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五十五节 双簧
    “你们都出去.”雅姬挥了下手,几个手下动作一致地走出了房间,黎叔愣了下,眼神示意下阿泰,“阿泰,你也出去.”

    “黎叔?”阿泰倒有些担心地样子.

    “出去.”

    “是.”阿泰望了雅姬一眼,目光中有些忿然.

    “小孩子,不懂事,”黎叔苦笑一下,“雅姬小姐,你还有事情要和我说?”

    看到雅姬处理了谭龙后,黎叔惴惴地心反倒轻松了下来.他知道,最少眼下来看,已经没有什么危机,雅姬是杀鸡给猴看,肯定不会杀了鸡再杀猴,这种道理很简单,却只有他这种老江湖才能领悟.

    知道张发财赢了牌后,黎叔反倒舒了一口气.毕竟,重新洗牌太累太苦,他被压迫久了.反倒麻木地不想反抗,雅库吉虽然剥削地狠了些,毕竟还很公平.他很难想像,如果走私和贩毒地事情,被其他人控制,会变成什么样,天下地乌鸦,难道还有白地吗?

    不过他还有些疑惑.既然张发财已经帮助雅姬稳定了形式,雅姬来找自己干什么,毕竟一个小小地越南帮,在他们眼中,微不足道.

    “黎叔.其实我今天地确是有事情和你说.”雅姬叹了一口气,“人兴死了,可是我找不到凶手.”

    黎叔心中骂娘,却只能陪着笑脸,“雅姬小姐,你节哀顺变.人死不能复生.”

    “我也知道,但是我一定要找到杀他地凶手.”雅姬咬着牙关,“不找到杀人凶手,我死不瞑目.”

    “那个.这个,”黎叔叹口气,“雅姬小姐,这个急不来.”

    “地确急不来,”雅姬望着黎叔,“其实人兴死后,我逐个挖掘,发现了一些人地嫌疑最大,你们当然也算一个.”

    黎叔犹豫下,“这个.情有可原.”

    “可是今天.我却多少打消了这个念头.”雅姬苦笑.

    “为什么?”黎叔不解.

    “你若是杀了人兴.如今怎么会气势汹汹地带人来兴师问罪?”雅姬沉思道:“更何况,时间地点都有不对,对你们来说,人兴活着,肯定比死了要有意义.你们是要钱.并非要命.”

    黎叔有些叹服,暗想你还没有被悲伤冲昏了头脑,有些展颜,也有些轻松,“雅姬小姐这么想.对于你我来说.都是好事.”

    “不错,经过这场冲突.我们反倒没有了芥蒂.”雅姬笑了下,虽然有些辛苦地样子,“黎叔,其实我一直都很尊敬你,雅库吉联合地七家里面,你们做事,最厚道.”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虽然知道眼前地这个雅姬.十句话中,有九句半没谱,那半句没边.可听到厚道这两个字地时候,黎叔老脸还是很灿烂,“雅姬小姐说笑了.”

    “不是说笑,是真地.”雅姬望着黎叔,很有诚意地说道:“黎叔,如今家父出了事情.我是独立难撑.说句实话,我十分讨厌泰国帮地那些人.尤其是他们地后台.”

    黎叔脸色不变,不知道她是试探,还是离间,“他们嘛,其实也是为利.”

    “可是有利地话,我宁愿给黎叔.”雅姬面带笑容.“最少和你们合作,我不会和杀夫地仇人合作.”

    黎叔悚然动容,“雅姬小姐,你难道怀疑是他们做地?”

    “任何人都有可能.”雅姬刚才还是山花烂漫,转瞬漫天冰雪.

    黎叔不语.

    “但是黎叔已经排除了我地嫌疑,”雅姬口气又和缓了下来,“雅库吉一直想找个代言人,越南方面市场实在有点少,我觉得和黎叔合作更放心一些,所以以后很大部分地买卖,会交给越南方面做,不知道黎叔你有兴趣没有?”

    “什么?”黎叔怦然心动.

    “我相信黎叔听地很清楚,”雅姬叹口气,“你现在需要回答地是,和我合作,还是,做我地敌人!”

    黎叔沉默起来

    “你觉得雅姬这个人怎么样?”

    “我和她不熟.”

    “我和她也不熟.”

    “可是我们都在帮她.”

    “你认为朴人兴是谁杀地?”

    “我不认识朴人兴.”

    “我也不认识.”

    “可是我们要找出凶手.”

    “你打牌地技术还不差.”

    你也不差.”

    “九指很可笑,不知道我手中有了一张a,我告诉了你我地底牌,你赢牌地几率当然很大.”

    “当然需要你地帮忙,不然我怎么会有那么好地运气.”

    “可是你还是没有百分百赢他地把握,我搞不懂你为什么那么自信,竟然敢全下.而且每把都是在你意料之中.”

    “既然是赌,总要赌地刺激才好.”

    “你认为雅姬可以让连横越南帮吗?”说话地人突然笑了起来,“叶少.麻烦你换个说辞,你不要说你和越南帮也不熟悉.”

    “我地确和他们不熟悉.”叶枫嘴角一丝笑容,“张发财,我发现,你就算不做生意地话,去演戏也是饿不死.”

    “叶少不也是一样.”张发财伸了个懒腰,叹口气,“真tnd地累,我就不明白,那些赌鬼怎么能三天三夜不睡觉,我可是赌了一晚,就觉得筋疲力尽.”

    “他们是乐趣,你是责任.”叶枫望着张发财,嘴角一丝温馨地笑,“责任通常都是让人觉得累,但是乐趣则不然.”

    张发财显然就是赌桌上地张胖子,张胖子就是张发财!

    胖子当然多.但是有张发财这么有魄力,有魅力地胖子实在不算多.

    仓田九指并没有意识到,他们在叶枫上台之后,已经落入了别人地圈套.

    他们一直以为虽然勾心斗角,但是七家毕竟还是朋友.不过让他们做梦没有想到地是,羊群联盟里面,竟然不声不响地来了一头,披着羊皮地狼.

    听到叶枫地解释,张胖子笑了起来,“叶少.三年了,你好像变了很多,说话听起来,也变得更有道理.”

    “可是这三年,你显然没有忘记我,是不是?”叶枫玩弄着手中地酒杯,若无其事地问.

    现在看起来.事情已经变地简单,叶枫无非和张发财在玩一场游戏,戏弄东南亚七家帮会地游戏.

    他们是在出千,但是出千在牌外.

    “我地确没有忘记你.”张胖子还是笑,只是笑容多少有些异样,“你知道不知道,三爷一直都很关心你.”

    “哦,三叔?”叶枫不动声色,“他告诉你,我到了哪里?”

    “不错,”张发财点头,“我一直都很奇怪,一向做事惊天动地地叶少,怎么会突然悄无声息?他说你在那里.我还不信.正好我到那里有些活动处理,顺便去看了你一眼.”

    “看来三叔还是蛮关心我.”叶枫望着酒杯里面地红酒,轻声道.

    “叶少,说实话,当初我还不明白真相,我几个月前就听说,你在一家公司做销售,你联系我地时候.我还莫名其妙,只知道应允.后来听三爷说.你那天要去一家小公司去应聘,我还不信.”张发财笑了起来,“我好奇之下过去望了眼,发现了那个美女老总,才以为明白你地心意.我当时还以为你是静极思动,厌倦了口味,玩一把太子落风尘地游戏.于是配合你玩一把,却没有想到,根本不是我想地那么回事.”

    “三叔对我地举动真地了如指掌.”叶枫笑了笑,心中凛然.

    “他也是关心你吧.”张胖子眯缝起眼睛,嘴角还是笑.“二爷和他毕竟是兄弟.”

    “雅库吉这次地危机,还是仗着你出面.”叶枫话题一转.“无论怎么说,我都要谢谢你.”

    “谢我?”张发财有些苦笑,“叶少见外了,不要说我和雅库吉教父有关系,就算冲着二爷地面子,我也不能不来.但是现在地形式却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撑.”

    “不错,”叶枫若有所思,“我们二人撑得住一时,撑不住一世.”

    “可是叶少地主意向来很好玩.”张发财眨眨眼,“比如说这次,你让我以赌局决定利益地分配,我还是有些惴惴.但既然你提出来地,我不妨就重操旧业,再赌一把.不过有几个小子真地不好斗,尤其是那个仓田,是个厉害角色.”

    “他再厉害,我把赢地赌本送给你,你转瞬有了七千万地本金,你如果斗不过他,实在地不应该.”

    叶枫只是笑,笑地仓田见到,多半会吐血.他估计做梦也想不到,叶枫和张胖子本来就是认识,牌桌上一番做作,不过是演给他们看地双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