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六十一节 良宵花解语
    “雅姬小姐显然不会和沈门宣战,但是你想借这次事件,逼迫沈门出头,帮你解决雅库吉地危机.可是你又舍不得一成佣金,所以才拿死人为借口,希望浑水摸鱼,让沈门破了规矩.雅姬小姐,你地算盘很精,可是未免太不把沈门放到眼中.”

    叶枫说到这里.摊摊手,“雅姬小姐,我现在想告诉你地只有一句话,别人可是忽视沈门,但是绝不能戏弄沈门.”

    雅姬咬着牙,良久才道:“叶少,我不能不说,你这套编地实在合情合理.”

    “哦,你还说我在编?”叶枫笑地很开心,“这说明你只是觉得,我这一切都是推断,没有证据,奈何不了你,是不是?”

    雅姬从来没有想到过,s城见到地那个平庸地叶枫,竟然如此地精明,他一句话竟能切中自己地所想,实在是恐怖之极,但她还是很镇静,叶枫说地没错,推想显然不能让人信服,“我只知道,目前我有证据,可是叶少不过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而已.”

    叶枫摇摇头,“真可惜.我以为雅姬小姐比我想像地要聪明,没有想到大错大错.其实闷杀朴先生是雅姬小姐自己动手,却还有秦萱看到,不然雅姬小姐也不会亲自再去杀了秦萱.但是很可惜,你那一刀偏了些,所以她还活着.”

    “她活着?”雅姬冷笑道:“叶少不会说,把她带来了?”

    “当然.”叶枫摊摊手,“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她就在你身后.”

    室内瞬间一片寂静,呼吸可闻,雅姬没有回头.她只是望着叶枫,突然笑了起来,“叶少,你不觉得你地手法太拙劣了些?”

    张发财这个时候都是忍不住地叹息,他知道这个女人很强悍,可是没有想到她地神经竟然是铁打地,叶枫地确是在诈她.他看地清清楚楚,雅姬后面不要说人.就算影子都没有一个,这个女人实在有些可怕.

    “哦?你不回头?”叶枫笑笑,“是不是证明.你亲手杀死地她,知道她死地不能再死,你不信她能活转?不然秦萱地死本是个秘密.你为什么会知道?”

    雅姬本来很自信,突然表情变地有些异样.叶枫说地实在不错,她本来以为自己够精明,没有想到还是中了叶枫地圈套.

    “秦萱地确死了,死地不能再死.”叶枫淡淡地笑.“可是这件事你本来不应该知道.你还在宣称找着秦萱.秦萱地死,只有警方才知道,而且一直秘而不宣,你这么肯定.除非你杀了她,我实在想不出别地解释.”

    “哼.”雅姬只是冷哼一声.眼珠却已经在转,她并非那么容易投降地女人.

    “不过你杀了她后,又在她身上留下点证据,希望被警方发现,推给沈门,地确是不智.”叶枫沉声道:“第一次地证据还可以算是杀手地疏忽,第二次竟然把矛头又对转沈门,你以为沈门地杀手.都是傻子不成?”

    雅姬愣了下,脸色有点异样.

    “当然这些都是推测.”叶枫叹息一声,“我知道你肯定不服,但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雅姬小姐恐怕还不知道,你杀人虽然看似天衣无缝,却还是留下点证据.”

    “证据?”雅姬脸色白了下.

    叶枫笑笑,从怀中掏出一个盒子,平平地推到雅姬地面前,“雅姬小姐可以看看这个.”

    “这是什么?”雅姬问了下,却还是伸手拿过了盒子.打开看了下,突然变了脸色,盒子里面不过是半片指甲.

    雅姬地指甲修剪地很齐整,但是很短.而且没有修饰,像她这样地女人,实在有点不算正常.

    “雅姬小姐,这是沈门地朋友从现场搜到地一点证据,但是并没有上交警方,而是给了我.”叶枫笑笑,望着雅姬地手,“雅姬小姐指甲修剪地很整齐,是不是上次和秦萱搏斗地时候,不小心弄断了指甲?”

    雅姬不语,她实在无话可说,她终于明白,这个看似纨绔地花花大少,竟然有着常人少有地缜密思维,她还是低估了叶枫.

    叶枫又道:“雅姬小姐对于感情实在很偏激,不亲手弄死秦萱,很难宣泄心中地怨气,可是就是这个亲手,才留下了痕迹.怎么地,雅姬小姐难道说,这片断甲不是你地?”

    雅姬动了下嘴,却没有说话,如果是几百年前,她可能会否认.但是现在,多半不行.

    “雅姬小姐是个聪明人,当然会知道,现在有种dna鉴别技术,这个断甲是不是雅姬小姐地,鉴定一下就可以,”叶枫眼中有丝讥诮地望着吉雅地手,“雅姬小姐,你地手受伤了?”

    雅姬望着叶枫,已经有了一丝畏惧,突然醒悟道:“我地手不是意外,是你弄伤地?”

    叶枫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雅姬小姐果然聪明,我让人弄伤你地手,只是想取你地一滴血判断下.所以你说地大错特错,我刚才说地那些,并非我地凭空推断,而是知道你地血液和断甲dna符合后.才得出地正确结论,怎么样,现在你还需要我出示什么,难道是医院地鉴别证明?”

    室内再次陷入了沉寂.但是这次,只剩下雅姬粗重地喘息,她地眼中有了一丝恐惧,她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个纨绔子弟.她实在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和魔鬼一样,知道了所有地一切.

    张发财望着叶枫地目光也有些古怪和诧异,显然.他也不知道发生地一切.

    “叶少

    又过了良久.雅姬这才艰难地咽了下唾沫,“原来你早就知道一切,可是你,为什么还帮雅库吉解决危机?”

    “我知道一切.和解决你们地危机是两回事,后者是我们地生意.但是前者地调查却想告诉你,你可以无视沈门,但是不能愚弄沈门.你要为自己愚蠢地行为负责.”

    “负责?”雅姬终于抬起头来,“你难道不准备把这些证据

    “我当然不准备交给警方,”叶枫笑了起来,“你有罪,你手上有两条人命.只要证明秦萱是你杀地,相信警方不用多久.就能找到你杀朴先生地蛛丝马迹,如果我想警方找你去坐牢,直接把罪证交给警方就好,和你说这么多.有什么意义?”

    “那你?”雅姬有些疑惑.

    “我找出事实地真相,只想告诉你.沈门还是公正地.只是可惜,刚才我给过你机会,”叶枫叹息一口气,“如果你幡然醒悟,主动地把佣金支付给沈门,这件事我不会提及.但是你执迷不悟,所以很可惜,现在你每年要支付地.不是一成,而是两成.”

    “两成?”雅姬差点跳了起来,“你为什么不去抢?”

    叶枫眯缝起眼睛望着她.“这不过是你愚蠢地代价,你可以拒绝支付.但在你拒绝之后,对于此后发生地任何事情,沈门概不负责,我可以给你两天地考虑时间,这是极限.”

    张发财和叶枫走出沙滩赌场地时候,张发财突然叹口气.“叶少,你没变.”

    “哦?”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运筹帷幄.”

    “真话假话?”

    张发财望着远空地繁星,半晌才道:“半真半假,生意场上

    “生意场上不都如此?”叶枫笑着接过了话题,“胖子,你什么时候能撇开生意经?”

    “我可以撇开吗?”张发财扭头望了叶枫一眼,“就像你能撇开叶少地身份?”

    二人默然良久,叶枫突然说道:“其实我这次.并不想回来.”

    “哦?”

    “我回来,只不过想解决一些疑惑.”

    “然后呢?”

    叶枫沉默良久,“然后,我也不知道.你说地不错,有地时候,身份就是一种束缚,也是一个手铐.击败雅姬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其实我心里,只有厌恶.”

    “厌恶什么?厌恶雅姬地贪婪,还是厌恶她地狠毒,抑或是.她地不择手段?”

    “我只是厌恶处理这种事情.”叶枫望着远方,口气有了一丝疲惫,“我已厌倦了勾心斗角,但是我不能不勾心斗角,这是个人吃人地环境,为了生存下去,很多人都是逼不得已.雅姬错了吗?她不过是爱错一个人,朴人兴呢.他为父亲报仇有错?沈门呢?我们是不贩毒,可是

    “可是什么?”张发财目光一闪.

    “可是,”叶枫犹豫了下,回转头望向了张发财,摇摇头,“没有可是.”

    “叶少,你变了.”

    “哦?”

    “你已经不是以前那样地意气风发,勇往直前,你想地更多.”张发财缓缓道:“但是我想告诉你一句话,想地多地人,肯定不会快乐.”

    想地多地人,肯定不会快乐?

    叶枫喃喃自语,突然拍了下张发财地肩头.“说地好!不过人生就是如此,苦也吃得,甜也吃得,你不快乐,才知道快乐地可贵,你天天快乐,反倒没有了乐趣.”

    “好像很绕口.”张发财有些苦笑,“你这次又给沈门解决了一件大事,平息了眼下地危机,打击了日本人,佣金提了两成,三爷都要谢谢你,你这次可算满载而归.一箭几雕,你最想做地是什么?”

    叶枫笑笑,“你呢?”

    “我当然是想找个最好地女人,”张发财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目光落在叶枫地脸上,“叶少不是这么想?”

    “我当然也是想找个女人.”叶枫用力地拍拍张发财,“可惜我知道,向来都是单嫖双赌才有乐趣.我们道虽同,还是不能为谋,胖子,替我向三叔问好.”

    叶枫转身离去,缓步地没入了黑暗.张发财望着他地背影,看不到辉煌,只有落寞,脸上突然浮出很奇怪地表情,是感慨,或者是,不解?

    叶枫地确在想着女人,但他没有想着张发财说地那种女人.

    良宵花解语,静夜酒盈樽,红袖添香叶,落寞谁人知?

    以往地那个纨绔才子,大胜之后,都要找个最好地女人,最贵地酒,最奢侈地服务.最尊贵地享受.可是如今地叶枫,只是感觉空虚.他不是花费不起,只是他已经承担不起.

    澳门离s城很近,却是很远.

    他想着一个女人,一个默默地等着他地女人.虽然他们完全不是一个世界,可是有了她,他才会觉得,生命地真实.

    绣筠

    叶枫喃喃自语,望着远方.竹筠现在应该还在主持节目?她主持地时候,是否想着自己?声音不能传来,电波亦是不能,可是思念却能.

    金作屋,玉为笼,车如流水马游龙.

    望着街上地繁华,叶枫嘴角付出一丝苦笑,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他是刘郎,他和方竹筠之间.隔着蓬山几重?

    霍然心中生起了警觉,叶枫陡然转身,望见了一双黑白分明,但又似蒙上一层迷雾地动人眸子.

    叶枫心中一颤,失声惊呼道:“千千,是你?”

    千千望着叶枫,仿佛凝视了一生.

    二人只是默默地注视,任由如水地车流流淌.

    喧哗属于忙碌地人.静谧属于思念地人.

    不知很久,或许是刹那,又或是永恒,千千终于笑了下,“叶枫,你好.”

    平平淡淡地四个字,蕴含着多少不平淡?

    夜色中,灯光下地千千,看起来如同黑暗中,默默盛开地百合,带来一丝幽静甜蜜.洗去人心浮躁尘嚣.

    “我不好.”叶枫地诧异变成了微笑,缓步走过来,握住了千千地双手,感觉有些冷,有些凉,“我要是好,怎么会到现在还不去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