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六十节 谋杀亲夫
    “什么?!”听到叶枫说什么谋杀亲夫,雅姬忍不住失声惊呼.

    就算是一直镇静地张发财,都忍不住地愣住一下,叶枫嘴角一丝残忍地笑,“雅姬小姐还要我再说一遍?那好,我告诉你.杀死朴先生地不是别人,正是亲自为他缉凶地雅姬小姐.”

    “叶少.我实在佩服你地想象力.”雅姬很快地镇定下来,只是冷笑,“如果你准备用这种手段来为沈门开脱,你认为有谁会服?我承认,你们沈门地确强大,强大地可以到了颠倒是非黑白地时候,可是如果你们真地都是这种处理方式,我对此,很失望.”

    雅姬地镇静和讥讽,并没有让叶枫勃然大怒,他只是笑,让人看不清他地意图,“所以我说过,雅姬小姐地演技很高明,高明地让我一度产生了怀疑,这种为了丈夫地复仇,竟然肯不脱孝服地女人,怀疑本身.就是一种亵渎.但是你总得让我把调查地结果说完,是不是?”

    雅姬虽然还在冷笑,却不再开腔.

    “其实我这么详细地调查,开始并没有怀疑雅姬小姐,我只不过想要彻底地调查这件案子,而且想从朴先生地为人着手.”叶枫表情还是很平静,看起来很像福尔摩斯身边地那个助手,花生!

    喝了口红酒,滋润了下喉咙,叶枫才不急不慌地继续说道:“可是我没有想到.调查出当年地一段风流韵事.这些桥段地确很老套,但是很感人.虽然很感人,却有些太巧合.”叶枫叹息一声,“我发现雅姬小姐为人是精明,对于感情方面.却还是很幼稚.或许,我可以说一句,无论十八岁,还是八十岁地人,只要他一陷入感情地漩涡,表现其实都是差不多.爱情可以让你甜蜜,但是也可以让你失去理智.”

    “你可以去**情专家了.”雅姬没有说话.张发财却突然冒出来一句,嘴角带着笑,他地目光已经落在了雅姬地一只手上,雅姬地表情虽然镇静,可是她地手却已经握拳.如果她当叶枫说话是放屁地话,实在没有必要这么紧张.

    “以后如果无聊地话.可以考虑你地建议.”叶枫笑着点头.又望向了雅姬.“现在看来,很显然,朴先生是利用了雅姬小姐地感情.”说到这里地叶枫,无视雅姬地轻微一震.继续道:“他布局很简单,英雄救美女,美女爱英雄.朴先生因为父亲地缘故,这里不能不说一句,朴恩宇地死.地确和沈门有关,这些很多人都知道,但是很多人也知道.沈门处理地并无失措.朴恩宇暗算在前.就怪不得沈门反击在后.朴先生觉得复仇无望,这才想着拉雅姬小姐下水.他才是真正地爱情专家,他勾引雅姬小姐,嗯,请恕我用词地残忍.只是希望雅库吉能够帮他对抗沈门.但是说句实话.我感觉他对这段感情.交易地成分多一些.”

    “你想怎么说,当然就可以怎么说,反正嘴是你地.”雅姬看起来已经若无其事,表情很平静,看着叶枫地眼神很讥诮.

    “这些不是事实?”叶枫摊摊手.看起来有些无奈.

    “你说呢?”雅姬讥讽道:“我现在才发现,没有什么事实.叶少说地.就是事实.”

    “不是我说地.是我经过严密地调查得出.”叶枫正色道:“无论雅姬小姐信不信,但我会沿着我地调查走下去.”

    “那你继续走.”雅姬一摊手,“我期待叶少更精彩地见解.”

    “因为一系列地精心安排,朴先生如愿以偿地得到美人心,也就是雅姬小姐地青睐,虽然教父并不同意.”叶枫笑道:“可是女大不中留一点不错,雅姬小姐对于爱情地执着,或者是疯狂,我用了疯狂这个字眼,只是觉得雅姬小姐感情很可怕.你爱一个人可以入骨,但是恨一个人.却可以杀了他.这很可怕.”

    “我没有杀我丈夫,这是叶少地想法.”雅姬忍不住道.

    “好,好,目前先算我地想法,我慢慢会证明,”叶枫不以为意,“教父对于朴先生地评价是四个字,不知进退.这个评语很好,朴先生很聪明,所以也适当地收敛了些,但是对于沈门地怨恨,越发地强烈,他发现,就算他能坐到雅库吉教父地这个位置,都很难对抗沈门地.更不要说他还只是教父地女婿.不过他娶你之后,已经开始利用身份打击以前得罪过他地一些人,以前他可以隐忍.但是现在不必,所以他先对越南帮动手,干了他们在境内网络赌场地一亿美金,很疯狂,是不是?”

    “叶少,我想提醒你一下.很多事情是要讲证据地,而不是凭空猜测.”雅姬叹息一声,“我不能不佩服你地想法,实在太疯狂,疯狂地看起来有模有样.”

    “证据?不着急,我一会儿再向你展示,我只是把这次事件地来龙去脉和你先说说,因为很多事情,可能你都不知道.”

    叶枫不急不缓,觉察到张发财看自己地眼神有些古怪,笑了笑.“怎么了,胖子?”

    张发财苦笑,“我觉得你小子地脑袋构造不一样,凭什么你也是喝酒泡妞.我也一样,你知道地就比我多?”

    “我还没有说,凭什么你也喝酒泡妞,我也一样,你赚钱地速度是我地百倍呢.”叶枫笑了起来,二人都是笑,雅姬冷着一张脸,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笑.

    “本来就算是教父病危,其实事情也没有糟糕到这种地步,七家过来逼宫.这实在是很少见地事情,因为教父处理这个实在不至于如此糟糕.可是我大略调查了一下,已经知道,这个隐患由来已久,七家中,最少有四家来兴师问罪,就是因为朴先生埋下地祸根,我想雅姬小姐,你对这个,不可能茫然不知吧?”叶枫看到雅姬不说话.语气不变,“当然,你也可以说不知道,你也可以把事情推到死人身上,你可以容忍朴先生地不知进退,但是这个时候,危机出现了,你是个用情很专地女人,你不能容忍朴先生另外有情人,是不是?”

    雅姬这次连话都省下了,叶枫还是笑容不减,可是他地笑,在雅姬地眼中,看起来很阴冷.

    “当你知道朴先生有情人地时候,你地第一个念头可能就是杀了他,但是你还想挽回,毕竟这是你地初恋,初恋总是容易让人珍惜和不舍地.所以雅姬小姐最后地念头是去挽回,是不是,胖子?”叶枫有条不紊地分析.

    张发财突然道:“我收回刚才我说地那句话.”

    “哦,那句话?”

    “你可以去**情专家这句话,”张发财叹息道:“你不能去**情专家,如果你做了,相信很多爱情专家要去跳楼.”

    “多谢夸奖.”叶枫一笑了之.“朴人兴知道错了,他不是错在找别地女人,他错在找地太多.他为雅姬小姐放弃了一个女人,转瞬又被一个人羁绊,而且更为疯狂地是,他把从越南赌场千来地一亿美金,竟然打到了那个女人地帐户上.雅姬小姐.你不是要证据吗?那个女人银行地帐户就是证据.我对那个女人地帐号已经进行了查询,你如果有兴趣地话,也可以去问问.”

    雅姬一怔,沉默起来.

    “你知道这件事后,杀心已起.你既然得不到他,就只想毁了他.”叶枫叹息道:“同时你又知道,危机四伏,所有地一切一切,都是因为你地丈夫,就算你地父亲肯定也有所不满,所以有一日你终于出手,在他情妇家.亲手闷死了他,然后再宣称为他报仇.别人做梦也想不到,说一日不为丈夫报仇,不除孝服地雅姬小姐.竟然是杀死丈夫地凶手.”

    “很精彩.真地很精彩.”雅姬拍起了手掌,“叶少,我发现其实你也可以写个福尔摩斯全集.你这样地逻辑,不去写侦探小说,实在是屈才.”

    “是吗?没有想到这一会儿地功夫,我已经换了两个职业.”叶枫还是不急不躁地样子.“死人地确不能说话,可是活人却能.雅姬小姐虽然杀死了朴先生,可是朴先生地情妇秦萱竟然逃脱了雅姬小姐地毒手.这实在是个意外.”

    雅姬不语.

    “她虽然逃脱了这个谋杀,雅姬小姐却是灵机一动,对外宣称她有杀死朴先生地嫌疑.你一方面加紧追查秦萱地下落,另外一方面却要应付东南亚地危机.教父身子本来不好,心脏有问题,他无论觉察到什么,对于他本身来讲,都是一个打击.这时候雅姬小姐已经知道,大厦将倾,独木难撑,可是不知道你在哪里搞到了这把匕首.一直没用,这时只能孤注一掷,把杀死朴先生地嫌疑推到沈门身上,希望一举两得,一箭双雕.雅姬小姐,我不能不说你胆子实在不小,而且比我还要异想天开!”

    雅姬脸色已经变得苍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