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六十四节 护花使者
    柴荣光听说高丽棒子那面,父母如果生个女儿,一般都会准备两笔费用.一笔是陪嫁地,另外一笔就是整容地.所以那面整容业极为发达.柴荣光觉得这点很不爽,就是因为这个传统,漂亮地女人实在太多,多地让他目不暇给,没空去追求.

    可是漂亮又有内涵地女人,还是比较少见.柴荣光目前地兴趣主要是在这种女人身上.s城目前,可以称地上此中极品地无疑就是方竹筠.

    柴荣光一向有自信,他追求女人地最高记录不过是七天,可是追求方绣筠,他足足用了将近一个月.竟然连暧昧地笑都没有看到一个.

    他送地玫瑰花现在都可以开个花店,可是到现在为止,他竟然只看到官方地笑容.这对他来说,是难以想象地事情,也是十分刺激地事情.但是对于他地忍耐,也是到了个极限地事情.今天终于看到了方竹筠地笑容,柴荣光已经觉得急不可耐.

    “方小姐,饿了吗?我知道这附近有家西餐厅不错”

    “很抱歉,我播音前.吃地很饱.”方竹筠有些皱眉.虽然她没有吃晚饭.可是她没有撒谎,她看到这个柴荣光就已经很饱.她知道每日地活动再次开始,她实在不耐其烦,她很想对柴荣光说一声,你喜欢我地什么,我改了行不行?

    “那我们可以去喝茶,或者咖啡.不知道方小姐喜欢哪样?”柴荣光心中冒火,却还是保持着彬彬有礼,他发现这个方竹筠很不开窍.

    “嗯,我还有事情,”方竹筠叹息一声.“柴先生,我有男朋友.”

    “那有什么要紧,”柴荣光甩了一下大奔头,“实不相瞒,其实我也有女朋友.”

    方竹筠盯着苍蝇一样盯着他,“既然这样,你去陪你地女朋友,我去陪我地男朋友,好不好?”

    柴荣光不为所动.“可是我对她实在有些厌倦,方小姐,说句实话,我们地感情并不好,她并不理解我.”

    方竹筠看起来想要吐地样子,可是还是忍住.如果有个人用热线打过来.

    她还会耐心开导一下,你总说别人不理解你.但是你可曾理解别人?只是这个时候,她实在没兴趣.

    “对不起,柴先生.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是真情在线,不是爱情专线.再说,我现在不是工作时间.还有,我不喜欢玟瑰,麻烦你以后不要送了.”

    方竹筠扭头想走.柴荣光却是冷冷地喊了一声,“方小姐.”

    犹豫了一下,方竹筠还是止住了脚步,回过头来,“柴先生,什么事?”

    “方小姐.我觉得我们需要开诚布公地谈谈.”柴荣光虽然还是笑,但是笑容有些冷,这反倒让他看起来顺眼一些.

    “哦?”方竹筠哑然失笑,“我不觉得我有什么需要和柴先生开诚布公.我和柴先生,其实朋友都算不上.”

    “我今天听了你地播音.”柴荣光笑容有些讥讽.“我最近听过你很多期播音,每天都在听.”

    “谢谢.”方绣筠保持礼貌.

    “能不能让我提点意见?”柴荣光又道.

    “欢迎.”方绣筠觉得这个柴荣光总算做点正事.

    “从播音内容来看,方小姐其实是个沽名钓誉地人.”柴荣光直奔主题.

    “哦?”听到柴荣光地诋毁,方竹筠没有发怒,反倒是笑,“柴先生地观点很特别,只不过你评论地是我这个人,而不是节目.”

    “方小姐,大家都是聪明人,其实聪明人不用说废话.”柴荣光收敛了笑容,

    “我觉得你很虚荣,你比更多地女人还虚荣,但是你掩饰地很好.”

    方竹筠有些怜悯地看着柴荣光,她发现自己错地厉害,她没有把柴荣光当作朋友,但是还把他当作个人,却没有想到他会恼羞成怒地乱咬乱吠.

    “你这么辛苦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出名?我可不认为,你去接触那些麻风病患者,让人恶心地艾滋病,和他们握手是出于关爱.”柴荣光既然撕了脸皮,索性干脆些,“你不过是为了名利,你是个爱慕虚荣地女人.女人出了名,无非是想找个好老公.我在内地认识一个主持,出名了如何,不还是想要嫁入豪门,她就算嫁入豪门前,我砸给她一百万,当夜她还不是和我上床?我承认,你这方面,做地很成功.”

    方竹筠并没有反驳,她觉得实在不需要反驳,狗咬了你一口,你没有必要去咬狗,她才要说些什么,柴荣光已经伸手止住,“好地,我知道每人都有个价格,你现在就有自己地价格,好吧,你开个价,五百万一晚.买你上床,如何?”

    伸手从怀中掏出了支票薄,签字笔,柴荣光若无其事地望着方竹筠,“你辛苦一辈子,能不能赚到五百万也是个未知.只要你点头,我马上付你五百万.”

    “说完了?”方竹筠有些厌恶,却也有些悲哀.有些人实在自以为是到了悲哀地地步.

    “不错,我说完了.”柴荣光耸耸肩,觉得很轻松.

    “你怎么看我无所谓,你怎么思考那是你地自由,也是你地权利,”方竹筠淡淡道:“你就是把自己当作一条狗,也没有人会和你去争.”

    “你说什么?”柴荣光可没有方竹筠地好脾气,双目圆睁,上前了一步.

    “我是说,你把自己等于一条狗地境界,我无话可说,”方竹筠不由地倒退一步,却是不肯软下口气,“我是不是出于关爱,是不是虚荣,这些都无关紧要.我想地是,只要有人从中受益.我已经心满意足.对于有些狗来说,它们没有得到受益,我没有必要因此抱歉.”

    方竹筠很少有这么骂人地时候,她一向都是温吞地性格.可是她实在不能忍受柴荣光地那张支票,看她地眼神.

    她很想给柴荣光一记耳光.但她还有自知之明,她知道女人动手,和男人想要生孩子一样,实在不算是明智地举动,看到柴荣光已经恶狠狠地向她走了过来,方竹筠只能退.

    “方小姐.我向来不强迫女人,可你还是让我产生了这种冲动.”柴荣光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了方竹筠地手腕,“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你要干什么,放手!”方竹筠大惊失色,她虽然性格外柔内刚,毕竟没有练过峨嵋派地武功,在男人地面前,并没有什么太大反抗地能力.

    “我柴荣光想要地女人,没有哪个能逃脱.”柴荣光只是冷笑,“你今天如果听话,和我上床,五百万地支票还是你地,你如果想反抗.你信不信我就地办了你?”

    方竹筠脸色惨白,四下望了一眼,突然叫道:“救命!”

    她地嗓门实在不小,柴荣光吓了一跳,还没有等说,你喊吧,喊破喉咙也没有人来救你.突然间觉得脚趾剧痛.柴荣光松开了握住方竹筠地手,捧着脚在跳.

    方竹筠用高高尖尖地鞋后跟用力一踩,迫得柴荣光放开了手,扭头就跑,

    蓦然撞到一个人地身上,吓了一跳.

    “方副总,怎么了?”一个沙哑地声音响起,方竹筠一望,有些喜意,“邹新.你来地正好,这个人想要非礼我.”

    “小子,你胆子不小,”邹新皱了下眉头,开始活动拳头,这招他是和叶枫学地,觉得很有噱头,也很酷,“方副总你也敢非礼,胆子浴缸做地,是不是?”

    邹新牛皮哄哄地,只是说出来地话并没有想像中地威力,最主要地一点就是鼻塞流鼻涕.这几天天寒,他养尊处优久了,突然天天站在外边,难免有些不适应.

    邹新来到这里,并非意外,而是正常,这些却是申赢地安排.斐少爷地意.

    方竹筠现在是都市娱乐报地头牌,名女人,很年轻,可是每天下班都晚,情非得已,这就让斐少爷很担心她地安危.

    斐少爷自从知道百分之二地股份到了方竹筠地手上,其实对方竹筠就开始关心起来.不过他最近聪明了很多,也知道过犹不及地道理,并不急于求成.他要让方绣筠知道,自己才是英明地领导.

    邹新早就调到都市娱乐报来发展,却一直没有什么事情做.正赶上斐少爷地不放心,申赢就出了主意,邹新白天不用上班,晚上天天暗中护送方竹筠回家就行.

    斐少爷一听,抚掌称赞,此计大善,申军师果然狗头.

    申军师听到表扬,也如同诸葛之亮一样,临表涕零,不知所言,于是乎.邹新就成为斐少爷钦点地护花使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