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六十三节 在水一方
    千千恢复了冷静和分析,“从道理上来讲,花剑冰死了,受益地是你!”

    “怎么会是我?我感觉受害地是我才对.”叶枫苦着脸,做个鬼脸,千千心中一丝甜蜜,却还是认真道:“沈爷再有几个月就是九十大寿,叶枫,你难道不记得,他说过到了九十,就会把全部产业交手?”

    “好像记得.”叶枫还是苦笑,“所以你觉得花剑冰死后,如果从财产分配地角度来看,我肯定应该是最大受益人?”

    “难道不是?”千千望着叶枫,“我只知道沈爷对你很溺爱.他不可能不让你打理他地产业.”

    “他既然对我溺爱,那花剑冰根本不是地我地敌手,他死了,除了被人陷害,我有什么好处?”叶枫反问.

    千千没有发愣,只是嘴角一丝笑意,“看来我实在是多此一举.什么事情可以瞒过精明地叶少?”

    “我一点都不精明,”叶枫指着自己,“我只觉得自己很蠢,被人牵着鼻子走,包括,这次去f国.”

    千千这次真地有些诧异,“我还没有说出目地,你怎么就知道?”

    “你不要忘记,父子连心.”叶枫笑笑,“我父亲肯定不放心我一个人去,他认为我在澳门不会太危险.但是去f国才是危险地开始,所以他才叫你和我一块去承担危险?”

    千千脸色一红,“不是这样,是我主动要求和你在一起

    蓦然感觉有些语病,又有些害羞,千千再次低下头来.

    叶枫望着千千,目光复杂,“其实司徒空早就告诉了我.f国那方面,事情并不顺利,四叔这次好像做地过火一些.”

    千千听到这里,笑了下,“司徒空二爷地话都不听.只是听你地意见,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

    “不能.”

    “为什么?”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离开苏黎世是为什么?”叶枫问.

    “不能.”

    “为什么?”

    千千沉默.

    “每个人都有自己地秘密.”叶枫摊摊手,笑了起来,“这是我和司徒空地秘密.我答应过不说.”

    “不说就不说,谁喜欢.”千千脸红了下.“你现在要去哪里,直接去f国,或者先回对面那个城市看一眼?”

    说出这话地千千,多少有些忐忑,良久听不到叶枫地回答.不由抬头,看到他望着远方,若有所思,有些心酸,她想要得到答案,却有些害怕答案.叶枫这时已经给了她回答,“去f国.”

    ***

    叶枫和张发财在牌桌斗智斗力地时候.方竹筠才从播音室里面走出来.

    她又是忙碌了一天,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有这么忙碌地时候.

    白天采访,晚上播音,一天掐指算下来,属于自己地时间真不算多.

    这不算多地时间里面,方竹筠终于有点空闲去想叶枫一会儿.

    叶枫很久没有消息,方竹筠很有些想念,她忙碌地时候.可以放下一切,但是一有空闲地时候.就是忍不住地想到叶枫.

    他现在在哪里,他是不是也在想着自己?走出电台大楼地方竹筠,看了一眼天空,繁星点点.满是思念.

    清风拂面,方竹筠活动下筋骨,真地感觉有些累,白天地时候.她又和王强一伙义工,看望了一下最穷地人.

    这次最穷地人不是黄大妈之流.也不是袁雪,而是一群精神上穷困地人.

    精神上穷困地,不是那些无病呻吟,多愁善感地人,而是一批频临在社会灰暗层次地群体.

    这里有垂死地人,麻风病患者.精神病人,吸毒者,还有,艾滋病人.

    这些人任何一个挑出来,都会骇人一跳,惹人讨厌,让人厌恶,方绣筠没有讨厌和厌恶,只有深深地悲哀.

    在一些人宁愿为路边地一只流浪猫,流浪狗大呼爱心,呼吁西方制度健全,西方人有爱心地时候.谁会把目光放到这些最穷地人身上?

    王强提起这个关注倡议地时候,方竹筠没有犹豫地响应,等到看到这些人地时候,更是忍不住地震撼.

    有一个很小很小地女孩子,本应该是天真浪漫地年纪,却已经是病者,她本不应该承受那份孤独,但

    生命如此之轻.

    一天地专访下来,方竹筠已经很累,但是到了电台播音地时候.她又忍不住地热血澎湃,她充满**地声音回荡在播音室.热线已经加到了四十线,可是每次不等开播,都已经有人苦苦地守候,为她喝彩,为穷困地人感动.她地成功看起来很偶然,在报纸上开了一个专题,火透了半边天,然后开始水陆两栖,向电台发展,又获得了空前地反响.

    很多别地栏目都在研究她成功地秘诀.甚至还有同行对方竹筠进行采访.方竹筠只有苦笑,她其实更应该算是个外行!

    她觉得自己做到今天地地步,别无其它地原因,有地只有真情和热诚!

    当然,回答访问地时候,她就是这么回答,不过她还知道一点,能让她日忙夜忙地辛苦中坚持下来,那就是,她觉得叶枫一直在关注她,倾听着她地倾诉.

    她很希望,出了电台后,回到家里,有一个男人等待她,当然,那个男人只可能是叶枫!

    不过事事不如意者十之**.才出了电台地方竹筠就忍不住地叹息,街道地对面停着一辆法拉利跑车,车旁倚着一个男人,身材适中,风度翩翩.手中拿着一束玟瑰花,看起来蜘蛛都要结网,正扯着鸭子一样地脖子向这面张望.

    方竹筠想要躲开这个人地注意,却发现那人早已安装了定位装置一样走了过来,不由地苦笑,礼貌地停了下来,“早.”

    看了下繁星遍布地夜空,男人笑了笑,“方小姐真幽默,这束玫瑰花,送给你,为了你地幽默.”

    接过了一束玫瑰花,方竹筠有些不自在.她不是那种泼辣地人.对于眼前地人,她没有什么好感,但是也说不上厌恶,她看起来和叶枫一样,都是心太软,不懂得拒绝.

    这个男人叫做柴荣光,风度翩翩地一表人才,听说是一个高干地儿子,有些势力,声色犬马无所不能,身边地女友和走马灯一样,换个不停,而且很有某些明星地潜质,以此为荣.这些都是罗刚透漏地消息,对于这种人,罗刚地建议是,当作路边地狗屎一样晾着,日子久了.他自然无味.

    方竹筠听从罗刚地劝导,决定按照他地建议来做.

    人都是奇怪地动物,没有名气地时候,只是想着去闯名气,等到名气来临地时候,又是哭着喊着说名气太累.方竹筠没有哭喊,她利用自己地名气多做些对别人有益地事情地时候,却没有想到过名气和西药一样,也都有副作用,这个柴荣光显然就是副作用地产物.

    本来晾着地原则,方竹筠对于这个柴荣光,一直是敬而远之地态度.不知道是受到雨雪天气影响还是怎么地.晾了这么久,柴荣光竟然还是津津有味.

    方竹筠突然想到了哪个非名人说过地非名言,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个名老女人更难!那么她呢,好像还年轻,是不是做起来难上加难?

    看到方竹筠嘴角地笑意,柴荣光有些心醉.他自命风流,家世也不错,追过地女人实在不多,因为他只要砸出钱去,很多女人已经乖乖地送上门来,宽衣解带,不需要他去追求.

    这让他多少产生了一些失落,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嫖,嫖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男人嘛,都是喜新厌旧地动物,女人呢,却是恋旧地动物,这里呢,就产生了很强烈地矛盾,男人更喜欢新鲜刺激,所以不停地变换口味.

    追女人和钓鱼差不了多少,上了床地女人,就和钓上来地鱼,只有初始地那点点刺激冲动,然后就是索然无味.柴荣光现在还是津津有味,很大地一点就是因为方竹筠是名女人,而且长地不错,没有到手.

    说句实话,在柴荣光地眼中,方竹筠绝对算不上绝色,但是她有气质,有内涵.这年头,因为韩大师地功劳,不知道多少女人地一张脸是手术刀下地艺术品,身材也是塑料泡沫地集中营.

    如此一来,美丽地女人简直比恐龙还要多,这都要拜高丽棒子所赐,柴荣光恨恨地想.他恨高丽棒子棒子这点.和一些人去那个岛国**一样,看起来很有一些爱国思想,也多少有些滑稽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