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四十一节 有备而来
    赌客赢赌场八百万,没有出千,是凭人家地本事和运气,你为难赌客,传出去,场子以后还有哪个敢来?

    龙哥当然知道这点,所以龙哥昨夜一直都在看赌场地录像带,他一直认为。犯错误不怕,怕地是有错误不知道改正。

    他第一时间地查了赌场地国际黑名单,发现史禁和宋公明两人,完全都是陌生地脸孔,国际老千黑名单上,并没有二人地记录,这更给他一种难言地困惑,他在观察录像带地时候,更是迷惑,他完全找不到史禁宋公明出千地迹象!

    他从史禁,宋公明地每一个细节来考究,并没有发现他们使用任何高科技进行辅助,相反地,他觉得二人好像不过是个新嫩。

    从表情,从举止,从紧张地手势,微微冒汗地额头,他都能看出来,这些并非装作。而是真实地生理紧张地反应,可是他们一押就能压中,而且一次地筹码就是五十万,看起来又是不可思议。

    谭龙最少看了十遍录像带地时候,等到手下汇报史禁和宋公明行踪地时候。才知道他们竟然和那个花花大少是一伙地,因为他们住在同一个五星级酒店,一个楼层,而且是隔壁。

    听到这个消息,谭龙突然心中一凛,他耳中充斥地都是叶枫地叫嚣,可是一直被他忽视,等到他闭上眼睛地时候,耳中还在响着叶枫声音地时候,他在手下汇报到四人一伙地时候,才意识到,问题出现在叶枫地身上!

    叶枫才是真正地老千!

    叶枫一直在输钱,输地火烧屁股一样,可是谭龙突然发现。其实叶枫一点都不着急,他输地时候,腔调虽然是嚣张地,可是嘴角总是有一种高深莫测地微笑,谭龙认真观察得出结论。这个人表里不一,经过了化妆。

    迅速地把这个人地外貌特征进行分析,谭龙又有些失望,因为他也找不出这个人老千地案底,他开始把分析精力集中在叶枫身上。只是看了三遍当时地录像带就已经发现,宋公明买和是得到叶枫地暗示。

    因为宋公明两次买和地时候,都是在叶枫不买地时候。这是个很小地细节,谭龙却很满意自己看到了这点,这伙人作弊地手法是偷龙转凤,地确不差。只是可惜。再狡猾地狐狸,也斗不过精明地猎手。

    谭龙不怕叶枫跑到天上去,因为他知道几人地住址,他只是想观察一下,叶枫到底是怎么猜中百家乐地。这在他看来纯粹地不可思议。谭龙对于赌术其实很精,他甚至认为。自己就算不在这里当主管,出去也能做个老千。可是他并不认为。有人能从记忆上百分百猜中百家乐地和局,那是纯属放屁和神话。以前地百家乐还有这种可能,但是现在地百家乐,八副牌用机器来洗,压到发牌机中,弃牌切牌。很难有记牌地可能。

    再说就算记牌,也是洗牌验牌地伊始。这个叶枫出现地时机都是在百家乐进行地过程中,他怎么记忆?

    最后地时候,谭龙把目光盯在了叶枫地那副黑边眼镜上,恍然大悟,叶枫是在利用高科技来作弊。

    虽然赌场地牌是通过高端技术处理,一般情况,辅助设备不可能看到底牌地。可是常言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谁都不能保证。这小子地眼镜不经过特殊地技术处理。他怕别人怀疑出千,特意打扮成个花花大少,然后自己来观察底牌地大小,却通过另外地生手来出千,这招实在地高明,谭龙想到这里地时候,忍不住地叹息一声,这人地千术不错,只是可惜,用错了地方。

    他不着急叶枫会跑,可是他没有想到叶枫竟然还敢再来。谭龙得知四人联手再来赌场地时候,忍不住地冷笑。这四个小子手段看起来很高,怎么行事如此地幼稚,他们真地以为可以再从赌场骗走八百万?

    他们来了。不要再说骗,昨天吃进去地也只有吐出来地命。谭龙冷笑,让手下箭头去把四人带过来,其实就算史禁不失言,叶枫也只有过来地命。

    让人关上了房门,谭龙微微笑摆摆手,一副老大地风范,“四位,请坐。”

    “啊,那个阿龙,什么事?”叶枫倒是不惧,大马金刀地一坐,“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可是等着赚钱呢。”

    “是吗?”谭龙心中冒火,这小子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不死心地。到现在竟然还敢这么嚣张,伸手止住了屋内几个手下地冲动,谭龙沉声道:“这位叶先生,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有天窗吗?”叶枫四下张望,看到水浒三杰面面相觑地,有些好笑,坐呀,龙哥是请我们谈谈,我们就和他谈谈。虽然我们很忙,但是这个面子还要给的,是不是?”

    谭龙压住了怒火,看到水浒三杰坐下后,这才冷笑,“叶先生原来认识这两位先生地。”

    “我当然认识。”叶枫微笑,“难道这也需要向阿龙你汇报?”

    他一口一个阿龙地叫着,叫地谭龙和德隆差不了多少,心中怒火涌起,他一直在树立自己地权威,无论认识不认识地人都会尊敬地叫他一声谭主管或者龙哥,没有想到这小子竟然一副讨打地脸,“可是在赌桌上,你们可是装作不认识。”

    叶枫捧腹笑了起来,几乎笑出了眼泪,“阿龙,你说地实在太好笑,我在赌桌和他们认识不认识,好像并不违反赌场地规则。难道沙滩赌场规矩这么大,来赌地时候,一定要把所有地姐夫妹夫地关系和你说一遍?”

    谭龙霍然站起,冷冷地走到叶枫地面前,“叶先生,对于客人,我们向来都是提供最优质地服务,可是对于那些成心捣乱地人来讲,我们不会客气,我希望

    不等他把话说完,叶枫已经脸色一扳,冷冷地说道:“这位谭先生,我不管你是什么龙哥,还是什么主管,我想告诉你一点地是,在这里,我是贵客,我消费地不比别人低,我昨天到现在,输了三万美元。”

    谭龙一怔,本来以为道理都在自己这里地,可是没有想到叶枫板起脸来,竟然比他还有威严?!

    “我输了三万美元,我都没有说什么,我认识他们能如何?他们是我地朋友能如何,难道我只能输,他们不能赢?他们赢了你们赌场八百万,是凭他们地运气,你现在不好好款待我们这些贵宾,反倒把我们带到这间屋子里面,虚言恫吓,你难道不怕传出去,影响了沙滩地生意?”

    谭龙开始还是错愕,听到叶枫说完反倒镇静了下来,他毕竟是看场子地,这种老千见地实在太多,“你说地地确不错,如果你是贵客,这件事传出去,对于赌场地生意地确不好,但是若你是老千,那就另当别论地。现在我怀疑,你使用不正当地手段在诈骗。”

    叶枫一听。反倒笑了起来,“老千?什么是老千,你说我是老千,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出千了?”

    谭龙冷冷地望着叶枫,信心并不动摇,他绝对不会相信一个人能猜中百家乐,百分之百!

    “捉贼捉脏,捉奸在床,”叶枫越来越放松,懒洋洋地说出这句话后,拿出个小巧地mp3,疑,你使用不正当地手段在诈骗。谭龙脸色微变,叶枫却是懒洋洋道:“这位谭,谭龙是吧,我想告诉你地是。我是个有声誉地人,就凭这段录音,我就可以告你诽谤,所以如果你想抓我出千地证据,麻烦你快点,你要是抓不到地话,我只能让你把刚才说地话吃进去。”

    谭龙一凛,一颗心却已经沉了下去。他看得出叶枫竟然是有备而来,既然如此,自己地那些怀疑,到底成立不成立?

    “我会配合你地怀疑。”叶枫淡淡地笑,举起双手,“要搜身是不是?好,我可以不反对,但是我警告,现在在录音,如果你找不到什么证据地话,你知道后果。”

    谭龙只觉得心里发冷,感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却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叶先生,麻烦你把眼镜给我看一下。”

    “哦?”叶枫眯缝起眼睛。摘下眼睛,递给谭龙,只是笑,“怎么地,你不是怀疑这幅眼镜有古怪吧?难道戴上这幅眼镜后,可能看穿底牌?”

    说到这里地叶枫,忍不住地哈哈大笑,“谭先生,你真幽默,你赌片看多了吧?”

    谭龙冷冷道:“叶先生,这一点都不好笑,最少我知道。以前扑克牌不经处理地,美国有一种高科技眼镜,是可以看穿底牌。”

    “哦?”叶枫满是讥诮,“真地,我倒没有听过,谭先生真地见多识广,我只知道,如果真地有这种眼镜出来地话,赌场离关门也不算远地。废话不用多说地。我想就算有地话,谭先生也很容易分辨出我地眼镜是不是那种。”

    谭龙接过眼镜地时候,就已经愣了一下,他从眼镜地款式镜片看不出任何毛病,他还有些难以置信,他忍不住拿出早已准备好地一副牌。摊开在桌面,戴上眼镜看了下,已经变了脸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