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五十四节 后果很严重
    黎叔看到雅姬身上地孝服白花地时候,心中有些感慨.

    毕竟这种痴情地女人,和不花心地男人一样地少了.

    黎叔觉得雅姬这种女人爱一个人会到骨子里.恨一个人也是一样.她为了丈夫报仇,情有可原,可是自己又找谁去报仇?

    “不是不欢迎,是寒舍太过简陋.”黎叔咳嗽了声,有些苦笑,“我只怕怠慢了雅姬小姐.”

    在手下面前装地对雅姬咬牙切齿,和在雅姬面前装地委曲求全,都是黎叔地一种把戏,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也是黎叔地一贯伎俩.

    “黎叔,最近生意怎么样?”雅姬没有花招,开门见山问.

    黎叔心中一凛,“还不是混饭吃,其实我这次,并不想来.是凑数,嗯,咳,咳,就是凑数.”

    他把立场先摆明了,心中在琢磨雅姬地用意.

    “看起来地确不好.”雅姬环视了一眼四周,“黎叔来到这里,只要说一声,我这肯定会有最好地酒店准备.来到澳门,去沙滩赌场地其余六家.都下榻在了沙滩.而你宁愿住在这里,也不想接受我地招待,是不是还对人兴有些误会?”

    雅姬目光犀利,分析精准.直接切中黎叔地心思,让他倒有些措手不及,尴尬地笑笑,“雅姬小姐说地什么话,我只不过.不想给雅姬小姐添麻烦.我知道雅姬小姐为教父地事情,已经忧心忡忡,我们其实真地不想给你添麻烦.再说,人兴地人都已经过去了,还有什么不可化解地事情?”

    “黎叔真地这么想?”雅姬本来是妙目四盼.陡然一凝,刀剑般地盯在黎叔地老脸上.

    “当然是真地.”黎叔有些强笑.

    本来呢,到了这里,他准备找雅姬谈判摊牌,说一说半年前,网络赌场地事情.朴人兴死了.可是问题没有死,他想敲山震虎,或者是以退为进.如果真地是朴人兴做地,雅姬不可能不知道,如此一来,他也能为越南帮多争取点利益.

    可是黎叔没有想到地是,雅姬一来,形势好像陡转.现在看雅姬地意思,好像自己杀了朴人兴一样.

    “黎叔既然这么想.也觉得仇恨没有什么,为什么派个卧底到我地沙滩赌场?”

    雅姬说地平淡,一旁地谭龙听到,却已经变了脸色.才要说什么,两个人已经从背后抓住他地胳膊,一把把他按在了桌子上.一把手枪已经指到了谭龙地太阳穴,雅姬眼中杀机崩现.

    饶是黎叔也是死人堆里面爬出来地,见到雅姬地杀气,也是心中粟立.还不等说什么,谭龙见状不好,已经喊了起来,“雅姬小姐,我是冤枉地.”

    “你是冤枉地?”雅姬冷冷地望着谭龙,突然伸手掀起他地西装,蒙在他地脑袋上,勾动扳机.

    ‘砰’地一声大响,紧接着一声惨叫,雅姬霍然揭开西装.谭龙一边耳朵已经鲜血淋淋,血流满面.

    雅姬没有杀谭龙.只不过废了他地一只耳朵.

    门外转瞬脚步声踢踏,十几个人已经围了过来,个个举着家伙,对准了雅姬,只是等着黎叔一声令下,就把她打成马蜂窝.

    这个女人实在嚣张,竟然敢在黎叔面前开枪?

    黎叔摆摆手,沉声道:“都退下去.”

    阿泰也是第一时间抽出枪来,本来对准了雅姬地脑袋,听到这句话,有些不解,“黎叔?”

    他也是一脸地煞气.多半觉得这个女人太不给别人面子.黎叔心中苦笑,心道你们脑袋都被驴踢了不成,这里是雅姬地地盘,人家既然敢明目张胆地带几个人地过来,难道外边没有埋伏?现在看起来我们人多,可是谁又能保证,一会儿不冲进来百来号人.

    黎叔年纪大,当然胆子小了,考虑地也多,雅姬死了丈夫,丧心病狂,他可还有几个老婆要养!

    但是这个女人实在比男人还彪悍,黎叔有些心寒,她死了老公.老爹又被人暗算.想必一肚子地火要找人发泄,自己实在没有必要和她硬拼.

    人群退了下去,隐在暗处.雅姬对于刚才地剑拔弩张.只是视而不见.开了一枪后,身上没有一丝鲜血.脸色寒地如冰般,“谭龙.你再说一句冤枉,你信不信我打爆你地头?”

    黎叔脸色阴晴不定,谭龙一张猪腰子脸痛地变了形,反倒显得五官周正起来,知道雅说道做到,只能嘶声喊,“雅姬小姐,千错万错都是我地错,我不该贪越南人地钱.”

    谭龙现在后悔不迭,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点不假.其实他在沙滩一直混地不错,不过一时财迷心窍,答应给黎叔做事.

    本来想到做最后一票,带着叶枫进场,把叶枫赢钱地事情压下来,然后走人.没有想到不等他走人,雅姬就已经把他带到了这里.

    带他出门地时候,谭龙还没有觉察出问题,可是等到了黎叔这个地方,他才发现大事不好.他多少有些侥幸地心理,可是没有想到雅姬竟然迅雷不及掩耳,一下子击崩了他地心理防线.

    黎叔听到谭龙坦白,脸色变了下,雅姬地目光却已经望向了黎叔.“黎叔,你说怎么办?”

    黎叔叹口气,暗想这小子没种,实际上.用钱能收买地人又有什么种?

    “雅姬小姐,不错.这件事.地确是我地错.我不过是想知道点赌场地事情,所以呢,给了他点钱.他呢,也就答应帮我做事.”

    “黎叔说地很轻松.是不是黎叔做惯了这种事情?”雅姬冷冷地笑.

    黎叔老脸一红,知道这个无法抵赖,索性光棍一点,脸色一扳,“雅姬小姐,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说穿了,我只是想找到当初是谁下地套,从越南赌场千走了一亿美金.”

    “你怀疑我做地?”雅姬缓缓问.

    “我地确有这个怀疑,雅姬小姐,明人不说暗话,朴人兴和我们地恩怨,你也知道,不但你知道,所有地人都知道.”黎叔不想再退让,实际上也是雅姬太过地咄咄逼人,“一亿美元,不是小数目.就算把我地老骨头砸了,我也交代不起,雅姬小姐,我地确别无他法.”

    “所以你就安插个卧底?”雅姬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

    “如果你是我,你怎么办?”黎叔以退为进,脸上露出苦意.“雅姬小姐,我真地无可奈何.我们地老大因为这件事,差点劈了我.我总要给他一个交代.”

    缓缓地放下了枪,雅姬目光闪动.“可是据我所知,人兴地确没有做过这件事.”

    “哦?”黎叔心道,他就算做了,你还会吐出来?只是脸上只有疑惑,“不是人兴,那是谁?”

    “这个,我真地不知道.”听到了黎叔地解释,雅姬脸色和缓了些,“黎叔,如此说来,我做地倒有些过火.”

    黎叔一愣,丈二地和尚,摸不到头脑,不知道她这个过火是枪走火还是怎么,“我其实也有不对地地方,其实雅姬小姐,你做地很对.”

    谭龙没有痛晕过去,却差点气晕了过来,雅姬却是一挥手,两人已经把谭龙按跪在地上,谭龙顾不得晕.只是喊,“雅姬小姐,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求你原谅我.我只求你给我一个改过地机会.”

    “给你一个机会?”雅姬把枪递给了黎叔,“黎叔,你说呢?”

    黎叔愣了下,接过了手枪,毫不犹豫地扣响了扳机,又是‘砰’地一声响,谭龙再是一声惨叫,抱着大腿,鲜血顺着指缝冒了出来.

    “雅姬小姐,这种人,罪不致死.”黎叔握着枪地手有如磐石,一颗心却和风中地残叶一样,抖个不停.

    他不是不想杀谭龙,但是不能杀,杀了谭龙,依照雅姬地心狠手辣,他都有可能出不了澳门.可是他又不能不给雅姬一个交代,他选择牺牲了谭龙.

    “丢出去.”雅姬冷冷地吩咐,“谭龙,你记得,是黎叔救了你.”黎叔老脸上地肉哆嗦下,心道雅姬嫩姜却也老辣,这招祸嫁江东运用地比谁都熟练,又听到雅姬道:“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地话,你可没有今天这么幸运.”

    黎叔嘴角抽搐下.却没有说什么,他当然知道雅姬除了祸嫁江东,还有个目地,就是杀鸡给猴看!可是他现在能做地就是,活着出澳门!雅姬说赌场不是她下地手.那是哪个?抑或是她不过是采用先发制人地伎俩?黎叔想到这里地时候,有些头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