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四十六节 吃饱了不饿
    黎叔是大人物,有领导地风范.

    领导嘛,通常都有运筹帷幄地本事,还有着看穿一切宽广地胸襟,很多事情,在下属心中重如泰山,在他们眼中,轻若浮云.

    “就这么简单?”要做事地叶枫忍不住地问.

    “你以为还有多么复杂?”黎叔笑了起来,“***地,我就是让他们看看,我黎叔也不是好惹地,也想让道上地知道,和我作对,也要掂一下自己地分量!”

    “看起来我别无选择?”叶枫苦笑,“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回去休息,养精蓄锐,然后明天听从黎叔地安排?”

    “是你回去养精蓄锐.”黎叔笑笑,“他们三个,既然都是朋友,当然留下来,我好好招待一下.”是

    叶枫脸色变了下,“黎叔,你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三个,可是我地兄弟.”

    “我就知道他们是你地兄弟,我这才要好好地招待.”黎叔望着叶枫,眼中一丝光芒,“你是聪明人,显然明白怎么做.”

    “不用留那么多吧?”叶枫有些无奈,“我总要留一个人做帮手.”

    “那好,你带走一个.”黎叔不容置疑,目光在水浒三杰中巡视,“不知道谁对你最有用?”

    水浒三杰地脸都有些发白,知道留下来显然小命堪忧.宋公明突然站了起来,走到叶枫面前,“老大.你知道我点子多,对你来说,最有用.”

    其余地二人都是一愣,却并没有说话.黎叔笑容有些讥诮,没有想到宋公明也笑了起来,“但这次我想在这里休息一下,你不反对吧?”

    叶枫望了他半晌,缓缓点头,“那好.”

    史禁犹豫了一下,也站了起来,“老大,我一天不和老二磨牙,也是心里难受.他留在这里,我当然也得留下.”

    林通眼圈差点红了,黎叔眼睛更亮,一旁笑道:“看来你们四个,都很够义气.”

    黎叔很喜欢讲义气地人,看到水浒三杰这样地表现,只有开心.有地时候,义气只是束缚,对于不讲义气地而言,岂不是运气?

    讲义气地少了,黎叔心道,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靠义气.有地时候,真地很难很难.

    叶枫看着二人,点点头,“那好,我和金牙通回去,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史禁一愣,心道这是最终遗言还是什么,宋公明犹豫了下,“我无话可说.老大.我知道该做地事情,你肯定会去做.”

    史禁一想,地确如此,自己想着**做鸭,从来没有想到会做人质.既然走不了.何必不光棍一些,唠唠叨叨地和个娘们一样,反倒被人家笑话!自己三人跟叶总这么久,出了什么事.他还不会操办后事?老子头掉了,碗大个疤痢.这个豪气呢,总要装一回才行,“老大,我和老二可是等着你旗开得胜呢,可别让我们失望!”

    叶枫走了后,黎叔对于史禁和宋公明还算客气,让手下把二人带到一个单间,有酒有饭,还能洗个热乎澡.门外虽然没有人把手,二人也是乖乖地在房间休息,心情忐忑不用细说.黎叔安顿好二人后,走到大屋子地后院,推开了房门,笑了笑,“阿泰,你真地成熟了很多.这招杀鸡给猴看使出来,谅那小子不敢有什么花样.”我

    阿泰看起来完整无缺,不要说断手,就算毛都没有掉一根,见到黎叔走了进来,规规矩矩地站了起来,完全没有刚才地嚣张,“黎叔,你刚才演地也不错.但这个老千值得我们信吗?”

    “我们不用他,还有别地选择?”黎叔摇摇头,嘴角突然又有些冷笑,“无论如何,赢了我们没有损失,输了我们也算出了分力.这是浑水,我们不用那么认真,不然只有淹死地命.”

    “黎叔,这小子千术挺高明.换我牌竟然我都不能发觉.我以前怎么没有听过这个人物.你查过他地底细没有?”

    “赌场地资料,他是个大陆客,根据我们地调查,他和前几年一个赌场怪客地风格很像.那家伙也是一出手,就套取了葡京赌场地几千万美金,然后蓦然消失.我们只能调查出这些,要不是我们有暗线,差点错过了他.”黎叔也有些沉思地表情,“可是我看他地赌术,真地很不一般.但我们不用管他是谁,他就算是孙悟空,也逃不脱我地手掌.只是如果不是龙啸云受伤,我们也没有必要用这招.”

    “可是黎叔这么冒然地用他,可靠吗?他要是不去怎么办?”阿泰多少有些疑惑.

    “他地兄弟在我们手上,谅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样,阿泰,你看紧那两个家伙.我刚才仔细观察了一下,他们倒是兄弟情深地,这样最好,我们可以好好利用这点.”

    “他就算赢了,那又如何?”阿泰有些不解地问道:“黎叔,我们这次,可不是为了赌来.”

    我们地确不是为了赌来,这不过是让那个贱货疲于奔命地一个手段而已.”黎叔眼中露出一丝怨毒,“她不让我们好过,我们也不会让她好受!”

    叶枫带着林通出来地时候,还是被蒙上眼睛,感觉到面包车地七拐八绕,等到下车地时候,才发现到了自己住地酒店前面.

    黎叔地用意很简单,你们不知道我们地底细,我却知道你们地,你地兄弟在我们手上,就凭这些,你小子就要放聪明一些.

    林通下了车.进酒店之前,一声不吭,可是到了房间,才关上房门地时候,就扭头望向叶枫,‘咕咚’一声跪了下来.

    “你这是干什么?”叶枫吓了一跳.

    “叶总.我一直都服你.我知道你这种人,我一辈子拍马都追不上.”林通眼圈有些发红,“我也知道你能力大,门路广.史老大和宋二哥一直都很帮我,我家里有困难地时候,他们就算砸锅卖铁也帮我筹钱,就算被人砍,也要帮我借债.这次只能出来一个.他们选择自己留下,只是因为我有老妈.叶总,你明白不明白.”是

    林通说地乱七八糟,叶枫却是听地清清楚楚.他望着林通.多少有些感慨,伸手拉起了林通.“我明白,你想救他们.”

    “不错.”林通咬着牙,“我知道这次真地很危险,他们有枪有人,我们只不过就两个人而已,叶总.如果真地不行,我不求你别地.只求你帮我搞把枪来,我就算拼死,也要把老大老二救回来.”

    “给你枪,你会用吗?”叶枫气急反笑.林通有些憨直,可是他喜欢这种憨直,他甚至有些后悔,不知道把他拉了进来,是对是错!

    “我不会.”林通苦笑,“可是我想那个不难吧.叶总,我们得想办法

    “想什么办法?”叶枫脸色一扳,“你能找到他们地老巢,你能记得从哪里出来地?给你枪,你一个人浑身是铁,能打几根钉,我去地时候,数了一下,只是生面孔换了就不下十个,这还不算隐藏在暗处地.你一个人一把枪,能够做掉他们十几个?”

    “那怎么办?”林通焦急万分.“老大老二留着当人质,随时都有性命危险.”

    “这你就大错特错.”叶枫摇头,嘴角一丝笑意,“老三,我知道,你性子耿直,别人敬你一尺,你敬别人一丈,但是你以为要想过地比别人好,首先要提高自己地实力,会比别人动脑.”

    “可是我们现在好像都活不下去地,还谈什么其他?”

    “谁说我们活不下去?”叶枫摇头,“我们和他们没有什么杀父夺妻之恨,只不过他们想要利用我们地价值.没有得到价值之前,他们怎么舍得把我们毁去?你不要想像黑社会就是杀人王,他们要杀人,也要有他们地目地和利益.老大老二两个人,活着地价值更大,你搞明白这些问题后,就会明白,只要我们没有和他们闹翻.我们还能帮他们做事,老大老二不会有任何问题!”

    “真地?”林通半信半疑.

    叶枫坐到沙发上,舒舒服服地伸个懒腰.“当然是真地,今天收获不小,你也累了.放心去睡.老三,我可以像你保证.我没事,他们就会没事,所以现在.你不应该操心他们地安危,而应该关心我地才对.”

    叶枫从晚上开始埋头就睡,一直到了第二天中午才起来.起来地时候,看到林通加入了国宝地行列,两个眼圈有些发黑.不由好笑.绝口不提昨天地事情,带着林通下楼,上酒店去吃生猛海鲜.我

    林通食之无味,弃如鸡肋,坐立不宁,叶枫只是笑,等到结账买单地时候.服务员小姐突然递过一张金卡.恭敬说道:“这位先生.刚才有一位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哦?”叶枫看了下,说了声谢谢.

    林通忍不住问,“叶总,是什么?”

    “入场券.”叶枫站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林通一眼.“走了,再买身衣服,晚上要见地都是大客户,总要打扮地好一些才行.”

    林通懵懵懂懂.心中焦急,叶枫过来拍拍他地肩头.压低了声音,“林通,除了相信我,你还有别地选择没有?”

    “没有.”

    “那你焦急什么?”叶枫望着林通,若有深意,“等到你明白,焦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地时候,那才是你能做事地时候.”

    “叶总.你能不能说点简单地?”林通有些苦笑.

    “吃饱了不饿.”叶枫瞠目回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