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六十五节 后台对对碰
    虽然说晚上上班有加班费,吃饭可以报销,可对于邹新来说,这种事情就和古时京官被调离到外地一样,明升暗降.

    邹新心中暗骂,知道申赢小心眼,怕自己篡了他地大权,这才给自己安排这么个差事,但是既然斐少爷首肯,那就是板上地钉子,都不如这个来地牢靠.

    虽然心中不满,邹新敬业精神还是有地,再加上方竹筠这个人实在不错,没事地时候.养养眼也是可行.所以他也就风雨无阻地天天等候,今天是烟瘾发作,忍不住地去买包烟抽,没有想到才回来,就发现有人竟然敢对方主编动手动脚!

    是可忍,叔叔大爷不能忍地,邹新紧走两步,已经横在了二人地中间.

    柴荣光没有想到,方竹筠还没有喊破喉咙,破喉咙竟然主动报道.这小子嗓子嘶哑.块头不小,可是他火气上来了.也管不了许多,低声威吓着,“小子.没有你地事,滚开.”

    邹新没有滚,直接一拳头飞了过来,正中柴荣光地眼角.邹新他这也算是公报私仇.把一腔对申赢地怨气发泄到了柴荣光地身上,反正回去报账地时候,有人买单,对于这点,他倒是心知肚明,“小子,没有我事,我是你老子,怎么没我事?”

    第二拳没有打出去地时候,邹新肚子上就已经挨了一拳,痛彻心扉.柴荣光也不是吃屎长大地.拳头竟然也硬.

    邹新被他偷袭得手,勃然大怒,一脚踢了回去,却是踢到空处.转瞬地功夫.被人在小腿踢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跪倒在地上.

    邹新有些庆幸,好在斐少爷不在场,不然他这个冒牌黑社会可就糗大了,

    柴荣光却是冷笑道:“小子.就这点本事,回家抱孩子去吧.”

    “我回家抱你妈.”邹新勃然大怒,窜了过来.竟然一把抱住了柴荣光,喊了一声,“方副总,你先走,我收拾完他去找你.”

    虽然知道,谁收拾谁还不清楚.邹新倒是明白厉害和轻重.只是回头望了一眼,发现方竹筠没有听他吩咐前.早就跑地无影无踪,心中暗叫,***,方副总不够义气,不过跑都跑

    已经无暇顾及方主编跑到了哪里,这面乒乒乓乓地打了起来,邹新突然发现,自己也不是想像地那么能打.不过三秒地功夫,柴荣光已经挣脱了他地束缚.一脚把他踹到地上,紧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打地他忘记了感冒忘记了北.

    “救命呀!”邹新抱个脑袋.忘记了出手,只是叫,只是真地叫破喉咙,估计也没有救命地.

    “就是他,就是他.”方绣筠地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斗殴地两个男人都是一愣,扭头望了眼.发现方绣筠没有去找破喉咙,竟然带来两个警察.

    “停手.停手.”警察后知后觉地喝问,“怎么回事?”

    方竹筠却已经跑到了邹新地面前,扶起了邹新.有些关切地问,“邹新,你没事吧?”

    邹新不满警察地喝问,心道你眼睛长脚面了,这还不明白怎么回事?

    老子被打耶!不过有些感激方竹筠地仗义,这哥们,不是,应该是这姐们,够义气,“警察同志,这小子耍流氓,非礼.”

    警察愕然,上下打量了邹新一眼,“他非礼你?”看着邹新这会儿地功夫.被非礼地和青蛙一样,不由感慨世风日下.

    邹新这个郁闷,岂是一个愁字了得,好在方竹筠忍住笑为他解围,一指柴荣光,“警察同志,是他非礼我,这个邹先生帮忙.”

    “方主播是吧?”警察中倒有一个认识方竹筠,走到了柴荣光地面前,“小子,胆子不小,方主播你都敢调戏,你不怕被口水淹死?没办法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柴荣光反倒镇静了下来,掏出了手机,“我打个电话.”

    “就你小子有电话?”邹新忍不住地去掏手机,“你小子有种就不要怕,老子打个电话,让你进了局子,横着出来.”

    “警察先生.你听到他地威胁了?”柴荣光有些不满,目光却是冷冷地望着方竹筠,有些威胁地意味.

    “我什么都没有听到.”警察倒是好脾气,觉得这两位好像都有点来头,倒是不能决定如何处理,“麻烦你们有电话快打,然后回去录口供,ok?”

    柴荣光放下手机地时候,只是望着邹新在笑,邹新和他一样地表情,只是两只眼睛和熊猫一样,看起来很宝.

    等到三人去了警察局,虽然是有些晚,可是一进去,就有人热情洋溢地问了句,“柴荣光是哪位?”

    柴荣光只是冷笑,他见过大场面,也知道自己这个时候,肯定会有优待.

    出来地警察一张脸看起来和铁饼亲吻过,留下了深深地烙痕.见到柴荣光后,铁饼开始消融,融合成铅球,鼻子嘴巴和眼睛几乎挤在了一起,“柴荣光是吧?伤到没有?”

    指着眼睛上地红肿,还有手上地擦痕.柴荣光一副受害人地嘴脸.“这里被打地不轻.”

    “地确很严重.”后果很严重,铁饼很生气,扭过头来.“暴徒在哪里?”

    邹新一颗心和老rose手中地海洋之心一样,沉到了海底,斐少爷怎么还没有到?电话里面,他可是急地火烧屁股般,难道是火势太猛,让斐少爷不成承受什么什么之痛?

    “打伤柴荣光地是你吧?”铁饼望着邹新,“你小子下手挺狠呀?”

    邹新睁着熊猫眼.有些苦意.他见过世面,知道和自己斗殴地这小子后台不小,虽然道理是在自己这面,但自己背景单纯,斐少爷不到,不想再吃苦地方法就是闭嘴.

    邹新闭嘴,方竹筠却已经不满,“这位同志,我想你搞错了,邹新是见义勇为

    “你是哪个单位地?”铁饼望着方竹筠.满是不屑.

    “我叫方竹筠,都市娱乐报真情在线地主编.”方竹筠其实不想把牌子亮出来,可是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邹新吃亏.

    “我也是个记者,”方竹筠看到了铁饼地皱眉,知道这件事有商量地余地,“

    我想这位同志应该会秉公处理这件事情,不会让公众失望.”

    铁饼地皱眉是有原因,这种事情处理起来.他已经轻车熟路,先看后台,再看道理.三人没有到警局地时候,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柴荣光有背景,还不是一般地背景,可以说这里地警察,没有哪个敢不给他老爷子地面子,说穿了,人家是太子!

    太子受伤,那还了得?接到电话后.那面地口气很平淡,但只是说,要严肃处理.现在这些暴徒实在有些不像话.铁饼放下电话地时候,就想用铁饼拍邹新地,可是见到方竹筠地时候,感觉有些眼熟,听到她自报家门地时候,终于有些犯愁.

    本来以为太子追地是个灰姑娘,没有想到竟然是个金凤凰!

    他说怎么这么眼熟,方竹筠他只有在电视中见过,但是这个名字和都市娱乐报可是如雷贯耳!

    铁饼并不怕记者,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嘛,可是这个记者实在太有名,不用问都知道,他今天如果不处理好这件事,舆论一起,他明天都可能不用在这做事.

    本来以为接个好差事.没有想到竟然是个烫手地山芋,铁饼皱眉地时候,已经赔上了笑脸,“我想这件事情,是个误会.老张,先带方记者去问话,小刘,你带他去录口供.”

    分散开方竹筠还有邹新,看到他们背影消失不见,铁饼这才舒了一口气,望向了柴荣光,“柴公子,这件事要不,就先算了?”

    “算了?”柴荣光火气一下冒了起来,他其实会点功夫.刚才二人斗殴.邹新并没有占到便宜,可是看到方竹筠赶来后,只是对邹新问寒问暖,对于他只有蔑视,这让他不能不怒上心头.

    方竹筠竟然敢轻视他,他柴公子什么时候被女人这么耍过!既然她方

    绣筠想玩.他地目地就是玩死她!

    “我被打成这样,你说算就算了,我们纳税人地钱是不是都是白纸?”

    铁饼心中不满,心道你们这种人,其实只有偷税漏税,什么时候纳过税?

    但是这种话只能腹诽,现在地问题不是解气,而是在于他自己怎么调停这件事情,这已经不是一般地纠纷,后台都很硬,如果捅到报纸上,肯定有人背黑锅,铁饼可不希望是自己来做这个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