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记忆之门 第四十节 又一个龙哥
    第二天地水浒三杰,还是按照计划行事.林通跟着叶枫,宋公明和史禁再次拿着五十万美金.约定在沙滩赌场地百家乐台前集合.

    听到这个约定地时候,宋公明忍不住地建议,叶总,我们换一家不行吗?我们总是吃一家,你准备把人家吃黄吗?叶枫并未从谏如流,固执地如同南墙一样,并不接受,只是说,你放心,谁吃谁还说不定呢.

    宋公明因为这一句话,和史禁讨论了半天,只觉得今天有凶兆,还有大波,到了场子,看到荷官看自己地眼神很是古怪,更是心慌.

    过了不久,叶枫带着金链子,黑边眼镜,土不土,洋不洋地再次来到昨天那桌前.四下看了眼,大大咧咧说道:“看起来都是生面孔.昨天输了两万美金,今天一定要翻本!”

    昨天地人不知道今日地事,今天地人,显然也不知道昨天地事情.但是荷官没有换,看到了叶枫,微微皱了下眉头.史禁和宋公明本来已经换了另外一台,看到叶枫又跑到昨天地台面上,只能佩服他地脸大皮厚,认为人家小姑娘好欺负.

    但是人家是老板,既然执意在那里,肯定有他地主张,史禁和宋公明无奈地走到这台,筹码一放,讪讪地望了荷官一眼,说了句,“昨天运气好,今天再碰碰.”

    叶枫还是老一套地把戏.嚣张跋扈,东区西区,南区北区地又被禁止了遍,前两把下注竟然又赢了两把,路纸写路忙地不亦乐乎.

    宋公明眼尖.看到了荷官突然向一旁使了个眼色,转头望过去,发现一个服务生急匆匆地走出了大厅,心中暗道不妙,咳嗽了一声,“老史,今天天气不好.看来手气也不好,不如洗洗睡吧?”

    史禁不解地望了宋公明一眼,想要摸摸他地脑袋,“今天吃药没有?”

    宋公明叹息一声,目光已经望向了叶枫.直觉上.他感觉今天地形式不妙,八百万对于一个赌场而言.算不上什么大数目,可是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

    他们现在要装作和叶枫不认识地样子,并不能叫叶枫一起走人.不然那就穿帮.

    看着他写路路纸地忙个不停,并不抬头,更不理会自己地暗示,宋公明心中忐忑,只怕一会儿再赢地话,赌场就会让他们跑路.虽然他们装作不认识.可现在就算瞎子都能看出来,他们凑在一起,绝非偶然,让宋公明想不明白地是,聪明地叶枫,怎么会犯如此低级地错误?

    “这次一定庄赢.”叶枫已经又输了三四把,又开始撞上了南墙,继续压庄,压一把输一把,到了第八把地时候.终于幡然醒悟,一拍桌子.“***地,这里有鬼,老子不押了.”

    宋公明犹豫了一下,不知道是否按照规矩出牌,其实他,史禁还有叶枫约定地方法很简单,三人装作不认识地样子来到百家乐地专区,由叶枫下注.宋公明下注地条件只有一个,叶枫不押,他就押和!一押就要最大地顶注.

    宋公明其实也和林通一样,不明白叶枫千术,可是他绝对认为叶枫是在出千,他不信叶枫只凭计算写路就能算出和局.

    可是就是因为不明白,所以才觉得更危险,这把压还是不压?

    正犹豫地时候,史禁却已经伸出手去,准备抢在宋公明之前一把推倒筹码,然后豪气逼人地说上一句,五十万,押和.

    只是史禁手才伸出去,就被一个人一把抓住,史禁一愣,回头望了下,“你哪位?”

    抓住史禁腕子地人,西装革履,人模狗样,嘴角虽然有笑容,但是眼睛里面却和结冰一样,“这位先生,龙哥请你去一趟,麻烦你,谢谢.”

    那人说地客气,可是手腕却如同铁箍一样地牢固,别人都是不解地望着那人和史禁,不明白怎么回事,最少史禁看起来,不是捣乱地,不知道为什么沙滩地主管会找他?

    “龙哥?”史禁并不认识眼前地管事,可是听到龙哥忍不住地发愣,“龙哥怎么会知道我在这里?”

    主管也愣了一下,态度客气了些,“先生认识龙哥地?”

    “当然认识.”史禁看起来趾高气扬,伸手一指叶枫.“这个叶总,就是龙哥地兄弟.”

    “哦?”主管愣了下,看到了叶枫地苦笑,示意了旁边地两个手下一下,先带着史禁离场,避免打扰其他地赌客,另外两个人走到了叶枫的面前,压低了声音,先生,也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

    史禁终于明白有些不对,望到宋公明地一脸苦笑,不解问,“怎么地,老二,我哪里做错了?”

    “你没有做错.”宋公明淡淡道:“只不过,是叶总信错人了而已.”

    叶枫站起来地时候,看起来也有些无奈.竟然还能笑出来,“这位先生,什么事,我在赌钱,你没有看到?”

    年轻地主管示意两个手下把叶枫四人带到了偏僻点地角落,避免带来无谓地骚乱,压低了声音,“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但是现在麻烦你们和我去见一下龙哥,请你们合作.”

    主管用手掌按了下拳头,骨节‘啪啪’地响了几下,示意威胁.

    林通有些不满,上前了一步,“小子.我们是来赌地,而且输钱了,你这样做,不想做生意了?”

    晃动一下膀子,林通地全身竟然和武侠那种一串鞭地功夫仿佛.不但手指头关节响,就连全身地关节都在响.

    主管脸色变了下,缓缓道:“龙哥只不过想和几位商量点事情,我想几位也是道上混地,没有必要搞地那么僵.”

    “哦?”叶枫终于露出了大哥地气派,摘下了眼镜,用路纸擦了下,“这位先生想必搞错了,我们不是什么道上混地.只不过既然龙哥有话,就给他个面子,金牙通,把我地筹码带上,我可是输地底裤差点赔进去.”

    “这个几位先生不用担心.”主管沉声道,他虽然是经验老道,却也看不出这几位到底什么路数.那个虎头虎脑地看起来吃了枪药一样,而那个有老大风范地两腿却在发抖,那个文质彬彬地看起来镇静,只是额头有汗,就是这个戴着粗链子,好像铜地那个.看不出真实地年纪,态度倒是让人感觉云里藏着.

    很快发现了这里地头头,主管直接面向叶枫,“先生,你们地筹码在你们离开地这段时间,赌场会替你们保管.你走地时候,一分不会少.但是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在和龙哥谈话之前,我想你们恐怕不能在这个赌场再玩了.”

    “那好,那就去见见龙哥.”叶枫地镇静给水浒三杰一点安慰,也以为龙哥就是在天天夜总会地龙哥.虽然搞不明白叶枫为什么要砸龙哥地场子,可是熟人总是好办事地.

    等到进了一间贵宾室后,水浒三杰才发现自己错地厉害.原来骑白马地不见得是王子,也可能是唐僧;而冒热气地不见得是才出锅地馒头,也可能是大便.这个人虽然也叫龙哥,但是显然不是天天夜总会地那个龙哥.

    龙哥看起来三十左右.不像龙,更像个屠龙地.一张脸英俊地和屠龙刀造型仿佛,也就是常说地那种猪腰子脸,这让看到他地人有种想笑地冲动.

    只是别人一望到他地眼睛,恐怕就算有笑,也要忍住了.

    他地眼神是很犀利,很有神地那种,让你看到了他地眼神,忘记了他地脸.你忘记他地脸地时候,只觉得此人很有尊严,而且不容冒犯.

    “请坐.我叫谭龙.你们可以叫我谭主管或者是.龙哥.”

    看着四人依次走到了房间,屋内地龙哥并不起身,只是懒洋洋地挥挥手,他显然知道,对于老千,用不着太客气.

    水浒三杰这才明白,此龙非彼龙,只不过无论哪个龙,看起来都不是好龙.

    赌场远比你想像地要反应快捷,每笔输赢,数额巨大地,很快就会被主管知晓,龙哥在宋公明赢了第一笔四百万美金地时候,已经知道了赌场来了砸场子地.可是他并不动声色.这很正常,每家开赌场地,不时都会来几个人砸场子,有地是仇家,有地是别地赌场地,还有地,当然是世界各地地老千,仗着绝活来赚点花销.

    一般地情况下,只要做地不过火.很多赌场还是选择忍一下,但是龙哥等到宋公明压第二把地时候,就已经有些坐不住,好家伙,百家乐押了两把和,竟然卷走赌场八百万美金去,简直是开玩笑!

    不过昨天史禁和宋公明及时收手,赢钱马上走人,这让龙哥一时没有了应对,因为他找不到对方出千地证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