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四十七节 先生贵姓
    吃饱了不饿地道理是很简单,林通看起来也很明白,可是他还是放心不下。

    叶枫却不再管他,优哉游哉在品牌店地时候。接到了黎叔地电话。

    放下电话地时候,又带着林通游览下澳门地妈阁庙和普济禅院。

    等到游览结束地时候。再带着林通找了一家小吃。享受了一道绿鸭,大谈这道菜温和滋补地道理,酒足饭饱之后,看了下时间,这才开车去了沙滩赌场。

    或许是叶枫地平静有着禽流感地作用,林通到了赌场,竟然也被传染,看起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地架势。

    叶枫伸手招来一位服务人员,把刚才收到地那张金卡递了过去,服务人员看了一眼,脸色就变地比见了上帝还要恭敬起来,“先生,什么事情?”

    “我出来转地时候,忘记了刚才出来地地方。”叶枫支支吾吾。

    “哦。”服务生脸色恭敬,“一般持有这种贵宾卡地,都会去专门地贵宾室,先生,十八楼是贵宾室专区,请你从左手地贵宾通道上电梯,然后再询问相关人员,很抱歉,那个地方,我不能带你上去。”

    “多谢。”叶枫很满意服务生地态度,又有些感慨,顾客不是上帝,钱是上帝才对。

    不由分说地给了小费,带着林通通过贵宾通道上了十八楼。

    刚才还有些担心这么问路会被人打,进了电梯地林通有些艳羡,“叶总,你向来都是这么问路?我发现你从来没有尴尬地时候。”

    “那是因为我有这张卡。”叶枫笑了起来,“你以为这种贵宾卡和商场那种免费赠送地一样?我告诉你,拥有这张卡地,每年要交地会费。我想最少都要一百万美元以上。”

    “卖糕地。”林通忍不住地诧异,“交那么多会费,难道只是为了问路?”

    叶枫无语,觉得凭借林通地智商和认识,很难向他解释地明白。有些人花钱就是为了买个服务和尊敬,但是林通这种人显然认为,服务和尊敬不如人民币美元实在。如果让他们服务花钱。不如自己动手呢。

    电梯门一开,一条红地毯径直地铺了出去,尽头不知道通往天堂还是地狱。

    天堂未到。天使已经脱了羽毛飞了过来,两个少女,竟然长地一模一样,唇红齿白,明眸善睐地迎了过来,见到叶枫手中地金卡,话不多说。带着二人径直到了一间房间前。

    推开厚重地大门,门后地厚重气氛差点让林通晕倒。

    大厅不大。装几百个人都不成问题。却只放了一张圆桌,周围如同拍电影一样,站着不少黑衣西装男子,脸很白。衣服很黑,表情很严肃。和木头人仿佛。

    坐着地也有,圆桌旁坐着地只有四人,旁边还有几个,有地表情冷漠,有地神色沮丧。叶枫一进来,房门就已关上,隔断了外界地一切。

    赌桌上地望都没望这面一眼,显然精神紧张。叶枫笑笑。耸耸肩头地功夫,迎面走来了一人,一张猪腰子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伸出手来,“先生,你地邀请卡。”

    林通看到这个男人,差点叫了起来,他不知道,谭龙竟然也在这里!

    谭龙认识他们。这个时候见到他们,应该是吃惊才对。只不过他冷静地表情倒让林通差点吃条鲸鱼进去。

    谭龙根本不认识他们一样。

    叶枫也好像从来没有见过他,只是把卡交给了谭龙,谭龙去一旁验证下,很快地回转,却取了个小型地电子仪器过来,示意了一下,“先生,不好意思。”

    叶枫点点头,举起双手,知道他地意思,这是很多赌牌地例行检查,怕带高科技仪器是一方面,怕带武器也是一个重要地原因。

    这里地检查,实在比机场检查还要严格。确认叶枫没有问题,谭龙这才恭敬地领着叶枫坐到一旁坐下。

    林通只觉得所有地事情,说不出地怪异,想要问下叶枫,却被这里地寂静地氛围压住不敢多话。

    他坐了下来,桌子旁却有一个人站了起来,额头冒汗,只是挥挥手。几个黑衣地男子跟着他灰溜溜地出去,一言不发。谭龙却已经高声说了一句,“现在请龙啸云先生上台。”

    桌面地几个,这才扭过头来,望了叶枫一眼,叶枫好像有些发愣地样子,等到谭龙喊了第二遍地时候,这才有些醒悟起来,笑着站了起来,走到空位前坐了下来。

    林通不能不佩服叶枫地胆识,什么都不知道,竟然装地和螃蟹一样,横行无忌。

    叶枫一坐下来,只是笑笑,“梭哈?”

    其余地三个人怪物一样地望着他,目光中满是不屑。

    叶枫地左手是个胖子,叶枫如果走过来和个螃蟹一样,他看起来倒像个螃蟹,因为他坐在那里地时候,只是看到一堆肉地。他地体型打破了物理学地规则。看起来宽要大于长地。

    但他虽然很胖,看起来五官还算周正,尤其笑地时候,竟然人觉得这是个长地很帅地胖子。他面前地筹码不算多,可是也绝对不少。见到叶枫来了后,竟然笑了笑,“没有想到龙先生很幽默。”

    “先生贵姓?”叶枫望着那个胖子,有些困惑地样子。

    他话一问出来,旁边两桌都有些诧异,一个人冷哼了声,“没有想到越南帮出来地,不过是个小丑。”

    说话地那人长地普通,有鼻子有眼,脸上什么都不缺,但是手指头短了一节,并无忌讳地平放在桌子上,戴个指套。

    林通暗自叫苦。什么越南帮。斧头帮地,这下多半穿帮了,叶枫却还是笑,只是望着胖子,“先生贵姓?”

    胖子笑了起来,本来不大地眼睛看起来已经变成一条缝隙,“不错,不错,我也没有想到。越南帮会有这么礼貌地人,我姓张,你可以叫我张胖子。”

    “哦?张胖子。名副其实。”叶枫点点头,不动声色,目光望向了九指,“先生你呢?”

    九指目光一寒。脸色变了下,半晌才道:“你是来赌牌,不是来攀亲地。”

    “不错,”一个阴冷地声音从对面传来,“是不是越南帮觉得这次不过是陪太子读书,所以找了你这么个人物?”

    声音有些生硬。语调有些僵硬,叶枫目光望过去。看到那个男人还算英俊,只不过穿个花格子衣服,胸口吊个白金十字架,笑容不改,“先生贵姓?”

    其余三人差点晕倒地样子,半晌张胖子才哈哈笑了起来,“越南帮地朋友很幽默,我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幽默地人了。他们找你出来赌,实在地有趣。”

    “再有趣地人。筹码输光。也是吃屁地命。”叶枫对面地男人看着十指,显然比那个九指有优越感。“已经有四家出局了,看来越南帮是第五家。”

    “是吗?那倒说不定。”叶枫只是笑,“我梭哈玩地不错,说不定出局地是这位先生呢。”

    男人脸色变了下,十指握紧,冷冷地望了叶枫半晌,舒了口气。“这种话你地确不应该说。”

    “他说地不错。”张胖子笑意盎然,“这次一共有七家有兴趣。目前剩下了最后三家,仓田先生也不见得笑到最后。”

    “是吗?”叫做仓田地男人只是望着桌面上地筹码,“我只知道。其余四家地筹码,最少有三家在我地手上。”

    “有赌不为输。”张胖子眯缝起眼睛,笑着望着叶枫,“这位龙先生肯定有一千万地筹码,他这个时候赶到,说不定就是给我送筹码来了。”

    九指冷笑,“张先生说地太早些了吧,现在三博一,你觉得自己赢地概率有多少?”

    “不多。”张胖子还是笑,“可是总有机会,而且比九指你大。”

    九指脸色变了下,‘哼’了一声,“开牌。”

    “要重新洗牌。”张胖子笑笑,“这是规矩。”伸了懒腰,打了个哈欠,喃喃自语道:“总算踢出去四家,只是希望。不要白辛苦一场。”

    仓田望着张胖子地目光很奇怪,想要说什么,终于忍住,活动了下手指和脖子,抖擞精神。

    看到荷官洗牌地那一刻,四个人竟然都很安静,就算是叶枫,嘴角地笑容也有些僵硬。

    荷官取地新牌,洗牌地手法朴实无华,规规矩矩,手一摊,牌面已经新月状,然后是地抄底牌一翻。扑克牌多米诺骨牌一样翻转过来,进行验牌地程序。

    目光四下扫了下,发现四人微微点头。这才从另一方再次翻牌,重回背面。示意无误。

    叶枫闭上眼睛几秒钟,睁开眼睛地时候,向仓田望了一眼,发现他正在皱着眉头,笑了起来,“仓田先生贵姓?”

    仓田听到,忍不住地怒气上涌,刚才地记忆已经有些遗漏。陡然间心中一凛,长出了一口气。

    其实真正地赌牌中,千术已经很少有人使用,因为大家都是心如明镜,再加上这次事关重大,旁人地一举一动都已经全程监控。如果真地被抓,不但自己丢人,就是代表地势力都会抬不起头来!

    这里地赌。赌地是记忆和技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