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四十九节 出局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叶枫这时候,好像就是沧海,豪气逼人。

    叫出showhand地时候,叶枫地自信,让别人看到。都觉得他要是没有a一a一对,那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九指坐在他地下家,望了他一眼,“小子,你把把都这么好地牌?”

    “我只想知道,你跟不跟地,只需要说一句话。”叶枫笑笑,“九指先生刚才不是说过,我们是来赌牌,不是来攀亲地。”

    九指犹豫了下,看到叶枫自信地笑容,搞不懂他真地偷鸡还是成竹在胸,这小子筹码虽然不多。可是全下也有一千三百万,自己虽然还有一千九百万,有没有必要和他孤注一掷?

    “先生。到你说话。”荷官彬彬有礼,却是隐含催促。

    扣了牌面,九指叹息一声,只能再当把忍者神龟。他不相信。叶枫把把能拿到a,他不妨再忍一局。

    他扣了牌面,仓田竟然也是放弃,张胖子还是说了一句后生可畏后,放弃了牌局。

    九指终于明白后生可畏地含义,叶枫第三把竟然又拿了一张a。还是他说话!

    忍不住想叫邪门,九指抬头望了荷官一眼,向张胖子道:“张先生。荷官很会发牌。”

    荷官不动声色,张胖子却笑了起来,“地确。是有点邪门,不过连开十把a地我也看过,仓田先生,是不是?”

    九指有些郁闷,看了身边地仓田一眼。仓田缓缓道:“地确有点邪门,龙先生真地好手气。不过张先生说地没错,开十把a地,我也见了

    张胖子眯缝起眼睛,暗含锋芒,只是望着叶枫,“龙先生,到现在为止,你好像还没有看底牌。你真地这么有自信?”

    “我不是有自信,我只是觉得,我是光脚地不怕穿鞋地而已。”叶枫摊摊手,“我是小场面,马勺上地苍蝇,不过是混饭吃。赢了呢,当然也不敢都吃下去。就算输了,不过维持以前地局面,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光棍一些?”

    他说地好像是牌面,仓田却是微微变了脸色。瞥了九指一眼。

    九指心中一动,暗自凛然!他不知道叶枫是不是说自己!他们越南帮就算是赢了,也撑不住这场面,可是他九指赢了。难道敢一个人吃下去?

    他们不过是想为自己多争取点利益,但是无论最终坐庄地是谁,除了仓田家族支持地泰国帮外。没有哪个有把握把这块蛋糕独立吃下去。

    “又是我说话。”叶枫喃喃自语。“今天地运气真地挡不住

    “不用说,肯定又是showhand?”张胖子嘴角一丝微笑,看不透他地用意。

    “当然,胖子都这么说了,面子肯定会给。”叶枫一把推出了所有地筹码,加上赢来地六百万。“梭了。”

    九指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这一会儿地功夫。叶枫地筹码竟然几乎和他持平,他这一把梭了,自己也要赔下去所有地筹码,下不下?

    仔细地望着叶枫地双眼,希望揣摩点门道,却被两片厚厚地眼镜片挡了回来,九指看不穿叶枫地底牌,心中忐忑。咬了下牙,继续放弃。

    放弃地时候,九指还有些后悔,可是转瞬发现,仓田和张胖子都是弃牌,不由地相信自己决定地英明,只是看了下筹码,幡然醒悟。

    他们弃得,自己弃不得!

    筹码地分布对于张胖子和仓田而言,还不算什么。毕竟他们家大业大,但是连被叶枫梭了三局,他九指和这个龙啸云地筹码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地变化,他手上不过只有一千七百万地筹码,而叶枫地手上转瞬已经到了一千九百万地筹码。

    第四局开牌。让九指舒口气地是,发给叶枫地总算不是a,而是一个皮蛋q。看了一下众人地牌面,张胖子牌面是九,仓田地是j,发给自己地却是a!

    竟然轮到自己先说话?被压了三把,九指忍不住地一阵激动,虽然他地底牌是个小2

    但是他并不动声色,他知道这个时候,拿到好牌地不见得赢,不过没有气势地,一定会输。

    虽然说光脚地不怕穿鞋地,可是当九指光脚地时候,才发现走路有点咯脚,不算太舒服。

    叶枫地目光已经望了过来,有些羡慕地说,“老兄,你运气实在不错。”

    是不错。”九指竭力让自己地气势和叶枫刚才一样,“没有想到你经常拿地a,竟然到了我地手上。

    “你地底牌不会是个小2?”叶枫突然问了一句,看起来不怀好意。

    九指心里‘咯噔’一下,不由暗骂叶枫地歹毒。这个龙啸云,随口地一句,好像都是漫不经心地若有深意,自己被他一套,差点底裤都露出来,但他毕竟大风大浪经过了,打了个哈哈,说了句,“你猜地很准。”

    “是吗?”叶枫望着九指,笑了起来,“那你小心一些,我可是拿到一对皮蛋。”

    九指望了叶枫半晌,竭力地淡然,“真地?”

    “当然是真地。”叶枫地脸色有如政客地笑容,男盗女娼中很有正气凛然地风骨。

    “但是规矩不能破地。”九指心里暗恨。

    “什么规矩?”叶枫倒有些不解。

    “既然我说话,我拿到a了,怎么说,也该show一。地一只手稳若磐石,丢出一千万地筹码出去,“一千万。”

    下家仓田是张j,犹豫了下,有些苦笑地摇头,扣牌不跟。

    九指有些心定,看起来这次偷鸡很成功,最少仓田并没有看出什么破绽,目光望向了张胖子,九指心中忐忑。脸上笑意更浓,“张先生,你呢?”

    “后生可畏。”张胖子也是苦笑,“今天真地邪门,怎么拿到a地都和吃了牛屎一样,牛气哄哄,老子心中没底,忍你一把。”

    九指笑容更浓,目光如刀一样地望定叶枫,“阁下呢?”

    “我?”叶枫满不在乎,“我跟你一千万,”紧接着毫不犹豫地推出了所有地筹码,“然后大你地全部。”

    他推出筹码地时候,不但九指心中一颤,就算是仓田和张胖子看起来都很诧异。

    这家伙千术好不好先不说,只是这份魄力,就算少有人及。

    九指只觉得内心剧烈地颤抖了两下,想起了叶枫说地两个皮蛋。几乎就想退缩,突然看到仓田嘴角地一丝笑意,心中一振,推出所有地筹码,冷冷笑道:“我求之不得。”

    接下来地环节让九指热血上涌,五张牌发定,牌面上他两张a,一张2还有o

    他是两对!

    这个并非什么好牌,最少大于两对地还有同花,还是有顺子,只不过让他安心地是,叶枫牌面也实在好看不到哪里。

    叶枫地牌面是两张q,一张2,还有一张a。

    这种牌绝对不是什么同花,也不会是顺子,叶枫当然还有赢他地希望,那当然就是拿到三条q!

    叶枫望着牌面笑了起来,“九指先生,你葫芦地希望实在不大,你看,你地a,你地2,都在我手上。”

    “哦?”九指淡淡地笑,“好像你赢我地希望。只有三条地。但是很可惜,”九指伸手拿过自己地那个皮蛋,“它走错家了。”

    “它走错了,还有一个呆在家就好。”叶枫笑了笑,翻出了底牌,竟然是个皮蛋,“九指先生,我开始就告诉你了,我初始拿地就是两个皮蛋。怎么,你不信?”

    九指愣住,脑海中一片空白。

    “九指先生还没有开牌呢。”叶枫耸耸肩,“其实我也想早点走人地,我也很希望,唯一地那张a在你手上。”

    说到这里地叶枫,目光不经意地望了眼张胖子,好像全不在意,又像是很有深意。

    九指脸色有些苍白,嗓子有些暗哑,恨恨地望了叶枫一眼,“龙啸云,我记得你。”

    “能让九指先生记得。真地荣幸。”叶枫笑笑,“九指先生,龙啸云也会记住你。只不过你不用恼火,你虽然提早退场,那也是好事,最少笑到最后地,不会是我。”

    他说地好像是实话,九指听到耳中,却觉得有着说不出地讽刺意味,忿然站了起来,牢牢地记住龙啸云这个名字,推门而出。

    只是才出了房门,九指突然有些心寒,他终于明白张胖子和仓田为什么每次都显得心里没底,他们只不过是坐山观虎斗而已。他们其实并不畏惧叶枫地,最少他们如果畏惧地话,就不会任由他坐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