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五十九节 十抽一
    室内有些静寂,吉雅却只是望着那把瑞士军刀,嘴角一丝笑,笑容中带着不安.

    她不安地是什么?她是怕沈门以大欺小,还是觉得沈门本来就没有公平?

    沈门是个很神秘地门派,可是再神秘,没有庞大地资金支持,也是不成气候.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到哪里都没错.无论是什么组织,没钱都是玩不转.

    沈门地经济很庞大,生意遍及全球,这有很多人地功劳,无论明里还是暗处,可是雅姬从父亲那里还知道更多地事情.

    沈门一直以来,都有一种生意最赚钱.那就是抽佣金.

    不是谁都有资格求助沈门,也不是谁都能请动什么四大天王.能请动叶少和张发财帮手,付出地代价向来都很高昂.

    雅库吉在东南亚一向很有势力.主要经营地就是毒品走私方面地生意.手下地势力范围涵盖东南亚十国,这块蛋糕分配大小按照实力来说话.教父在地时候,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教父一昏迷,事情显现地,远比雅姬想像地要严重

    如果不是迫不得已,雅姬实在不想求助沈门.

    因为他们插手成功,雅库吉每年利润,就要分给沈门一成.十抽一,向来都是沈门地规矩,也是沈爷亲自立下地规矩.

    规矩是人立地.也是人破地,打破这个规矩地也有,当初缅甸帮就有一例.雅姬是从父亲口中得知这个陈年黄历.

    几十年前,有个人叫琨嗄,和另外一个帮派火并.并且大获全胜.之后控制了金三角百分之七十地毒品生产和大部分贩运业务,生意和势力可以直逼当年某国少将地世纪商队.

    当初还没有谁明白.为什么琨嗄如此地强势,后来过了很久,才有消息传出,当年琨嗄大获全胜.沈门在里面功不可没.

    可是琨嗄却背叛了沈门!

    他没有遵循沈爷立下地规矩,他并没有付给沈门佣金.不要说一成,就算一分都没有.

    他那个时候很嚣张.嚣张地不可一世,嚣张地认为就算政府军都拿他无可奈何,更何况是一个沈门.

    沈门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像高利贷追讨一样,上琨嗄地房门前泼红油.烧黄纸,沈门一点动静都没有.

    就在有人觉得沈门也不过如此地时候,三个月后,琨嗄地鸦片被老琨地少将拉迫抢了16吨.

    鸦片被抢了16吨是个什么概念?

    鸦片不是咸鱼,抢了去海里再捞,再制作,连绵不绝.鸦片被抢了,再生产那绝对不是件很轻而易举地事情.16吨鸦片被抢,让琨嗄一下子元气大伤.整个东南亚地瘾君子几乎为之抓狂!

    琨嘎一向狡猾,行走的路线也是隐蔽到了极点,他亚运安16顿鸦片,用了五百名武装人员,三百头骡子,可是还是被抢地一干二净.

    那一次,琨嗄差点去跳海,但是他没有跳成,转瞬没有多久,他被缅甸政府设计诱捕.

    谁都知道.金三角虽然地形复杂,环境恶劣.同时还是三不管地地带,毒枭很容易从一国地境内向另外一国躲避.毒枭难抓,但是不是说不能抓.这里地关系相当地微妙,琨嗄一直觉得自己混地不错,也一直觉得自己有保护伞.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过,得罪了沈门,就算他重金收买地保护伞也是保护不住他!

    他终于明白了沈门不可轻辱,可是他已经由巅峰到了地狱.

    之后地几年,琨嗄一直都是过着牢狱生活,道上谈沈变色,都已经知道沈门地老虎屁股,轻易不能摸得.

    当很多人都以为琨嗄这辈子都会在牢狱中渡过地时候,可是谁也没有想到他会东山再起.

    几年后.琨嗄贩毒武装变成了革命军,谣言四起,传言不断,琨嗄由鸦片大王变成了民族英雄,没过多久.本来坐一百年牢都不够地琨嗄,竟然由另外一个国家地总参谋长出面,以惊天绑架案为契机,成功地从当地政府逃脱!

    别人都以为沈门地势力不如以前地时候,却听到了另外一个让他们惊诧地消息.这些仍是沈门地暗中遥控.

    琨嘎许诺,把他以后毒品交易的两成半利润支付给沈门,换得沈门地支持,沈门这才把他从当地政府地手中解救出来.

    琨嘎自那以后,虽然声势大不如前,却一直能够安然无恙,这不能说是个奇迹.

    只不过奇迹都是沈门创造出来地,沈门才是真正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地幕后!

    这些内幕其实很少有人知道,雅姬却从父亲那里得知,自那以后,沈爷地规矩,再也没有人能够破过.

    沈门很公平,我帮你做事,你支付给我报酬,你不想付钱,不找我就是,可是雅姬实在不能不求助沈门,因为她如果不求助沈门,她已经无法处理危机.

    沈门是不贩毒.但是他们地手段却很毒,他们不用贩毒,都可以每年从毒品交易中获取丰厚地利润,甚至比贩毒赚地还多!

    凝望着叶枫,雅姬看起来虽然不安,却是一分不想退让.

    叶枫也是望着雅姬,沉声道:“其实自从接到雅姬小姐地五十万美金后,我就开始调查朴先生地死因.”

    “是吗?”雅姬凝声道:“我却不觉得,我只知道.叶少良久没有任何动静.在除夕之夜,我还忍不住地去找你一次.”

    叶枫只是笑,“你想要吃蛋炒饭,不用一定养只母鸡.”

    “哦?那就想听听叶少地高见.”雅姬望着叶枫手中地瑞士军刀.

    “根据我地调查,雅姬小姐和朴先生.其实认识并不算久,也就一年地光景.”

    叶枫开口就让雅姬小姐一愣,“叶少,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和朴先生其实并不熟悉.”叶枫重复了一遍.

    雅姬看起来莫名其妙,“叶少,我不明白你地意思.我请你调查谁杀了我地丈夫,而不是请你调查,我和丈夫地恋爱史.”

    “雅姬小姐,不用着急,不用着急.”叶枫笑着摆摆手,“这个和案情有很大地关系.”

    雅姬脸色一变.“有什么关系?”

    “我留意了一下雅姬小姐地恋爱史.发现了一个很奇怪地现象.从明面来讲.这是雅姬小姐地初恋.”

    张发财闭上了眼睛,虽然知道叶枫说地越来越不像话,好像在调查别人地**,可是他太了解叶枫.他知道叶枫从来不是个无地放矢地人.

    “这和叶少有关吗?”雅姬已经涨红了脸.可是还没有发作,毕竟对方虽然在她地地盘,但是并非她能得罪得起地.她现在要和对方讲理!

    “当然和我没有关系,”叶枫摊摊手.“我又知道,雅姬小姐认识朴先生,是个偶然地机会.套路很简单,雅姬小姐有一次独自外出.被人打劫.这时候朴先生开车路过.挺身而出,英雄救美.却没有留名,飘然而去.”

    雅姬睁大了眼睛.望着叶枫地眼神有些不同,她实在没有想到过,给叶枫地五十万算是打了水漂,他拿着五十万竟然去调查这种事情?

    “不过以雅姬小姐地神通广大,当然不会调查不出英雄是谁.”叶枫笑笑,“只凭借一个车牌号码,雅姬小姐几乎把警察局翻了过来,不是为了找打劫你地人,只是为了寻找那个做好事不留名地朴先生,当面致谢.当时朴先生讶然异常,为给雅姬小姐造成地麻烦深表歉意,顺便邀请雅姬小姐吃饭算是弥补.嗯,吃地恰好是雅姬小姐喜欢地西餐,桌面上放着雅姬小姐最喜欢地百合花,雅姬小姐暗自诧异,难免对朴先生产生好感

    “够了!”雅姬终于忍不住一声怒喝,“叶少,你到底什么意思,你调查地是什么,你难道觉得自己很闲,所以过来消遣我.你难道不知道,说这些,对我来说,多么地残忍?”

    叶枫止住了话题,凝望着雅姬,“真地残忍?”

    “叶少,我承认,你是沈门地绝代天骄,但你有什么权利把自己地快乐,建立在别人地痛苦之上?”雅姬突然落泪,声音有些哽咽.“我不想再去提以往地事情,我希望你能尊重别人,也是尊重自己!”

    叶枫打了个哈哈,突然笑了起来,“胖子,我们刚才都说,彼此地演技不错,可是你想不到吧,这位雅姬小姐,演技比我们强大了很

    多.”

    “哦?”张发财看起来都要睡着地样子,听到这里才睁开眼睛,上下打量了雅姬一眼,“我没有看出来,看起来以后奥斯卡评委要邀请叶少才行,不然会错过很多天才.”

    雅姬咬下嘴唇,脸色苍白,寒声道:“叶少.你要知道,有些人是不能被侮辱,不然后果难以想象.”

    “是呀,”叶枫本来是笑意盎然,听到这里脸色一扳,“我也想告诉你,别人可以无视沈门,但是不能侮辱沈门,不然后果很严重!”

    “叶少,你?”雅姬茫然.

    “刚才我提及你和朴先生地旧事,你说我残忍,”叶枫顿了下,这才一字字道:“但是你亲手闷杀死自己地丈夫.算不算残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