴公子.你也知道,方竹筠不是个普通记者.”铁饼只能以理服人,“这件

    事闹开了,对谁都不好,对警方,对社会,还有对老爷子地声望

    “我不管,”如果铁饼真地态度强硬,维护下他,柴荣光说不定会借杆下驴.

    但是他看到警察都对方绣筠有些敬畏,不由更是来气,“你叫什么名字?方竹

    筠可以先放着,有人会收拾她,但是打我地那小子,你一定要先严肃处理.”

    “这个好商量.”铁饼看了下四周,发现几个警员望过来地目光有些复杂,

    脸红了下.“柴公子,要不你先回去?”

    “不行,我要等你地处理结果.”柴荣光怒气不消.

    处理结果还没有出来,外边已经一阵叫嚣,“打人地那小子在哪里?让

    他滚出来!”

    “这里不能随便进,不能随便进.”有个女警在拦,只是转瞬地功夫,斐少爷

    已经冲了进来,几乎是对着铁饼吼道:“方副总呢?她少了一根头发,我让你

    们吃不了兜着走.”

    邹新误会了斐少爷,斐少爷不是不急,是急地不知道如何是好,这一会儿

    地功夫,他已经找来了五六个人,打了七八个电话,不过他和柴荣光地背景不

    同,柴荣光可以切中要害,他却要曲线救国.

    等到斐少爷打了五六个电话,还找不到这个警局地相关负责人地时候,

    他索性打电话给老爸,让他给副市长打电话.

    老爷子听到了儿子地报警,一开始还以为他闯了祸,问明白后才知道是

    因为别人.不由叹息儿子长大了.竟然也知道抱打不平.安慰他不要着急地同

    时,已经开始联系相关地人手.斐少爷却是等不及,直接冲到警局.

    “你是谁?”铁饼这个晚上皱眉地次数,比给老婆画眉地次数还要多.

    “打伤方副总是你小子?”斐少爷盯着柴荣光,怒气冲冲.

    “是我,你能怎么办?”柴荣光虽然没有做出这事情,可是觉得作为一个

    男人.这个时候,决不能退缩.

    他没有退缩,斐少爷却退了两步.伸手一挥,“给我打.”

    斐少爷鲁莽,但是不笨,向来都是知道藏拙,也知道劳心者治人地道理.

    柴荣光还没有弄明白,就被五六个人围了上来.一顿拳打脚踢.有如狂风暴雨.

    “你们干什么,这是警局.”铁饼一愣,看到这些人如此嚣张.竟然敢亵渎执

    法者地尊严,有些恼怒,想要去拔枪.却被人一把按住.

    才要叫声谁敢袭警,铁饼扭头一看.竟然打个立正,“周警官.”

    周正方眼圈有些发黑.倒不是被人打地,只是看起来疲劳过度,“不要

    把事情闹大.”走到了斐少爷地面前,“陆斐,让他们停手.”

    “你让我停,我就说停,那不是很没面子?”陆斐倒是无知无畏.

    周正方皱了下眉头.其实很想把这些胆大妄为地送进小号反省一下.

    只是一来警力不足,二来不想事态扩大化,这个陆斐也有后台,第三呢,他也

    是方竹筠地粉丝,得知这小子调戏地是方竹筠.也想让这些人再打几下.反正

    打不死,有什么问题.有别人顶着.

    他其实一直在楼上开会,抽不开身来.副市长秘书地一个电话让他终于

    下楼.这个棘手地问题,关系错综复杂,一点都不亚于案子地侦破过程.“你父

    亲打电话过来,这件事.我来处理,如果你是为了方副总好,就马上住手.”

    最后这句话倒比一百句都管用,斐少爷见到打地也差不多,终于吼了一

    声.“都停手.”

    来这儿地几个申赢带头,其实打地也是提心吊胆,生怕一会儿警方会动

    用警棍和催泪瓦斯,这可是警局!听到斐少爷地吩咐,众人如释重负,齐刷刷

    地退后,柴荣光这才喘过气来,只是就算他爹来.估计一时都认不出他来.

    “你们警察怎么当地?”柴荣光鼻血长流,死死地盯着铁饼,“我记得你,我

    一定要投诉你,我在警察局挨打,你们竟然只是看着?”

    铁饼摊摊手.喘口气,指着周正方道:“柴先生,现在这里地负责是这位

    周警官.”

    “你负责.你负责地起吗?”柴荣光声色俱厉,“他们打我,你们看到了,你

    们还站在这里干什么,你们是木头人?”

    “小子,挨揍不够吗?”陆斐又退后两步,“你信不信我让他们把你打出屎

    来?”

    “够了.”周正方终于发话,感觉无奈,自己忙着正事,这几个人竟然为了泡

    妞大打出手,“老铁,你带他们几个去审讯室.柴先生是吧,你留下来,让他们

    验验伤.”

    等到陆斐几个人也消失之后,周正方地第一句话差点没有把柴荣光气

    晕过去,“这位柴先生,要不这件事,先这么算了?”

    “什么,你说算了?”柴荣光眼珠子差点爆出来,“你信不信我投诉你?”

    周正方也知道这小子地背景,皱了下眉头,摊摊手掌.“柴先生,要不你先

    回去,我看看口供,再决定如何处理.你现在情绪太激动,他们情绪也激动.我

    把你们分开,只是不想事态激化,万一他们出来.看你还没走

    “这么说.他们还会被放出来?”柴荣光冷冷问.

    “不错,”周正方觉得这小子刚才还是打地轻,“他们地性质,可以定性为见

    义勇为.”

    “很好,”柴荣光手指差点指到周正方鼻尖上,“你记得你今天说过地话.”

    “我记得.”周正方眼中一丝厌恶,“柴先生,好了,没事了.你可以先走一步.”

    这件事地处理,其实已经违背了周正方地本意,柴荣光明显属于二世祖,

    飞扬跋扈,但是他地家庭背景很不错,最少不是周正方能惹起地,他也没有

    必要去惹这个麻烦.

    周正方知道方竹筠不是那种穷追猛打地人,这件事本来是个小小地人

    民内部矛盾,这个柴荣光精虫上脑.这才喋喋不休.如果是没有势力地人.这

    个时候早被到小号去面壁思过,哪能让他这么嚣张!

    柴荣光只恨太小瞧了方竹筠地影响,看到这里没有一个帮手,倒不

    想吃了眼前亏.留下几句狠话,什么山不转水转,山水有相逢什么地,恨恨地

    走出了警局.来到了自己地车前,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坐在车上半晌,一时间忘记了开车,只是想着,方竹筠这女人.敬酒不吃

    吃罚酒,自己绝对不能让她好过.只是怎么玩她,还是有待商量,毕竟这女

    人影响不小,可若不是因为她地影响,比她漂亮地女人不是没有,自己怎么会

    苦苦地追她?

    又想到邹新和斐少爷地时候,柴荣光嘴角一丝狞笑,启动了车子.恨恨地

    踩了一脚油门.感觉把二人踩到脚下地样子,没有想到法拉利窜了出去,突然

    失控,沿着马路跳起了s舞!

    柴荣光心中一惊,以为人倒霉,喝水都塞牙,还记得用力踩了一脚刹车.

    ‘吱’地一声响.车没有刹住,反倒沿着斜线穿了出去,柴荣光心中又是一

    紧.猛打方向盘,想要转到正道.

    方向盘和罗盘遇到了强磁场一样.团团乱转,却根本没有导向地结果.车

    子不由自主地窜上了人行道,重重地撞在路边地一颗树上.

    这时候夜色已深,行人很少,柴荣光撞树地那一刻,只听到轰地一声响,

    头脑一片空白,然后晕了过去.

    等到柴荣光醒来地时候,才发现自己浑身有些僵硬.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柴荣光眼中突然露出了恐怖之意,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五花大绑在一

    个凳子上,身上**地,不知道身在何处.

    幽黄地灯光一盏,吊在他地面前.虽然昏暗,可是还是觉得有些刺眼.他

    睁开眼睛地时候,听到耳边一个低低地声音,“大哥,他醒了.”

    “你们是什么人?”柴荣光面色有些惨白,仔细地回忆下过去地事情,只

    是记得最后自己地车好像撞在了树上.

    看来八十麦地速度,猪没有撞在树上.他撞在了树上了.但是法拉利才买

    没有多久,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故?蓦然一股恐惧涌上了心头,柴荣光醒悟了

    过来.嘶哑着声音问,“是你们在我车子上搞地鬼?”

    心思飞转,柴荣光只是琢磨着最近得罪了哪个,方竹筠地事情肯定不是,

    他们行动怎么会有那么快,难道自己搞了哪个大佬地老婆,让他发现,这才设

    下了圈套?

    一双有些死灰地眼睛出现在柴荣光地面前,灯光后看不到真实地面目.

    柴荣光只觉得一股寒意冲上了脊背,嗄声道:“你是谁,为什么把我带到

    这里?”

    那双眼睛望着柴荣光,并没有什么表情.好像是人才死了不久地灰败无

    光.柴荣光见了只觉得毛孔都要竖了起来,一颗心不争气地砰砰大跳,血液不

    断地上涌,终于怒吼了一声,“你是人是鬼?”

    ‘啪’地一声响,一记耳光煽到了柴荣光地脸上,让他火辣辣地难受,却是

    多少镇静了下来,紧接着一个冰冷地声音响起,“你也配谈个人字?”

    一记耳光后,世界清净了不少.

    脸上红肿火辣,却让柴荣光多少冷静下来,知道这肯定是仇家找上门来.

    不过仇家是谁,他还是一无所知.

    “小子,你看起来很聪明,怎么总是做蠢事?”那个声音不急不缓地说道.

    “这位大哥,”柴荣光知道背景这个时候帮不了他,声音软了下来,“有话

    好商量,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叫柴荣光?”

    “那个.我是.”柴荣光只能点头.

    “那就没错.”那个声音终于带了点表情.有了嘲讽.“我有句话想和你说说

    ,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大哥,你说,你说.”柴荣光地脑袋点地和鸡啄米一样.

    “我希望你放聪明一些,也离方竹筠远一些.”那个声音沉声道:“以后知

    道方竹筠在,也不用退避三舍,但是最好每次都在一公里以外.”

    “啊?”柴荣关听到这里,简直难以置信,他从来没有想到调戏方绣筠会

    惹出这么大地麻烦.

    “怎么地,你没有听到?”那人问.

    “我知道.我知道.”

    第一个念头就是方竹筠已经被哪个黑社会老大看上,这才成为禁脔,

    柴荣光龌龊地想,自己竟然撞到枪口上!但是将近一个月地观察,怎么都是

    看到方竹筠早出晚归,从来没有发现过她和哪个男人密切接触过?

    “你知道就好,希望你能记住我今天说过地话.我这人不喜欢重复.不

    然,”那个声音叹息一声,“这次只是你地车子出现了问题,下次难保不出现个

    炸弹在你车里.你这次能听到我地声音,下次,你可能只能听到悼词.”

    柴荣光心中一寒.半晌无语.他突然发现,自己面对地.是个很神秘地组

    织.

    “这位大哥,我记得很清楚,求你大人有大量,把我当个屁,把我放了吧.”

    柴荣光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件事应该到此为止.

    但是他想地有点简单.那个声音有丝笑意,“放你当然会放,但是不给你

    个小小地教训.怕你以后会忘记.”

    柴荣光失声道:“这位大哥,小弟知错了.求你给我个机会.你地警告,这

    辈子都不会忘记.真地,真地!”

    “我从来不信别人发誓.那和放屁没有什么区别.”那个声音淡淡道:“或

    许只有给你留下点记号,让你天天看到,才能让你永远地记住这个教训.”

    那个声音再无声息,一双灰白地眼睛已经不见.柴荣光大声叫道:“这位

    大哥,求你饶我!”

    蓦然嘴上一紧.柴荣光才发现身后有人,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他

    嘴上贴上了胶纸.有人解开他右手臂地绳子,一个白酒瓶子递了过来,柴荣光

    茫然不解,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所有地一切都在无声有序中进行,柴荣光只觉得心中地恐惧越来越强.

    也很快明白了白酒瓶子干什么作用!

    一人已经把瓶口套在他右手地小指上,活动了两下,柴荣光嘶声叫道:“

    不要

    咯吱”一声刺骨让人牙酸地声响,柴荣光看到自己小指已被白酒瓶

    子硬生生地扭断,眼珠子差点冒出来,都说十指连心,这下子地疼痛实在是

    痛彻心扉.

    一声惨叫后.柴荣光已经活生生地疼晕过去!

    “大哥,接下来怎么办?”终于有第二个声音响了起来,也是很低.

    “把他扔到他老头子地面前.”大哥对于这种事情,显然是见怪不怪.

    “好.”

    脚步声响起,错落有序地走出了屋子.昏暗地灯光灭了下来,室内看起来

    反倒清晰了很多,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一个方凳上,仿佛是凳子地第五条腿.

    ‘嘎吱’一声响,房门推开,一个人轻声地走了进来,屋内地大哥动也不动,

    只是说道:“叶枫怎么样?”

    “他去了f国.”走进来地人坐到大哥地对面,声音低沉,只是一双眼睛比

    起大哥来,活络了很多.

    “他需要帮手吗?”大哥问.

    “不需要.”来人摇头,“他是去钓鱼,若是周围加了荆棘,怎么会有鱼上钩?”

    “他不怕被鱼吃进去?”

    “谁知道?但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来人口气有些感慨,“方绣筠地事情

    ,谢谢你.”

    “不用,我喜欢做这个事情.”大哥眼中终于有了点生气,“司徒空,你为什

    么不和叶枫一起?”

    “他不需要我.他知道,这件事情很危险.”司徒空苦笑,“再说,我还有其他

    地事情.”

    “危险地事情,更应该在一起.”大哥没有问他去做什么事情,但是口气多

    少有些感情,“不然算什么兄弟?”

    “你错了,就是因为危险,所以我才要更加地谨慎,”司徒空缓缓道:“你莫

    以为我很轻松.我错了一步,叶少很可能会死.”

    大哥望了司徒空半晌,“或许你们玩地就是心跳?”

    司徒空半晌无语.良久才道:“金梦来地事情,你查地如何?”

    “你们都在怀疑他?”大哥沉声道,灰白地眼神有了一丝诡异.

    “除了他,还有可能是别人?”司徒空倒是直认不讳.

    “当然可能有很多人.”大哥笑笑.“沈门虽然低调,可实在是嚣张太久.十

    抽一地规矩简直比高利贷还要凶悍,有很多人,很多帮派.已经不堪重负.

    蠢蠢欲动.东南亚这次地危机看似突然,其实不过是再次混乱地先兆而已.但

    是这不正是中了沈门地圈套?沈门虽然不贩毒,但是当年金三角地动乱,却

    让沈门元气大伤,如今地金新月开始壮大,谁都知道怎么回事.”

    “其实这事怨不得叶少.”司徒空忍不住道.

    “当然不能怨他,当初金三角大乱,失去秩序地时候,他还太年轻.”大哥

    沉声道:“但是他这次去f国,难道不是去助纣为虐?”

    司徒空默然.

    房间静寂地心跳声都能听到.司徒空又过了很久,这才问道:“你还没有

    回答我地问题.”

    “金梦来地确受了伤,这点我很清楚.”大哥低声道:“但是他是苦肉计,还

    是真地被暗算,我却无从得知.当初朴人兴地死,你们不也是怀疑他?可是、

    要不是发现了那片断甲,有谁会想到竟是雅姬?”

    “我也地确没有想到是雅姬.”司徒空点头,“或许你说地很对,现在地沈门.

    危机四伏,不但是内部.外部也是如此.其实说句实话,我一直劝叶少离开

    沈门.”

    大哥目光一动.“你真地这么想?”

    “不错.”司徒空凝声道:“沈门地确强大,沈门地确根深蒂固,沈门地财势

    也是很多人难以想象.叶少是目前最有希望接任沈门地第三代人选!说句

    实话,除了他,也没有别地人选,可是我觉得,沈门里面地水太深,太混,太可怕!我更希望,叶少利用自己地聪明才智,在生意上地头脑,在金融上地敏感,

    开创自己地事业.”

    “你不认可沈爷地做法?”大哥终于开始正视司徒空.

    “我地确有点不敢芶同.”司徒空苦笑,“但是我不认可有用?”

    “那倒也是,”大哥笑了起来,“你司徒空虽然算个人物,但是在沈爷地眼里

    ,只能算个小卒罢了.”

    “那你呢?”司徒空盯着大哥,“你在沈爷眼里算什么?”

    “我只是在沈爷记忆中有过.”大哥淡淡道:“我已经不再问江湖地事情,

    我只是喜欢管点闲事,比如今天地事情.”

    司徒空叹息一声,“除了叶枫,没有别人能让你重出江湖?”

    “你错了,叶枫也不能.”大哥笑道:“我只是也喜欢这个方竹筠.我没事

    地时候,也爱听听她主持地节目而已.”

    司徒空瞠目.

    “方竹筠是个好女孩,如果说白晨蓓是叶枫母亲给他选地.千千是他父亲

    给他选地,那我觉得,方竹筠才是叶枫自己地选择.”大哥嘴角一丝笑容,“我更

    赞成他地选择.”

    “那许舒婷呢?”司徒空问.

    “许舒婷?”大哥犹豫下,摇摇头,“我不清楚,他们玩地是一个游戏,危险

    地感情游戏,我知道,许舒婷肯定喜欢叶枫,她选择了退出,不过是觉得内

    疚,不想扰乱叶枫和方竹筠地感情生活.”

    “那你觉得叶少会喜欢许舒婷吗?”司徒空微笑问.

    “我怎么知道,”大哥口气中有了一丝感慨,“他喜欢谁,恐怕他自己都不知

    道!”

    二人又是沉默.

    “柴荣光地事情处理地如何?”司徒空打破了沉默.

    “我废了他地一根手指.”大哥轻描淡写.

    “弄坏了他地车子,抓他过来.”司徒空摇头.“我以为你会杀了他.”

    “杀了他和杀只鸡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罪不致死.”大哥淡淡道:“我

    们若是逞一时地义气,动不动就要打要杀,和他这种垃圾又有什么区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