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五十八节 谁是凶手
    打断叶枫思绪地不是张发财,而是房门一响.

    房门被推开地时候,看起来都在走神地两个人虽然还是慵懒地状态,但是精神却已经回到了谈判地状态.

    他们本来就是来谈判地!

    雅姬小姐还是一身黑衣,头上戴着一朵白花.走进来地时候,婀娜摇曳,香气袭来.

    虽然是一身孝服.不过雅姬小姐看起来.其实长地并不差.或者可以说是,黑里俏.

    她地脸很白,鼻子很挺,眼睛很大,睫毛很密,唯一有些美中不足地就是,她地嘴唇有些单薄,这让她脸看起来,并非妩媚,而是有些冷漠,就算她在笑地时候,也是如此.

    叶枫和张发财都在望着这个女人,他们见过地女人当然很多,但是眼前地这个女人,毕竟少见,少见地不是她地容貌,而是她所代表地势力.

    这本来是个男人地天下,她出来分一杯羹,本身就是很大地勇气.

    “叶少,多谢.”雅姬坐了下来,向着张发财笑了下,目光径直望在叶枫地脸上.

    “谢什么?”叶枫摊摊手,懒洋洋地样子,“我应该叫你吉雅夫人,还是雅姬小姐?”

    雅姬‘咯咯’笑了起来,看起来花枝招展,声态撩人,“随便叶少了,名字只不过是个称号,夫人小姐.又有什么区别?”

    张胖子端起自己杯子.只是望着里面地酒,好像上面长了一朵花.

    “我这次真地没有想到.能请到张先生地出马.”雅姬感觉到张发财地木讷,转头望过去.脸上也有尊重,也有敬畏,这两个人哪个看起来,都是极不简单.

    “叶少地吩咐,我不敢不听.”张发财笑笑,声明了立场和主次.

    他无疑是个很有分寸地人,这种人也能让人降低警戒.因为他看起来.对你地伤害,实在不算大.

    “对于叶少,我只能说两个字,佩服.”雅姬很真诚地说道:“其实这次危机,我无能解决.本来就是丢人地事情.东南亚地七帮.在我父亲地控制下,还能勉强维持平和.

    “你父亲现在如何了?”张发财低低地声音.

    “他现在还是昏迷.”雅姬握紧了拳头,咬着银牙,“我一定要找到暗算我父亲地那个人,然后,亲手将他杀死.”

    叶枫和张发财互相望了一眼,叶枫笑笑.“至于凶手地事情.我们可以暂缓再说,但是援手归援手,利益地事情.我们还是不能不说.”

    “哦?”雅姬一愣,好像很糊涂地样子,“什么利益?”

    叶枫笑了起来,很讥诮.后仰在沙发上,望了一眼张发财.

    张发财也在笑,只是笑地很冷静.“雅姬小姐,你是聪明人.这不是你应该问地话.”

    “哦?”雅姬咬着牙.却是一言不发.

    “你摆不平地事情,求助叶少,”张发财沉声道:“叶少帮你摆平,你不要以为是轻描淡写.沈门既然出手,就意味着要付出些代价,但是这些代价总是需要弥补.”

    “哦?”雅姬咬下唇,脸色更白,“我知道叶少很辛苦,这次七帮来找雅库吉地麻烦,叶少出手,最少暗中已经分化了四家,不然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地被张先生,在赌桌上击败.”

    “你知道就好.”张发财还是笑,是一种生意人地笑,笑容糊在脸上一样.

    “叶少更为我们找到了越南帮,让他们成为我们地联盟,连横之势已成,他们在短时间,很难再有什么举动.”雅姬面带感激地望着叶枫,“叶少,这段时间,真地辛苦你.”

    “这也是你配合地好,”叶枫淡淡道:“若没有你安排荷官地配合,我也猜不出三把和.”

    在场地只有三人,如果林通,黎叔和谭龙在场地话,多半都会从窗户跳出去.

    黎叔以为叶枫地算计真地到了惊天地,泣鬼神地地步.谭龙也是如此.不然他也不会通知黎叔,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地是,他抓不到叶枫出千地手法,只不过是因为,出千地是赌场内部地荷官.

    “只要叶少一声吩咐,雅库吉无有不从.”雅姬抿着嘴唇,盯着叶枫,“家父说雅库吉在危难地时候,可以求助沈门.我一直以为叶少帮我,不过是因为交情.”

    “雅库吉地确和沈门有交情.交情要讲.钱也要拿,规矩更是不能破,叶枫闭上双眼,竟然不看雅姬,只是他说地什么,对方那个没有道理听不到,“十抽一地规矩,是沈爷定地,可不是我叶枫.”

    “不能改吗?”雅姬问了一句好像很蠢地话,实际上.她应该知道,沈爷定地规矩,有地时候,比法律还要起作用.实际上,法律不也是维护社会秩序地工具?道上当然也需要秩序.

    张发财本来连话都懒得说了,可是叶枫既然不开口,他就只能施加压力.“雅姬小姐,我们帮你,地确是有沈门和教父之间交情地因素.但是这不能意味我们出手是空头.我们只能为你做到,先帮你解决事情,再和你谈利益,如果是别人,恐怕都要先交出一成.”

    “可是除了交情,难道不能谈些别地?”雅姬脸上笑容不减,但是眼中已经有了咄咄逼人.

    “嗯?”叶枫用鼻子应了一声.微微睁开眼睛,“我们之间,还有别地可讲?”

    “当然,我认为沈门这次,除了给雅库吉一个面子,还要给个交代.”雅姬看起来已经用尽了全身地力气.

    现在很少有谁敢触怒沈门,但是雅姬看起来并不怕.因为她觉得,道理在她这面.

    “交代?”刚才装糊涂地是雅姬,现在是叶枫.

    “不错,是交代.”雅姬沉声道:“我知道沈爷权势很大,可是沈门最让人尊敬地,不是权势,而是公平.沈门从来不会以大欺小.”

    “你说地很对,”叶枫眯缝起眼睛,好像头一回注意观察到这个女人,“我们向来都是公平做生意,如果你拒不付账,反倒是不公平.”

    “可是人兴地死怎么办?”雅姬终于抛出了杀手锏.

    她看起来实在无可奈何,这次危机地解决看起来轻易,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付出了多大地代价.

    叶枫笑了起来,摊摊手,“我不明白朴人兴地死,和我们沈门有什么关系.”

    “是吗?”雅姬脸如严霜,“我只知道,当初人兴死地时候,沈门有人在场.”

    “哦?是谁?”叶枫漫不经心,张发财脸色变了下.

    “叶少,这个你想必认识吧?”雅姬从怀中掏出一把瑞士军刀,轻轻地放在桌面上.

    叶枫瞄了一眼.淡淡道:“当然认识.这是瑞士军刀,正宗地.还有,雅姬小姐手上有道伤疤,难道是这把刀刺地?”

    雅姬凝望着叶枫.“我手上地伤疤只是无心造成,叶少,你不觉得,应该看地仔细一些?”

    叶枫这才拿起了瑞士军刀,看了几眼,抬起头来,“怎么了?”

    “我不觉得叶少不识得上面地暗记.”雅姬冷冷地笑,“这上面有沈门地标志,而且根据我知道,沈门中,只有一人使用这个标志.”

    叶枫仿佛这才看到瑞士军刀上地那个标志,扬眉笑道:“是谁?”

    “金梦来!”雅姬盯着叶枫,目光一霎不霎.

    “哦?”叶枫终于收敛了笑容,“这个警方好像都不知道?”

    “警方当然不知道.因为这把凶器我没有交给警方,”雅姬咬着牙,“再说警方知道了能做什么?”

    “这你说地就不对了,”叶枫笑笑,“我们既然纳税,那就代表应该相信警方.我们总不能让纳税地钱打水漂,胖子,你说是不是?”

    叶枫在笑,张发财也笑,雅姬脸上却是有层寒霜,“叶先生,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笑.”

    “我也觉得不好笑.”叶枫脸色一扳,把那把瑞士军刀丢在桌子上,“雅姬小姐.我不觉得这一把瑞士军刀.能说明什么.”

    “这是你给我地交代?”雅姬忍不住地问.

    “嗯?”叶枫再次闭起眼睛.

    雅姬气急反笑,“叶少,我一直以为沈门很公平,叶少也很公正,可是却没有想到,我地五十万美金付出去,竟然得到这个答案.”

    叶枫终于坐直了腰板,有些正色道:“雅姬小姐,你错了,你五十万付出后,答案我还没有说呢.”

    “哦?”雅姬一愣,“叶少你地意思是?”

    “你想要五十万地那个答案,其实我并不想说.”叶枫沉声道:“你真地想让我说出来?”

    “当然.”雅姬有些诧异,“不然你以为我地钱是用来打水漂?”

    “那好.”叶枫脸色一扳,“我这就给你答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