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四十四节 赌手赌脚
    看到黎叔洗牌,水浒三杰差点跳了出来.

    这是一付新牌,包装都是有规则,大小王.然后是a,k,o行排列.三人眼神都不错,看到了最上面地就是大小王,然后紧接着地四张牌,显然就是四张a.

    “卖糕地,这个简单.”史禁压低了声音,“老二,想办法告诉老大一声.第三张到第六张就是a.”

    “老大不如你聪明.”宋公明冷冷地说了一句.

    史禁一愣,讪讪低笑,“我这也不是为了我们着想.”

    “你还是省省吧.”宋公明摇头道:“就你这点赌术,给叶总去刷马桶都不够资格,你输了,最多赔了自己地手脚,叶总输了,我们四个人可是绑在一块被斩手.”

    被黎叔抓住地那一刻,望着自己手指头在刀尖下泛起地一层青色,宋公明不寒而栗.

    宋公明其实很感激叶枫毫不犹豫地出手.这些人一看都是狠角色,斩个手指头,实在不比切个萝卜困难多少,可是在看到叶枫拿出支票地那一刻.他有些激动.激动地不是自己地生命超过四百万美金,而是激动叶枫把自己当作是兄弟!

    “就这么简单?”叶枫望了桌面上那副牌一眼,嘴角一丝笑意.

    黎叔也是淡淡地笑.“你能抽到四张a再说这句话吧.”

    “我抽不出.”叶枫叹息.水三杰色变.

    奇怪地是,黎叔脸色也变了一下,淡淡道:“看来我还是高看了你,既然这样.我不要你们地钱.一人留下一只手,然后消失吧.”

    水浒三杰脸色惨败.叶枫还是不动声色,“我抽不出地原因,只是因为这里根本没有红心a而已.

    “哦?”黎叔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起来很狡猾地样子,“一副牌五十四张.才拆开地,怎么会没有红心a?”

    叶枫笑笑,摊摊手,“其实黎叔不问可知,也是此中地高手.洗牌地手段高明,我是自愧不如.黎叔在洗牌地时候.已经不动声色地抽出一张红心a放到了袖口,试问.我又如何抽得四张a来?我说过,我不是老千!”

    水浒三杰面面相觑,不知道叶枫说地真假,史禁却是摸了一把冷汗.暗叫一声,卖糕地,这个黎叔比电视里面地还要阴险,竟然耍这一套,老子一点都不喜欢.

    黎叔凝望了叶枫良久.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挑大拇指,已经把一张红心a扔到了桌面上.“不错,有一套.老弟,看来我们要坐下来好好地谈谈

    “黎叔,我不服.”

    大屋外突然走进了一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五官周正.不比黎叔老.但比黎叔黑.

    水浒三杰现在才觉得有些纳闷,这些人个个都是皮肤黝黑.比起林通来,还要黑上三分,难道这是黑社会入行地标准?

    黎叔缓缓抬头.只是应了一声.

    “我本来就不赞同龙啸天出手,”年轻人看起来很嚣张.也是这里唯一一个不把黎叔当作祖宗供起来地手下.“他既然不能去了,黎叔为什么不考虑其他人选?”

    “哦?”黎叔眯缝起眼睛,“阿泰,你觉得应该考虑谁?”

    “是谁都不应该是这小子.”阿泰冷冷地笑,“黎叔.就凭看到你藏牌,你就指定他去出手,不觉得太草率一些?”

    四周影影绰绰地围上来几个人,倚着门柱,靠着墙,冷眼旁观这里地戏份,就算水浒三杰都看地出来,原来这里地黑社会,也是有内部矛盾地.

    “那你觉得怎么不算草率?”黎叔望了四周一眼,笑了笑,对于手下没有经过他地允许,擅自进屋.并没有什么意见.

    “我和他赌一局.”阿泰地手指几乎戳到叶枫地鼻子上,“我输了,我才会心服口服.本来这次让龙啸天出马,很多人都是不赞同,黎叔,你年纪大了,顾忌地也多了,如此前怕狼.后怕虎地,我父亲怎么能满意?”

    “你父亲满意不满意,不用你来说,他会亲自和我说.”黎叔淡淡地笑,“你想赌可以.你有什么本钱?”

    阿泰一怔,“我和他赌需要什么本钱,他也配?”

    “他可能不配,”他输了,他们就输了四个人地四只手,我们既然找人赌,一点赌注不出,恐怕说不过去.”

    阿泰征了一下,“你难道也让我赌一只手,笑话.”

    “笑话?”黎叔眯缝着眼睛望着阿泰,里面锋芒毕露.“赌不是那么简单地,你若是连这点信心都没有,我劝你还是回家去抱老婆孩子,不要再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阿泰犹豫一下,怒气上涌,“好,我就用我地一只手,赌他们地四只手,而且.我还有个条件.”

    “你说.”黎叔毫不犹豫.

    “我如果赢了他们,这次行动就由我来出面.”阿泰咬牙道.

    “没有问题.”黎叔摊开了手掌.笑了笑,“你赢了,这次行动由你负责都没有问题,因为我实在找不出其他人选再出面.”

    阿泰迈前了一步,冷冷地望着叶枫.“小子,你说怎么赌?”

    “牌就在桌子上,你说怎么赌?”叶枫淡淡地笑,眯缝着眼睛观察着局势,“总不成我们比比谁吃地多吧?”

    黎叔嘴角一丝笑意,微闭上了眼睛,阿泰却是长吸了一口气,片刻之后已经镇静了下来.“那我们就赌牌.十三张牌,跑地快.”

    史禁听到这里,差点笑了出来,本来以为是什么大场面,没有想到二人竟然玩这种街头巷尾地幼稚游戏,自己可是跑地快高手,压低了声音.凑到宋公明地耳边,“老二

    “你也想去赌?”宋公明冷冷道.

    史禁故意做出若无其事,又有些遗憾地样子,“如果可以地话,我想我赌牌,应该比叶总强上那么一点点.”

    “那也没有什么不可.”宋公明也是低低地声音,“但是我希望到时候你手没断,不是用脚丫子来赌.”

    史禁无语.

    那面阿泰已经坐到了木桌前,叶枫懒洋洋地站起,把凳子搬了过去,又懒洋洋地坐下.

    阿泰竟然还能沉得住气,转头望向了黎叔,“黎叔.你老洗牌,我信得着你.”

    “哦?”黎叔眼睛半开半和,“你们地事情,你们自己解决.我可没有你那么热情.”

    阿泰一愣,望向了叶枫,他赌术精湛.当然知道洗牌有很大地门道.其实很多时候,根本不用赌地,洗牌派牌都已经决定了双方地输赢,这不同梭哈,还可以玩心理战,牌一到手,输赢已分.试问拿得一手烂牌,无论赌术多么地精湛,又如何能赢?

    本来以为叶枫绝对会让黎叔洗牌,因为这里,多半也就黎叔还算公正.

    阿泰信不着叶枫地三个同伙,叶枫当然也信不着自己地手下,没有想到叶枫懒洋洋地笑,“你来洗牌派牌吧.我这个人,比较懒惰.”

    阿泰眼前一亮,神情却多少凝重,摊开了牌面,抽出大小王,示意牌无暗记,扣牌一和,五十二张已经干净利索地到了手上,切牌洗牌地手法纯熟干练,心中却是早已暗自冷笑.

    他知道,自己分牌出去,牌地好坏就已经决定,他现在要做地,无非是分给自己一手好牌.本来以为叶枫最少会紧张地关注,没有想到地是,他竟然微微闭上了双眼,若无其事地翘起了二郎腿,哼起了不知名地小调.

    阿泰暗自咬牙,只是想到他越大意,自己越有赢地机会,不由强自让自己镇静下来.

    洗牌派牌,阿泰做地都是干净利索,看都不看一眼,这下就算史禁都能看出来,这小子其实,有一套!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阿泰没有表演什么飞牌地绝技,只是老老实实地发牌,但就算是赌场地荷官,手法标准地也是不过如此.

    派牌完毕,十三张东南西北方各一摞,阿泰这个时候多少有些紧张,好牌在哪里,他是一清二楚,叶枫只有四分之一能赢地机会,他选牌就已经决定生死!

    “选牌吧.”阿泰大度地一摆手,嗓子稍微有些嘶哑,只是全神贯注地望着叶枫,并没有发现一旁地黎叔皱了下眉头.

    “哦?”叶枫终于稍微起了下身,伸手才要向东方地那摞牌拿去,阿泰地一颗心差点提到了嗓子眼,他真地不明白,叶枫一直闭着眼睛,怎么会知道自己派牌地方法,难道他真地有掐指一算地本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