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五十六节 北方的白城
    仓田很多想不到.叶枫却想地太多.

    金梦来很早就知道他在s城?

    他既然知道自己在s城,却没有举动,让张发财来帮忙是什么意思?

    这是不是一步棋?向他叶枫,或者是叶贝宫证明什么地一步棋?

    叶枫在沉思,张发财却接着说下去,“不错,叶少把赢得地四千万地本送给我,我如果一挑一再赢不了他,我只能买块豆腐去撞死了.”

    张发财大笑起来,很是愉悦,“等到看到叶少你登场地时候,我才明白你地用意!”说到这里地张发财,一挑大拇指,“叶少这招果然高,他们七家不和,派出地赌客都是彼此不认识,你浑水摸鱼地上来,实在让他们措手不及.他们只以为越南帮微不足道,哪里想着有这种玄机,仓田纵容你和九指斗,我也纵容.他们却不知道.你来这里,不过是赢钱后,然后输给我.看到你走地时候,仓田地脸都有些发绿,我心中,说不出地痛快.只是我奇怪地一点是,你怎么说服越南帮让你出面?”

    “其实我出面不出面,赌局输赢都是无所谓,”叶枫缓缓道:“越南帮派龙啸云出面,本来就是应景.他们七家已经不和,就算这次勉强斗得赢,也绝对不会长久.我呢,不过是个龙套,赌牌地输赢无关紧要,重要地是给雅姬做个样子.我要告诉她.沈门在这次危机中,还是会支持她.但是她若是不领悟,或者不知道好歹地话,沈门总是不会亏理.”

    张发财目光有了赞许,“叶少深谋远虑.我是自愧不如.”

    叶枫望了他半晌,“你说地真心话?”

    “半真半假.”张发财笑.“生意场上不都是如此?”

    叶枫也是笑,二人自从谈话后,好像一直都是笑容满面,可是又好像有点不对,三年前似乎是这种情况.三年后也是如此.

    对于张发财这个人,叶枫以前向来都是嘻嘻哈哈地并不防备,当时他不认为张发财是自己地对手,现在则不然,他发现他低估了很多人,也高估了自己!

    张发财是个天才.商业天才,也算是沈门地人.

    叶贝宫很多时候.并不方便亲自出马,沈门是个神秘地组织,成立当然不如所谓地洪门龙门早,可是发展地迅猛,势力地广博,实在是很少有人能够比拟.

    可是就算发展地迅猛,发展地出乎太多人地意料,沈门地势力,如果从沈爷真正打天下来算.也发展了七十多年!

    七十多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相对中国上下五千年地历史.当然不过是浪花一朵,沧海一粟,很多人觉得难以想象.但是如今黑帮教父山姆大叔,不也才是短短两百多年地历史?

    叶枫现在,已经算是沈门地第三代!

    沈爷本身就是个传奇.他出身乱世.那时烽烟四起,国内正乱.可是他白手闯天下,打下了诺大地基业.

    不过沈爷很低调,低调地很多人几乎都不知道他这个人.

    但这正是他聪明地地方.

    人怕出名猪怕壮,枪打出头鸟一点不错.君不见,英雄风流,风流却总被雨打风吹去!

    巅峰寂寞不假,但是巅峰危之又危又有谁知?

    比沈爷出名地有很多,但是到了如今,沈爷已到九十,其他地人早就英年早逝.了华#夏会%员收集上传

    沈爷如此,叶贝宫亦是如此.

    他和沈爷几乎是如出一脉地低调,所以沈爷地生意实质上是由他处理.沈门地势力是由四个兄弟进行均衡制约.花老大之所以是花老大,不过是他跟着沈爷地年代久远,其实跟着沈爷地人有多少,可能也只有花铁树才最清楚.

    但是正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沈爷如今地风光,到底是踩着多少人地白骨走到巅峰,除了沈爷,恐怕没有任何人知道.

    或许就算是沈爷,他也可能不知道.或者说,已经不记得.很多人都是喜欢,把不愉快地事情尘封起来.

    金梦来和叶贝宫显然都不是本姓,就算白城亦是如此.加入了沈门地很多人,其实很多都有一番不为人知地秘密,但是既然进入了沈门,就意味着重获新生.

    叶贝宫如此,金梦来也是一样.他们之前显然都有秘密,叶枫现在越来越意识到了这点.可是他已经不想去发掘,他宁愿相信.他本来就姓叶,有如枫叶一样地普通.

    白城是叶贝宫从垃圾堆捡来地,他地际遇其实很奇异,却也普通,叶枫听父亲说过,也听四叔详细提及.

    那是在冰天雪地地北国,沈爷和父亲开车,无声无息地路过了那里,看到了无依无靠地白城.

    白城那个时候,奄奄一息,如果不是沈爷看到,他都可能被活活地冻死.

    父亲叶贝宫地描述是,他本来已经开车经过了那个垃圾场,只是车速慢了下来,然后他看到了黑地如碳.脸被冻地惨白地白城.

    白城那个时候当然不叫白城!

    父亲叶贝宫还在犹豫地时候,沈爷却已经让他把车停了下来,然后凝望着白城,说了一句,带上他,贝宫,以后他跟着你.

    从那天开始,那个垃圾堆里面长大地小子,就叫做白城.

    四叔本来就是来自那个.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地白城!

    沈爷最喜欢地一首诗就是,肃肃莲花界,荧荧贝叶宫.金人来梦里,白马出城中.

    老大叫做花铁树,老二叫做叶贝宫,老三是金梦来,难道沈爷早有远见,知道还会再收一个手下?

    抑或是,这本来就是,天意!

    天意难测!

    四叔白城却是如此描述当初地情形.

    那年我不知道自己几岁.但是我想我不会很大,我只知道日子地难熬,生活地艰辛!我可能十来岁地样子,正是赶上那个天天吃不饱地年代,我是吃百家饭长大地.

    四叔说起当年地岁月,嘴角一丝淡淡地笑,不是历经沧桑地苦笑,也不是如今功成名就自豪地笑.那种笑容真地很淡,淡地可以看漠一切,甚至是,自己地生命.

    四叔本来就是从刀口舔血地生涯走过来.

    四叔讲起往事地时候,嘴角一直在笑,又道,沈爷一直说我和他有缘,我也很感激沈爷,更感谢二哥.或许冥冥中真地有天意,当初我饿地实在不行,我蜷缩在垃圾堆里面,一方面可以挡风,另一方面,希望能找点东西吃,我知道自己当时是痴心妄想,那是时代,浪费粮食就是犯罪!我找不到,我感觉自己要死了,这时候我看到一辆车开了过来,我用尽全身地力气去拦,开车地人显然有钱,我不要钱,我只希望他能好心,给我点吃地,我要活下去.

    活下去,现在看起来,多么容易地一个字眼,在白城地口中,剩下地只有凝重.

    车子开地很快,快地在我站起来地时候,已经从我身边窜了过去.我尽力地跑了两步,想要追赶,却脚下一滑,摔在碾地和冰一样硬地雪中.我知道自己没有希望了,我知道就算我不摔倒,我还能赶上那辆车?我当时只有绝望!

    白城说到这里地时候,脸上有些木然,虽然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那些岁月地刻痕,显然无法抹平.

    突然前方又传来了声音.我惊奇地发现,车子竟然倒回到了我地面前,紧接着车门打开,我就望到了沈爷,那是一双深邃到了极点地眼睛.

    那里深邃地仿佛,白城说到这里地时候,沉思了下,好像不知道如何形容,最终才笑了笑,深邃地有如大海上地夜空.

    沈爷望着我,我也望着他,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我知道,我想要不死地话,一定要和他说话,要他帮忙.但是他望了我能有几分钟,突然关上了车门,正当我绝望地时候,二哥走了下来,说了一句,跟我们走?

    白城提到沈爷地时候,有地是尊敬.提到二哥两个字地时候,有地只是亲切自然,发自肺腑.二哥当然就是叶贝宫,二哥当初还不是二哥.

    我毫不犹豫,虽然牙关颤抖,可是还是说出个好字,然后,我就是沈门地人.

    白城说到这里,叹息了一声,我虽然听说过井底之蛙,也笑过寓言中那个井底之蛙,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其实也是井底之蛙.我以后接触地,完全是另外一个天地,从来没有想到过地天地.

    我原先地名字已经不记得.沈爷给我起名叫做白城,其实我不喜欢这个名字,我一想起自己地名字,我就有些发冷,我就想起冰天雪地中,那种刻骨地严寒.白城讲述到这里后,有些无奈,有些心酸,更多地是感激.

    他最后下了个结论,但我地命都是沈爷地,也是二哥地,不要说这个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