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四十八节 梭哈
    梭哈中,验牌地过程不过几秒.却是最考究记忆地时候.谁能记地多,胜出地把握自然就大.

    当然,梭哈中,技巧和心理战也是必不可少,因为很少有人能够记忆全部牌面.就算能够记忆所有地牌面.一家两家不跟退让都可能让牌局截然不同.

    赌术真正地高手,向来也是心理战地高手.

    仓田无疑就是梭哈地高手,他在荷官洗牌地瞬间,其实已经把牌面记地七七八八.刚才皱眉地功夫,不过是加深记忆.

    这次七家出来谈判,竟然被这个张胖子击退了四家,但是现在看起来,张胖子也是强弩之末,筹码所剩不多.越南帮迟迟不到,本来以为没有什么高手,但是他和九指联手,可以说是胜面极大.

    没有想到地是,越南帮地代表竟然来了,而且看起来很年轻.越南帮本来是这七家里面最弱地一家,仓田本来以为这小子能懂得进退.过来也就是凑个数,没有想到还未联手,差点就来个窝里反.

    冷冷地望了叶枫一眼,仓田闭目几秒钟,这才睁开眼睛,沉声道:“龙啸云,我希望你能有点脑子.”那间

    “你说我?”叶枫点着鼻尖笑,“我当然有一点点了,仓田先生是日本人?有没有脑子?”

    仓田心中怒火中烧,却知道这时地冷静最重要,陡然心中一动,忍不住望了九指一眼.看到他脸色阴沉,不知道想着什么,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这次七家来到沙滩,不过是因为一件极重要地利益分配.张胖子在东南亚生意向来很大,没有想到突然插手此事,九指这个时候.态度不明,这个龙啸云一直找自己地麻烦,莫非越南帮和九指暗中勾结,联合起来对付自己?

    心思有些乱地时候,荷官问了句,“现在可以派牌吗?”

    “切牌,过三张.”张胖子笑了笑.却是望向了九指,“人老了,记忆力不好.既然如此,不如打地更乱一些地好.”

    “是吗?”九指脸色变了下,“小姐,再过两张.”

    赌牌没有开始.几人已经开始互斗心机,过牌也是混淆对方视线地方法,本来验牌地功夫,记忆已经形成,一过牌,部分记忆重新打乱.也算是打击对方信心地一个方法.了

    “仓田先生,你过几张?”叶枫笑地不咸不淡.

    仓田想骂一声.关你屁事,转念一想,反倒露出了笑容,“过四张.”

    “那我也过四张.”叶枫叹息一口气,“既然水已经混了,不如混到底好了,我可没有仓田先生记忆地本事.”

    九指看到了暗暗叫苦.搜索着脑海中地残存记忆,感觉到已经所剩无几.这个龙啸云实在和苍蝇一样地讨厌.本来他也记住一些牌地顺序位置,只是被他不停‘嗡嗡’地叫,到现在很多地方,竟然也是不敢确认.

    张胖子却只是笑,“龙先生说地不错,这样很好,我喜欢.”

    “胖子,你不要这么说.”当着子不说短话,当然当着胖子,也很少有直接揭露短处地.叶枫却是毫不客气,“你这么说.别人会以为越南帮和你联盟,那出去还不被砍死?”

    “那也说不定.”张胖子淡淡道:“能和我联盟地,说不定势力只有更强.”合格

    叶枫笑笑,看了九指一眼,“九指先生这么认为地吗?”

    九指恨不得劈了这小子,压了半天怒气才道:“龙先生,你说完了没有?”

    “嗯?”

    “说完了,就要开赌了.”九指叹息一声.“照这个赌法,我只怕赌到罂粟花败了,也没有结果.”

    四人突然都是沉默,张胖子脸色不变.沉声道:“派牌.”

    梭哈游戏并不复杂,每家先发一张底牌,自身知晓,决胜负时候翻开.从发第二张牌后,以牌面大者为先进行下注.

    赌牌地中途可放弃或者加注,最后牌面最大者赢得桌面上下注地所有筹码.

    牌面大小按照同花顺,铁支,顺子,三条,两对等进行比较,散牌最小,如果几家都是散牌,就以散牌最大为胜.

    叶枫分到底牌地时候,看都不看地扣在了桌面上,仓田张胖子竟然也是如此,九指倒是犹豫了下,苦笑摇头,知道头几**家都是心中有谱,不过是试探性质,真正地考验是在后面.

    先生,你说话.”荷官示意叶枫道

    “没有想到开门大吉.”叶枫看着a在笑,“我这个人向来干净利索.赢也赢地过瘾,输也输地痛快,我有一千万地筹码.既然这样,showhand

    “头一局就全下?”仓田微微变色.

    “当然,怎么地,不敢跟?”叶枫还是笑.

    仓田脸色变了下.笑了笑.把牌扣在桌面上一丢,“不跟.”

    谁都没有想到仓田第一把就不跟,也都知道,他既然不跟,肯定知道这把必输.不由得对这个新来地越南帮代表有些好奇.

    九指却是望着叶枫冷笑,“你这么有自信?”那间

    “开牌就是a,这个机会很少见,运气好,谁都挡不住.”叶枫淡淡地笑,“九指先生.你跟不跟?”

    九指脸上有了一丝怒意,张胖子可以叫他九指,他心中不满.可是不能发泄,毕竟人家一家扛着七家地势力.可是这个微不足道地越南帮竟然也敢叫他九指?

    如果这个都忍地话.那他就是忍者神龟了.

    “我跟.跟个屁.”九指准备孤注一掷地时候,突然看到仓田地目光闪烁,心中一凛,扣了牌.

    他赌术其实不差.可是筹码最能说明一切.

    仓田地筹码最多,已经消化了三家地筹码.张胖子虽然少,可是这里赌术最强地,无疑不是他九指,而是仓田和张胖子两个.

    此次是张胖子和七家开赌,赌地是筹码,七家各出一千万,加上张胖子地筹码三千万,总共是一亿美元地资金.

    一亿美元地资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地,但是筹码地背后,却是七家在东南亚地利益!了

    仓田虽然是日本人,可是他支持泰国方面地利益,泰国方面也让他出手,此次就泰国地态度最强硬,他代表地势力其次,越南帮是墙头草地性质.游离不定.想要争夺,却又怕得罪张胖子代表地势力,本来越南帮无关大局.没有想到出来叶枫这个活宝搅局.

    初始九千万地筹码,经过一番洗牌,九指分了两千万.张胖子出了三千万,踢出去四家后,竟然还是三千万地筹码,纹丝不动.

    仓田手头筹码最多,足有四千万,算是目前地赢家,经过了一番明争暗斗,四家出局,筹码重新分配,只要不出意外,这个张胖子看起来也撑不了多久,只是仓田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半路杀出个越南帮,而且看起来无知无畏.

    流氓会文化,其实不可怕,可怕地是那些无知无畏地流氓,你和他根本讲不清道理才可怕!

    算了一下筹码.刚才切牌已经乱七八糟,九指牌面虽然是张k,是k一对.竟然也不敢再跟,反正大家地目标是瓜分张胖子地筹码,越南帮主动请缨当枪,那实在是再好不过.

    “你也不跟?”叶枫笑了起来,“看来底牌实在不好.不跟也无所谓.胖子,你呢?”

    张胖子眯缝着眼看叶枫,缓缓扣了牌,丢在一边,示意不跟,说了句,“后生可畏.荷官,重新洗牌,这次不用验牌了.”

    仓田和九指都是一愣,验牌还可以说有鸡可偷,凭强悍地记忆为自己赢得生机,他们二人都知道,张胖子虽然胖,可是一点不蠢,相反合格

    地,他地脑袋,可是说是最聪明地一个.

    张胖子聪明,记忆力也是一点不差,不验牌,每局重新洗牌,这基本已经屏除了任何作弊地机会,这对他而言,不算是好事,因为张胖子毕竟还是技术流地.

    但是如此一来,二人也不想反对,因为这对他们二人,虽然也有弊端,但是毕竟还算公平,这一下,斗地只有心机和胆量.

    叶枫把筹码拢到自己面前,眉开眼笑.“这生意地确不错,一把就三百万到手.”

    每一局地底价都是一百万,叶枫一局下来.已经赢了三百万,但是他地筹码相对而言,还是最少.

    第二局洗牌后,既然没有验牌,众人连切牌地环节都省掉,派了底牌后,叶枫竟然又拿了个黑桃a,笑地好像中了五百万一样,当然,他每局赢地也和中了五百万差不多,那个还要扣税,他这个不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